《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二百二十四章:靈魂之戰


  第二百二十四章:靈魂之戰作者:南宮少
  子楓此時遇到了空前的危機,擁有了大多數靈魂之力,自身力量又超過對手的達爾明德在這場戰鬥中毫無懸念地占據了上風,在靈魂的海洋中,達爾明德把自己化做了滔天的巨浪,一次又一次,沒有片刻停歇地向子楓化做的大堤展開著衝擊。在洶湧而至的潮水麵前,大堤如同狂風中、在小樹上的鳥巢一樣搖搖欲墜。
  子楓從來沒有象現在這樣真切地感覺到恐懼,哪怕是和偽裝之神戰鬥,哪怕是被嗜血魔王捉到,哪怕是麵對火神神力的洗禮,然而現在,麵對著靈魂之內的強勁對手,麵對著隨時可能被全部毀滅的可能,他害怕了。但這種恐懼並沒有讓他喪失鬥誌,在為生存而戰的意誌鼓舞下,盡管掌握的靈魂空間越來越小,子楓的意識仍然在大堤的保護下頑強地抵抗著,他調動全部的力量,一次次在被衝毀的大堤後方築起新的堤防,達爾明德的每次前進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但這種頑強的抵抗終究無法改變實力的懸殊,達爾明德有著足夠的耐心,他的腳步雖然因為對手的抵抗而慢下來,卻從來沒有停止,現在,無盡的海水已經包圍了子楓,子楓占據的空間仿佛大海中的一葉小舟,隨時可能被肆虐的海潮所吞噬。
  一聲充滿憤怒的咆哮這時從靈魂海洋深處傳出,接著,原本被達爾明德牢牢掌握的靈魂之海上出現了巨大的旋渦,這旋渦在不斷地擴大,所有被旋渦波及到的地方,全都脫離了達爾明德的掌握,轉而受到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的支配。
  麵對突如其來的變化,達爾明德沒有絲毫的防備,隻是短短的瞬間,他掌握的空間中大約三分之一的地方已經變成了飛旋轉的旋渦,這讓他不得不轉移自己的目標,暫時放棄了幾乎要失去抵抗力的子楓,轉身麵對這個突然出現的強大敵人。
  愛德華的意識殘片憤怒地吼叫著,把自己占據的靈魂力量從旋轉的海水變成巨大的猛獸,撲向達爾明德的意識的藏身之處。在子楓主導的神秘空間的大爆炸中,這名瘋神詆的意識主體先是被前者化身的空間所吞噬,接著又成為了那場撕裂空間的爆炸的能量來源之一,其中的絕大部分遭到了毀滅,其餘的則變成了子楓靈魂的一部分,從而使得這個子楓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但仍然有一小部分沒有思想的碎片得以保存下來,躲藏在了就連達爾明德也無法發現的靈魂最底層,陷入了沉睡,而現在,靈魂之海的巨大變化終於驚醒了沉睡中的神的意識,這個已經喪失了智慧的意識如同被打擾了睡眠的野獸一般開始了自己瘋狂的攻擊。
  盡管隻是一個微小到對於偽裝之神來說幾乎可以忽略的意識碎片,盡管失去了理性,愛德華的意識依然具有著強大的力量,在隱藏在身體最深處的意識操縱下,巨大的猛獸輕易突破了達爾明德為保護自己而設置的防線,飛地向後者接近。
  在巨獸的利爪觸摸到達爾明德之前的一刻,這個子楓終於開始了還擊,轉眼之間,巨獸附近的海水就變成了堅硬無比的冰塊,巨獸的身體被牢牢地凍在了冰塊麵,接著,更多的海水在一瞬間完成了形態的轉變,化做了熾熱的火焰,冰塊在高溫之下開始融化。這種突然之間的溫度變化使得巨獸受到的嚴重的傷害,在達爾明德的注視下,巨獸的身體變成了無數的碎片,重新變為靈魂之海的一部分。
  但戰鬥沒有結束,愛德華的意識碎片在巨獸解體的瞬間再次投入到靈魂之海中,接著,達爾明德失去了對手的蹤跡。
  作為偽裝之神,愛德華最為強大的能力就是可以隨意變成任何物體,雖然失去了智慧,但他並沒有喪失這種能力,在麵對強敵時,偽裝之神本能地使用了這一力量。此時,把自己變成靈魂之海的一滴水的愛德華靜靜地潛伏著,等待著向對手發動致命攻擊的時機。
  作為一個靈魂方麵的大師,達爾明德在靈魂領域的造詣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的智慧生物,這個子楓相信,在這個已經掌握了絕大部分的靈魂空間之中,自己是無所不能的,在某種意義上講,他此刻便是這個空間之中的神。但現在,在這個幾乎被自己所主宰的世界,在馬上就要實現自己的目標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任何辦法發現那個隱藏起來的敵人,這使他感到了一絲緊張。
  處於僵持狀態的雙方誰也沒有注意到,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在平靜的外表下,那個被認為已經沒有絲毫威脅的,被高高的大堤圍一塊狹小區域的子楓的意識,正在經曆著一場旁人難以想像的變化。
  愛德華的意識碎片終於發起了進攻,這個沒有智慧的意識完全受到了本能的控製,當他發現自己無法找到對手任何可乘之機時,他失去了耐心。
  一直監視著整個靈魂空間的達爾明德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對手的行蹤,但他沒有想到,擅長偽裝的對手竟然潛伏到距離自己這樣近的地方,這讓子楓多少感到了一些倉促,他來不及展開強有力的還擊,隻能把自己包裹在短時間內能夠調動的全部靈魂力量之中,變成一個巨人的樣子與對手化身的猛獸短兵相接。
  爆炸,火光,黑洞…無數畫麵在一小塊不起眼的,被凍結並隱藏在最深處的意識解開封鎖時湧入了子楓的意識主體,在這一刻,子楓似乎又回到了往昔的歲月。
  子楓睜開雙眼,一種與以往截然不同的光彩出現在他的眼中。隨手一揮,撤去了圍住自己的大堤,子楓懸浮在半空中,冷冷地看著交戰之中的雙方,殺機從他的心中湧動而出。隨著他的一個意念,相互撕打在一起,用全身每個可以運用的地方拚命攻擊對手的巨人和猛獸,頓時被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所束縛,再也動彈不得。
  在子楓的目光注視下,無論是達爾明德,還是愛德華他們,身上包裹著的靈魂之力如同春天陽光下的冰雪一樣紛紛融化,重新回歸到靈魂空間,轉眼間,兩個強大存在的意識本體就象被拔光了羽毛的鳥一樣暴露在靈魂空間之中。
  “你不是他,”達爾明德很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他緊緊盯著子楓,“他不可能有這樣的力量,你是誰?”
  子楓沒有回答他的問話,這個惡魔幫助他脫離了危險,他也幫助對方完成了不少心願,包括消滅一個魔王,現在,對方企圖搶占自己的靈魂,他們之間的誓言已經失效了,對一個想要毀滅自己的入侵者,他無須手下留情。隨著子楓雙眼之中橙色光芒的出現,達爾明德的意識體開始分解,片刻之後,這個惡魔的意識和其中蘊涵的力量便被靈魂空間所吞噬。
  愛德華野獸一樣的意識並沒有被嚇倒,在本能的指使下,他依然試圖攻擊子楓,但這個舉動注定是徒勞的,來自靈魂空間的力量牢牢地把他固定在了原地,接著,當子楓那閃著橙色光芒的眼睛看到愛德華時,這名神詆在世界上僅存的一點痕跡也被吞噬殆盡。
  現實世界。
  子楓緩緩睜開雙眼,盡管在靈魂空間之中經曆了那樣劇烈的變化,在現實世界中卻隻不過過去了一瞬間,沒有人能夠想到,隻是這一瞬間,得到了達爾明德的全部力量,又吞噬了愛德華意識的子楓,已經變為了可以和神魔相抗衡的存在。
  僅就數量而言,子楓封存的記憶在整個靈魂之中所占據的比例小得可憐,甚至不到現有意識的千分之一,然而如果把子楓的意識比做一台精密無比的機器的話,那麼封存的記憶就是這台機器上的一個重要零件,盡管缺少了這零件並不會導致機器的停轉,但無疑在效率上下降了百倍。更加重要的是,比起達爾明德或者偽裝之神,甚至子楓之前的意識,這個與靈魂同時出現的,完整的意識才是真正受靈魂空間承認的主人,無論在子楓的家鄉,還是在他現在所處的世界,這個規則都是宇宙形成之初便已確定下來的,永不變的規則。所有屬於這個靈魂空間的力量,無論被掌握在誰的手,當麵對這個意識的時候,都會無條件地把來自後者的命令視做必須最優先執行的指令。在這樣的意識麵前,兩個闖入者沒有絲毫的抵抗餘地。
  但子楓並沒有因為入侵者的毀滅和力量的增長而絲毫喜悅,隨著記憶的恢複,仇恨占據了他的心靈,複仇之火在他的心中點燃,他變得更加冷酷。
  “帶我走,”雖然感覺到了對方的變化,戮神之石依然在為自由做著努力,“我會讓你成為淩駕諸神之上的存在。”
  沒有了達爾明德的影響,睬戮神之石的這種誘惑根本對子楓毫無作用,雖然隨著記憶的複蘇,他的心中充滿了冷漠,子楓的理智依然讓他保持著冷靜,但他並不準備就這樣把石頭扔下一走了之。
  “如果你一定要走,請把那塊石頭留下,”戮神之石的聲音再度響起:“隻要你把它留下,我可以為你做三件事,任何事情,無論消滅惡魔還是殺戮諸神,你可以把他們引到這,我會用最大的能力來幫助你打敗他們,沒有哪個神魔能夠逃過我的攻擊。”
  一個近乎荒誕的念頭從子楓的腦海中閃過,如果是在恢複記憶之前,子楓絕對不會有如此的想象力,然而在另一個宇宙之中曾經見識過真正矽基生命的子楓,對於石頭可以變為智慧種族並不感到稀奇。
  “它是你的同類?”子楓問道:“我是說這塊石頭,你們屬於同一種族?”
  戮神之石突然沉默了下來,它的心中(如果可以這麼說的話)充滿了震驚,它難以想象,在這個宇宙中,還有人可以知道自己的來曆。
  “我對你們並無惡意,”子楓說道:“如果我真的熱衷於你所擁有的力量,我會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直接把你帶走,然後再想辦法控製和掌握你。”
  這個事實顯然對戮神之石有一定的說服力,更重要的是,子楓擁有的靈魂誘惑之石對它而言太重要了,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它必須把這塊石頭留下。
  “我隻是很好奇,”子楓繼續說道:“你知道,我是一個狂熱的研究者,對於一種如此奇特的生命形態,我無法坐視不理。”他用近乎誘惑的語氣對戮神之石說道:“隻要你肯為我解釋一些你們的詳細情況,我會把靈魂誘惑之石放在你的身邊,並用魔法讓它不被任何神魔發現,雖然不能像從前那樣用自己的力量去使得那些強大存在失去性命,但有了同伴的陪伴,你將不會再像現在這樣寂寞,而你所要做的,隻是對我講述一些關於你們的不太重要的事情。”
  這個條件終於打動了戮神之石,對於同伴的急切渴望讓這個生存了無數年的存在做出了妥協:“當我說完之後,你必須把它留下來陪我。”
  “隻要你讓我滿意。”子楓說道。
  “發生了什麼?”看著靜靜站在原地和戮神之石進行精神交流的子楓,克倫不解地問道。
  “沒什麼,隻是在思考一些小問題,”子楓回答道:“我需要單獨在這待一會。”
  目送自己的盟友帶著多恩率先離開,子楓重新開始了和戮神之石的交流,他不打算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包括克倫,子楓的直覺讓他感到,這個關於戮神之石的秘密在將來的某個時候會對他有大用處。
  “我的種族和這個宇宙幾乎是在同時誕生,”戮神之石終於開始講述關於自己種族的故事:“同神詆和惡魔相比,我的同胞們並不喜歡介入其他種族的事情——事實上,除非被人所持有並運用,我們隻有在受到攻擊的時候才會本能地進行還擊,我們更加喜歡靜靜地躺在那,對宇宙的秘密進行思考,或者把自己的思考所得與同伴進行交流。雖然不能自由移動,但精神力量讓我們之間就算遠隔萬也可以彼此交談。”
  “這種與世隔絕的狀態使得我的種族在無數年中從未被發現,”戮神之石繼續說道:“一些人曾經偶然找到過我的一些同伴,但他們隻是將之當成普通的石頭,從來沒有人注意到我們。但漸漸的,我的同胞們厭倦了這種生活,他們渴望有新的變化,於是,他們開始分裂自身。”
  “繁殖後代?”子楓問道。
  “不完全是。”戮神之石回答道:‘他們希望通過分裂自身來轉變成另外一種生命形態,並進而以全新的角度觀察和探索整個宇宙。”
  “他們失敗了,”戮神之石接著說道:“當他們分裂之後,他們的精神力量也隨之而分裂,但分裂後的精神力量受到了極大的削弱,已經不能夠支持分裂後的形產生智慧,而且,由於某種原因,他們失去了原有的能力,卻對於神魔這些高等的存在產生了無可比擬的吸引力。”
  “既然這樣,”子楓問道:“為什麼你還要留下這塊靈魂誘惑之石?”
  “我的同胞們並沒有完全失敗,”戮神之石回答道:“事實上,他們隻是漏掉了一件事情,隻要有來自同一種族的生命為這些石頭注入精神力量,他們就會重新擁有智慧。”
  “最後兩個問題,”子楓說道:“你的同伴很多嗎?在這個宇宙中,是否還有和你一樣的存在?”
  “我的同胞並不多,事實上,我們幾乎每個人都認識所有的種族成員。”戮神之石回答道:“在那個時候,作為種族中最後誕生的成員,我的力量還遠遠不足以支持自己進行分裂,我也因此成為了這個種族最後一個保有智慧的人。”
  “我會把靈魂誘惑之石交給你,”子楓說道:“同時,我會盡力為你搜集其他的同胞,並將他們送到你這回複智慧,但作為條件,你必須待在這,並為我消滅任何我引到這的對手。這個過程也許會花上很多年,但時間對於我們來說並非是問題,而如果你不同意,我將用魔法把你隔離在這,你依然無法被任何人發現,而你的力量依然能夠被我利用,就如同這次一樣。”
  “成交。”戮神之石很清楚子楓說的是事實,而且,對於靈魂誘惑之石的需求超過了它對殺戮強者的渴望,這塊石頭痛地接受了要求。
  “你打算怎麼做?”克倫看著被放在各種魔法符號構成的圖形中央的多恩,好奇地問道:“把他變成亡靈嗎?”
  “你猜對了。”子楓說道,然後開始念誦咒語。
  在緩慢低沉的咒聲中,組成魔法圖案的符號開始發出柔和的光芒,與此同時,多恩身上也開始散發出和那些符號同樣的光芒,這光芒一經發出,便如同遇到正在玩耍的大群同伴的孩子一樣,迫不及待地加入到了符號發出的光芒中去——在來自魔法的力量的召喚下,多恩的生命之力正在一點一點地被引到身體之外。
  隨著生命力量的消失,多恩的身體也在飛地發生著變化,他的身體變得幹癟,頭發開始脫落,隻是在幾分鍾之內,他已經老了至少五十歲,當最後一絲生命能量離開多恩的時候,這個英俊的年輕人變成了一具幹屍。
  但他的靈魂並沒有進入冥界,魔法圖案的力量阻止了多恩靈魂的離去。隨著多恩生命的終結,那些符號上的光芒也隨之消失,黑色的氣體取代了光芒來的位置,在咒語的強製驅使下,這些氣體開始進入多恩的體內。
  克倫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心中充滿了震驚,沒有人可以在對方非自願,並且生命能量依然占據著身體的情況下把另一個人轉變成亡靈,這是所有對不死生物有所了解的智慧生物的共識,而現在,子楓的做法顯然顛覆了這個共識。
  整個轉換持續了大約二十分鍾,當最後一道黑氣鑽進多恩的體內後,魔法圖案終於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化作無數發光的粒子消失在空氣中。
  “成功了?”克倫看著仍然躺在地上,已經重新回複了自己英俊外表的多恩,有些不太肯定地問道。
  子楓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向自己的實驗品走去。這個魔法的部分靈感來源於那個把維拉變成亡靈的法術,但更多的啟發則來自於智慧之神的筆記——沒有人能夠想象,作為最高貴的神詆之一,智慧之神竟然在會在自己的筆記之中探討把生物轉變成亡靈的方法,盡管隻是一個設想,但對於子楓來說,已經足夠了。
  多恩茫然地看著麵前的子楓,眼中充滿了迷惑和不解——死而複生的他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毫無所知,對他來說,剛才發生的一切更加像是一場夢。
  “歡迎加入我們,新誕生的亡靈。”子楓鄭重地對多恩說道。
  這句話如同一把鑰匙,在一瞬間打開了存在於多恩靈魂中的一扇門,大量的信息在幾秒鍾之內湧入了他的腦海。
  “不!”多恩仰天大喊,雙拳不停地用力擊打著地麵,試圖以此來宣泄自己的痛苦。在拳頭光顧過的地方,堅硬得連重錘也難以破壞的岩石地麵上出現了一個個數厘米深的坑,而製造這些坑的拳頭卻毫無損傷,顯然,在子楓的法術下發生了改變的,不僅隻是多恩的生命形態。
  “你現在是一個亡靈。”無視多恩的痛苦,子楓毫無憐憫地說道:“一個像他們一樣的亡靈,一個受到唾棄,被人憎恨,無處容身的亡靈。”他冷冷地看著在聽到這些話之後站起來,用發紅的雙眼憤怒地注視著他的多恩,“從現在起,你將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人會相信你,沒有人會接受你,沒有人會接近你,哪怕是在最安全的地方,你也不得不提防著那些自以為是正義和神聖的諸神的打擊,孤獨,猜疑與恐懼將永遠伴隨著你。”子楓的身影突然從原地消失,多恩迅猛無比的一拳隻擊中了空氣,下一刻,子楓出現在距離多恩上百米的地方,各種冷酷的話語如同流水一樣從他的嘴吐出。
  這種語言上的打擊,加上突然之間轉化為亡靈的現實,使得多恩的精神陷入了一種狂亂之中,他憤怒地揮舞著拳頭,瘋狂地衝向子楓,任何攔在他和對方之間的東西都成為了他的攻擊目標。已經處在瘋癲狀態的多恩絲毫沒有注意到,在子楓的有意引導之下,自己正追隨著對方,向遠處的一個村莊衝去。
  “那是什麼?”正在田間耕作的一個農夫突然指著遠方,大聲說道。他的話引起了周圍同伴的注意,人們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看向他所指的方向。
  “諸神在上!”所有人都不禁為看到的情景驚歎:在他們視線所能達到的最遠處,一道長長的灰線如同逶迤前進的巨蟒一樣飛地向他們撲來,隻是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到達了距離人們不到百米的地方。直到這時,人們才看清這道灰線的製造者,那是一個高大的人形生物,他奔跑起來象風一樣捷,那灰線便是在他奔跑的時候激起的煙塵,他的身體像巨熊那樣強壯,沒有人懷疑在這身體蘊含的恐怖力量——他的舉動也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這個生物瘋狂地攻擊著擋在他前進路上的一切,沒有任何物體能夠抵擋住一下攻擊,包括那棵村子最古老的橡樹。
  人們心驚膽顫地看著這一切,沒有人相信這是一個人能夠做到的,他們盡量讓自己遠離這個生物的前進路線,同時把自己藏在可以找到的各種隱蔽物後麵,竭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以免被這個恐怖的生物注意。
  “你們看到他的眼睛了嗎?”當那個人形生物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人們重新聚攏起來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問道:“他的眼睛好像兩團紫色的火焰,沒有那種生物有那樣的眼睛。”
  “那不是活著的生物,”一個上了年紀的人說道,聲音因為恐懼而變得發抖,“那是一個亡靈,一個來自地獄的惡魔,我曾經在城見過一個被當眾燒死的亡靈,他們的眼睛是一樣的。”他打了個冷戰,“沒人知道他還會不會回來,我們必須把這事報告給神廟。”
  “你創造了一個奇跡,”看著站在遍地屍體中間發呆的多恩,克倫對子楓說道,“沒有人能夠把一個非自願的生物轉化為一個亡靈,你作到了。”
  “還不完全是,”子楓拒絕了盟友的恭維,“還差最後一個步驟。”
  這是多恩半個月來遇到的第七次襲擊。第一次,當那些士兵和雇用而來的賞金獵人向他發起進攻時,多恩想到的隻有逃避,他不想傷害這些人,他們和從前的他一樣,都是在為了一個神聖的目標而作戰。然而這種逃避並沒有讓他獲得絲毫的諒解,那些人緊緊地追蹤著他,不讓他得到片刻的安靜,直到使他走投無路。多恩至今還記得,在被迫殺死了其中一些追兵,並使另外一些人因為恐懼而逃走之後,自己那種愧疚和絕望的感覺,然而到了現在,在麵對前來追殺的人時,自己選擇了主動進攻。
  多恩有些茫然地看著腳下橫七豎八的屍體,吃驚地發現自己竟然對此無動於衷,那些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對手的屍體,那些此時躺在自己麵前的屍體,居然喚不起自己哪怕一絲的罪惡感。
  多恩把雙手舉到自己的眼前,這曾經是一雙為了正義而戰的戰士的手,至少二十個惡魔,還有數倍於此的惡魔信徒倒在了這雙手下,而現在,這雙手卻沾滿了同樣為了正義而戰鬥的人們的鮮血。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喚回了多恩的神誌,當他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時,一串包含憤怒的咒語已經從來人的嘴吐出,隨著這陣咒語,幾隻能量箭劃過上百米的空間,飛向多恩。
  這個突如其來的襲擊並沒有傷到多恩,憑借成為亡靈之後獲得的敏捷,在被擊中之前,多恩躲開了這次攻擊。
  然而這個攻擊隻是一個序幕,緊隨而至的兩隻弩箭,還有閃爍著隻有諸神才擁有的聖潔光芒的流星,以及隨後策馬飛奔而來的騎士的長劍,接踵而至地降臨到多恩的身上。
  在這緊密的攻擊下,縱然擁有了數倍於生前的身手,多恩仍舊難以全然無損,帶著神聖力量的流星灼傷了他的肩部,一隻弩箭則把他的小腿牢牢固定在了地麵上,而就在多恩設法擺脫那束縛了自己行動的弩箭的時候,騎士的長劍已然夾帶著風聲砍向他的頭顱。
  “不!”求生的本能在這一刻占據了上風,多恩終於爆發出了成為亡靈之後擁有的潛能,在騎士的長劍接觸到自己之前的瞬間,他的雙手已經牢牢地抓住了這件威脅到自己生存的兵器。鋒利的劍刃割開了多恩手掌的皮膚,但對於一個亡靈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傷害,隨著多恩雙臂的甩動,固執地不願放棄武器的騎士連人帶劍從馬背上飛了起來,然後摔落在距離同伴的馬蹄不到一米的地方。
  這個突然的變化讓騎士的同伴亂了陣腳,為了避免飛奔的馬匹傷害到自己的夥伴,他們不得不匆忙地勒緊自己的韁繩,而這一行為的後果便是所有人都變得手忙腳亂。
  這陣短暫的混亂給了多恩機會,他很便判斷清了自己的處境,然後折斷了自己腿上的弩箭,向不遠處的一個樹林跑去,那足以使普通人失去行動能力的箭傷並不能影響他的動作。
  但對手的動作顯然比多恩預想的要,在他距離那片樹林還有幾米遠的時候,兩名施法者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攻擊,一根粗大的樹藤突然從地上竄起,纏住了他的雙腳,幾乎與此同時,另一枚夾帶神力的流星在他的身上爆炸開來。
  這次的傷害遠比之前要重得多,神聖流星的能量幾乎把他炸成了兩半,隻有一些零星的肌肉還在把他的上下半身連接起來,神聖的力量不斷焚燒著他的機體,使他的身體泛出陣陣的白煙。
  “以生命女神的名義!”一個牧師高喊著,舉起了手中的法杖,神力的光芒在法杖上麵閃爍著,準備給多恩以最後一擊。
  但她沒能完成這個法術,已經被認為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多恩突然飛了起來——準確地說,是他的上半身飛了起來。借助雙手擊打地麵的力量,他的上半身成功地掙脫了下半身的束縛,飛向了正在準備法術的牧師,並且在所有人意識到之前扼住了對手的脖子。
  年輕的牧師在地上扭動著自己的身體,用力掙紮著,企圖擺脫那緊緊抓住自己脖子的大手。但這隻是徒勞的,一個女性牧師永遠也無法和一個戰士在力氣上相比,這種掙紮的唯一後果便是導致脖子上的手抓得更緊。
  “放開她!”騎士憤怒地說道,在兩個隨從的攙扶下走到了多恩麵前,很顯然,那一下摔打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你這邪惡肮髒的生物!”
  這種言語上的攻擊對於現在的多恩並沒有什麼殺傷力,他的手依然緊緊扼住牧師的脖子,同時雙眼警惕地盯著旁邊的法師,他很清楚,在所有的人中間,這個法師才是對於自己最大的威脅。
  但多恩並沒有看到,被長袍袖子遮住的法師的手,正在悄悄做著手勢。
  “讓我走,我不想傷害你們。”多恩可以感到自己正在逐漸變得虛弱,那顆蘊含著神聖流星在使他的身體受到傷害的同時,也使他的靈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損傷。
  兩條藤蔓從他的背後悄然升起,纏住了他的雙手。
  威爾諾城,中心廣場。
  多恩被吊在廣場中央臨時搭建的木頭架子上,下方堆滿了木柴,在他的周圍,數以千計的人把廣場擠得水泄不通,他們好奇地看著架子上的多恩,不時相互交談著,每個人都顯得興高采烈——這個城市有已經一百多年沒執行過火刑了,而被執行的對象是一個亡靈,這更是城市建成以來從沒有過的事情。
  多恩殘缺的半截身體在空中隨著微風輕輕地搖擺著,為了讓他能夠堅持到執行火刑的時刻,他受到的傷害已經被治愈,現在,束縛他自由的是由牧師們施諸在身體和靈魂上的法術,而作為進一步的保障,他的雙眼被挖掉,舌頭也被割掉——人們相信,這樣可以使亡靈無法施展詛咒。
  但多恩現在知道,他們錯了。一個亡靈雖然會用眼睛去看,用嘴巴去說,然而真正讓他們感受外界的,是他們的靈魂。作為力量的來源,靈魂對於亡靈有著無可比擬的意義,通過靈魂,亡靈們可以輕易的感覺到外界的一切,尤其是其他生物的靈魂,就象多恩現在所做的。
  借助靈魂之力,多恩默默地觀察著那些圍在自己周圍的人們的靈魂:那些閃爍著聖潔的白光的,全是一些善良的人,那些被紅色或者暗紅色的光芒籠罩的,無疑是些被邪惡占據了心靈的人們,而絕大多數的人,靈魂閃爍的是一種近乎灰色的光,當一些負麵思想占了上風的時候,這種光便會向紅光轉化,而當正麵的思想取得優勢的時候,這種光就會更加傾向於白色。
  多恩完全沉浸在了這種對於靈魂的探索之中,他興致盎然地觀察著這些靈魂的每一個細小變化,思索著這些變化代表的含義,並把這些進行分類,進而找尋其中包含的規律,在這樣的研究中,他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忘記了自己馬上要被消滅這樣的現實,整個心靈都被靈魂的奇妙所征服。
  “他現在是一個真正的亡靈了。”在沒有人注意到的空中,用隱身術隱藏自己的子楓對克倫說道:“學會用靈魂,而不是雙眼去觀察和判斷一切,這是一個真正亡靈的做法,也隻有到這時,他才會真正接受自己的身份。”他開始準備魔法,“我負責把他救下來,那些人交給你。”
  一個牧師在神廟守衛的簇擁下來到了懸吊多恩的架子前麵,隨著他的到來,廣場上的氣氛頓時變得熱烈起來,人們知道,自己等待已久的火刑就要開始了,他們大聲地議論著,一些人開始高聲呼喊著生命女神的名字,另一些人則開始向自己的神明祈禱,而這一切,在牧師用法術點燃了火堆之後全都轉變成了震耳欲聾的歡呼,人們開始熱情地讚美神靈,表現著自己的虔誠和神聖。
  但這歡呼和讚美在幾秒鍾之後變成了驚訝:一團白色的氣體在火堆開始燃燒後不久從天而降,準確地落在了火堆上,隨後,那用神力點燃的,對於一切背離諸神的存在都有著巨大殺傷力的,哪怕是在暴雨中也不會熄滅的聖火,毫無聲息地消失在空氣中。
  負責主持火刑的牧師首先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在聖火消失後半分鍾,他大聲命令那些守衛對周圍進行警戒,同時開始準備法術對付可能出現的襲擊,而此時,大多數人還沒有從聖火的變化所帶來的震驚中恢複過來——他們永遠也不會恢複過來了,在牧師的法術完成之前,黑色的霧氣悄然降臨了,整個廣場瞬間便陷入了黑暗之中,除了被解開繩索,在法術嚴密的保護下飛向空中的多恩,所有人都在那間變成了霧氣的一部分。
  在這個過程中,多恩始終保持著神誌的清醒,黑色的霧氣並不能阻止靈魂的力量,他清楚地觀察到了人們被黑霧腐蝕的情形,看到了那些靈魂在生命終結之時突然爆發出的絢爛光芒,那光芒是如此地吸引著多恩的注意,以至於對眾多生命的消逝,除了些許不適之外,多恩再沒有產生任何的情緒波動。
  帶著多恩飛走的時候,子楓的腦海突然出現了一個強烈的警告。停了下來,仰望著天空,微笑著:“該來的終於來了……”
  

Snap Time:2018-11-17 17:09:34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