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二百零二章:危險的預知


  第二百零二章:危險的預知作者:南宮少
  “這下好了,”牧師苦笑著對子楓說:“我們隻能走你選的路線了。”
  如果要在艾斯那倫選出最危險的地方的話,死亡荒原肯定是最為有力的競爭者之一,這片橫亙在西倫山區和歐文斯平原之間的荒原到處存在著空間裂縫,這些並不穩定的裂縫通向那,恐怕連諸神也不能完全說清楚。每年都會有大量的不明物種被這些裂縫帶到荒原之上,也有一些倒黴的家夥被裂縫帶到不知位於哪的空間,但這還不是這最為危險之處,真正的危險在於這生存的那些物種。
  那些被空間裂縫帶來這個空間的物種,絕大部分由於無法在凡間生存而滅絕了,但仍然有少量的生物存活了下來,這些生物和本地的物種交配,又誕生了許多全新的物種,在這些危險而神秘的生物麵前,就算是真正的惡魔也難以逃脫,死亡荒原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精靈,腳下。”得到提醒的阿利斯沒有絲毫猶豫,手中的細劍寒光一閃,閃電般刺中了腳下偽裝成幹枯的樹枝企圖襲擊自己的毒蟲。
  這是子楓一行進入死亡荒原的第三天。在和蘭特的騎士們發生了那樣的衝突之後,小隊再也無法按照預計的路線行進——如果那麼做的話,蘭特城將是他們路途上無法避開的一站。於是,告別了感激涕零的哈特子爵,小隊隻能選擇死亡荒原這個充滿了未知危險的行進路線。事實證明,這片看似平靜的荒原果然沒有辜負自己那恐怖的名字,隻是短短三天的時間,他們已經遭遇到不下二十次襲擊。
  “有生物向我們接近。”子楓的這句話讓所有人提高了警惕。從進入荒原那天起,子楓就和法師輪流使用偵測術對周圍的形勢進行偵查,盡管由於荒原的特殊地理環境,在這使用偵測術的效果被降到了最低,但同時也帶來了另一個便利:隻有那些強大到一定程度的生物才能夠被偵查到,這就讓法師們省下了很多原本用於辨認數量眾多的被探測物體的精力。
  “能避開嗎?”子楓搖了搖頭,“我們在它的路上,而且,我們沒有它。”子楓開始準備自己的法術。
  一個黑點在法師提問的時候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等到子楓回答完問話,這個模糊的小黑點已經清晰得可以讓人看清相貌,那是一個有著獅子的頭,豹子的身體,擁有巨大翅膀的怪物,在眾人看清怪物的同時,後者已經向小隊的成員發起了攻擊,一道白色的火焰從它的口中噴射而出。
  黑色的霧氣悄然出現在火焰的必經之路上,在火焰的作用下,黑霧在幾秒之內化為虛無,但火焰同時被黑霧消弭於無形。與此同時,霍達爾斯的魔法也準備完畢,一個魔力凝結成的網把怪物罩在了中間,翅膀被纏住的怪物翻滾著向地麵落下。來自草原的勇士岩石這時終於有了展示自己箭術的機會,在怪物下落的過程中,三隻利箭如同劃過天際的閃電一般射向怪獸,幾乎是在利箭到達的同時,高高躍起的精靈手中的寶劍已經刺向怪物的咽喉。
  所有的攻擊都準確地擊中了目標,但怪物並沒有受到預期的傷害,確切地說,它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失去平衡而掉到怪上的怪物一個翻滾站了起來,口中再次噴射出熾熱的火焰,那緊緊纏住怪獸的魔力羅網隻堅持了不到兩秒就被火焰的高溫汽化,然後,獲得自由的怪物開始了號叫。
  沒有人能夠用語言來形容怪物此時的號叫,那是一種混合了各種聲音、各種情感的叫聲,任何人都可以在叫聲中找到自己最無法忍受的內容,那間,除了子楓之外,所有的小隊成員們都痛苦地捂住了耳朵,但這具有魔力的聲音仍然穿透了他們的雙手,繼續無情地折磨著每個人的靈魂。
  一陣柔和而優美的聲音這時流淌過眾人的心頭,所有心靈的創傷在這一瞬間被全部撫平,人們漸漸忘記了那可怕的號叫,沉浸在這聲音之中。是海藍.納爾,這個牧師在危急時刻的祈禱發生了作用,可以讓信徒得到心靈撫慰的禱文讓大家免受怪物的傷害。
  從號叫之中恢複過來的矮人首先向怪物發起了攻擊,他的斧頭高高舉起,如同一頭發瘋的公牛一樣衝向了怪物。兩次攻擊都未能奏效顯然讓怪物對這些外來的生物擁有了很高的戒心,看到向自己衝來的矮人,怪物展開自己的翅膀,飛到了空中。
  但這並不能夠讓它躲開矮人的攻勢,這個好戰的種族並不是隻會使用蠻力的生物。在怪物飛起來的一刻,矮人突然扔出了自己的戰斧,雙刃斧旋轉著,輕地穿過怪物和矮人之間的距離,擊中了怪物的翅膀和身體連接的部位。
  事實證明矮人的這次攻擊是多麼的正確,隨著怪物的慘叫,已經飛起來的怪物的一邊翅膀突然無力地垂了下來,怪物拚命扇動著唯一能夠活動的翅膀,歪歪斜斜地落到了地麵。
  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的怪物終於憤怒了,它怒吼了一聲,整個身體全部籠罩在白色的火焰之中,撲向著小隊的成員們。一團黏液在這時從天而降,來自地獄的黏液怪在半空中把自己的身體張到了最大,在慣性的作用下,正在前撲的怪物整個身體投入了黏液怪的懷抱。這種身體由粘稠液體組成的低等生物智力極為低下,它們之所以能夠生存到現在而沒有滅絕,完全得益於它們那獨特的身體,麵對這樣一團難以摧毀,可以自由分解組合的黏液,沒有任何生物會有興趣以之為食。這種生物的另外一個優點就是,它們不怕火,除非是可以摧毀靈魂的子楓,沒有任何火焰可以對黏液怪造成傷害,而這一點,對於現在的子楓來講。正是對付眼前怪物的有力武器。
  被黏液怪牢牢包裹在身體的怪物竭力掙紮著,想要包拖身上的束縛,然而黏液怪身體的堅韌遠遠不是它能夠想象的,一個體積一立方米的黏液怪,當它把自己的身體完全平鋪開的時候,麵積可以達到五百平方米,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黏液怪的身體可以承受住每平方米六百公斤的壓力。
  怪物的掙紮並沒有讓它再次獲得自由,隨著時間的過去,全身被包裹在黏液怪身體之中的怪物的動作越來越慢,最終,在一次劇烈的掙紮之後,怪物不再動彈——黏液怪身體良好的密閉性讓怪物無法得到空氣的補充,它窒息了。
  “它還活著嗎?”看著仍然被黏液怪困住的怪物,矮人小心翼翼地接近,“不知道這東西的肉好不好吃。”
  “這是炎獅和火豹的雜交品,來自火炎界。”子楓做了個手勢,遣返了黏液怪,“如果你想自己的肚子被烤熟的話,可以盡情地吃。”
  他念了一句咒語,炎獅的身體被凍成了冰塊,“它還活著,這種生物的生命力很強,除非打碎它的腦袋,不然沒有什麼能夠殺死它。”子楓衝哈德擺了一下手,領會到子楓意思的草原勇士走上前,用自己的戰錘敲碎了怪物的腦袋。
  “注意。”霍達爾斯突然說道,然後飛地念起傳送法術的咒語。在人們隻來得及眨兩次眼的時間,一隻和被殺死的怪獸相似,但體型至少是前者兩倍的怪獸已經從視野之外來到了眾人的眼前,它來得是如此之,以至於子楓的偵測術甚至沒有時間發出警報。
  在複仇的火焰從怪獸的口中夾帶著無窮的毀滅向著小隊的成員們噴來的同時,一道白光卷過在場的所有人,小隊的成員們消失了。在關鍵時刻,子楓和法師聯手施展的傳送法術讓所有人免除了被烤成焦碳的命運。事實上,對於法師們來說,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行為,每個法師使用的法術都有著自己的獨特頻率,沒有哪兩個法師的頻率是相同的,除非經過長期的合作,任何兩個法師聯合使用法術都要麵臨由於彼此頻率的相互幹擾而導致法術失敗的風險,而這樣的風險往往是致命的。
  幸運的是,豐富的經驗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子楓和法師的這次冒險成功了——至少是一部分,當人們再次出現的時候,與怪物之間的距離至少在一千米以上。
  突然之間失去仇人的蹤跡讓怪物更加暴躁,當它發現遠處的小隊成員時,憤怒的怪物低吼了一聲,如同迅雷一般向眾人飛去。在它飛行的過程中,子楓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金屬環,向著怪物扔了出去。
  這個直徑隻有十幾厘米的金屬環並沒有讓怪物太在意,相對怪物那巨大的身體,這個小小的金屬環的體積簡直可以忽略不計。金屬環在空中劃了一個弧線,擊中了怪物,一接觸到怪物的身體,它如同被磁鐵吸附一般牢牢粘在了怪物的身上,怪物巨大但輕盈的身體在這一刻仿佛沉重了幾倍,它的翅膀無法支撐如此沉重的身體在空中飛行,怪物從天上掉了下來。
  重力金屬環,可以自動追蹤目標,任何被其擊中的物體,在一個小時之內重量都將增加到原來的五倍以上,這個法術在目前的凡間已經失傳了,但對於修煉各種法術的子楓來說,這隻是他眾多的法術中的一個而已。
  被突然增加的重力壓得幾乎站不起來的怪物並不甘心就這樣任人宰割,它尖叫著,叫聲讓周圍的空氣也隨之激蕩起來,這叫聲穿過怪物和小隊之間的空間,如同一根針一樣刺向眾人的神經。但這次它的努力已經注定要失敗,早有準備的牧師在叫聲傳出的同時就大聲念起了禱文,盡管聲音沒有怪物響亮,但禱文之中蘊涵的力量足以在每個人的心靈之上樹起一麵抵禦傷害的盾牌。
  怪物的叫聲持續了近二十分鍾,在那以後,聲嘶力竭的怪物帶著不甘停了下來。但它並沒有放棄進攻,就算無法在空中飛行,就算行動受到了限製,就算自己的聲波無法傷害到對手,驕傲而充滿仇恨的怪物還是主動向人們爬來。
  接下來的戰鬥對於小隊來說隻能算一場練習,體重增加了五倍的怪物的行動遲緩得象個蝸牛,人們隻要輕鬆地避開它的正麵,以避免被火焰或者怪物的爪牙傷到,然後就可以任意在怪物身上施展自己的力量。盡管怪物的堅韌皮膚抵擋了一些攻擊,但還是無法阻止人們對怪物造成傷害,幾分鍾之後,怪物永遠失去了自己的翅膀和雙眼,它的身上也布滿了各種傷口——當一件利器連續擊打在同一個部位的時候,縱然是怪獸那刀槍不入的皮膚也難以作到不受傷害。最後,霍達爾斯的魔法彈終結了怪物的痛苦曆程,在魔法的作用下,怪物的頭部被化為了氣體。
  對於小隊的成員們來說,這場戰鬥隻是在這條充滿艱辛的征途之上的一個片段,前麵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夜晚,跋涉了一整天的夥伴們終於有機會可以休整一下,在霍達爾斯召喚出來的魔法火焰圍繞成的火圈,小隊的成員們坐成一圈,在他們的中央,一堆熊熊燃燒篝火上,一隻被烤得流著黃油的野獸正散發著誘人的香味。這是一個晴朗的夜晚,在常年被濃霧所籠罩的死亡荒原上,這樣的天氣尤其難得。透過微薄的雲層,阿拉坦溫柔地把自己的光芒灑在大地上,這個孿生姐妹中脾氣急躁的姐姐,今天卻變得格外的溫柔,在這樣的月光下,小隊的成員們暫時忘記了將要麵臨的重重險阻,他們享用著自己的食物,輕鬆地交談著。
  子楓沒有加入他們,自從進入這片土地起,一種隱隱的不安便籠罩在他的心頭,這種對於危險的預知曾經不止一次救過他的命,現在出現這種感覺,隻能有一個解釋:一個強大的可以威脅到他的存在就在附近。
  總結了這一段時間的變化,子楓覺得自己和聖騎士似乎是產生了一點距離,因為他現在的樣子和戰鬥方式到更像一個魔法師。不過倒是沒有多在意,隻要實力強,做法師和聖騎士又有什麼區別呢?隻是子楓不知道,現在的強大,對於以後聖騎士真正的崛起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好在子楓的預感總是那麼準確,周圍用來驅趕野獸的魔法火焰的突然熄滅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這些魔法製作出來的火焰的威力並不是很大,它們最主要的作用是阻擋野獸的進入,同時也是作為一種力量的顯示,以此嚇阻那些擁有一定力量的生物,隻有那些強大的存在才有能力熄滅這些火焰——在火光消失的同時,小隊的人們已經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做好麵對強勁對手的準備。
  驗證了自己的猜測,子楓也不再畏手畏腳了,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等待著危險的降臨。
  白色的霧氣帶著刺骨的寒冷毫無預兆地出現在眾人周圍,在白霧中,一群模糊的身影忽隱忽現。
  

Snap Time:2018-11-20 05:37:59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