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一百九十九章:魔鬼般的絞肉機


  第一百九十九章:魔鬼般的絞肉機作者:南宮少
  “他們有法師!”剛才群情洶湧的人群馬上安靜了下來,人們開始向後退。對於這些市井之徒來說,法師都是些古怪神秘而可怕的家夥,他們住在高高的尖塔上麵,總喜歡從天上召喚下來幾道閃電或者製造一些能夠讓人在一瞬間粉身碎骨的東西,對於那些得罪他們的人,他們會讓他變成驢子,沒有人願意和這樣一些人打交道。
  “誰在鬧事?”一隊士兵在這時趕到,他們是刀鋒城的城防隊。
  霍達爾斯走了出來,“帶我去見你們的領主,老法師說道,“我是達斯安得爾法師塔的霍達爾斯.諾侖。”胸有成竹的法師鎮定地說道,事實上,如果不是昨天太過疲憊,這時小隊已經在城主的家中做客了。
  沒有人注意,在旅館的角落,一個大地精正在看著這一切。
  “你確定那些人就是我們要找的人?”聽到手下的大地精首領的匯報,阿特愛塞爾詢問道,盡管那些大地精是自己唯一可以進入城市的部下,但對於這些怪物那體積小得可憐的大腦麵能夠擁有的智慧,他深感懷疑。
  “他們的特征和惡魔的情報完全相符,總共七個人,其中有一個牧師,一個矮人,一個精靈。”大地精的首領恭敬地回答著自己的主人,在整個大地精的族群中,他是惟一一個有著普通人智慧的生物。
  阿特愛塞爾思索著。很少有外來者來到西倫山區這樣的偏僻之地,在這塊土地上不可能同時出現兩隻同樣特征的外來人的隊伍,毫無疑問,那個在刀鋒城被幾乎一條街的人圍攻的隊伍正是自己要找的。然而——刀鋒城是西倫最大的城市,有著高大堅固的城牆,它的領主坎德維斯.多爾是一位優秀的戰士,他手下的城防隊訓練有素,而自己最精銳的部隊全部成為了吞食者的腹中食物,在這樣的形勢下,發動對於這樣一座城市的攻擊會讓自己的損失很大。但如果成功了…成為深淵魔域的高等惡魔之中一員的誘惑最終占據了上風,“去集合你們的部下。”阿特愛塞爾對自己的手下下達了命令。
  刀鋒城。
  “你敗了,精靈。”薩爾興高采烈地衝著阿利斯嚷道,“風之劍?”他叫著精靈的外號,諷刺著剛剛在比試中輸給坎德維斯.多爾的競爭對手。
  坎德維斯.多爾是一個四十多歲,身材魁梧的人,他出身名門,祖父和父親都是國王最忠實的盟友,他自己曾經作過國王的侍衛,更重要的是,在他的祖父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已經是霍達爾斯?諾侖最要好的朋友,這讓小隊在這獲得了禮遇。如同最好的駿馬聚在一起總是會發生競爭一樣,最優秀的戰士們在一起的時候也總是會進行較量,顯然的,在與精靈的這場較量之中,坎德維斯.多爾獲得了勝利。
  精靈優雅地躬身行禮,向對手表達敬意,對於矮人的話聽而不聞。
  坎德維斯.多爾笑著向自己的對手回禮,“你們可以在這住一夜,我會準備好你們的給養,”他說道,“真高興能夠認識這樣一群強大的夥伴。”
  夜晚。
  看著遠處的刀鋒城高大的城牆,阿特愛塞爾再次有些猶豫起來。他現在有超過五千五百名士兵,其中多數是半獸人和大地精,少數是狗頭人,還有五十人的近衛小隊,其中包括兩個石巨人和兩個冰霜巨人,其餘全部是鷹頭人,這些兵力足以攻陷隻有五百人守護的刀鋒城,問題在於,這次戰鬥之後這些手下還會剩下多少?如果付出太多的代價,就算自己能夠進入深淵魔域,也無法在那站穩腳跟。
  但這個念頭隻是在腦海中一閃就消失了,阿特愛塞爾果斷地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坎德維斯.多爾麵色嚴峻地看著城牆下潮水一般湧來的異族,心中充滿了焦慮。長期的嚴格訓練讓城防隊的士兵在阿特愛塞爾的軍隊到達城牆之前就發現了這些怪物,這使得守城一方在遭受攻擊之前有了一定的準備時間,但這遠遠不夠,根據坎德維斯?多爾的估計,對方至少是自己一方兵力的十倍。
  “是阿特愛塞爾。”老法師低聲對身邊的夥伴們說:“他們是衝著我們來的。”
  “我們必須告訴坎德維斯真相,”多恩說道:“不能讓無辜的士兵就這樣因為我們而送命。”
  “你以為象坎德維斯這樣出身名門的人來到這樣一個荒涼的地方是為了什麼?”法師說道:“多爾的忠誠無可置疑,他的家族都是最為忠誠的聖騎士,對抗惡魔是他的天職,就算沒有我們,他也不會向阿特愛塞爾妥協的。而且,”他停頓了一下,接著低聲說道:“多爾是阿斯安特爾的信徒,是這位神靈為我們安排的幫手。”這些話讓多恩感到一些安慰,他悄悄握住自己的劍,下定決心一定要保護這座城市免受惡魔的侵害。
  “前進——!”石巨人愛特拉文思高喊道,率先向著刀鋒城衝去,他是阿特愛塞爾最忠實的手下,也是這次攻擊的指揮官。在他的帶領下,怪物們呼喊著各種各樣的口號,揮舞著武器,衝向了高大的城牆。
  “射手預備,預備——放!”城牆上,城防隊的軍官大聲指揮著城中僅有的五十名弓箭手。幾十支利箭隨著命令飛射而出,衝在最前麵的二十幾個怪物被射倒在地,隨後被後麵衝上來的人流踩成了肉醬。
  “預備——放!”軍官聲嘶力竭地高喊著,又一波利箭向城外的敵人射去,再次造成了幾十個敵人的傷亡,但弓箭的作用也到此為止,敵人已經在這段時間衝到了城牆下,戰爭開始了。
  這需要說明一下刀鋒城的地形,這座西倫山區最大的城市,位於整個山區的最西麵,西倫和安多兩座山脈從南北兩麵把它夾在中間,麵對這樣的地形,阿特愛塞爾也隻能讓自己的手下從東西兩麵發起進攻,也正是因為這樣,刀鋒城的五百名士兵才能抵擋住十倍於自己的敵人的攻擊。
  “衝上去!”石巨人愛特拉文思高聲命令著自己的部下,這已經是他發動的第三次進攻。對於這些生長在山野之中的怪物們來說,進攻這樣一座堅固的城市無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沒有絲毫經驗的怪物隻能依靠簡陋的工具和自己的血肉之軀開辟前進的道路,麵對堅固的城防,這樣做的結果隻能是帶來太多的傷亡。愛特拉文思清楚地記得那些被石塊砸中的手下流出來的腦漿,以及那些被滾油潑中的手下身上發出的烤肉的香味,還有那些從攻城梯上摔下來的手下們那詭異地扭曲著的屍體…隻是短短的一夜時間,已經有五百個怪物失去了生命。
  坎德維斯.多爾大叫著,舉起一塊上百斤的巨石,向著一架攻城梯砸去,簡陋的梯子被砸成兩截,如同螞蟻一樣攀附在梯子上的怪物們驚叫著,在空中手舞足蹈地試圖抓住些什麼,卻無法阻止自己的身體向下掉落的趨勢,隻能沉重地摔在十幾米之下的地麵上,變成一具具屍體。多爾喘了口氣,又舉起另外一塊巨石砸了下去。
  這是對方的第四次進攻,盡管數百名敵人已經在這場戰爭中喪命,但刀鋒城的壓力並沒有因此緩解,敵人仍然源源在不斷地撲上來,多爾手下所有的士兵都已經被派了出去,現在,他作為統帥的作用已經完成了,在接下來的戰鬥,他隻能象其他戰士那樣去戰鬥。
  遠處的城牆上傳來了一陣騷動,一些怪物趁著防守士兵的疲憊衝上了城頭,在他們的後麵,更多的怪物正在向上攀爬。坎德維斯.多爾怒吼著,拔出了自己的劍,向著怪物們爬上來的地方衝去。
  一道細小的身影從他的身邊一掠而過,搶在他的前麵衝進了怪物們中間,手中狹長的寶劍吐出道道寒光,在怪物們的身上製造出一個個致命的傷口。
  “是精靈。”坎德維斯.多爾的心中湧過一陣暖流,盡管隻是剛剛認識不久,但這些夥伴的強大給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同魔王抗爭的勇氣更是讓自己這樣一個聖騎士也感到欽佩,現在,這些夥伴正在和自己並肩戰鬥。“阿斯安特爾!”他高喊著自己的神的名字,衝進了敵人之中。
  在兩位強大的戰士的帶領下,攻上城牆的怪物很被肅清,然而這並不能完全改變戰局,在其他一些地方,更多的怪物們已經衝了上來,他們拚命守在缺口附近,為後麵的部隊爭取著時間,越來越多的怪物們從同伴防守的缺口爬上了城頭。
  一個黑色的洞毫無征兆地出現在城牆上,一隻與人類相似,但巨大得多,上麵滿是鱗片的巨手從洞中伸了出來,把一名剛剛爬上城牆的半獸人拖進了洞,那個可憐的家夥隻發出了一聲慘叫,就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動靜。一陣陣低沉的吼聲從黑洞之中傳來,伴隨著這陣吼聲,幾個巨大的身影從這連接著低層空間的黑洞之中走了出來。
  “魔鬼!”這些身高在五米左右,全身披滿鱗片,身體象人,長有牛的頭和八條手臂的生物的出現頓時引起的所有人的恐慌。
  “殺了他們。”在子楓的命令下,這些來自低層空間的魔獸晃動著自己巨大的身體,對登上城牆的怪物們展開了屠殺。
  麵對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可怕生物,怪物們失去了所有的勇氣,他們哭喊著,四處逃竄,想要逃脫被魔鬼殺死的悲慘命運,有些甚至直接從城牆上跳了下去。但這些舉動都是徒勞的,這些生物雖然看上去笨重,卻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捷和靈活,那些四處逃竄的怪物沒有任何機會逃離他們的追殺,他們刀槍不入,那些試圖抵抗的怪物偶爾砍中他們的武器不能造成絲毫傷害,他們的八條手臂成了最恐怖的殺人利器,所有被他們抓到的怪物都會被撕成碎片。
  “是撕裂魔。”這種生長於低層空間的生物並不是真正的惡魔,他們雖然殘暴,但並不喜歡主動離開自己的世界,正是由於這樣的習性,召喚撕裂魔的難度遠遠超過召喚低層的多數生物。海藍.納爾感歎地看著眼前的生物,再次震驚於子楓的強大。
  雖然知道撕裂魔是自己的盟友,恐懼仍然讓刀鋒城的士兵們拒絕和這樣可怕的東西站在一起,他們隻是遠遠地跟在撕裂魔的周圍,把那些僥幸能夠暫時逃離撕裂魔的怪物們輕鬆地殺死。城牆的外麵,那些還沒有爬上城牆的怪物們明智地選擇了退卻,目睹了城牆上的同伴的悲慘下場,縱然臨陣逃跑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他們也不願意在上麵的怪物手下變成支離破碎的屍體。
  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石巨人愛特拉文思,阿特愛塞爾並沒有感到憤怒,盡管九百名手下的傷亡換來的隻不過是短暫的踏上城牆,但至少兩百名守城士兵的傷亡已經很讓他滿意,何況,他相信,在激烈的戰鬥之後,剩下的士兵一定已經疲憊不堪,隻要再加把勁,自己很就能夠實現多年的夙願。至於那些死去的手下,阿特愛塞爾並不在意,傷亡並沒有超出自己的估計,自己仍然擁有足夠的實力。
  但阿特愛塞爾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巨人,對於手下,永遠不要讓他們知道你的真正想法,這是阿特愛塞爾的原則。
  “你失敗了!”他的怒吼讓所有手下發抖:“九百人,你失去了九百人,然後來這告訴我你失敗了?”
  石巨人高大的身軀縮成一團,主人的怒火讓這個強悍的生物感到發自內心的恐懼,“請寬恕我,主人,”他哀求地說道:“請相信我,我一定會把刀鋒城獻給您的。”
  阿特愛塞爾並沒有真正打算懲罰這個忠心耿耿的手下,他隻是想要讓巨人增加一些動力,“明天,”他憤怒地說道:“如果我的腳明天還沒有踏上刀鋒城的土地,踩在它下麵的就會是你的腦袋!去整理好你的隊伍,帶上二十個鷹頭人,明天之前不要再回來!”
  黃昏。
  阿特愛塞爾的軍隊又一次發起了進攻。同前幾次一樣,在幾輪利箭之後,怪物們來到了城牆下麵,開始了攀登城牆的工作,在他們的身後,幾十名半獸人用弓箭掩護著同伴們的行動。城牆上,士兵和趕來的市民一麵躲避著稀疏的弓箭,一麵把準備好的石頭和原木扔下城牆——滾油已經用光了。一切都和前幾次沒有什麼區別,怪物們不斷掉下攻城梯,士兵或市民不時被飛來的流矢擊中,戰鬥簡單而殘酷,所有人都僅有一個念頭:殺死對手。
  鷹頭人首領黑羽和自己的手下一起蹲在距離刀鋒城不遠的山峰上,輕蔑地看著下麵正在拚殺的雙方。這種有著老鷹的頭和翅膀、人的身子的生物一向鄙視那些無法飛行的生物,但另一方麵,稀少的數量又讓他們不得不依附於一些強力人物。
  天逐漸黑了下來,一個狗頭人畏縮地來到鷹頭人的麵前。
  “愛特拉文思讓你們在天黑的時候進攻。”狗頭人膽怯地說道,對於眼前這些長翅膀的家夥充滿了畏懼。這些生物無法抓起半獸人和大地精,卻可以抓起瘦弱的狗頭人,把狗頭人抓上天再扔下來因此成了這些自己主人的近衛隊員的最大愛好。
  “我們走。”得到了命令的鷹頭人首領興奮的大叫,終於可以讓那些地上的爬蟲們嚐嚐自己的厲害了,他率先飛了起來,他的手下們也叫喊著,扇動自己的翅膀飛到空中,激蕩的氣流讓狗頭人站立不穩,在他從地上爬起來之前,一個鷹頭人俯衝下來,把他抓到了空中,然後摔了下來。
  “情況有些不大對勁。”子楓自從召喚出撕裂魔之後就沒有再使用魔法,對方一定還有其他的王牌,他必須保存力量以對付意外。看著還在攻城的怪物,子楓感到了陰謀的存在:現在已經天黑了,攻守雙方都已經達到了體力的極限,而且,這些怪物並不是擅長夜間活動的生物,他們在夜晚的視力並不比人類強多少,在這種情況下,進攻一方麵臨的困難遠比防守一方大得多,怪物們也許很蠢,可他們的指揮官絕對不是傻瓜。
  盡管心有些擔心,但是想到自己逼近神階的實力,子楓也就釋然了。
  

Snap Time:2018-11-19 09:19:51  ExecTime: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