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一百八十一章:魔域戰爭


  第一百八十一章:魔域戰爭作者:南宮少
  盡管對於魔域以外的生物來說,深淵魔域本身就是一個不怎麼令人愉的地方:到處可見的火山和溶岩流淌的溝壑,空氣中四處充斥著的讓人窒息的硫磺氣味,熾熱得讓人難以忍受的溫度,還有無處不在的雖然不會立刻致人於死地,卻會讓人的身體產生可怕變化的射線,這些都足以讓人望而卻步。但和科科安魯爾比起來,就連最為討厭魔域的生物也不得不承認,魔域的其他地方簡直稱得上樂土。
  位於魔域第五層的科科安魯爾是整個深淵魔域第五層屈指可數的險惡之地,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痛苦之海。但對於索倫斯來講,這個寸草不生的地方卻是一個安樂窩,他的城堡,惡夢城,就在這片巨大海洋的中間,除了那條狹長的,連接陸地和城堡所在的小島之間的小路,任何無法飛行的惡魔都無法進入魔王目前唯一的領地。小島周圍那充滿痛苦之水的無邊海洋成為了城堡最好的天然屏障,所有接觸到這種液體的生物,哪怕是最強大的神詆,也會被同化,從靈魂到肉體都成為痛苦之海的一部分。正是靠著這道屏障,以及那些企圖與愛爾維德爭奪領地空間的魔王們的間接幫助,嗜血魔王才能在愛爾維德強大的實力之下堅持下來。
  克藍一麵大聲詛咒著,一麵奮力扇動自己的翅膀,全力向前飛行。今天是主人規定時間的最後一天,如果自己無法在今天日落之前趕回主人那的話,等待自己的將會是最可怕的懲罰,一想到那些由於沒有完成主人的吩咐而受到懲處的同伴的下場,小惡魔便感覺到一股寒意從心底深處升起。
  子楓靜靜地坐在樹林中,他的身體和整個樹林在太陽下形成的陰影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沒有人能夠在事先不知道的情況下識破這個偽裝。在他的頭上,幾隻深淵魔域獨有的四爪猛禽正在巡視著天空。來到這已經有幾個月了,自己的亡靈魔法也已經到達了很高的一個層次,至少現在和墨菲特比起來,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猛禽擁有可以撕碎一頭公牛的力氣和足以洞穿鎧甲的尖利長喙,這些天空的寵兒可以連續飛行十幾天而不必休息,它們的眼睛可以穿透最濃密的霧氣,再加上它們那群居的習性,在深淵魔域,除了魔王和少數大惡魔,沒有誰敢於在空中和它們較量,而現在,這些魔域的空中霸王正在專心地履行著自己新的職責:充當子楓的耳目,把一切見聞通過精神聯係傳遞給已經控製了自己靈魂的子楓。在戰爭中的失敗讓索倫斯的勢力被壓縮到了一個狹小的地域中,但同時也讓嗜血魔王控製地區的警戒程度遠遠超過了這一層魔域的任何地方,就算是已經到達半神級別的子楓也無法在這隨意活動而不被發現,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子楓隻能采取這樣的方式。
  雖然沒有說明,子楓仍然可以理解愛爾維德把自己派到這的用意:惡夢城所在的小小半島同陸地的唯一連接,已經被暴怒魔王的手下牢牢控製住,沒有任何惡魔可以在不驚動這些手下的情況下通過封鎖,從惡夢城到達愛爾維德的領地。盡管對於可以憑借飛行通過周圍海洋上方的魔王和大惡魔們來說,這封鎖沒有絲毫作用,但在現在的索倫斯手下,能夠飛越廣闊海洋的人物不會超過二十個,而這些人顯然不包括那些矮魔和多手魔。所以,現而易見,在針對自己昔日夥伴的封鎖線上,有著一個或者幾個不為魔王所知的漏洞,自己的任務,就是在不驚動那些內奸的前提下監視索倫斯的活動,並且如果有可能的話,找出那些漏洞。也正是由於深知這一點,子楓才會獨自秘密地穿越封鎖線,來到這屬於惡夢城領地外圍的,通往暴怒魔王領地的必經之路。
  克藍的出現並沒有瞞過天空那些目光銳利的獵食者,事實上,在很多時候,小惡魔,還有其他一些實力相對較弱的惡魔,都會出現在四爪猛禽的食譜上,這些已經成為傀儡的猛禽在小惡魔察覺不到的高空盤旋著,監視著克藍的一舉一動。
  子楓早就注意到了克藍的存在,這個小惡魔幾乎他在進入惡夢城勢力範圍的同一時間飛出了那。在從愛爾維德那得到的情報中,子楓了解到,自從在一千年前那場決定性的戰鬥中失敗以後,索倫斯的處境已經極為惡劣,他被困在了惡夢城所在的半島上,那的物資非常匱乏,小惡魔這種除了很差的飛行能力和服侍別人之外沒有半點特長,隻會白白浪費食物的生物根本不會被允許出現在嗜血魔王的陣營之中,所以,很顯然,他並非是於索倫斯一方的人馬。那麼,隻有一種解釋:這個小惡魔是外部的某個勢力派來的,而且,派遣小惡魔的人並不想讓自己周圍的人知道這件事——在惡魔們看來,小惡魔隻是一些可有可無的東西,他們生存的唯一價值就是為自己提供樂趣,沒有任何惡魔會注意一個小惡魔的行蹤。
  一隻四爪猛禽突然俯衝下來,在子楓的命令下,這隻大鳥用它的利爪緊緊扣住了克藍的四肢,然後展翅飛向高空。
  小惡魔被抓時發出的尖叫驚動了正在附近巡邏的一個惡魔小隊。“是那個小惡魔,”一個士兵對自己的同伴說道,“看來今天四爪猛禽的餐桌上又會多出一道小惡魔佳肴。”周圍的惡魔會心地笑了起來,盡管這個俏皮話並不好笑,但看到一個小惡魔被猛禽抓走,這足以讓這些整天進行枯燥巡邏的低級惡魔感到滿足,沒有人注意到,在他們的注意力被四爪猛禽和小惡魔吸引的時候,在離他們不遠的樹林中,一個身影從林間的陰影中悄無聲息地出現,又在幾秒內悄然消失。
  子楓不經意地揮了揮手,被讀取了全部思想的克藍頓時在一片火焰中化為灰燼,接著,子楓便陷入了沉思。
  小惡魔知道的有價值的情報並不多,但隻是從不多的一些情報中分析出來的東西也足以向他說明一件事情:在愛爾維德看似穩固的統治下麵,一股足以讓這個魔王完全垮台的暗流正在悄然湧動著。
  如果沒有意外,子楓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掌握的情報告知給自己的顧主,但現在,被迫接受了神秘魔王命令的子楓不得不把後者交給自己的任務放在優先的位置,這讓他必須想得更多。
  在今天以前,確切地說,在得到小惡魔的情報以前,子楓為自己設計的計劃是首先得到愛爾維德的信任,然後尋找機會達成神秘魔王的任務,而現在,在得知一個企圖顛覆暴怒魔王統治的陰謀就要展開的時候,子楓看到了另外一個選擇。
  打開魔王交給自己的通訊卷軸,子楓在每天例行的報告用魔法寫下了一切正常四個字,然後把這條消息發給了遠在領地空間的愛爾維德.望著眼前的愛爾維德城堡,索倫斯心中充滿了各種難以名狀的情緒,他的命運今天將在這揭曉:如果失敗,等待他的唯一命運將是滅亡,不用等到愛爾維德動手,那些原來對他忠心耿耿的手下,就會為了向自己的新主宰顯示忠誠而獻上自己的頭顱——然而一旦成功,自己在這魔域的最大對手,那個幾千年來始終壓在自己頭上的對手,那個曾經是自己最親密的戰友,與自己分享過無數榮耀與權力,如今卻帶給自己無比的恥辱,讓自己時刻感到生命的威脅的手,將會永遠消失。
  “深淵魔域第五層的唯一主宰”,隻是想到這一名號,也足以令索倫斯這樣經曆了無數事件的魔王心潮澎湃。
  但所有這些都取決於今天的計劃是否能夠順利進行。索倫斯的目光帶著一絲忐忑,望向身邊的一個全身包裹在鬥篷的神秘生物,在所有隸屬於索倫斯一方的惡魔之中,他是唯一一個敢於同魔王並肩站立的。
  察覺到索倫斯的目光,那神秘的生物回過頭來,他的臉被鬥篷的風帽的影子所遮蓋,唯一可以辨認的是那雙閃爍著紫色火焰的眼睛,沒有人能夠從這雙眼睛之中找到任何感情的波動,但魔王卻似乎在那獲得了什麼信息,他壓製住自己那起伏跌宕的心緒,揮了下手。
  這一簡單的動作成為了這場戰爭開始的標誌,隨著這道命令,幾十萬頭低等魔鬼在惡魔士兵的驅趕下向著愛爾維德城堡湧去。
  這些低等的魔域生物並沒有多少智力,戰鬥力也低得可憐,就連一個凡人也可以輕易殺死其中的任何一頭,但它們龐大的數量保證了自己種族的生存,同時也使之成為那些高等惡魔征戰時打頭陣的最愛。
  隨著這些魔鬼的前進,無數的魔法陷阱被引發,酸液、閃電,火焰和毒煙不斷從地上和空中出現,無情地收割著這這些低等生物的生命。轉眼間,這些魔鬼就傷亡慘重,將近二十萬頭魔鬼在這些魔法陷阱之下失去了生命,還有十萬頭失去了戰鬥力——在魔域,這些魔鬼的最終下場就是成為其他惡魔的食物。
  但這種犧牲並不是全無價值,大量的魔法防禦被這些本來就是作為炮灰的生物所消耗。索倫斯的士兵緩緩地跟在它們的身後,最前麵的士兵在前進的同時不斷把手中蘊涵電流的鞭子甩向低等惡魔,迫使這些目睹了自己同類的傷亡而變得畏縮的生物繼續向前。這種戰術在深淵之中有著一個很形象的名字:肉趟路。
  隨著最後一頭低等魔鬼在從地底噴射而出的衝天烈焰中化為灰燼,愛爾維德城堡的外周防禦也基本被破壞一空。緊跟在後麵的惡魔士兵們已然做好了準備,在前進的道路被打開之後,這些深淵魔域麵的強力兵種喊著,向城堡所在的高地衝去。
  愛爾維德城堡的城牆上,隸屬於愛爾維德的惡魔們正嚴陣以待。
  “發射——”一名擔任指揮官的蟹魔高喊道,隨著命令,蟲魔們紛紛吐出了醞釀已久的酸液彈。這些行動遲緩,形狀如同大號蠕蟲的惡魔,有著魔域最為堅韌的外皮和令人恐怖的可以消化一切物品的胃口,他們吐出的酸液足以溶解精金製造的最精良的盔甲。
  對於正在進攻的惡魔士兵們來說,單獨一隻蟲魔並沒有什麼可怕,隨便一隻惡魔士兵都可以輕易殺死最強壯的蟲魔,這種生物笨重遲緩的動作使得它們除了偷襲以外幾乎沒有任何機會傷害到這些惡魔。蟲魔發射的酸液彈的射程超出了很多法術,但動作敏捷的惡魔可以輕鬆躲過這些酸液彈,然後趁著這些生物漫長的醞釀第二次酸液攻擊的時間逼近它們,把它們殺掉。麵對惡魔士兵的魔法和力量,這些蟲魔的外殼沒有絲毫意義。
  但那隻是在麵對一隻蟲魔的時候。
  當幾千隻蟲魔集合在一起,以密集的方式輪流發射自己的酸液時,是所有麵對這些飛彈的生物的噩夢:鋪天蓋地的酸液彈呼嘯著,在空中畫過一個弧形,仿佛一塊沒有任何空隙的巨大幕布一樣落在攻城一方密集的惡魔群中,所有在這些酸液彈覆蓋之下的惡魔,不論他們的身手有多麼的靈敏,在這些密集的酸液飛彈構成的暴雨麵前,都無路可逃,隻能看著這些直徑達到一米的酸液在空中由小變大,然後重重地砸在自己的身體之上。那些被酸液擊中的惡魔士兵,無論有著多麼強大的防禦,全都在幾十秒鍾之內被幾乎可以腐蝕一切的液體所融化,變成一灘灘粘稠的,散發著惡臭的液體。這些液體同樣有著巨大的腐蝕能力,那些躲過蟲魔酸液攻擊的士兵,一旦沾染到空中正在到處飛濺的,或者流淌在地麵上的,自己同伴變成的惡臭液體,就會馬上步上那些犧牲者的後塵,那些粘乎乎的液體會從被沾染的部位飛向周圍擴散,同時向深部不斷地進行滲透,所過之處,不管是堅固的盔甲還是血肉,都會變作與這些酸性液體的性質相同的物質,腐蝕著原本所在的機體。
  數不清的惡魔慘叫著,在地上翻滾著,最終變成和那些被酸液直接命中的同伴一樣的液體,有些惡魔試圖擦去身上的酸液,但他們馬上發現,除了讓自己的身體上遭到腐蝕的地方又有所增加以外,這樣的舉動沒有絲毫益處,隻有那些在碰到酸液的第一時間就用自己的武器把被沾染到的部位挖掉的惡魔才得以逃脫遭受腐蝕的命運。
  深淵魔域有著自己的法則,雖然很多生物都擁有可以在天空自由飛翔的能力,但在惡魔的故鄉,隻有少數的強力生物才能夠借助魔法做到這一點,這就決定了在這場攻防戰之中占據有利地形的愛爾維德一方的優勢地位,居高臨下的地勢使得蟲魔的酸液的射程遠遠超過了平時,而絕大多數的進攻一方的魔法和弩箭都無法達到蟲魔們所在的城牆,那從城堡所在的高地向周圍延伸出去的陡峭斜坡更是讓無法飛行的惡魔們隻能在上麵緩慢並且吃力地爬行,在爬上城堡所在的高地之前,數不清的惡魔永遠地倒在了蟲魔的酸液下。
  看到自己同伴的傷亡,幸存的惡魔們心中感到了一些猶豫,但他們很清楚,如果他們敢於後退的話,等待他們的將是比死在進攻的路上殘酷百倍的懲罰,這使得這些已經心生膽怯的惡魔不得不鼓起勇氣,一麵小心地避開自己從前同伴變成的酸液,一麵頂著死亡之雨,繼續衝向前方的愛爾維德城堡。在經曆了漫長得似乎有一千年之久的五分鍾之後,在付出超過兩千名惡魔士兵的生命之後,殘餘的不到七千個惡魔終於捱到了蟲魔們吐盡自己所有的酸液彈的一刻,這一刻,所有進攻的士兵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
  亡靈界和深淵魔域就是一個充滿血腥的地方,這些在之前的介紹中也說過了,所以在後麵主角也是要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這樣才可以逐漸打造成一個別樣的聖騎士!
  這幾天的爆發都是補前些天我去軍訓的章節,大家覺得好了多多投票支持啊,不管什麼票都行!另外,6月馬上來到,希望大家有月票的全部都投下,本人決定6月寫30W字,也就是一天一萬,但那要有月票的動力啊!
  

Snap Time:2018-11-18 05:16:08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