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境小兵》全文閱讀

作者:摩天玩偶  過境小兵最新章節  過境小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過境小兵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二十八章本神將要拿你開刀(18-10-05)      第兩千四百二十七章移動寶庫的吸引力(18-10-05)      第兩千四百二十六章逃跑的克魯多斯(18-10-05)     

第兩千四百二十七章移動寶庫的吸引力


  域外戰場之中,來自於億萬族群的域者部隊,最小的一支也是由上百人的星域級強者組成,帶隊的最低也是星域級高階強者。
  在這些域者隊伍中,最為強悍的就是由神將級強者率領的上千人的大隊,麾下十支小隊由星域級巔峰或者是星域級高階強者率領,呈立方體陣容,在域外戰場中搜索一切可能得到的寶物,或者是敵人。
  在戰場上,上千人規模的域者部隊,十支小隊平時都自成一組,但彼此相距都不會太遠,遇到強大的敵方部隊就會迅速收攏聚集到一起,對敵方形成具有絕對優勢的打擊陣容。
  數千億光年的域外戰場之中,億萬族群派入的域者部隊數量達到了多少,實在是無從得知。
  但僅僅是在百多年前,包括人族疆域與所有族群在內的億萬族群,便自這片星域中‘抽’調了星域二階以上的強者數千億多,直接趕赴域外戰場。
  可以說,億萬族群幾乎是將可用的域者部隊,絕大多數都調出了母宇宙進行參戰,留下來的多半都是各族群中需要繼續培養的‘精’英強者,或者是需要保證族群一定實力的部隊。
  在這百多年來,無數由星域級高階或者是神將級強者率領的星域級一階強者組成的域者部隊,再次進入域外戰場,而且多半都是上千人規模。
  星域級一階強者,對於普通族群的疆域來說,都算是難得一見的超級強者。但在域外戰場之中,卻是等級與實力最為低下的炮灰級存在。
  上千人的星域級一階強者,抵擋得住資深的百人域者部隊攻擊。幸存下來大半強者並有所成長,那已然算是不錯的運氣。
  為此,域外戰場之中,每天死去的星域級強者數量,都是以百萬為計的。但在億萬族群不斷將一支支新組建的域者部隊送入其中下。域外戰場中的域者部隊密度,始終保持著均衡。
  星域級強者,即使再差的也會擁有與其等級差不太多的寶器或者是寶器材料。在戰鬥中死亡,其財物與寶器就會被滅殺他們的敵人獲取。
  積累得時間多了,那些實力強悍的隊伍中,就會擁有令其它域者部隊都極為心動的巨大財富與資源。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奪取對自己晉階或者是提升實力有用的寶器材料或者是寶器,甚至是大量母晶等物,不同種族的域者部隊見了麵,多半就是直接上前廝殺,不死不休。
  當然。若是自認實力比不過對方隊伍,多半這些域者部隊弱勢一方,立即便會調頭逃跑。
  隻不過,弱勢一方的強者部隊,若是沒有可以突破域外戰場各種能量散布形成的空間阻滯能力,即使想要逃跑也是難上加難,多半都會被後方的強勢部隊追及,最終落得個隊伍被全部消滅的下場。
  除非。弱勢一方的強者部隊率隊者,在族群中有一定地位,而且擁有可以加速逃亡的空間寶器。才可以有最大把握逃脫強勢一方部隊的追擊。
  擁有空間寶器的域者部隊,在域外戰場自是不少,隻要及時發現強大的敵人正在接近,逃跑的概率還是存在的。
  至於強勢一方,自然會緊追不舍,甚至於不惜耗費大量能量儲備。加速追擊到對方,並將對方隊伍消滅。獲取對方擁有的一切,提升自己隊伍所有成員的實力。
  在域外戰場之中。不是滅殺敵人,就是被敵人滅殺,或者是逃亡,逃脫那些不可力敵的敵人部隊追擊,在夾縫中保留一線生機,等提升實力後再尋機報複。最新章節
  但在域外戰場中,卻還有一類存在,一種另類的存在,那就是獨行者。
  他們的實力不能以等級來確定,一名星域級一階獨行者,或許就可以憑借其逆天實力,敢於衝擊一個剛剛進入域外戰場中的百人域者部隊,甚至於滅殺多人後從容離去。
  這類獨行者,類似於星武鬥場殺戮星域中暴力殺神天那般的天才人物,一向是獨來獨往,不屑於參加任何本族群的域者部隊。
  獨行者這種存在,普通的域者部隊是非常不願意招惹的。若是不能圍殺對方,就有可能在對方詭異的攻擊下,損傷多名成員,那可是非常不劃算的買賣。
  在域外戰場中,活下來的星域級強者才是勝利者。那些僅僅是好勇鬥狠的域者部隊,若是實力不繼,硬要招惹獨行者,多半會在偷襲中被攻擊得越來越弱,最終導致麵對其它域者部隊時被團滅的下場。
  因此,在遇到獨行者時,普通的域者部隊多半都會結陣應對,利用群體領域進行防禦,或者是利用群體領域的防禦優勢盡速撤離,避免與獨行者過多接觸。
  對於獨行者來說,若是遇到這樣的域者部隊,多半也是老虎遇到緊縮成一團的刺蝟無處下口,基本上追逐半晌也就退去。
  原因很簡單,這樣的域者部隊明顯不願與他硬拚,相持下去,就算找到機會向這種隊伍攻擊,恐怕也得不到什麼收獲,反而會‘浪’費大量時間。
  不過,在域外戰場中,還是有許多並不畏懼獨行者的域者部隊,尤其是那些擁有低階神將率領的千人大隊,或者是神將中階強者率領的‘精’英百人域者部隊
  這類域者部隊,普通的域者部隊若是沒有空間寶器,必然就會在短時間內被其滅殺,所擁有的一切都會成為對方的戰力品。
  神將率領的域者部隊,在相遇時多半經過一段廝殺後,彼此產生少量傷亡就會迅速撤退,不會硬拚到最後。
  雙方實力相差不多,彼此爭戰下去,隻能令自己的隊伍實力不斷下降,況且也未必就能獲取到最大利益。考慮到戰鬥下去會得不償失。結束戰鬥罷戰也就成為了雙方無奈地選擇。
  這樣規模的域者部隊,多半都是由各族群幸存下來的高階強者組織而成,由神將親臨指揮。在成型之後,基本上在不久之後,就會接受到族群命令被調離域外戰場。趕赴各族群中任職,或者是派遣進入極限之地戰場參戰。
  為此,在離開域外戰場之前,這樣的隊伍,多半都會在域外戰場中大殺四方,滅殺其它族群盡可能更多的低階域者部隊。獲取足夠的財富與資源。
  實際上,也就是在離開域外戰場之前,要再發一筆橫財而已。畢竟,在極限之地中廝殺,或者是返回族群。想要賺取足夠多的財富與資源,特別是寶器與寶器材料,那都是難上加難。
  在域外戰場之中,隻要擁有足夠強的實力,完全可以無限製的滅殺其它族群的域者部隊,得到的所有一切,域者部隊的神將級強者,都會按照功績分配給麾下強者。
  這樣的發財機會。恐怕離開域外戰場後就很難再擁有。
  為此,這些實力強大的域者部隊,不但尋找與滅殺低階的域者部隊。也同時積極搜索著那些實力強大的獨行者。
  每一位獨行者,不但實力強悍,同時也擁有著在戰鬥勝利後獲取到的大量寶器材料,甚至是高等級的攻防寶器,大量的晶幣,還有在域外戰場中現在已然極為罕見的強者傳承寶器。
  可以說。獨行者就等同於一座移動寶庫,遠比許多支普通的域者部隊加在一起還要吸引人。
  獨行者實力雖強。但在神將級強者率領的域者部隊麵前,多半也要退避三舍。尋找到這些獨行者滅殺並獲取到對方擁有的財富。才是這些神將級強者率領隊伍的最主要攻擊目標。
  克魯多斯就是這樣一位在域外戰場中,被諸多神將級強者指揮的隊伍重點關注的對象之一。
  隻不過,克魯多斯一向神出鬼沒,極少會與這些實力強大的域者部隊對麵硬拚。在數千萬光年之外,克魯多斯就能感應到這些強大隊伍的存在,並且迅速遠遁。
  如此一來,即使這些域者部隊的神將級強者,很是對於克魯多斯這位重體族強者擁有的一切覬覦不已,但也隻能望洋興歎。
  在這些神將級強者來說,獨行者就是寶藏,憑借他們個人的實力,完全可以追將上前,將克魯多斯這樣的強者擊殺。但他們卻不能離開隊伍,給予其它族群神將級強者率領的域者部隊,攻擊自己族群域者部隊的機會。
  可以說,克魯多斯這樣的獨行者,很少會給這些強大的域者部隊機會,也絕不會輕易在這種隊伍附近現身。
  但現在,自虛空數百萬光年外傳來的空間震‘蕩’中,一種強大的金係能量震‘蕩’,從亞空間與超空間,迅速傳導過來,卻立即引起了數支域者部隊中神將級強者的注意力。
  神將級強者,其流光領域,本就可以滲透進入亞空間與超空間,感受周圍空間與空間裂縫間傳導而來的能量震‘蕩’,確定周圍是否有‘激’烈的戰鬥發生,或者是感應到與他們實力相近對手的存在。
  “金係極致能量的震‘蕩’,而且似乎是空間裂縫解體後產生的。這很像是克魯多斯的招牌技能,引發出來的空間震‘蕩’氣息。”
  “克魯多斯,那個擁有神將級手套的囂張家夥,他居然在數百萬光年外現身!膽子可真不小……”
  “這麼強的金係震‘蕩’,那克魯多斯又出手了。嗯,那克魯多斯突然施展空間通道離開,我的空間映像寶器不是出了問題吧!上次與我戰鬥時,克魯多斯可是與我這樣的神將級中階強者都拚了數個回合,才在不敵後退卻。那‘逼’迫他退卻的人族小子是誰,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他?嗯,有好戲看了,若是他們拚鬥下來,或許我可以率隊隨後撈些好處也說不定……”
  “哈哈哈!我已鎖定震‘蕩’氣息傳來的方向,立即趕過去,不要讓克魯多斯那座移動寶庫再逃掉!一定要在其它神將率領的隊伍前,趕到現場將克魯多斯滅殺,並將他的一切都奪到手。為此,我們即使提前離開域外戰場也是值得的。”
  “克魯多斯的金係極致能量氣息。他終於又出手了。其它的神將級強者率領的域者部隊,肯定會迅速趕過去。諸多隊伍聚到一起,肯定會在滅殺克魯多斯後,因為分配戰利品一事爭鬥起來。我倒是不急著趕過去,讓他們廝殺得彼此人員數量大減後。我再率隊衝上去撿便宜!”
  “先不急著趕過去,那克魯多斯以前曾經與神將級強者率領的隊伍聯合‘誘’騙其它域者部隊。我倒要看看,這次克魯多斯是不是以來一次故伎重演,不能上當!”
  “克魯多斯,就在數十萬光年外,他竟然離我這支隊伍如此近!哈哈。合該我在率隊離開域外戰場前發一筆財。克魯多斯可是重體族新生代的星域級最強者,擁有著大量寶器與在極限之地內獲取到的寶物……”
  一時間,在克多斯施展空間通道逃跑之際,十多支附近數百萬光年內的域者部隊中,率隊的神將級強者瞬間便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克多斯現身與人戰鬥。並且距離他們如此之近。
  其中,隻有兩位神將級強者,因為擁有的空間寶器較為特殊,感應到克魯多斯已然進入金係空間通道逃離現場,應該已逃得到了他們可以追蹤的範圍之外。所以他們並沒有趕往現場的念頭,但卻是關注著正在趕往冷鋒所在位置,那些實力強大由神將們率領的域者部隊。
  另外,還有數支域者部隊。因為感應到其它強大的隊伍已然趕往冷鋒所在方向。雖然他們的神將級為首強者,並不知克多斯已然自空間通道逃離現場,但卻同樣有著事後占便宜的想法。倒是沒有立即趕去。
  即使如此,六支擁有著強大實力的域者千人隊伍,以及由神將中階強者率領的百人高階域者部隊,還是迅速施展著空間寶器,向冷鋒位置疾速瞬移而至。
  在域外戰場中,隻有頂級的空間寶器。才能籠罩住隊伍中的所有強者,並且在充滿能量幹擾的空間中。依舊保持著遠距離瞬移的能力。
  普通的域者部隊,在沒有空間寶器的情況下。最多也隻能憑借群體領域瞬移數光年距離,那可是極為弱勢的存在。
  “嗯?”
  冷鋒站立於虛空,突然在暗物質視野中,觀察到周圍數百萬光年內,那些本來靜止不動的十數支強大的域者部隊,竟然快速跨越空間,以每次數千光年的速度向他瞬移而來,臉上不由泛起了一絲笑容。
  “沒想到,這克多斯的技能氣息,居然會引得這麼多支實力強大的域者部隊這麼急著趕來。就這種速度,若是我要離開,他們根本就追不上。我是不是應該直接離開,還是……”
  想到這,冷鋒突然想到了秦生等佛宗弟子,還有卡布隆等人。他眼睛一亮,迅速將體細胞中的無屬‘性’寶器宮殿釋放出來。
  “刷!”
  冷鋒閃身進入無屬‘性’寶器宮殿,在核心大殿上的寶座上坐了下來。
  “我沒頭發,老師,您是否已然回到人族疆域!”
  “參見冷鋒大人!”
  “我沒頭發,參見師祖!”
  核心大殿中心,聚集在一起的六百多名光頭,包括秦生與卡布隆在內,都在看到冷鋒現身於殿內後,立即恭敬施禮。
  冷鋒眉頭一皺,目光瞪向秦生說道:“還沒有到人族疆域。秦生,你是怎麼當佛宗弟子的?怎麼如此歪曲佛號,還我沒頭發,這種話你也不怕帶壞了所有佛宗子弟?”
  “老師,佛號隻是一種符號而已。我沒頭發,說得是我佛宗追求的無牽無掛境界,並沒有戲謔之意,老師您太著相了!若是沒有到人族疆域,那老師肯定是有事要說了,不知您要我們做什麼?”秦生馬上笑嘻嘻地仰臉瞧向冷鋒說道。
  “你這小子!我教給你的金字塔戰陣,還有其它戰陣,你與佛宗子弟們演練得怎麼樣了?”冷鋒再次瞪了秦生一眼,沒好氣的問道。
  說實話,秦生的‘性’格太過跳脫,當和尚也沒有個高僧的模樣,也不知當初冉燈那家夥,怎麼就接受了秦生進入佛宗的傳承之地。
  “老師,七種戰陣的演化與攻擊模式都已熟練無比,而且在極限之地中,多次與塔倫族的千人隊全力對戰都不落下風。怎麼,老師莫非有敵人攔截於您,需要讓我們出戰?”秦生何等聰慧,立即感興趣的問道。
  “倒不是有人攔截,除非有神王高階強者強行追殺我,否則也沒有人能留得下我,至少我也有逃跑的能力。外麵是域外戰場,是個發財的好地方。你和佛宗子弟們,都缺少足夠強大的域級寶器,我準備帶你們發一筆橫財,免得你們回到人類聯邦,還得到聯邦的寶器倉庫中去尋找兵器與戰甲。”冷鋒微微一笑,瞧向秦生緩緩說道。
  “外麵是域外戰場?”秦生眼睛立即一亮,隨即臉上現出興奮笑容道:“老師,這可是好地方啊!冉燈師祖可是說過,域外戰場可是寶物聚集之地。就讓我率領佛宗子弟立即出去,發財的機會終於來了,太好了!”
  在秦生後麵,包括卡布隆與所有佛宗子弟,眼睛與光頭都發出耀眼地光芒來。
  他們自然都聽說過域外戰場,充滿無限危險,但又存在無數機遇的神秘族群戰場。
  想要在強者之路上得到磨礪,在域者部隊中戰鬥與廝殺,對於他們的成長將有著難以想像的幫助。m)

Snap Time:2018-11-15 21:21:28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