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醫》全文閱讀

作者:天然宅  錦醫最新章節  錦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醫最新章節番外錦知(一)(13-01-06)      新書《再嫁》(13-01-06)      番外小p孩們(12-09-03)     

孟鈞的番外——前姻


    您正在閱讀 錦醫  第28章 祈昌堂,是由u8小說提供錦醫  第28章 祈昌堂,該章節為首發章節,免費閱讀 錦醫  第28章 祈昌堂

    當前位置:u8小說  曆史軍事  錦醫

    錦醫  第28章 祈昌堂

    第二天,錦卿便跟著去縣城賣菜的劉嬤嬤和徐斌進了城,劉嬤嬤和徐斌百般放心不下,一定要陪著錦卿去汪大夫的祈昌堂報道,頗有些現代家長不放心孩子,開學第一天要陪著孩子上學的意味。

    錦卿哭笑不得,堅持不讓,她又不是真的十三四歲的小女娃,還能被人騙了不成?再說了,那汪祈昌名聲那麼大,她一無財二無貌,騙她能得到什麼。

    唐代民風比錦卿想象中要開放許多,清晨的縣城大街小巷很多擺攤的都是婦女,店鋪也有不少女掌櫃站在店門口吆喝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估計學醫的女孩子也不少,不然昨日眾人對於汪祈昌要收一個女孩子為徒弟應該會相當驚訝的。

    錦卿一路打聽,走了小半個時辰才到了汪祈昌的祈昌堂,太陽還在地平線上掛著,一個睡眼惺忪的夥計正在打著哈欠拆卸著店鋪的門板,準備開張營業。

    錦卿迎上去,學著大人的樣子拱手問道:“這位小哥,這可是汪祈昌大夫的醫館?”

    那小二皺著眉頭上下打量了錦卿一眼,舊麻布短襦,青布裙子也洗的發白,頭上連件首飾都沒有,明顯就是剛進城的鄉下人,遂不耐煩的說道:“你沒長眼睛不會看招牌啊?”

    錦卿頓時就被噎住了,這小二好大的脾氣!

    錦卿忍了忍,畢竟將來是自己的“同事”,頭一次見麵便吵了起來日後還怎麼相處?

    “你是來瞧病的?坐門口的條凳上等著吧!”那小二見錦卿不走,便以為她是來看病的,這鄉下丫頭也不知道付得起付不起診費,隻是既然病人來了斷沒有把人往外趕的道理。

    錦卿見他誤會了,連忙說道:“是這樣的,我是汪大夫新收的徒弟,是師傅叮囑我今天一早來祈昌堂來找他的。”

    小二一聽便愣了下,把手上的門板靠著門框一放,叉著腰重新上下打量了錦卿一番,半晌才說道:“汪大夫今天有事來不了,你明日再來吧。”

    錦卿詫異道:“怎麼會?汪大夫明明說今天一早讓我來找他的。”

    小二一聽錦卿不信他的話,怒道:“怎地?我還會騙你不成?汪大夫昨日下午回來,便去洛陽城出了急診,當時便說了今日是回不來的。”

    錦卿躊躇在原地,若汪大夫真的出了急診回不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那小二見錦卿站在原地不走,不耐煩的揮手道:“信不信隨你!你別杵在我們店鋪門口,像什麼樣子?你等下午再來看看吧,說不定汪大夫就回來了!”

    錦卿這下可犯了愁了,若是就這麼走了,汪大夫已經說了今天一大早讓她過來的,萬一汪大夫提早回來了見不到她人,那留給師傅的印象豈不是太糟糕了。

    從昨日眾人的反應來看,錦卿就知道她能被醫術高手汪祈昌收為徒弟是多麼的幸運,加上一個月一兩銀子的工錢,在哪也找不到這麼好的事了,錦卿萬分不想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更不想給汪祈昌留下不好的印象。

    錦卿打定主意,便走到了店鋪東屋的窗口處,直直的站在那,汪大夫若是下午回來,那她便等到下午。

    小二看到錦卿的行為,冷哼了一聲跺了跺腳,就在這時,一個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步朝店鋪走了過來。

    小二連忙站直了身子給他鞠了一躬,那中年男子隻是微微點了下頭便要走進店鋪。小二連忙攔住了他,指了指站在東屋窗口處的錦卿。

    錦卿瞧見那中年男子麵容白淨,胡須修剪的利落整齊,頭戴著黑墣頭帽子,身上則是時下流行的藍灰色綢製圓領罩袍,看向她時目光多了幾分審視的意味。

    而小二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那中年男子的眉頭便緊皺了起來,瞪了小二一眼,便進屋去了。

    錦卿愈發的疑惑了,再瞧那小夥計,低頭拿著把大掃帚掃著門口的地麵,也不去看錦卿。

    這祈昌堂的人究竟是怎麼回事?錦卿心如同吊了七八個水桶一般上下不定,倘若汪祈昌隻是糊弄自己,隨口說說,錦卿打定主意,一定要親口向汪大夫討個說法,自己雖然隻是個鄉下鈴醫,可也不是這群城大夫能隨便耍弄的。

    太陽漸漸升起來了,門口的長凳上也坐滿了等待就診的病人,有病人瞧錦卿一個小女孩孤零零的站在東屋窗口處,以為她是鄉下來的不懂這排隊的規矩,便朝她喊道:“小姑娘,看病的話要在這排隊的!”

    錦卿擠出一個笑容,搖搖頭,說道:“謝謝大叔,我不是來看病的。”

    眾人見如此,也不再說些什麼。

    錦卿站的筆直,可心卻是焦慮的很,她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古代條件差,縱使她對西藥學了如指掌,可終究隻能做出一些簡單的藥物。

    而對於中藥的認知,她絕對比不過經驗豐富的中醫,她不懂中醫,她的醫術便不能被這個社會所承認,到頭來,終其一生,錦卿都隻能做走街串戶的鈴醫,賺些養家糊口的毛毛錢。

    這樣的人生,錦卿雖然嘴上不說,可叫她如何甘心!如今汪祈昌肯收她做徒弟,隻要她好好的學,自己不但能成為真正的中醫,還能讓錦知有了學上。

    錦卿現在的心情,便如同有人給了自己一個光明的希望,自己歡天喜地的奔上前去時,卻發現這個希望卻有可能是別人虛構出來哄自己玩的,心情的忐忑可想而知。

    等到太陽升起了的有一丈高,在錦卿等的幾乎要耐心用盡之時,終於看到期盼已久的汪祈昌背著手,步伐輕的從街頭一步步走了過來。

    錦卿輕輕的鬆了口氣,結果是好是壞,她也得親自問問,那樣即便是死心了,她也認這個結果了。

    汪祈昌頭發胡子都已經發白了,可麵容紅潤,走路步伐輕卻有力,秋天的早上氣溫已經有些低了,可走到近前,錦卿眼尖的發現他的鼻尖還在冒著熱汗。

    要說這汪祈昌的年紀,錦卿觀察了很久也說不準,看頭發胡子像是六七十歲的人,可看麵容和身形,卻隻像是四五十歲的人,這中醫的養生之道,果然名不虛傳。

    門口的三個條凳上坐滿了排隊來看病的人,見汪祈昌來了紛紛站起來笑著朝他打招呼,汪祈昌也笑眯眯的朝眾人擺擺手,意思讓他們坐著別站起來了。

    錦卿連忙迎了上去,心忐忑不定,但還是扯出來一個笑臉,脆生生的叫道:“師父!”

    汪祈昌瞧見錦卿是從東屋的窗口處過來的,心下便有些詫異,問道:“你怎麼不在店等我?是我疏忽了,我原想著你家在鄉下,來不了這麼早的。”

    錦卿也詫異,說道:“是店的一個夥計說您今天去洛陽出診了,可能回不來了,要我別站門口擋了生意……”

    汪祈昌聞言氣恨恨的跺了跺腳,罵道:“這群死兔崽子!”說完,便拉著錦卿進了祈昌堂。

    錦卿初來時看到的中年男子和小二都在,看到汪祈昌拉著她出現時便低下了頭,錦卿這時雖然還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心卻已經落回到了肚子,汪祈昌既然這樣做,那拜他為師的事情絕對是板上釘釘啦!

    店鋪有三個房間,中間的大堂是藥鋪,那中年男子和小夥計站在抓藥的櫃台,大堂還擺了兩張桌子,分別有兩個男子坐在桌子後,像是坐堂大夫的樣子。

    汪祈昌四下掃了眾人一眼,慢條斯理卻又威嚴十足的說道:“今天給大家介紹一個人,是老夫新收的徒弟,老夫很是滿意這個徒弟,還望各位日後看在我的麵子上多加照拂一番。老夫這人有個毛病,最是護短,誰要想欺負我徒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這個分量。”

    四個人紛紛站起來拱手還禮,錦卿不大懂這其中的禮節,隻能一一朝眾人行了禮,算做是見麵禮,汪祈昌在眾人麵前這麼說,錦卿覺得萬分感動,不禁為早晨對於汪大夫的胡思亂想感到抱歉了。

    汪祈昌瞪了藥櫃處的兩人一眼,便轉頭對錦卿說道:“今日忙,先不給你介紹這些人了,你先站我身後看著,看我如何給人瞧病。”

    錦卿忙點頭,又疑惑的小聲問道:“師父,不用行拜師禮嗎?”她懷還塞了塊拇指大小的白玉觀音,成色也算不上好,是她母親留下來的。

    家也沒什麼值錢東西,這塊玉是昨晚上劉嬤嬤硬塞給她的,說他們雖然家敗落了,可也是講究禮節的書香人家,拜師一定要給老師行規規矩矩的拜師禮的,這塊玉就是給汪大夫的禮,不能讓人家嫌棄自己閨女不懂禮節。

    汪祈昌瞧出了錦卿的局促不安,摸著胡子哈哈笑道:“小丫頭,你這一口一個師父都叫上了,還行什麼拜師禮啊?老夫可不講那些繁文縟節,亂七八糟看著都累!”

    錦卿也笑了,伸向懷的手也悄悄的放了下去,既然師父都不說什麼了,她再說這個問題就矯情了。這個師父性格豪爽,可真是對她的胃口。

Snap Time:2017-12-14 22:52:49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