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醫》全文閱讀

作者:天然宅  錦醫最新章節  錦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醫最新章節番外錦知(一)(13-01-06)      新書《再嫁》(13-01-06)      番外小p孩們(12-09-03)     

第281章帝王


    大雁文學-錦醫詳細介紹-錦醫章節列表

    上一頁   推薦錦醫-正文 第281章 帝王

    齊王雖然不算聰明,可也是在皇室的腥風血雨中曆練了三◆年的人,原本他是買通禁衛軍的幾個統領,打算死守京城,堅持到東路大軍進京勤王,將孟鈞、葉瑋安這些反對他的人一一“勤”了,到時候小皇帝在亂中“不小心”遇難,他這個親大伯,就順理成章的登基做皇帝。//

    可他漏算了兩件事,第一,孟鈞帶兵心黑手辣,普通行軍要走二十天,他的兵隻用走十天,更何況,從皇帝駕崩的前幾天,就已經密詔給了孟鈞,讓他一旦有變,見機行事了,是以在那個時候,西北駐軍已經整裝出發了,就算齊王老實沒仗可打,那當遊山玩水吧。

    第二,守城門的一共有四個守將,其中一個姓田名標,是已故田皇後的兄弟,齊王曾和他把酒言歡,無外乎替他鳴不平,皇帝的小舅子卻是個守門的,顧後實在不念舊情,若是你助我一臂之力,將來許你榮華富貴雲雲。

    事實證明,田大人確實在軍隊攻城的時候,聽了齊王的話,很幹脆的下令開門放人了,隻不過,來攻城的是孟鈞的軍隊。

    齊王派去名為輔助實為監視田標的官員被田標堵了嘴,五花大綁扔到了城牆上,看著城下黑壓壓的軍隊井然有序鴉雀無聲的進城,憤怒的瞪著眼睛衝田標嗚嗚亂叫。

    田標白胖的臉上微微一笑,大力拍了拍那人的臉,嗤笑道:“當我們田家人都是傻子啊!顧後當政,能保我們田家人一世榮華安穩,齊王篡位了能給我們什麼好處?”

    至少,他不能讓姐姐在地下睡的不安穩啊!

    孟鈞在城下,跨騎在高頭駿馬上,遙遙向他拱手致意,田標揮了揮手,自言自語道:“孟鈞這混蛋已經是第二次天不亮就叫我給他開城門了!”

    孟鈞帶的軍隊,分了四撥人馬,其中三小股軍隊佯裝從三個城門攻城,主力部隊留在城外待命剩餘的五千精英人馬,由孟鈞帶著入城了。

    變故來的太,打的原本信心滿滿的齊王措手不及,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孟鈞的刀已經架到了他脖子上。

    葉瑋安拿著蓋著顧瑞雪鳳印的詔書,宣讀了齊王的八大罪狀,當然最大的罪名就是謀反孟鈞帶來的人還在齊王府的內室搜出來了私造的龍袍。*非常文學*

    葉瑋安宣讀完畢,看了眼尺寸明顯比肥頭大耳的齊王小了不隻一號的龍袍,背手轉臉默默走開了,至於這龍袍是真的齊王做出來,打算減肥之後穿的,還是孟鈞臨時從宮拿出來,準備再給齊王按個私造龍袍的罪名的,一向正直認真的鄭國公決定這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走到半路上的東路軍得知了京城的消息齊王已經被捉拿下獄了,不日問斬,因為齊王先前鎖了城門齊王一脈的勢力一個都沒跑出去,孟鈞回來之後,幹淨利落殺的殺,砍的砍,流放的流放,不出兩日,齊王已經被連根拔起了。

    還在半路的東路軍將領傻眼了,這到底還進不進京了?老領導定西侯都被弄進監獄了,能不能出來還不知道,他們進也不是回也不是。

    還是東路軍將領的文書想了個不算高明的主意,寫信馬加鞭的到了京城,十分誠懇的表示自己接到了朝廷的命令,要求他們帶兵進京,然而覺得事情不對,請皇後娘娘明示到底怎麼回事。

    很朝廷的回信就到了,顧後很和藹的表示,愛卿你們被人騙啦,那命令文書是假的,乖乖回家去吧!朝廷不追究你們人傻被人騙的事了。

    於是,出發時聲勢浩大的東路軍悄無聲息的回到了駐地,上下一片劫後餘生的喜悅,真要是沒頭沒腦衝過去,那才壞事了,他們多少年都沒打過仗了,去和整日同突厥、吐穀渾騎兵拚命的西北駐軍死磕,有那麼想不開麼!

    錦卿抱著李宏坐著轎子往顧瑞雪寢殿的方向走,京城的局勢已經穩定了,原本躁動惶恐中的人們也平靜了下來,錦卿將簾子掀開了一條縫,路過的宮女太監雖然依舊行色匆匆,可臉上的安心和喜悅是無論如何也擋不住的。

    不管怎麼說,有了能磕頭的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主子,生活有了新的奮鬥方向,這些都是讓人高興的,不是麼!

    錦卿放下簾子,懷的李宏還在睡,前幾天這小子哭著鬧著要找母後,要回宮,這幾天和粽娘玩的開心,又不願意回去了。

    轎子走了有一會,錦卿聽到外麵一陣女子的哭鬧聲,掀開簾子隻看到緊閉的宮門和高高的院牆。

    “這是怎麼回事?”錦卿問抬轎子的太監。

    前頭的小太監細聲細氣的回答道:“回夫人的話,這些人是皇後娘娘吩咐送到皇上陵寢處,給皇上守陵,祈福誦經的。”

    “都是些什麼人?”錦卿繼續問道。

    “回夫人的話,是先前那批進宮的秀女中選出來的,具體是些什麼人,奴才不知道。”小太監答道,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不過皇後娘娘說了,她們之前盼著離皇上近一點,如今皇上雖然沒了,可也要滿足她們的心願。”

    錦卿笑了笑,放下了簾子。

    大局剛定,需要清算的,需要嘉獎的,需要冷處理的······顧瑞雪忙的團團轉,接過錦卿懷還在睡的李宏,慈愛的抱在懷,小聲感歎道:“胖了,我們都擔驚受怕瘦了不少,隻有這小子還吃胖了。”

    “前幾天還吵著鬧著要你,這幾天孟鈞給他做了幾個稀罕玩具,他就把什麼都扔一邊了。”錦卿笑道。

    趁著顧瑞雪高興,錦卿問道:“我過來的時候,聽到不少女人在哭,聽說這些人是要送到皇上陵寢去的。”

    顧瑞雪點頭,嘴角噙著一絲冰冷的笑意,“這些人家都是支持齊王的,隻是罰她們去守皇陵,我還嫌便宜了她們,就當是殺雞儆猴了。”

    錦卿小小的汗了一把,齊王都被你幹脆利落的下旨砍掉了,表姐你哪是殺雞儆猴,分明是殺猴儆雞。

    “接下來,表姐有什麼打算?”錦卿問道。她沒有稱呼顧瑞雪為皇後,隻是稱呼她為表姐。

    顧瑞雪揉了揉眉心,這幾日太忙,然而該考慮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了,錦卿的問題也正是所有人都想問的,到底要怎麼辦?

    “大郎年幼,我實在不放心。”顧瑞雪歎道。

    錦卿聞言沉默了,才十一歲的孩子,讓他親政等於是把他送到一群油的成精了的官員被他們糊弄。

    “鄭國公和幾位大人的觀點是設立三個輔政大臣,組成一個議事部,但凡有分歧的國事,由三位輔政大臣決定。”顧瑞雪又說道。

    半晌,錦卿才說道:“表姐,這不妥當。”

    葉瑋安的出發點也許是好的,他的想法有點像明朝的內閣製度,內閣大臣們決定了整個國家的走向。如果內閣首輔是誌向遠大的有為人士,國家就強盛,比如張居正,當然如果不幸攤上了個想搞爭權奪利,撈一筆是一筆的內閣首輔,國家就到了黴,比如說嚴嵩。

    如果皇上足夠聰明強勢,那他就有資本有手腕和手握重權的大臣們玩一玩,如果皇上不夠聰明,玩不過這些門生遍布天下的老狐狸,那就徹底的悲劇了,等著被架空吧。

    顧瑞雪點頭,冷笑道:“我知道,大郎太小,要是等到他大婚時才親政,至少要等三四年的時間,這期間,那些大臣們手握重權,代理皇帝行事,嚐到了權利的滋味和甜頭,怎麼可能願意還政於皇上,吃到肚子的肉有誰會吐出來?”

    “可是······”顧瑞雪伸手愛憐的摸了摸懷熟睡的李宏的小臉,突然落寞的歎氣了,“可是又有什麼好的法子呢?我知道鄭國公可信,孟鈞可信,你可信,其餘的,我信不過,那些人也不會為了智郎為了大唐著想。”

    錦卿微微有些驚訝,聽顧瑞雪這意思,應該是要接受葉瑋安的提議了,設輔政大臣,而且還想要孟鈞做輔政大臣。

    下意思的,錦卿張口就說道:“這也不妥當。”孟鈞已經手握西北軍權了,他之所以能留在京城,還是皇上和皇後的麵子,看大唐有哪個將軍常駐京城的?如果再讓他做輔政大臣,隻怕天下的猜疑質問的聲音會把他淹死,等他掌了權,誰肯相信孟鈞不會反?

    到時候他們在京城舉步維艱,隻怕顧瑞雪也不會相信他們了。

    看顧瑞雪的臉色,似乎錦卿說這話是在她意料之中的,錦卿就知道是自己多慮了,顧瑞雪隻是客氣的和她說一說這事,估計壓根就沒想著讓孟鈞來做這個什麼輔政大臣。

    “表姐別想太多,所謂帝王之術,當論製衡二字,那些大臣可不可信不說,隻要他們能為皇上辦事,不就行了?”錦卿勸道。

    顧瑞雪看著錦卿驚奇的笑了,“你倒是懂的挺多,製衡····…這個詞倒是新鮮,不錯!”

    錦卿不好意思的笑了,突然腦海中靈光閃現了一把,情不自禁的抓住了顧瑞雪的手,壓低了聲音說道:“表姐,你願不願······做皇帝?”

Snap Time:2017-12-14 22:52:02  ExecTime:0.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