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醫》全文閱讀

作者:天然宅  錦醫最新章節  錦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醫最新章節番外錦知(一)(13-01-06)      新書《再嫁》(13-01-06)      番外小p孩們(12-09-03)     

第280章落定


    拂曉時分的將軍府一片安靜,青黛色的光線下,隱約可著到院子走道上不時有人手拿刀棍,輕手輕腳的經過,氣氛緊張而凝重。

    錦卿急急忙忙的在大門口處找到了孟保,緊張的說道:“我聽到攻城的聲音了!”

    孟保抬手做了個安心的手勢,忠厚的國字臉上滿是沉著,“夫人放心,若是爺······來晚了,我照樣有辦法護送您出去。”

    “不,我是說,城門肯定守不住,還不知道來的是哪路人馬,我們自己不能慌,先守住家才是最重要的。”大約是受了孟保的感染,錦卿也漸漸沉住了氣,她沒經曆過如同兩軍對決這般緊張的氣氛。

    這時,通往大門口的路上傳來了一陣吵鬧聲,錦卿循聲望過去,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人的樣子,隻聽到孟老爺子沙啞而又嘶聲力竭的叫罵。

    “怎麼回事?”孟保揚聲喝道。

    攔住孟老爺子的人無法,隻得帶了人到孟保和錦卿跟前。孟老爺子在錢麗環的攙扶下,滿臉不的走了過來,走近看到錦卿也在這,孟老爺子板著臉訓斥道:“如今你是愈發的膽大了!”

    錦卿皺著眉頭並不搭理他,轉臉看向了錢麗環。

    錢麗環被錦卿那狠戾的目光看的心發毛,連忙爭辯道:“夫人,不關我的事,是老爺非要出來的,我攔不住······”

    孟老爺子不高興的拿拐杖打了錢麗環一下,錢麗環捂住了胳膊不敢再吭聲了。孟老爺子哼了一聲說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阿鈞不在家,你居然都不告訴我一聲,是不是非得等到官兵衝進來弄死我這把老骨頭你才高興?!”

    孟保聽不下去了,城外的人馬上就要攻了進來,前途是凶是吉尚未可知,孟老爺子卻在這生事,“老爺請放心回院子呆著·將軍很就會回來,會平安無事的。”

    “回院子呆著?”孟老爺子大喘了幾口氣,怪笑了一聲,早上空氣涼·他病未好,大喊大叫吸了幾口冷氣這回上病氣上來了,不住的咳嗽著,好半天才平息下來,錢麗環撇著嘴一臉嫌惡的躲的老遠·生怕孟老爺咳出來的吐沫星子會噴到她身上。

    直到孟老爺子喘過氣來,才恨恨然大叫道:“別騙我了!我知道你們幹的是掉腦袋的事·我可不陪你們送命!犯事都是你們犯的,與我無關,我要回孟府,誰也別攔著!”

    孟保氣急,榮華富貴時死活賴在這享受,索取,如今有了危險,就巴巴的撇清楚自己·忍了幾下,還是張嘴說道:“老爺,如今街上不太平·您回去不安全。

    孟老爺子卻是死都不願意在將軍府呆了,他的算盤打的很精明,現在回去,倘若自己兒子又一次取勝了,那他還是將軍的老子,倘若是齊王一脈勝了,他就趁機撇清關係。他是大唐開國功臣之後,就算兒子被俘被殺,也清算不到他頭上。

    “你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我們孟家的下人·主子說什麼你隻有照做什麼的份,居然還敢犯上作亂?!”孟老爺子衝孟保罵罵咧咧。

    “那好。”錦卿冷眼看著孟老爺子,“既然你不願意再待在這,那就回去吧。”

    孟老爺子心頭一喜,立刻招呼錢麗環扶著他走,錦卿的話音在他背後響了起來·“隻是您要想清楚了,一旦出了這個門,日後不管將軍府命運如何,您都不能再踏進這一步了,到時候休怪我袁錦卿不講情麵!”

    孟老爺子往前邁出去的腳怎麼也不敢落地了,回頭看向袁錦卿,青黛色的光線下,兒媳婦的臉色陰沉的有些可怕,門口的幾個守門的壯漢麵向他時也是一臉的怒容。

    孟老爺子突然覺得自己實在有些莽撞了,早上聽到撞擊城門的聲音嚇破了膽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卻沒忘了,比齊王更可怕的是自家兒媳婦,齊王不會對他多為難,可這兒媳婦可是會把他往死整的。

    “嘿嘿,嘿嘿,哎呦,我的頭好疼啊!”孟老爺子弱弱的叫了一聲,無限痛苦的拿手撫上了頭,兩眼一翻,直挺挺的栽倒在了地上。

    臨合眼前,孟老爺子憤怒的瞧見一直扶著他的錢麗環撒手就跳到了一邊,原本計劃昏倒在麗姨娘身上的計劃失策,變成了和青石板鋪就的地麵親密接觸,孟老爺子疼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孟保氣的要跺腳,真是個無賴!

    錦卿垂著眼看著孟老爺子表演,待孟老爺子假暈後,上前去伸腳就是兩下,孟老爺子痛的在心悶哼了兩聲,依然是不動,好似真的暈的人事不省了。

    錦卿揚手叫過來兩個人,說道把他抬回院子。”又對站在一邊的錢麗環說道:“老爺病的不輕,你好好守著,若是再出什麼差錯……”

    錢麗環點頭如小雞啄米。

    錦卿回到房間時,兩個孩子還睡的沉。錦卿坐在床邊,看著兩個孩子的恬靜的睡臉,光線漸漸明亮起來,陽光從窗戶照了進來,驅走了一室的昏暗。

    錦卿揉了揉酸澀的眼睛,突然就聽到了外麵越來越大的殺喊聲,心頭驀然一驚,城門居然這麼就被攻破了?!

    錦卿回頭衝到了梳妝台前,抓起了一串指頭肚大小的珍珠項鏈,扯斷了塞進荷包,藏在胸口處。

    李宏已經醒了,睜著惺忪的睡眼,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她,錦卿手忙腳亂的給李宏穿上了衣服。外麵的喧鬧聲越來越大,仿佛是催命的喪鍾一般,離她也越來越近,錦卿手腳都在發抖,給李宏穿衣服險些都穿不上。

    粽娘還在熟睡,錦卿把她抱出了被窩,拿被子包了起來,一手抱著粽娘,一手牽著李宏就往外走,荷花和雷嬤嬤劉嬤嬤也趕了過來,幫著錦卿抱著孩子。

    後院早停了一輛馬車,孟保在車前等著他們,說道:“夫人你們先上車,若有不對,我們立刻就走!”

    將軍府的後門處是個偏僻的小巷子,即便是平時也沒多少人經過,這會上更是連個人影也沒有,孟保帶了幾個將士已經先提刀出去開路了。

    錦卿坐在馬車上抱緊了粽娘和李宏,心一片茫然冰涼,難道她就要這麼走了?她還不知道孟鈞在哪,要是就這麼走了,孟鈞回家找不到她怎麼辦?

    就在錦卿胡思亂想的時候,馬車緩緩啟動了,就在要駛出將軍府大門的時候,錦卿把粽娘放到了劉嬤嬤懷,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趕車的車夫急的大叫:“夫人,您些上車,再晚恐怕就來不及了!”

    “你帶他們走!到安全地方躲起來!”錦卿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胸腔的一顆心咚咚的狂跳了起來,從胸口掏出了那個裝滿了珍珠的荷包,扔進了車廂。

    孟鈞還沒有回來,她走了算什麼?!孟鈞若是死了,她······錦卿越想心越惶然。

    劉嬤嬤仲出頭來哭道:“你這個傻孩子,跟我們一起走!”

    錦卿搖頭,她留在這,坐鎮將軍府,總能想辦法為這幾個人拖延下時間。

    正待錦卿要說話的時候,後門處跑過來一個人,青色的粗布袍子,站在馬車前擋住了去路,大約是跑的太急了,來人彎下腰手扶在腿上,喘了半天的氣說不出來話,彎腰時粗布袍子下麵露出了一雙精致的羊皮靴子,他伸手擋住了馬車前行的方向。

    好半晌,他才抬起頭,臉色赤紅,喘著氣道:“不,不用走了。

    阿鈞,他帶兵入城了!”

    錦卿心頭一陣狂喜,李宏從馬車中露出了一個小腦袋,看著來人好奇的問道:“葉大人,你怎麼穿成這樣?”

    在李宏幼小的心目當中,葉瑋安一直是幹淨俊朗的錦袍翩翩公子,乍一看俊朗的貴公子穿著下人才穿的粗布袍子,他十分的驚訝。

    葉瑋安好不容易才喘過氣來,他在城門處碰上了孟鈞的副官,直接便往將軍府這邊跑,他想送信給錦卿,叫她不要擔心,然而他這一身錦袍在慌亂的人群中著實紮眼,情況緊急之下,他跟急著回家躲起來的一個賣菜百姓換了袍子。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葉瑋安看到李宏驚叫道:“殿下,你怎麼在這?”又難以置信的對錦卿說道:“你是怎麼把殿下弄到這的?你知不知道前幾天齊王的人找他都找瘋了。”

    錦卿笑的驕傲,“我把他藏在放粽娘衣服的籃子,上麵蓋了幾層衣服,宮人隻是翻了一下,就放我們走了。”

    葉瑋安震驚過後,便恢複了沉穩,剛才他跑了足有兩刻鍾,才跑到將軍府,滴水成冰的天氣,他居然出了一頭的熱汗,葉瑋安伸手抹了一把臉,手掌上全是汗水,對錦卿叮囑道:“守好院子,阿鈞很就回來了。”

    錦卿仲手摸到了自己的帕子,想遞給葉瑋安,讓他擦擦汗,可手怎麼也伸不出去,遲疑間,葉瑋安已經轉身走了,青色的背影在初升的陽光下顯得有些單薄,很就消失在了轉角處。

    “阿彌陀佛!”劉嬤嬤抱著粽娘從馬車上下來了,流著眼淚笑道,“定是小姐在天之靈保佑著我們!”

Snap Time:2017-12-14 22:56:21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