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醫》全文閱讀

作者:天然宅  錦醫最新章節  錦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醫最新章節番外錦知(一)(13-01-06)      新書《再嫁》(13-01-06)      番外小p孩們(12-09-03)     

第276章輔政王


    個頭顱。*.

    沒等四階喪屍反應,另一枚五行屬性的水球被風係異能托襯著又奔四階喪屍頭部而去。

    這次四階喪屍知道了厲害,迅速的朝著後麵逃過去。

    隻不過這五行屬性的水球上蘇蔓又追加了一道方向風,水球的軌道微微偏移打到了四階喪屍的腿部。

    而蘇蔓這個時候也步的追了上去,失去腿的喪屍受的影響其實不是那麼大,畢竟四階喪屍可以用骨尾作為受力點,而且喪屍又是沒有痛覺的。

    這隻四階喪屍不顧斷掉的那條腿,拚命的往之前他出現的那個位置跑去。

    蘇蔓又運起一個五屬性的水球,朝著四階喪屍的另一條腿砸去,頓時,另一條腿也應聲而斷。

    僅剩下骨尾支撐的四階喪屍,形狀看起來如同海馬一般,見自己恐怕沒有退路,四階喪屍跳轉過身,利用骨尾彈跳,朝著蘇蔓飛撲過來。

    蘇蔓早就運起了一個五屬性的水球,朝著飛撲而來的四階喪屍喊了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一句:“死吧!”

    水球隨著手發出,瞬間鑽透了四階喪屍的頭部,隨後,蘇蔓身體朝右邊移動,四階喪屍的屍體便摔落在地上一動不動。

    挑起四階喪屍的能量結晶,蘇蔓翻手拿出稀釋過的山泉水遞給三個人:“都喝點,一會兒我給你們清理傷口。”

    三個人忙把水大口的喝進去,蘇蔓又拿出生理鹽水來給玄玉兒清洗大腿處的傷,不過這時候卻聽見喪屍們“吼吼”的叫聲。

    “萬萬,抱起玉兒我們先離開這兒,估計是那包血的新鮮度降低了,已經吸引不了喪屍了,而我們這邊的血腥味兒又很重,喪屍這會兒可能又循著味道過來的。”蘇蔓聽見聲音後對萬昊祺說道。

    萬昊祺點點頭抱起玄玉兒,皮軍由於傷到的是臂膀,這會兒倒是不太影響走路。

    蘇蔓見三個人往前走,蘇蔓在喪屍過來的路上設置了一道水幕,這樣暫時可以拖延喪屍跑過來的時間,隨即跟著三個人一同走出了這座汽車租賃市場。

    到了車,田心雨嚇得趕忙幫著扶住玄玉兒,又來攙扶皮軍。

    “盧偉,往回開吧!”蘇蔓對著盧偉說道。

    盧偉便發動車便問道:“怎麼回事?遇到什麼了?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蘇蔓便幫玄玉兒清理傷口邊回道:“一隻四階喪屍,都怪我當時沒注意點,沒引幹淨。非常文學”

    “你也別自責了,現在進化的喪屍越來越不好對付了。”盧偉說道。

    “萬萬,你也幫皮大哥清理一下傷口。”由於玄玉兒沒有那麼堅硬的金屬表皮,所以傷勢比較重,此時蘇蔓給玄玉兒處理傷口,一抬頭,發現皮軍的傷口在滴血連忙對著萬昊祺說。

    “好。”萬昊祺接過生理鹽水和稀釋過的止血散,用棉花沾著生理鹽水清理。

    “嘶······昊祺,稍微輕一點。”萬昊祺下手有點重,這會兒皮軍忍不住痛的倒吸一口冷氣。

    “啊?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對不起啊皮大哥。”萬昊祺連忙道歉。

    “還是我來幫皮大哥清理吧!”田心雨在一旁看得著急,開口說道

    “對了,還是應該讓心雨姐來清理傷口,萬萬,你過來幫我扶著玉兒。”蘇蔓點點頭,這活兒還是女生來比較好。

    萬昊祺連忙和田心雨調換了一下位置,田心雨拿起生理鹽水一點一點的幫皮軍清理著傷口,然後拿起止血散問道:“蔓蔓,這個是藥水?”

    “嗯,是呀!這個藥水挺有效的,雨姐你就幫皮大哥把藥水上好,你等下我給你拿紗布和醫用膠帶。”蘇蔓說著從剛剛翻出來的小藥箱把紗布和醫用膠帶找了出來。

    田心雨給皮軍上完藥水又用紗布包紮好,蘇蔓這邊也給玄玉兒包紮的差不多了。

    讓萬昊祺扶著玄玉兒睡覺,皮軍也靠在椅子背上眯著眼睛。

    田心雨把剩下的東西遞還給蘇蔓,小聲的說道:“蔓蔓,我這個人沒有異能力也不能打喪屍,挺沒用的,但是我可以幫你們包紮、開車、……做我能做的這些。”

    “心雨姐,你不用顧慮那麼多,不過你若是能開車的話就太好了,畢竟盧偉可以空下來攻擊了。”蘇蔓笑著回道。

    “嗯,我開車技術還不錯的,這次從Z市基地來到X基地也是我開過來的。”田心雨對於自己能幫上忙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我是陽光的分割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pdianca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大家早,新的一天又開始了,“行大運”祝大家心情愉。筱筱非常感謝95s妖兒親的粉紅,MUA!∩一∩a臨近過年,不少人家哀鴻一片,因為皇後以皇帝身子不適為要提前選秀入宮,這當口上進宮,十有八,九是給皇帝守活寡,誰也不願意。

    錦卿在家也接到了不少上門拜見求情的帖子,一律推脫身體不適,不予接見,當初一個個哭著喊著要進宮,要伺候皇帝,如今皇帝生病了就不伺候了?沒這個道理。

    臘月二十三過小年的時候,錦卿抱著粽娘去了趟杏林院,想讓汪大夫來將軍府過年。

    汪大夫婉拒了錦卿的邀請,學院還沒有放假,隻有京城附近的學子能夠回家過年,其餘的學子都是在學院過年的,他作為院長,理應留下來陪學生一起過。

    “這麼多年輕人陪我一個老頭子,熱鬧著呢!”汪大夫如是說。

    大約是總同年輕人在一起的緣故,汪大夫現在活力充沛,麵色紅潤,說話走路倍有勁,一點都不像是古稀之年的老頭子,來做杏林醫學院的院長,仿佛煥發了他事業的第二春。

    “好,明天我叫人送來些東西,給你們過年加點菜。”錦卿也被師父的笑容感染了,拉著師父的手撒嬌道:“等粽娘大一些,我就來做醫學院的夫子,師父可不能嫌棄我,得給我預留個位置。

    錦卿從醫學院回家,路過一條巷子時,被對麵駛過來的馬車叫住了,對方車夫高聲問道:“可是孟小將軍家的馬車?”

    將軍府的車夫警惕的看了對方一眼,並不作答。

    錦卿透過簾子,看到對方車夫被叫到了車廂簾子處,不知道馬車的人說了些什麼,那車夫又和氣的說道:“我家大人是左中侍郎於大人,車坐的是我家夫人,看到了貴府馬車上的標記,便想問問是不是孟夫人。”

    這時對方馬車的簾子也掀開了,一個梳著墜馬髻的婦人出現在錦卿眼前·白淨的圓臉,笑的和氣,“車坐的可是孟夫人?久仰孟夫人大名,一直以來無緣得見。”

    錦卿身邊的雷嬤嬤說道:“這位夫人是齊王妃的娘家嫂子。”

    錦卿了然的點點頭·刷的拉開了車簾,笑道:“於夫人太客氣了。”

    於夫人見錦卿露了麵,她便下了馬車走到了錦卿跟前,錦卿自然不能讓她大冷天的站在馬車外麵說話,連忙請她進了馬車,雷嬤嬤便穿了厚袍子起身出去了。

    錦卿猜不透於夫人的真實年齡,齊王都已經四十的人了·作為齊王妃的娘家嫂子,至少也是四十歲的人了,大約是保養得宜的緣故,加上是討喜的圓臉,看起來隻有三十上下。

    於夫人親熱的拉著錦卿的手,仔細的看著錦卿懷睡著的粽娘,從手腕上褪下了一個翠玉鐲子,塞到了錦卿手·笑道:“有了孩子也不叫人來說一聲,我連給孩子的禮物都沒準備,這孩子長大了·還不得怪我禮數不周?”

    錦卿心中有些別扭,她還是不習慣貴婦人之間說話的套路,她和於夫人之前根本沒見過麵,於夫人卻能在第一時間表現的兩個人好像是世交多年一般,她做不到。

    錦卿推辭道:“這禮物太貴重了,哪能送小孩子!”整個鐲子像一汪綠水,綠的均勻,顏色鮮豔,這個時代可沒有玉石的造假技術,連錦卿這個不懂行的人都能看得出來·價值不菲,她和於夫人不熟,這個節骨眼上正是選秀入宮的時刻,萬一於夫人事後要挾她這是求情的“賄賂”,那可是有一萬張嘴都說不清了。

    於夫人又推了回去,嗔怪的笑道:“你這是看不上我的鐲子了?”

    “哪能呢?”錦卿笑的尷尬·又怕推回去的動作太大把粽娘驚醒了,是以沒能推的過於夫人。

    “送你閨女鐲子了,你可得幫我一個忙。”於夫人笑道。

    錦卿心中一緊,麵上依舊是微笑,“我能幫到的,自然得幫夫人。”盤算著若是於夫人說選秀的事,她該如何應對。

    於夫人悄聲對錦卿說道:“這段時間以來我身子總有不適,早上起來口幹舌燥的,你是醫學聖手,想請你給我把脈看看。”

    原來是這樣,錦卿鬆了一口氣。

    於夫人而後又笑著補充了一句,“我可不喜歡那些男太醫,讓他們看病總覺得別扭。”

    錦卿微笑道:“我可稱不上是什麼醫學聖手,於夫人真是折殺我了。”心中微惱,給這些達官顯貴看病已經很辛苦了,還要被這些貴婦人挑三揀四的,有本事一輩子別生病別找大夫。

    於夫人立刻笑了起來,“都說孟小將軍的夫人性子和善謙恭,做事樣樣在行,是個最好不過的人,值得結交。如今我可體會到了,您要是醫術不行,這大唐還有能被稱為國手的人嗎?”

    說她性子和善

Snap Time:2017-12-14 22:57:50  ExecTime:0.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