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風暴》全文閱讀

作者:快餐店  仙河風暴最新章節  仙河風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河風暴最新章節第690章終章(13-02-23)      第689章幽夢雨煙(13-02-22)      第688章兩世主仆(13-02-21)     

第509章 神秘桐老


  河底深處,一座寶光瑩瑩的古老宮殿,縈繞一層藍色光波。
  這河底宮殿,乃是黑魚族的聖殿。
  轟——
  忽然,一股剛猛震天的巨濤,從河底宮殿的某個方向湧來,直衝到聖殿前,被那藍色光波吸收。
  “不好!有敵人入侵聖地。”
  “報長老!有人類元丹強者,朝聖殿殺來!”
  附近黑魚族的修者,驚慌大亂。
  大片的黑魚修者,紛紛逃竄,被無形無質的氣息所壓迫。
  黑魚聖殿,飛出好幾位長老,修為大多是凝丹後期。
  然而,那來者氣息,宛若遠古霸主,俯視一方水土生靈,令人心緒不寧。
  不一會,一個渾體金光燦燦的男子身影,來到黑魚聖殿前,負手而立,似笑非笑,望著那黑魚聖殿。
  幾位長老中,倒(色色小說有一位元丹初期,卻心驚膽顫,不敢應戰。
  那男子,屹立河底,質樸原始的無形體魄力量,壓縮一片水流,隱隱間有一層水紋,以他為中心,震懾方圓幾十。
  那元丹初期長老,被那力量壓迫,呼吸都感到困難。
  “何人,竟敢來犯我妖魚聖殿。”
  一聲清冷斥,從大殿內傳來,伴隨強大的元丹壓迫。
  旋即,一片淡黑明亮的神秘水光,如波紋般蔓延附近區域。
  那神秘水光的中心,顯出一個手握黑仗,身披黑袍的冰麗女子,氣息神秘,肅穆端莊
  “拜見聖姑!”
  妖魚族眾修者,麵露驚喜,長舒一口氣。
  那屹立河底水波中心的偉岸男子,淡然一笑:“,過了二十多年。你竟認不出我了?”
  “是你……徐玄!”
  黑袍聖姑驚呼一聲,旋即麵露貪婪冷色:“好你個徐玄,竟然自投羅網!”
  時隔二十多年,這黑袍聖姑的修為,達到了元丹中期。
  唰!
  黑袍聖姑手中黑仗一揮,滾滾黑浪化作龍形,又分出無數觸手,鋪天蓋地的湧向徐玄。
  “留下此人!”
  同時她一聲令下。其它丹道強者,群體攻擊。
  在水域中,妖魚族的實力,發揮的更酣暢淋漓。仙法威能,比平時強一半不止。
  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元丹後期強者降臨,也足以抗衡。
  “喝!”
  一聲轟雷般的聲響,回蕩在河底宮殿周圍。
  那一,一片區域的河流,仿似炸翻了天。
  哇!
  一眾黑魚強者,齊齊吐血,身軀僵立當場。
  丹道以下的修者。直接被活活震死。
  “這怎麼可能……”
  黑袍聖姑嬌軀一顫,嘴角溢出血跡,她發出的強大黑水仙法,剛剛一接近徐玄,就被震的支離破碎了。
  二十多年的時間,徐玄實力的提升,遠超昔日不知多少倍。
  隻是一聲大喝。震得一眾黑魚族丹道,身受內傷。
  “諸位,還要動手嗎?”
  徐玄負手而立,四周波瀾又驀地壓縮凝滯,一股震懾生靈氣血的體魄氣息,如霸主般,撲麵而來。
  同時,還有一股強大重力。從天而降。
  撲通!撲通!撲通……
  黑袍聖姑身邊的一些丹道強者,齊齊匍匐跪倒,難以動彈寸步。
  “你想怎樣?”
  黑袍聖姑麵色蒼白,呼吸局促,眸中透著深深驚懼。
  “二十年前,你屢屢與徐某為敵。多般追殺,毫不威風。今日……你說我會怎樣?”
  徐玄麵色一冷,身形一晃間,掠至黑袍聖姑身前。
  不好!
  黑袍聖姑失色,嬌軀剛一動,“啪”被一隻沉重泛金的手掌拍中,一身法力被瞬間封禁。
  一時間,她麵若死灰,不知所語,麵露恐懼和無助。
  “住手!”
  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聖殿深處傳來。
  徐玄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元丹氣息,其修為恐怕達到了元丹後期!
  這黑魚聖殿內,果然還有隱世的強者。
  不過,區區元丹後期,徐玄還不放在眼。
  “這位道友,有什麼事,可以慢慢商量。你不遠遙途,趕到古通河,不應該隻是為了複當年之仇。”
  蒼老的聲音,歎息道。
  徐玄聞言,微露喜色,那聲音的主人,倒是有些深不可測。
  “好!”
  徐玄微微點頭,收回手,讓黑袍聖姑恢複自由。
  “桐老,這人類擅闖黑魚聖地,又殺傷族中子民,您要為我們討回公道。”
  黑袍聖姑剛剛恢複自由,麵露喜色,立即神識傳音。
  “閉嘴!難道你想讓黑魚聖殿,毀於一旦?”
  桐老蒼勁冷漠,在她腦海回蕩。
  黑袍聖姑身形一震,難以置信的望向徐玄。
  連元丹後期的桐老,對如此忌憚和畏懼徐玄。
  徐玄似笑非笑的站在原地,他並沒聽到二人間的交談。
  而後,黑袍聖姑態度變得很敬畏,恭迎徐玄進入聖殿。
  徐玄閑庭信步般的走進去。
  在河底大殿的最深處,甚至於地下大殿的底層,徐玄看到了一位滿臉皺紋的黑魚老者。
  黑魚老者,一頭白發,眼眸黯淡,氣息沉渾,難以捉摸。
  但是徐玄卻隱隱感應到,對方的壽元,似乎也將接近大限。
  “桐老,是黑魚族資曆最老的前輩,也是我一族最傑出的仙演師。盡管在外界,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他老人家的造詣和資曆,僅次於神荒第一仙演師‘先黎’。”
  黑袍聖姑介紹道。
  “見過桐老。”
  徐玄不由肅然起敬。
  眼前這桐老,恐怕好幾百年,而且這異族的壽元,也不能以人類衡量。
  “徐道友。”
  桐老麵帶笑容,聲音祥和:“早在半年前,老朽就隱約感受到黑魚族即將迎來的劫難。如果不出所料,你這次來古通河,真正目的,並不是為了報仇。”
  “沒錯。來這,隻是順便,也是為打聽一些情況。”
  徐玄有些驚喜意外。
  確實,他隻是順著那線索,找到這邊。
  至於找黑袍聖姑報仇,隻是順便。
  “徐道友,有任何事,都可以提出。我和聖姑。都知無不答。但前提是,閣下能放我黑魚族一條生路。”
  桐老神色,依舊祥和,語氣也異常平靜。
  但黑袍聖姑聽著。卻有些酸澀。
  徐玄略微吃驚,這桐老不愧是僅次於“先黎”的老輩仙演師,對自己的估測,遠不同於其他人。
  “這次來貴地……”
  徐玄很快把來意簡明說完。
  “原來,你隻是找人?”
  黑袍聖姑聞言,稍鬆一口氣,旋即答道:“十幾年前,聶寒、妖魚公主,都曾在附近區域現身過。其中一次交鋒的戰場。在死海,當時天蠍族絕世天才,修為達到元丹初期巔峰,聶寒並沒有占到多少便宜。”
  徐玄聽了,眉頭微皺,天蠍醜男的實力,似乎超出預料。
  不過回想昔日。徐玄與冷麵紫魔聯手,都敗給了此人,對方又是遠古種族中的絕世天才,資質等方麵,不會弱於蒙水、無空明等人。
  “聽聞,他們後來,又有大戰,期間都是相隔數年。隻是。目前他們的確切下落,我們並不清楚。”
  黑魚聖姑繼續道。
  “桐老怎麼看?”
  徐玄似有似無的一笑。
  桐老神色複雜,看了徐玄一眼,而後緩緩閉上蒼老的眼睛。
  旋即,一股遠古而奇異的力量氣息,融入這古通河中。進入神秘未知的層麵。
  良久之後。
  桐老麵色更顯蒼白,長吐一口氣:“根據諸多線索和媒介推算,你找的人,應該在‘天蠍古城’中,情況不容樂觀。”
  天蠍古城!
  徐玄很快想起呂青給的第三條線索:天蠍古城,最近十幾年內,似乎有所異動。
  神荒大地,遺落古城,更有九座。
  開啟之後,那古城,並不會憑空消失,掌握對應瑰寶的人,將會是古城的主人,尋常情況下,絕難進入。
  譬如徐玄如今掌控的天機古城。
  可以料想,原本掌握一座遺落古城的不朽至尊,他們的修為實力,絕對超過三陽十宗的那些不朽金丹。
  “天蠍古城……”
  徐玄又低喃自語。
  遺落古城的位置,並不好尋找,很多都是處於極為凶險的絕地,又或者地點並不確定。
  “以徐道友如今的實力地位,想找到天蠍古城,並不難。而據老朽所知,天蠍古城,應該在“中土聖地”和“幽暗大古域”之間的緩衝地帶。”
  桐老補充道。
  徐玄點了點頭,這件事可以讓天蛇寨的勢力,去具體打聽。
  “多謝桐老指點。”
  徐玄說罷,立即提出告辭。
  那黑袍聖姑,也不敢挽留,畢竟徐玄展現的實力,太過可怕。
  “徐道友。”
  桐老的聲音,打斷徐玄的步伐。
  “桐老還有什麼話?”
  徐玄麵帶不解的道。
  “如果沒猜錯,你手中有一件遺落瑰寶,而且還是最特殊的‘銀磁元珠’。”
  桐老稍微一頓,見徐玄沒否認,繼續道:“一直以來,老朽多番推算,那遺落九寶的匯聚,對於神荒大地,凶多於吉,甚至有可能讓神荒,陷入萬劫不複之地。但是,見到徐道友,老朽發現命運天機中的軌跡,卻顯得如煙如霧,朦朧不清……”
  徐玄聞言,為之動容。
  這桐老,隱約猜到他這次進神荒的意圖。
  再者,那遺落九寶背後的秘密,茲事體大,竟可能給神荒,帶來滅世災難。
  這與聖主所言,那遺落九城真正的力量,甚至可以滅世。
  徐玄離開之後。
  “桐老,您為何對這徐玄如此恭敬客氣,還不惜法力,為他推算。以您的修為神通,加之聖殿寶物的力量,理應能與之抗衡。”
  黑袍聖姑不解的道。
  桐老聲音滄桑悠遠,歎聲道:“有些更遙遠的事物,我雖看不清,卻隱約能捕捉到……徐玄此人,絕非我黑魚族能招惹的。再者,你也錯估了他的實力,如今神荒大地,能威脅到他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二更到。。。)
  

Snap Time:2018-11-22 01:55:30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