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風暴》全文閱讀

作者:快餐店  仙河風暴最新章節  仙河風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河風暴最新章節第690章終章(13-02-23)      第689章幽夢雨煙(13-02-22)      第688章兩世主仆(13-02-21)     

第244章 謀害之罪


  
  滅心少年!
  一眾獵妖者,在那無形灼熱的心跳影響下,心髒『欲』要炸裂,身上冷汗淋淋,恐懼到極點.
  “大人饒命,是我們狗眼不識泰山!”
  黑鎧男子差點沒崩潰,跪在地上求饒。
  “饒命……求大人饒命,我們再也不敢。”
  其它獵妖者,紛紛跪在地上。
  徐玄略顯錯愕,這些人怎麼突然如此恐懼,好像認識自己一樣。
  唯一沒有受到心跳神通影響的,便隻有陳浮,他目視四周同伴氣血浮漲、『欲』要膨脹炸裂的模樣,倒吸一口冷氣,大驚失『色』“您……就是滅心少年?”
  “滅心少年?”徐玄體內跳動的晶瑩火之心,漸漸歸複平靜,四周那股驚心動魄的心跳,也很快消失。
  黑鎧男子和陳浮等人,如『蒙』大赦,連連磕頭道謝。
  陳浮則立即解釋“滅心少年”的來曆。
  原來,滅心少年是指徐玄在天蛇寨天危榜上的一個代稱。
  天危榜,即是天蛇寨極具權威『性』的一個危險人物排名,普遍應用於獵妖界。那些獵妖者,在廝殺競爭中成長,自然需要知道哪些人物危險可怕,不可觸犯。
  曆年來,天危榜上每一個記載的人物,都擁有讓普通修者『』骨悚然的神通和狠毒手段。
  天危榜上記載的人物,沒有一個省油的燈,絕對是同階中的『精』英。
  特別是天危榜前二十的人物。更是一些讓人聞風喪膽的惡魔級修者。
  滅心少年,正是天危榜排名第十九的可怕存在。
  “大人就是新晉‘天危榜’的滅心少年,今日一見。比想象中還要強大。”
  陳浮略顯恭維的道,眼中充滿敬畏。
  “原來如此。”
  徐玄目『露』古怪之『色』,難怪自從滅殺青蛇等人之後,天蛇寨的諸多修者。望向他的目光中,透著驚懼。
  他也吃驚於天蛇寨的消息網,能對一個修者的實力,進行無比全麵的評估。並給出排名。
  等明白前因後果後,徐玄蹲下身來,繼續清理三靈鹿身上的材料。
  把三根鹿角割下之後,徐玄又毫不客氣的分割鹿皮和鹿骨。
  如果那些人不動手的話,徐玄可能會把剩餘的靈材給他們,不過既然他們動手了,那就別想要一分一毫。
  在這一過程中。獵妖團的眾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個站在原地。
  等材料分割好,徐玄拍了拍手。站起身來,錯愕的道“你們還站在這幹什麼?”
  “啊!”
  獵妖團的眾修者,心神一顫,而後一個個如『蒙』大赦“多謝大人寬恕。#百度搜()閱讀本書最新手打章節#”
  “撤!”
  黑鎧男子一揮手,帶領殘剩的幾個獵妖者,落荒而逃。
  陳浮飛出數丈遠,突然想到什麼,又轉身回來。深鞠一躬“多謝大人救命之恩!陳浮此生難忘,來日若有需求。必當效犬馬之勞。”
  徐玄可以感受到他言語間的真誠,點頭道“你的天賦和潛力都不錯。日後有希望問鼎丹道三境。”
  “多謝大人。”
  陳浮『激』動不已,丹道三境那可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境界。
  徐玄慢悠悠的踏著黑絲飛毯,往天蛇寨的方向飛去。
  夏大師在天蛇寨的鐵匠鋪,那是一筆遺產,徐玄不會輕易放棄。
  他如今修煉到煉神九重,要跨越丹道壁壘,需要一段長時間的苦修和磨礪,考慮在天蛇寨呆數年。
  路途中,陳浮言行恭敬,都是有問必答。
  徐玄突然想到,在而後天蛇寨的日子,或許有用得上陳浮的地方,試著結『交』一下。
  飛行數千,徐玄再次回到天蛇寨,來到夏大師的鐵匠鋪。
  夏氏鐵匠鋪。
  看到牌匾上幾個字,徐玄心頭略有些酸澀。
  想到夏大師為鑄造人生中最後一件完美作品,不惜舍身祭器,徐玄在崇敬感動之餘,決定做些什麼。
  他手中有這家鐵匠鋪的地契,注入法力,那地契中散發一股氣息,讓徐玄掌握腳下那塊土地。
  在天蛇寨的正中心,能夠有這樣一家店鋪,殊為難得。
  徐玄進入鐵匠鋪,整理其中器具,開始煉製法寶。
  “夏氏鐵匠鋪,總算開張了,我們家族,正要過來定製十件上品靈器。”
  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
  說話者是一個劍眉星目的青年,身後還站著一個黃裳少『女』。看樣子,是哪個家族的公子小姐。
  “十件上品靈器,如果都是武器類,沒有問題。”
  徐玄淡淡的道。
  “怎麼不見夏大師?”
  青年眉頭一皺,身後那黃裳少『女』,略帶笑意的道“我們隻收夏大師親手鑄造的武器。”
  “很抱歉,夏大師早在一年前就仙逝了,徐某繼承其衣缽,接收這家鐵匠鋪。”
  徐玄神『色』平靜,眼中閃過一絲悲傷,卻很快的掩飾。
  “竟有此事?”
  劍眉青年有些意外,身旁那黃裳少『女』,眸中略帶質疑“夏大師德高望重,怎麼會突然死去?”
  徐玄冷冷一掃那黃裳少『女』,懶得做解釋。
  “馨妹,夏大師仙逝,不如讓繼承他衣缽的弟子接手此任務吧。”
  劍眉青年道。
  黃裳少『女』冷冷盯著徐玄“夏大師的死,肯定有問題,我怎麼放心讓此人接手煉鑄任務。”
  “恕不遠送。”
  徐玄無視二人,繼續煉製自己的武器。
  而後數日,陸續有人過來探訪,想煉製一件稱心如意的武器。
  隻是。大部分人聽說夏大師仙逝,都失望的離開了,對徐玄這個年齡輕輕的煉器師。很不相信。
  對此,徐玄淡然處之。
  數日後,他聯係上陳浮。
  “你看這些武器煉製的如何?”
  徐玄擺上幾件最近煉製的武器,都是靈器級別。
  陳浮小心翼翼的拿起來觸『摸』觀摩。很快眸中『精』光閃動,略顯興奮的道“武器品質很好,擁有強大的殺傷力,勝過同階法寶。這些都是夏大師的作品嗎?”
  徐玄聽到上半句,還有些受用,聽到後半句話,頓時無語了。
  “這些武器都是我親手煉製,你若覺得好。徐某能夠以相對較低的價格出售,你再拿去轉手賺一筆。”
  徐玄笑著道。
  “沒有問題。”
  陳浮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且不說徐玄對他的救命之恩。就說這些武器,都是無比優良,對於出生入死的獵妖者來說,那可是關及『性』命的問題。
  很快。徐玄以合適的價格,把煉製的幾件武器,出售給陳浮。
  不出幾日,陳浮興奮的跑過來“徐大師的武器,被那些獵妖者一搶而光,我也因此小賺了一筆,比出去獵妖要輕鬆多了。”
  徐玄聽了,也比較高興。他煉製的武器,沒有華麗炫目的外表。講究實用,殺傷力強。隻有那些出生入死的獵妖者,能夠更直觀的感受到。
  很快,陳浮又向徐玄定製一些武器。
  徐玄立即忙碌開了。
  他之所以選擇在這煉器,一者是可以『精』進磨礪修為,二者是為報答夏大師的恩情。
  而後半個月,徐玄請來好幾個學徒住手,效率大大增加。
  每天都有一筆客觀的靈石收入。
  隨著口碑的傳播,更多的獵妖者,找到夏氏鐵匠鋪,定製自己稱心如意的武器。
  眼看煉製任務越來越多,徐玄隻接手上品靈器以上的煉製。
  在煉器的過程中,體內火元『精』氣,隨手中鐵錘的敲擊,『精』粹煉器(色色小說材料,同時發揮他體內每一寸血『肉』力量。
  白天煉器,**和元力雙重鍛煉,晚上修煉幾個時辰,徐玄的修煉進度,快速且平穩。
  一邊修煉,一邊賺取靈石,這是何等悠閑的日子?
  徐玄估『摸』著,這樣下去兩三年,自己就可以嚐試去衝擊那丹道三境。
  這一日,徐玄在鐵匠鋪,煉製一件極品靈器。
  體內晶體化的心髒,在呼吸間收縮,釋放出一道道『精』純的炎火『精』氣,進入隱脈**,通達四肢百骸。
  轟!
  陡然,徐玄身軀微顫,隻覺體內傳來一股巨響,那生生不息的晶紅光流,又突破了一個**桎梏。
  “才兩三個月,就打通了第十二個**。”
  徐玄略有些驚喜。
  這兩三個月,他每天煉製幾件法寶,晚上修煉,深夜受那月光秘珠的洗滌,修為的進展,比想象中還要快。
  “淩大師,嶽前輩,就是這個少年,他接收了夏大師的所有財產,而他本人,並非夏大師親傳弟子。”
  一個略有熟悉的『女』子聲傳來。
  鐵匠鋪外走來三人,其中一個黃衫少『女』,前些日見過。
  她恭敬的讓一位布衣老者和中年儒生走過來。
  徐玄根本沒打算理會黃衫少『女』,但他陡然感受到兩股強大的氣息,氣血凝滯,目光定格在那布衣老者和中年儒生身上。
  布衣老者氣息樸實,卻給人一種深如大海的廣闊包容;那中年儒生,談笑自如,如清風般逍遙自在。
  徐玄可以肯定,這二人都是凝丹期高人。
  “二位前輩有何見教?”
  徐玄抱拳詢問道。
  “老朽淩宇青。”布衣老者目光緊緊盯著徐玄。
  “原來是淩大師,夏大師生前提及過您。”
  徐玄肅然起敬,那火崖府的大陣布局,就是出自這位淩大師。
  布衣老者微微點頭,又介紹身旁中年儒生“這位是嶽仲道友,夏大師曾為他煉製過一件寶器。”
  徐玄含笑行禮,又問道“兩位前輩光臨此地,有何見教?”
  “哼,死到臨頭,還敢裝蒜?你謀害了夏大師,奪取他的衣缽和財產,這兩位前輩,就是過來為夏大師討回公道的。”
  黃衫少『女』麵若寒霜的道。
  (二更……)。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1-17 17:12:56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