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風暴》全文閱讀

作者:快餐店  仙河風暴最新章節  仙河風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河風暴最新章節第690章終章(13-02-23)      第689章幽夢雨煙(13-02-22)      第688章兩世主仆(13-02-21)     

第057章 機遇不可求


  徐玄整理東西,準備搬進內門中,盡管他再三推辭,還是有外門弟子堅持送行。其中徐元和楊小倩二人,同是出自楊畝村,盛情難卻,一路把徐玄送進內門。
  楊小倩也就罷了,徐玄對她至少不怎麼討厭,送上一程倒不介意。
  但徐元公子,一路上異常的恭維和熱情,讓他感到十分別扭。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哪怕心再不待見,徐玄表麵上隻是態度冷淡些許,倒沒有去冷言奚落。想來以徐玄今日成就,成為宗派內門弟子,楊畝村三大家都要對他畢恭畢敬,奉為上賓。
  一直把徐玄送進“北崖小閣”,幾位外門弟子,才一一離去。
  “對了徐師弟,按照門中規矩,每兩個月能下山一次,大概還有一個半月,我們就可以相約一起回村。”
  徐元一臉和善笑容。
  楊小倩是最後一個離去,明眸閃動間,清波流轉,幾乎一眨不眨盯著徐玄的麵龐,似乎想從他身上看出哪怕一絲破綻。
  徐玄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一雙沉靜而略顯強勢的眼睛,直接對而凝視,如此持續幾個呼吸功夫,楊小倩雙頰微紅,俏眸躲開,輕輕一跺腳,啐道:“短短一個多月時間,你搖身一變成為煉體六重的強者,我真有些懷疑,你是不是換了一個人?”
  麵對楊小倩的質疑,徐玄心中莫名一突,看來自己此番前後變化,引起了這位大小姐的疑心,險些讓她猜到自己的真相。
  好在,楊小倩僅僅是從那日表現,判斷徐玄達到了煉體六重,如果得知他真正的修為是煉體七重準仙士,不知會有何感想。
  “這有什麼奇怪的,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際遇,我在山上得遇奇人指點,命運發生轉折。而那俞琴師妹,方一入仙門半個月,被長輩賜予‘洗髓丹’,此刻更是達到煉氣仙士行列。”
  徐玄不鹹不淡的道。
  楊小倩秀眉微皺,半信半疑,畢竟徐玄資質很普通,出身又很卑微。但是她又不知如何反駁,人生中一旦有某個機遇,將會徹底改變命運。
  譬如成為真傳弟子的俞琴,又譬如眼下突飛猛進,與以往判若兩人的徐玄。
  “機遇……為什麼我遇不到。”
  楊小倩怔了怔,幽幽一歎,不禁有些苦澀,而後轉首離去。
  目送其背影,徐玄心感慨,楊小倩本來是一個小家族的大小姐,性格矜持清冷,也算一位純真明媚的少女,但是進仙門才半個多月時間,就已經產生這般變化,更不知在日後,她將走向何方……
  接下來數日,入駐內門,在更優越的修煉環境下,徐玄抓緊時間修煉。
  四五日功夫,他在養傷之餘,鞏固煉體七重的境界。
  成為內門弟子,每個月除了靈石俸祿之外,還會發放一些丹藥。
  譬如徐玄,以他目前的資曆,每月可以得到兩瓶“蘊氣丹”。
  此丹對煉體七重以上強者,內勁可以出體者,有極大的裨益,甚至對煉氣一二重仙士,都有一定幫助。
  據說,修為達到煉體七重者,隻要常年服用此丹,就算天賦較差,兩三年內,都可以晉升煉氣仙士。
  但對於徐玄來說,此丹隻是作為加強修為、鞏固氣血髒腑之用。
  倘若要晉升煉氣期,融入前世記憶感悟的他,哪怕資質很平庸,也可以短期內如普通天才一般,晉升煉氣期。
  不過,徐玄心中尚有躊躇,一者想把根基打得更穩,二者,他要等待前世殘魂的蘇醒,聽聽他的意見。
  可是,四五日時間過去了,每次夢中徐玄進入記憶星海,前世殘魂都沒有出現。
  反倒是這幾日,徐玄傷勢痊愈,境界基本鞏固,第七式剛字訣,已經反複流暢的打出來。
  (色色小說自從剿匪回來,徐玄的事跡,在外門弟子中,幾乎成就一段傳說佳話。
  那個曾以煉體凡士身份,與內門仙士對抗的少年,在異常凶險的剿匪過程中,脫穎而出,一舉進入內門。
  當然,若是在整個仙門中,聲威名氣如日提升的,還當是那樂峰。
  這次剿匪,樂峰展露煉氣四重的驚人修為,盡管實戰經驗缺乏,但最終斬殺血靈盜首領,挽救了兩派弟子的性命,還被何仙姑收為真傳弟子。
  儼然間,樂峰成為風羽門最明亮的崛起之星,聲望和修為,都直追大師兄雲遠航。
  此番剿匪後,他的為人和實力,讓門中眾多弟子敬服,更讓無數仙門女弟子芳心暗許。
  那大多的光耀,以及眾人的矚目,都被樂峰吸引而去,遮掩了本次剿匪中表現突出、最不可思議的徐玄。
  這倒是如了徐玄的願,尚處於搖籃中的他,隻想默默低調的修煉,蓄力提升實力。在沒有足夠實力前,他並不適合出頭。
  此後一段時日,他一直呆在“北崖小閣”,盡量不出門。
  擁有前世的修煉經驗和感悟,他的修行道路,甚至不需要師長的指點。
  徐玄盤算,隻需過一段時日,自己就會被大多弟子所遺忘。畢竟一次剿匪行動,對於漫長的仙門修行生涯,隻是一個小差距。
  晃眼間,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徐玄一直在“北崖小閣”修煉第八變“嘯”字訣。
  《龍蛇九變》也隻剩下最後兩變:嘯,懾。
  “嘯”字訣的招式,對體內氣血力量的調節極其強大,每個招式,都是氣勢驚人,剛強威猛,令人驚悚。
  特別是最後一式,灌注全身精氣神,發出驚懾心魂的大嘯,其意境聲勢,更似有些媲美當日曹老大發動的武道禁忌【血元禁波】。
  區別在於,“嘯”字訣最後一招的力量,皆是源於徐玄身體精氣神之力,發出的威能,完全自己掌控中。
  按照前世修煉產生的威力,這“嘯”字訣的力量,已經可以威脅到煉氣一二重修者,比普通煉體八重的凡士要強幾倍。
  “一旦我練成第八變,日後進入修行大門後的根基更穩定,哪怕麵對如萬福山之輩的低微仙士,也能一戰勝之。”
  徐玄眼中一片期待,繼而被一絲迷茫和躊躇取代。
  隻要通過不懈努力,他毫無疑問,可以達到煉體八重。
  但是在煉體八重之後呢?
  修仙的大門,為他敞開,選擇怎樣的道路,將決定日後一生的命運。
  《龍蛇九變》最後兩變,乃至傳說中的煉體十重,都對徐玄產生了極大誘惑。
  那不但是前世的願望,更是這一世的夢。
  晃眼間,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
  徐玄在仙門中,十分低調,很少與其他內門弟子溝通交流。
  他一直呆在屬於自己的偏僻“北崖小閣”,修煉《龍蛇九變》,幾乎忘卻時間的流失。
  也正如徐玄所料,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存在,漸漸被大多弟子所遺忘。
  然而,終究有少數個別人,屬於例外。
  月黑風高,在內門另外一個單獨別院。
  屋內,身穿青色法袍的削瘦男子,略帶恭敬的含笑道:“萬師兄最近幾日晉升煉氣二重,可喜可賀,今日親臨小弟寒舍,不知有何貴幹?”
  袁青是最近幾年才進入內門的弟子,半年前才勉強踏入煉氣期一重,對萬福山這個老牌內門弟子,自然持有敬畏,不敢得罪。
  自那日剿匪回來後,萬福山得到宗派獎勵,擁有一件下階法器,更借助靈氣丹之助,突破煉氣二重的瓶頸,在內門中地位大有提升。
  “袁師弟,別來無恙,這次找你,有一件小事勞煩。”
  萬福山小眼微微眯起,伸手捋了捋不知何時長起來的八字胡,顯得老氣橫秋。
  “有什麼事,竟是連萬師兄都做不到,倘若是如此,師弟我……”袁青心中警惕,一臉難色。
  “袁師弟不用急,這件事很容易,又無需你殺人放火,上刀山下油鍋。隻是讓你打探一件事而已,以我現在的立場,不適合出手……”
  萬福山嘴角含笑,智珠在握的樣子。
  說罷,他還拿出兩瓶“蘊氣丹”,一盒靈參,遞給袁青:“晉升煉氣二重後,這二物對我無多大用,也許師弟用得上。”
  “既然不是去殺人放火,師弟我自然會效犬馬之勞。”
  袁青不動聲色掃過桌上二物,拍了拍胸脯,正然義氣的道。
  (二更到,推薦票漲勢不錯,大家再投點,這周推薦票數,爭取破一萬。)
  C
  

Snap Time:2018-11-18 16:34:31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