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全文閱讀

作者:躍千愁  飛天最新章節  飛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飛天最新章節新書《道君》正式發布(18-10-17)      完本感言(18-10-17)      第二二五三章 朕許你此生稱心如意(18-10-17)     

新書《道君》正式發布


  苗毅苦笑道:“那人活得比神仙還瀟灑,一向四海逍遙,可能外出遊玩去了。”
  “世間多有妖魔鬼怪,一個凡人遠離塵世居住在海島上,你信嗎?洞府前的樹木至少長了十年以上,你想告訴我說那人外出遊玩了十年不歸?編!繼續編!”
  妖若仙一陣冷笑,一隻寶落在了手中,一副磨刀霍霍要殺人的樣子。
  苗毅趕緊推手阻止道:“前輩,你別急啊!你想要的是小螳螂,又不是我的命,先聽我把話說完再動手也不遲。”
  手掌一翻,八十五隻小螳螂從儲物戒內飛了出來。
  一看到小家夥們,妖若仙眼睛就開始發光。
  “我把它們送給你怎麼樣?”苗毅死皮賴臉道。
  他也是沒辦法,跑到星宿海和那麼多妖怪折騰都沒事,結果落到了這烏龜王八蛋手,心鬱悶得不行。
  “不能受我操控,我要它們幹什麼?”妖若仙怒了,這是故意拿出自己吃不到嘴的肉來饞自己。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操控它們,不過需要花時間,需要你和它們長期相處,慢慢建立彼此之間的心靈感應,晚輩就怕您等不急啊!”
  為了活命,苗毅也隻能胡說八道拖延下去,誰叫跑這來找不到老白。
  “真的?”妖若仙一愣,日久生情漸漸彼此熟悉的事情還真有可能,遂狐疑道:“你小子不太老實,不會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吧?要多長時間才能和他們建立彼此之間的心靈感應?”
  苗毅試探著說道:“可能要個十年,晚輩在此期間會盡量撮合它們和您互相熟悉。”
  他完全是抱著先保住小命再說的心理,現在算是體會到了皮君子當時求生的心情。
  “十年?”妖若仙略一思索,對活了一千多年的他來說,等上個區區十年的確不算什麼,“好,我身邊剛好缺一個打雜的,你就呆我身邊好好折騰這事,敢耍什麼心眼有你好瞧的,跟我走吧!”
  “啊!”苗毅愕然道:“讓我跟你走?”
  妖若仙瞪眼道:“你不跟我走,這幫小家夥能聽我的話嗎?怎麼,想借機脫身?小子,我勸你還是跟我走的好,至少讓你修為突破到青蓮境界的願力珠老夫還提供得起,讓你白撿一個便宜。”
  苗毅苦笑道:“我倒是想跟您走,如果提前些年,跟您走一點問題都沒有,也許還巴不得,隻是現在有點相見恨晚,就算想跟你走,隻怕你也不敢帶我走。除非前輩現在殺了我不讓人知道,或者我跟你走了後一輩子不拋頭露麵,否則遲早死路一條,還得連累前輩您跟著一起倒黴。”
  妖若仙皺眉道:“什麼意思?”
  苗毅幹咳兩聲,“前輩,晚輩現在也不瞞您,‘牛有德’並非晚輩的真名,晚輩名叫苗毅,乃是仙國辰路南宣府下的東來洞洞主,私自帶了手下去星宿海冒險,結果全軍覆沒,眼看離願力珠收繳的日子不過月餘,我如果不回去交差,今年一過,立刻會上仙國的緝查榜,後果可想而知,前輩確認還敢帶我走?”
  六聖麾下的建製,不是誰想來就能來,誰想走就能走的酒樓,酒樓吃了東西還要付錢呢,哪能由你來去自如,真要壞了規矩,大家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六聖建立的規則豈非成了兒戲,還如何掌控天下?
  更何況苗毅還是一洞之洞主,把一個洞的人馬給弄得損失殆盡,不想辦法交差,還想像個沒事人一樣拍拍屁股跑人?通緝的等級肯定還要提升一個檔次!
  總之私自逃跑的人就是罪犯,知情不報者或窩藏罪犯者一律以共犯同罪處罰,抓住了都得死!
  妖若仙再牛也不敢和六聖對抗,不過卻似有不信道:“臭小子,你開什麼玩笑?白蓮三品的修為也能成為一洞洞主?”
  這個好辦,苗毅從儲物戒翻了一塊任命玉牒交給了妖若仙查看。
  看過任命玉牒的妖若仙神情抽搐,“仙國無人可用了嗎?竟然讓你一個白蓮三品的修士做洞主?”
  苗毅攤了攤雙手,無奈道:“前輩,晚輩是不可能跟你走的。當然,你也可以強行把晚輩給帶走窩藏個十年不讓晚輩出來露麵,待你和小螳螂建立心靈感應後再殺了晚輩,可謂神不知鬼不覺。你現在也可以把晚輩給殺了,沒人會知道是你幹的,不過沒晚輩的幫助,您肯定無法順利操控它們。”
  他話的意思很明白,隻要我跟你走了,肯定是死路一條,左右都是死,你覺得我還會跟你走嗎?
  妖若仙沉著一張臉,指了指身邊飛舞的小家夥,“耍了我幾個月,你就想這樣交待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如前輩跟我走吧!跟我回東來洞,加入我東來洞麾下,我還能幫你解決掉散修的身份。真的,我和我們府主的關係不錯,隻要我報上去,登記造冊給你個正式身份應該不成問題。”
  “唔…開什麼玩笑?讓我做你的手下?”
  妖若仙可謂是震驚了,發現這廝還真敢想,區區一白蓮三品的修士竟然想收自己這個紅蓮二品的修士做手下,也不怕撐死……
  常平府,府主修煉的靜室內,一張地圖鋪開在石榻上,府主章德成和鎮乙殿執事萬順昌隔著地圖盤膝而坐。
  凝視著鎮乙殿境內地圖的章德成摸著額下的短須,微微搖頭道:“楊慶也不是吃素的,一旦我們大規模調集人手,楊慶必定有所警覺,如果我們長驅直入,隻怕我們的人還沒有殺到南宣府邸,楊慶便組織起了人馬抵抗,硬碰硬我這邊怕是會損失慘重,須知楊慶背後還有藍玉門的支持。”
  他可不想為了別人的利益去拚沒有任何好處的命。
  萬順昌盯著地圖微微頷首道:“的確如此,藍玉門雖然和楊慶不合,但是為了保衛共同的利益,的確會聯手出擊,硬碰硬我們很難占到便宜,所以我們要趁楊慶還來不及調集整個南宣和藍玉門的人馬打他個措手不及,定能一舉成功!”
  他的手指點向了鎮海山,在地圖上鎮海山的位置重重點了幾下。
  “鎮海山?”章德成略帶狐疑道:“想必萬兄已經籌劃了很久,定是胸有成竹,還請明說。”
  萬順昌回道:“鎮海山的山主秦薇薇是楊慶的幹女兒,據我所知,楊慶和這個幹女兒的關係非比尋常,猶如親生父女,可從秦薇薇身上開刀,秦薇薇有事楊慶必定來救,如果他連自己的幹女兒都不救,其部下必定心寒,再有事情誰還會替他賣命?以後再動他反而容易了,楊慶承受不起這個代價。”
  章德成稍稍搖頭道:“恐怕不成,鎮海山府邸離南宣府邸的距離不是很遠,至少比我們的距離近,一旦有事,我們的人馬還未趕到,楊慶怕是已經先我們一步趕到。”
  “所以我們要把秦薇薇引蛇出洞,讓她遠離鎮海山府邸。”
  “怎麼個引蛇出洞法?”
  萬順昌的手指一移,悍然點在了東來洞,“此地臨近大海,是鎮海山境內最遠的地方,可將秦薇薇引誘至此。章兄麾下的天秀山部毗鄰鎮海山,天秀山的青林洞又和鎮海山的東來洞相接。章兄可暗暗布置下去,明麵上先按兵不動,以免楊慶那邊打草驚蛇,隻需先命天秀山部的青林洞襲擊東來洞…如今年關將近,願力珠采收的日子已經不遠,東來洞遇襲,隻要讓秦薇薇得到消息,秦薇薇必定率人緊急來救,引蛇出洞自成!”
  章德成遲疑著點頭道:“把秦薇薇引出來後怎麼做?”
  萬順昌一臉獰笑道:“秦薇薇來後,立刻讓青林洞撤退,引誘秦薇薇追擊,再次拉遠秦薇薇和可能來到援軍的距離,而天秀山部可設下埋伏等候秦薇薇的來到。為免有失,可再命一山人馬馳援天秀山部,將秦薇薇給困住,圍點打援。得到消息的楊慶必然長途奔襲救援,那時的楊慶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整合所有人馬,隻要楊慶一動,章兄大軍立刻出發。以秦薇薇為餌,引誘楊慶孤軍前來,以眾擊寡焉能不勝!”
  章德成心中暗讚,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能想出這個辦法來,估計這家夥為了吃到南宣府這塊肥肉花了不少時間、費了不少心思、下了不少的功夫。
  不過章德成又不是活菩薩,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可不會幹。
  神情凝重了一會兒,遲疑道:“萬兄的計劃可謂周全,可是萬兄不要忘了一點,楊慶身上可是有從藍玉門借來的三品法寶,這是楊慶坐鎮南宣的倚仗,章某自認擋不住!”
  萬順昌笑道:“章兄大可放心,萬某豈會讓章兄打無把握之仗,那樣對我也沒有任何好處,我已經暗中打聽清楚了,那件三品法寶楊慶已經還給了藍玉門掌門,隻不過沒有對外公布而已。”
  章德成‘哦’了聲,放心了,可卻沉默著不說話。
  都是些無利不起早的王八蛋!萬順昌心中暗罵一聲。
  人家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他知道不讓出好處來是不行了,光幹活不拿好處的事沒人幹,何雲野讓自己來談的目的就是這個意思,總不能讓何雲野本人讓出好處來。/br/br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Snap Time:2018-10-17 13:06:26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