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拽妃》全文閱讀

作者:地瓜黨  第一拽妃最新章節  第一拽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第一拽妃最新章節番外-瑾桑之戀8(12-12-25)      【606】番外-瑾桑之戀7(12-12-11)      【605】番外-瑾桑之戀6(12-12-05)     

【605】番外-瑾桑之戀6


  他一直都是這麼怔怔地跪著,目光空洞地看著自己一直放在掌心疼愛的女兒,竟然在這種時候還一臉厭惡的看著自己……
  報應啊!
  真的是報應啊!
  在劊子手揮刀砍下的那一刻,他才猛然清醒過來,掙紮著站起身,拚盡全力地往前衝去,激動得想要和子茜同歸於盡!
  這樣不孝的女兒,不要也罷!
  隻是,他再的速度,也沒能過軒轅瑾的算計——意識到他想要掙脫,軒轅瑾隨手便撚起了旁邊的瓷杯,一彈指擲出去,打在了子清遠的膝蓋上。
  他吃痛地悶哼,放緩了動作,整個人往前栽倒的同時,也沒能躲過那銳利的刀鋒……
  劊子手利落地手起刀落,他瞬間便身首異處,而因為往前的衝力,讓整顆頭顱都飛出去,重重地砸在子茜的臉上,猙獰的血跡立即染了她一臉。
  子茜整個人都懵了!
  她失神地看著砸到她臉上,然後又滾落到地上的頭顱,手指顫顫地伸上來摸自己的臉,在觸及那粘稠的血腥時,才猛然間放開喉嚨大叫出來:“啊!”
  她一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怎麼能忍受這樣的刺激?!
  “血……血……”她哭喊出來,瑟縮著向後退,卻因為腿軟無法站起身子,隻能狼狽地用手支撐著身體,竭力地往後挪,“人頭……人頭……”
  她連哭都沒有勇氣了!
  軒轅瑾隻是冷冷地瞟了她一眼,眸中並沒有多大的情緒波動。他將目光停駐在了那具身首異處的身體上,沉吟了幾秒,站起來直接抬腳離開……
  他這樣的沉默已經是對天下所有人最嚴肅的昭告:任何妄圖謀反的人,到最後肯定都不會有好下場!
  他不介意用最血腥的方式,解決一切的潛在^H小說威脅。
  出手,果然夠狠。
  “皇上?”太監恭敬地跟上去,猶豫地朝著後麵瞧了幾眼,“那皇妃那邊……”
  畢竟也是皇上的女人,剛剛她這麼狼狽地被人頭“砸到”,如此花容失色,是不是需要幾個人上去安慰安慰,先送她回宮?
  “留著她一條命,依舊是朕最大的寬容了。”冷冷地瞥了一眼多事的太監,軒轅瑾繼續往前,隨口吩咐著,“在她回宮之前,去冷宮收拾一間屋子,給她住。”
  他反正是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她了!
  **********************
  入夜,子茜那邊終究是出了事。
  前半夜,軒轅瑾一直掂量著子桑留下的東西發呆,心中存在著小小的希冀,希望她還能回來。那個時候,被子茜帶入冷宮的那個婢女就跪在大殿外麵求他——
  “娘娘情緒不好,能不能叫太醫看看?”
  “娘娘受了驚嚇,能不能從太醫院拿點安神茶?”
  進入冷宮的人,果然處在皇宮的最底層,她們連這點卑微的懇求,都沒有任何人來替她們滿足!當然,這些卑微的懇求也沒有人幫,也足以見得她們平時在宮中的人緣有多麼差了……
  對於這些,軒轅瑾全然不管!
  她愛跪多久,就跪多久!愛求多久,就求多久!
  皇帝是皇帝,不是有求必應的菩薩。
  “子桑……”看著她留下的那根古樸的紅木發簪,軒轅瑾喃喃地低歎,“你會不會再回來?朕不知道……何時才能出去找你……”
  這是一國之君的悲哀。
  可是,他真的好想讓她知道:昨天晚上,他真的沒想要殺死她的!他說的“放箭”,針對的……絕對不是她啊!
  “皇上!皇上!”子茜養的那個宮女倒還算是忠心,前半夜的時候得不到他的召見,就在門外一聲聲地大喊,同時磕頭請求。
  據外麵進來匯報的太監說,那宮女幾乎磕破了腦袋。
  “恩,朕知道了。”他冷聲回答,脫掉了袍子直接去就寢——他是鐵了心的不想幫子茜!她那條命,他留下來就是給天下看的……
  若不是因為子茜進宮不久,如果這個時候誅殺她會引起天下人的口舌,他早就將那個自以為是的女人送上了刑場!
  現在他把她丟在冷宮,任她自生自滅!她要情緒不好,受了驚嚇,通通不關他的事,他還巴不得她死了呢!
  事實證明,有些詛咒,即使是在心說說,也是會奏效的——
  子茜真的死了!
  消息是翌日才傳出來的,據說子茜從刑場上受了驚嚇,整個人瘋瘋癲癲的,甚至都出現了別人難以理解的幻象,拚命地想要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前幾次都是那個貼身丫鬟攔著的,後來好不容易她睡著了,那個貼身丫鬟才想到過來求軒轅瑾,卻沒想到子茜又突然醒來,趁著沒人上了吊。
  被發現的時候,身子都已經僵了。
  “皇上,皇妃她……”匯報完一切,太監在軒轅瑾的沉默中瑟瑟開口,請示著他的意見。
  “死了就死了吧。她已經不是皇妃了……”軒轅瑾合上手中的書籍,根本沒半點想聽子茜是如何“死”的細節!他甚至不緊不慢地挑眉看過來,冷然交代,“不用厚葬,冷宮中死個無關緊要的人,你們知道該怎麼處理?恩?”
  冷宮不受寵,生死入螻蟻。
  子茜生得越是輝煌,死後的待遇對比便越是明顯……
  。。。。。。。。。。。。。。。。。。。。。。。。。。。。。。。。。。。。。。。。。。。。。。。。。。。。。。。。。。。。。。。。。。。。。。。。。。。。。。。。。。。。。。。。。。。。。。。。。。。。。。。。。。。。。。。。。。。。。。。。。。。。。。。。
  一年後。
  不可否認,子清遠這個人,在危害國家安定方麵,做出了不少的“貢獻”!以至於將他處決以後,整個國家的浮躁氣氛很轉為安定。
  國泰民安,太平盛世。
  軒轅瑾從一個酷愛皇位的野心家,成長成今天這樣一個成功的治國帝王,是一種質的飛躍!照理說,眼前的形式,足以讓他高枕無憂,美人在畔,安享繁榮……
  但是,他沒有!
  朝中大臣,包括禮部官員,上朝時常常勸他娶個皇妃,要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哪有皇帝都到而立之年了,還沒有子嗣的!
  這點,對軒轅瑾來說,始終有點難——他放不下!
  男人的心,其實也就這麼小,放了一個人進去,就滿了,再也裝不下別人來愛!當然,這個人一旦被他放進去,也便再也走不出來了!
  當眾大臣準備在早朝上聯名上書,懇請皇上為自己終身大事考慮時,軒轅瑾消失了——從那個早朝開始,消失得無影無蹤!
  皇室的政務,他交給軒轅皓暫代,而他從未有這麼任性過一次,去追尋他想要的東西。
  一輩子也就這麼短,他想通了:他不能錯過!
  。。。。。。。。。。。。。。。。。。。。。。。。。。。。。。。。。。。。。。。。。。。。。。。。。。。。。。。。。。。。。。。。。。。。。。。。。。。。。。。。。。。。。。。。。。。。。。。。。。。。。。。。。。。。。。。。。。。。。。。。。。。。。。。。。。。。。。。。。。。。。。。。。。。。。。。。。。。。。。。。。。。。。。。。。。。。。。。。。。。。。。。。。。。。。。。。。。。。。。。。
  郊外。
  通往江南的驛道上,一匹駿馬緩緩前行,馬背上坐著一個帶著蓑笠的人,遮住了他的容貌,但是那尊貴的氣質,便知道他並非凡人。
  他似乎不急著趕路,走走停停,尋找著什麼……
  途徑一座茶寮,他跳下馬過來,挑了角落中的一張桌子坐下,吩咐小二去喂馬,自己喝著涼茶等待著……
  這個夏天很悶熱,他將自己頭上的蓑笠摘下來,便露出了那張妖孽非凡的俊臉!左臉上的猙獰痕跡早已消失不見,他滿意地摸了摸這張臉——蘇瞳弄來的那些苦苦的黑藥汁,雖然難喝,但是效果不錯!
  他本來是用那種藥治療是失眠的,沒想到喝著喝著,這張臉倒是恢複了……
  恢複了那個放蕩不羈的二王爺模樣!
  滄海桑田,想來不禁失笑。
  “你們聽說了嗎?那個殺手的山穀,已經被滅掉了!”旁邊桌上的人在小聲的議論著,吸引了軒轅瑾的注意。
  “怎麼可能?”另外一個人莞爾表示不信,“那個地方出來的殺手,都是以一敵百的!被滅掉了?是哪個室外高人啊?”
  這故事太玄幻了吧?
  不信!
  絕對不信!
  “嘿,客官,您還真別說,那真被人滅掉了!”小二見他們聊上了,也忍不住上去湊熱鬧,“江湖上傳得可邪乎呢!說滅掉他們的是個女子!叫……鳳凰!”
  鳳凰?
  軒轅瑾的手指不由收緊,聽到這個名字,心房不由顫了顫——他找到她了!
  

Snap Time:2018-10-24 06:35:26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