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拽妃》全文閱讀

作者:地瓜黨  第一拽妃最新章節  第一拽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第一拽妃最新章節番外-瑾桑之戀8(12-12-25)      【606】番外-瑾桑之戀7(12-12-11)      【605】番外-瑾桑之戀6(12-12-05)     

【602】番外-瑾桑之戀3


    “無情!”子桑一驚,隻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被他的身子包裹起來,鼻翼間充斥著他身上的血腥味,並且越來越濃烈……

    他的懷抱很緊,她掙脫不開,卻能感覺到他身子的顫動——每一支羽箭沒入他的體內,他的身體就劇烈地一顫,她甚至能聽到那金屬的箭頭和皮肉摩擦的聲音……

    “不要!無情別這樣!”子桑難以抑製地哭喊出來,意識到他打算犧牲自己時,瞬間崩潰……

    她不值得!

    她不值得無情這麼做呀!

    她最後選擇的明明是軒轅瑾,帶無情來這,隻是想和他說明白,讓他出去……可是無情誤會了!他以為她是打算和他一起出宮的……

    這樣的壯烈,她怎麼承受得起?

    “無情……”生命一點點流逝,耳邊呼呼的都是羽箭飛過的風聲,終於在良久的難熬後風平浪靜,而無情也無力地跪倒在了她麵前。

    他的後背,滿滿的都是箭,像是箭籠,擺放著琳琅滿目的羽箭,點綴著濃重的鮮血味道,滿滿的都是嗜殺的味道。

    子桑就這樣傻傻地看著,直到他終於支撐不住,“碰”地一聲完全倒下,她才驚慌地蹲下去,連忙拖住他的腦袋。

    “無情?”明明周圍還有這麼多弓箭手包圍著,還有這麼多雙眼睛監視著,但是子桑的語氣已經前所未有的平靜,“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將生死置之度外,便能得到此番安然。

    “鳳……”他已難以開口,剛吐出一個音節,口中的鮮血便肆意噴出,濺染了子桑的衣衫,讓她的身上也沾上將死的味道。

    他的嘴巴張張合合的,像是擱淺在岸邊的魚,隻是口中吐著觸目驚醒的血;他的眼睛已經閉上,疲憊地再也睜不開半分;唯有那雙手,還在空氣中摸索著,似乎在尋找她的方向……

    “我在這。”子桑急急地握住他的手,果然看到他的麵容平靜下來。她不由心酸,緊咬著下唇,才哽咽著找回自己的聲音:“無情,謝謝你……”

    謝謝你對我如此好。

    謝謝你給我如此的珍惜和保護……

    “……”他說不出半句話,隻是臉上湧上一層莫名的滿足,也不知道他對子桑的話明白了幾分,還是依舊沉靜在自己阿Q的思維中,就這樣靜靜離去……

    大掌垂下,與鬆軟的土地相撞,揚起幾縷塵埃,他最後一絲生命,就這樣被抽離。

    塵埃落定,感覺世界就此萬籟俱寂。

    “子桑!”她聽到軒^H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轅瑾在身後叫她,卻沒有回頭,執拗地扶起地上的身體,架在自己的身上,腳步踉蹌地搬著他往外走。

    無情,不是宮中的人。

    他死了,也應該回屬於他的地方。

    “他已經死了,朕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你可以再放一次箭殺了我!”話音未落,便被她冰冷的話打斷。

    子桑回眸,終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底盡是失望與落寞——不是為了無情的死、也不是為了他的殘忍,就是為了他的不懂……

    他不懂她的心!

    多麼悲哀的事實。

    “你!”軒轅瑾氣急,手舉了一半做好了放箭的手勢,卻在看到她決絕的身影時頓住,看著她拖著無情的屍體漸行漸遠,他終於忍不住大喊出來,“你喜歡他對不對?朕殺了他,你是打算恨朕一輩子了對不對?”

    “軒轅瑾!”她怒吼一聲,停下腳步,就這樣背對著他站了良久,才終於淡淡地歎出一句,“如果僅僅是這樣……你還不配!”

    真正的原因,又何止是這個?

    軒轅瑾怔住,被她的這句話弄僵在當場,久久地望著她的背影,直到她要走出弓箭手的射程,底下的人上來請示他:“皇上,要不要繼續追?”時,他才陡然間清醒了過來。

    “開宮門,讓她走。”

    算是年少輕狂也好,算是負氣也好,他終究是誤會了她,慪著一口氣索性讓她遠走高飛!當然,當軒轅瑾意識到這一切時,已經是多年以後……

    。。。。。。。。。。。。。。。。。。。。。。。。。。。。。。。。。。。。。。。。。。。。。。。。。。。。。。。。。。。。。。。。。。。。。。。。。。。。。。。。。。。。。。。。。。。。。。。。。。。。。。。。。。。。。。。。。。。。。。。。。。。。。。。。。。。。。。。。。。。。。。。。。。。。。。。。。。。。。。。

    翌日。

    早朝時分,穿戴整齊的眾臣站在殿上等待皇帝親臨,唯有中央的子清遠不著官服,隻身一件黑色的袍子站著,臉色也墨得接近衣服的顏色。

    “他這是怎麼回事?”軒轅瑾走上高位,便注意到了“顯眼”的子清遠,不由蹙了蹙眉,壓低了聲音問站在一邊的太監。

    “回皇上,宰相大人昨兒個晚上就來了,因為被擋著沒讓覲見,所以一直在這守著,都沒有回去換衣服。”太監恭敬地回答。

    軒轅瑾勾了勾唇角,瞬間明了——老狐狸,是來質問的吧?

    

Snap Time:2018-04-22 07:13:09  ExecTime: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