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拽妃》全文閱讀

作者:地瓜黨  第一拽妃最新章節  第一拽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第一拽妃最新章節番外-瑾桑之戀8(12-12-25)      【606】番外-瑾桑之戀7(12-12-11)      【605】番外-瑾桑之戀6(12-12-05)     

【599】番外-鳳凰歸來


    她似乎想起什麼來了!

    記憶像是潮水一般紛湧而來,一下子膨脹進入她的腦海,她這兩天受到的刺激實在太多太多,就好像……當時一樣!

    “啊!”捂著自己的腦袋,子桑終於一聲尖叫,昏迷了過去。

    昏迷,亦是清醒的開始,夢,她才看清這一切的真相,以及所有她遺忘了的過去——

    她是宰相子清遠庶出之女,從小就被榮華富貴驅離,過著比窮酸孩子更無依無靠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被人收養,正式進入江湖……

    沒有世俗功名,沒有身份地位,她在某個與世隔絕的山穀中,接受著慘無人道的訓練,因為這,一切都是實力說話。當然,這個與世隔絕的山穀,也不是什麼世外桃源。這是江湖某個聯盟訓練殺手的地方,雖然衣食無憂,但是身體上和心靈上都必須經過血腥的考驗……

    她從小就是吃慣了苦的人,所以和同期一起送來的孩子相比,她顯得“優秀”許多,終於也不負眾望地脫穎而出,贏得了屬於自己的代號:鳳凰!

    她在那個山穀,整整呆了十年,期間學了無數的殺人的本事,也殺了無數實力不如自己的“同窗”,更差點被和自己實力相當的人所殺……

    十四歲那年,她正式出關,按照聯盟的規定,去完成江湖任務。很簡單的規則:上麵叫她殺誰,她就得去殺了人,就算是拚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這就是殺手的宿命。

    她記得,她就是那時候,認識的那個白衣男子。那個時候,他的臉上還沒有猙獰的疤痕,他還會對她和煦地笑——溫和又陽光。

    她在一次任務中差點丟了性命,倉惶逃跑之際,他幫了她的忙,給了她容身之地,並且好心地給她治傷……

    她問他叫什麼名字?

    他說她叫無情。

    她問他是誰?

    他笑得玩味,半響才淡淡地拋出一句:“算是,你的師兄吧……”

    至此,她才知道,他和她來自一個地方!同樣都是來自那個景色優美的地獄!隻是,他逃脫了,浪跡江湖;而她被困著,依舊要去完成那些凶殘的任務……

    有著共同過去的人,注定是有更多的語言,在絕境中肯定是會相互依靠的。所以,鳳凰和無情兩個人的名字,漸漸走到了一起。甚至有一段時間,江湖上還流傳著“無情鳳凰”的稱號,人人聞風喪膽!

    她當時什麼都不懂,隻是覺得無情是好人,無情是照顧自己的師兄,直到有一天,他說:“鳳凰,嫁給我吧?”

    她就懵了!

    她從小就被關在山穀之中,對於婚姻和愛情,沒有絲毫的概念!男女之事,她看到的有幾次:是那個所謂“師父”,拖著長得漂亮的“師姐”,去樹林強行撕開她的衣服……

    遠遠的,她看不清,也記不清了。隻記得,那些師姐,叫得好慘好慘,哭得好響好響!

    她一直在慶幸著,自己表現優異,十四歲就成功出關,否則……她好怕會變成和師姐一樣!

    所以在無情和她提成婚之事時,她臉色蒼白,完全是恐懼的!當時,隻記得無情拉了拉她的手,溫和卻又落寞地笑:“別緊張,你就當……我是開玩笑的好了。”

    真的,就好像真的是一句戲言,無情再也沒有提起過!

    。。。。。。。。。。。。。。。。。。。。。。。。。。。^H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

    光陰如梭,她和無情就這樣師兄妹相稱,在一起過了兩年。時常做一些劫富濟貧的事情,體驗做好人的機會。

    但是,山穀中的人畢竟不會放過他們!他們的名氣越大,山穀中的人就越眼紅——怎麼能讓他們培養出來的人,自立門戶?

    於是,災難降臨。

    山穀中的殺手,幾乎是傾巢出動,前來取兩人的性命。而鳳凰也就是那個時候才知道,原來無情有那樣駭人的一麵——

    他有幫派、有組織、有下屬!所有的細節都在昭示著:他有一個不低的江湖地位……

    而這一次,為了保護她,他幾乎是費盡了多年在外培養的人馬,最後以一場大火,製造了兩人的假死,成功騙過的山穀中的人。

    隻是,子桑假死,隻是“暈倒”在火中;無情假死,卻是假意和殺手對打不過,太躍入火中自盡——所以那一次,子桑安然無恙,無情卻不幸毀了容,半張臉被刀劍劃開,留下一世不可磨滅的猙獰……

    兩人頓時一無所有,那個時候,正逢饑荒,百姓怨聲載道,認為是朝廷治理不力,他們便想殊死一搏,索性滅了軒轅王朝,說不定,他們還能有所作為,總比現在頹然過一生要好!

    隻是當時的彼此,都沒有想到,這一走,便是永遠的殊途。

    她當時負責先潛入朝廷內部,走之前的一晚上,他笑著戲言:“鳳凰,如果成功了,就回來嫁給我吧?”

    她答得隨意:“好啊。”

    然後她離開,再無交集。

    。。。。。。。。。。。。。。。。。。。。。。。。。。。。。。。。。。。。。。。。。。。。。。。。。。。。。。。。。。。。。。。。。。。。。。。。。。。。。。。。。。。。。

    京城。

    繁華卻又嘈雜,她還沒有找到進宮打探,混入朝廷的方法,就先被子清遠注意到。那張和當年小妾相似的麵孔,讓他頓時確定了她的身份——她是當年那個被遺棄的女兒!

    她不知道子清遠是怎麼想的?更不知道子清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總之那個老狐狸,用計打暈了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讓她失了憶,結束了她風風火火的人生。

    子桑隻記得,她像是受遍了各種酷刑,嚐盡了各種苦痛……

    就這樣,整整兩年,她忘記那個鋒芒畢露的鳳凰,一直呆在宰相府中,當那個膽小怕事的子桑。偶爾露出一點本性,也不自覺,更不會被他人注意,於是從來就沒有恢複記憶的可能……

    真“佩服”子清遠,能這樣給她瞎編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讓她始終相信著,並且這樣活著!

    而無情,一直以為她是打探混入了朝廷的內部,找了她整整一年,找到以後又忍了她整整一年……直到她嫁給軒轅瑾,愛上軒轅瑾,他終於忍無可忍!

    回憶,至此終止。

    。。。。。。。。。。。。。。。。。。。。。。。。。。。。。。。。。。。。。。。。。。。。。。。。。。。。。。。。。。。。。。。。。。。。。。。。。。。。。。。。。。。。。

    躺在床上昏睡的人驟然從噩夢中清醒,猛地翻身而起,身上已經被汗水浸透——這一場夢,到底做了多久?

    強勢鳳凰,涅槃歸來。

    眼中的柔弱和彷徨不再,她輕抿唇角,臉上已被自信和傲然替代。

    “這個小賤人還在睡?”門口傳來尖銳的叫喊,奴婢想要阻擋,卻被子茜蠻橫地推到一邊,“滾!本宮的路,也是你們這種狗奴才配攔的?”

    “娘娘……啊!”奴婢還想說什麼,子茜直接一腳將人踹開,大步跨了進來。

    看到坐在床沿的子桑,顯然是一副剛“睡醒”的模樣,她的火氣“蹭”地一下就上來了,指著子桑的鼻子就叫罵開來:“別以為在皇上的宮門口暈倒了,就可以回來睡大覺了!我告訴你,你……啊!”

    話音未落,子桑陡然出手,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擰,便讓子茜“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痛得眼淚當場就飆了出來!

    子桑什麼時候力氣這麼大了?

    她什麼時候身手這麼這麼驚人了?

    “子茜是吧?”子桑淡淡地開口,聲音中帶著涼涼的嗤笑,和先前判若兩人地在她身邊踱著步子,“我的姐姐?”

    “你……”子茜的臉色一白,總覺得眼前的女人不一樣了!

    明明還是長著那張令她厭惡至極的臉,但是氣質上,還有眼神上,完全和先前不同了……

    “在府欺壓了我這麼多年,怎麼,到了宮還想來欺壓我?”她清淺一笑,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地在她的臉頰上拍了拍。

    輕描淡寫的一個動作,但其中的威脅意味卻相當明顯。

    “你想做什麼?”子茜一慌,當即憤怒地將她的手拍掉,隨即忿然地站起來,恢複剛剛的潑辣和刁鑽,“別以為裝得什麼都知道的,我就會怕你,我告訴你……啊!!”

    這回她的叫聲更慘烈、更滲人。

    “我先來告訴你好了……”無視她痛到扭曲的麵孔,她抓住她的手指用力一掰——五指盡斷!

    她用力一甩,隨即將手已經廢了的女人扔到一旁:“我最討厭的,就是有人指著我的鼻子說話。”

    。。。。。。。。。。。。。。。。。。。。。。。。。。。。。。。。。。。。。。。。。。。。。。。。。。。。。。。。。。。。。。。。。。。。。。。。。。。。。。。。。。。。。。。。。。。。。。。。。。

    空曠潮濕的天牢中,渾身血跡的男人被綁在十字木頭架上,身上已經是傷痕累累。他聳拉著腦袋,像是暈過去了……

    人在絕望之中,往往會失去最本能的求生欲。

    而眼前的這位很顯然如此: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喂!”子桑走近,嚐試著叫了他一聲,眼中不由湧上一陣酸澀——對不起無情,我先前真的忘記你了……

    他沒有反應。

    “無情!”她嚐試著用手推了推他,卻觸及一手粘糊糊的鮮血。

    他們,到底折磨出了他多少傷?

    “師兄?無情?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她終於著急了,拚命地搖晃著他頹然的身體,“我是鳳凰啊,我是鳳凰啊……”

    維持了這麼久的堅強,在說出那句“我是鳳凰”時分崩離析,所有的隱忍和委屈頓時潮湧而來,讓她瞬間痛哭失聲……

    綁在木架上的男人動了動,這才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她,先是震驚、狂喜,又轉為失落,冷冽。

    揚了揚唇角,他嗤笑出聲:“鳳凰?”

    

Snap Time:2018-01-19 19:20:29  ExecTime:0.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