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後記上(13-09-19)      後記下(13-09-19)      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1053章 重大突破


    省看

    全稱是紅江省第一看守所。

    這,主要承擔的是省公安廳直接參與辦理的一些案子。基本上,這的警衛程度不亞於一個重型監獄。

    看守所,性質和監獄是完全不同的,監獄,關押的都是已經宣判了的犯人,而看守所,大部分都是等待審理和宣判的犯罪嫌疑人。

    自然,在這,提審室是少不了的。

    此時此刻,在提審室這邊,陳樂更是親自參加了審訊。

    坐在辦公桌前麵,陳樂看著桌子上的資料,姚樂成,男,三十五歲,已婚,有一子,省看的普通民警。從業經曆也是普普通通。

    但是,在劉子健事發當天,送飯的就是他,也是這一第1053章重大突破次個民警麵嫌疑最大的一個人。

    看完資料,陳樂抬起頭,注視著姚樂成,目光銳利,讓姚樂成的眼神有些躲閃,這一個異常,卻是讓陳樂心中也是一緊,有門。看樣子,此人的嫌疑很大啊。否則的話,不可能如此。

    “姚樂成同誌,不要拘束,就當是組織內部的一次談話。現在,雖然是因為劉子健的問題,包括你在內的幾位同誌,都是嫌疑人,但是,你也不要顧慮,要相信組織上,相信上級會給你們一個公正的結果。”陳樂和顏悅色,語氣溫和,仿若就是在和姚樂成嘮家常一樣。

    陳樂的話語,讓姚樂成有些緊張的情緒頓時安靜了下來。點了點頭道:“陳書記,我明白的。”

    話音剛一落下,陳樂的口氣卻是突然一變,目光直勾勾看著姚樂成道:“姚樂成同誌,劉子健死的當天,為什麼會是你一個人送飯。”

    “當時,送飯的時候,一般都是我和周斌兩人一起的,那天送飯,周斌在二監區這邊。被一些事情耽擱了,我沒有考慮這麼多,就一個人推著車第1053章重大突破子過去了。以前的時候,我們也是這樣,有時候,監區的犯人有些事情。這種事情在省看也不少見。”姚樂成愣了一下,隨即回答起來。

    接下來,陳樂卻是速度很快一步步的緊逼一樣。詢問了不少的問題。姚樂成這邊,倒是答對得很是得體。

    最後,陳樂問完了話題之後,沉吟了一下,對著姚樂成微笑著道:“好了,姚樂成同誌,很感謝你的配合,沒什麼事情了,你先出去吧。”

    等到姚樂成一離開之後。陳樂的臉色也嚴肅起來,轉頭看著旁邊的審訊專家,沉聲道:“老劉。你怎麼看?姚樂成的嫌疑恐怕是最大的。”

    旁邊,劉姓的專家也放下了手中的鋼筆,道:“陳書記說得不錯。剛才,這一個半小時的審訊過程之中,我仔細的注意了姚樂成的各種細節變化。”

    說到這,劉專家卻是頓了一下,站了起來道:“陳書記,我看,我們還是去監控室那邊。看著監控畫麵重放,這樣或許更為直觀。”

    兩人站了起來,直接來到了省看這邊的監控室,一坐下,陳樂就吩咐道:“把剛才審訊姚樂成的監控錄像調出來。”

    很快。審訊的話語就出現在了顯示器上麵。對比著錄像畫麵,劉專家開口道:“陳書記,您看,這是你詢問姚樂成在省看日常工作的畫麵,這個時候。姚樂成的手很明顯是自然的放在桌麵上的。現在,倒過來,你再來看後麵的詢問,姚樂成和劉子健在送飯的時候,為什麼監控麵會有一個對話。這個時候,姚樂成的手卻是放到了桌子下麵。”

    說到這,劉專家顯得胸有成竹道:“陳書記,根據犯罪心理學和行為學上的一些專業理解,人在說謊的時候,除非是受過極其嚴格的反測謊訓練,或者是有著極其專^H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業的反審訊經驗的人士。一般人,在一般的情況之下,但凡是說謊,內心之中,必然會有波動,具體的表現,一般都體現在血壓,心跳等方麵,這也是測謊儀的理論根源,根據這一個延伸,一般,人在說謊的時候,身體會有一種不自然的潛意識的反應。就比如姚樂成,之前,他回答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的時候,除去語言流暢意外,目光很鎮定,很自然,另外,雙手也是自然的放在桌麵上。但是,在這幾個問題上,姚樂成的話語雖然流暢,但是他的目光稍微有一些閃爍,另外,雙手也是自然的放到了桌子下麵,看起來,這是很正常的一種表現,但是,我覺得,這是一種心理上潛意識的掩蓋。”

    聽著專家說了這麼多,陳樂聽得很認真,稍一沉吟,微微頜首點頭道:“老劉,你的意思是,姚樂成在說謊?”

    劉專家點了點頭道:“我認為,姚樂成說謊的可能性比較大。”

    此刻,陳樂也沉吟了一陣,半晌之後,轉身道:“刑偵組這邊,對姚樂成的監管,還是要加大力度,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另外,我建議,從姚樂成財產以及家庭等方麵展開調查。這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

    ……

    省委聶振邦的辦公室內,此刻,在會客區這邊,組織部長李蔚然以及省委秘書長許紅專都坐在這。

    此刻,聶振邦剛剛掛下了電話,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抬頭看著兩人道:“中辦,方主任的電話。”

    這一個消息,頓時讓李蔚然和許紅專都正色起來,中辦方主任,這五個字代表著什麼。所有人都很清楚。這代表的是誰?

    許紅專的臉色也有些凝重,開口道:“書記,方黎、方主任怎麼說?”

    聶振邦此刻倒是顯得十分的坦然,微笑著道:“還能怎麼說,很顯然,紅江省內的一些事情,上麵的幾位首長都清楚了,方主任的意思,還是希望我能夠顧全大局。這個時候,上麵不少人都在盯著我。給我施加壓力呢。”

    這種事情,聶振邦早就已經想到了,事情拖著下來了,有方遠山在這鼓動,上麵,有方茂堂方老爺子在那運作,京城的圈子現在也被調動起來了,不少對自己有意見的人肯定是坐不住了,聯合的打壓,這是必然的。

    李蔚然聽著,卻也是有些擔憂道:“書記,這個事情,我看也拖不住啊。如果,再沒有結論的話,到時候,恐怕也不能這麼無休止的查下去。”

    聶振邦也點了點頭,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真正的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的時候,哪怕你知道,這些事情是誰在操控。心知肚明。但是,沒有證據,你查不出一個所以然,在強大的外界壓力之下,你也不可能這麼查下去,哪怕,你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十分的充分了,哪怕,你就差那臨門的最後一腳了。可是,在壓力之下,也不得不收手,這就是政治。

    沉吟了一下,聶振邦也點頭道:“不錯。現在,包括喬總在內,都受到了不小的壓力,穩定和諧,總歸還是一個主題。即便是我們。也不可能跳出這個框框,所有人都在劃定的圈子內玩遊戲。誰都不敢犯規。這是必然的。而現在,就看陳樂那邊的進展了,如果,真要是不行,這個事情,恐怕就隻能到此為止了。”

    聶振邦的話語,雖然聽不出氣餒,但是,卻有些落寞的味道。

    這句話,讓旁邊的許紅專和李蔚然都有些氣餒,如果,真的沒有進展,到時候,草草收場的話,在紅江省,對聶書記,對這一個派係將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方遠山那邊,絕對會扯高氣揚。

    因為,他們可以驕傲的仰起頭,很是自豪的說,你聶振邦牛氣,那又如何,最終,你不也是灰溜溜的收手了麼?這樣一來,勢必在省內領導幹部心中形成一個概念。聶書記鬥不過方省長。

    許紅專此刻是最著急的,沉吟了一下,看著聶振邦道:“書記,難道,我們這邊就這麼幹等著?”

    不由得許紅專不著急,在省委一幹常委麵,他的處境是最為尷尬的,作為省委的大管家,聶書記的勝利那就是他的勝利,聶振邦的處境直接關係到了他的處境,許紅專自然是不願意看到就這麼失敗。

    對於許紅專的話語,其中所表現出來的這種擔憂,聶振邦自然是清楚的,稍一沉吟。卻是緩緩開口道:“事情,還沒到那一個地步,現在,就看陳樂和龔正這邊的消息了。我想,雙管齊下,表現出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這時候,一些知道內幕的人,或許,會忍不住跳出來,這就是我們的機會,即便,沒有這樣的人,這兩邊,無論是哪邊有一些鬆口和突破,對我們來說,那就是好比是撕開了一道口子。有這個口子,那就足夠了。”

    聶振邦這邊,也在為整個調查而擔憂,並且,承受著來自上方的壓力的時候,陳樂的日子也不好過。作為聶振邦的嫡係,陳樂很清楚此事的關鍵。可是,一直沒有突破,這是陳樂最為惱火的時候。

    這一段時間,陳樂的吃住幾乎都搬到了省廳辦公樓麵來了。看著桌麵上的案卷。陳樂的眼眶都有些深陷了。從這些材料麵,陳樂在盡可能的找出一些破綻,以此,來攻破一些人的心理防線。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卻是突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一開門,常務副廳長於建設一臉興奮的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個大號的信封,激動的喊道:“陳廳,案子有了重大的突破。”rq!!!

    

Snap Time:2018-07-22 08:58:25  ExecTime: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