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後記上(13-09-19)      後記下(13-09-19)      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985章 賀玉笙的善意


  紅江省委辦公大樓
  省委書記辦公室,外間,作為省委聶書記的秘書,洪峰的工作也是忙碌的,春節過完之後,整個紅江的工作又開始了一個新的曆程,今年更是紅江省省委政府新的班子上任的一年,紅^H小說江的人民對新班子都有著巨大的期待。聶振邦的工作自然是忙碌的。
  這一段時間,聶書記的日程安排都是滿滿當當的,不是去各個廳局委視察指導工作,就是要深入某一個廠礦或是企業調研。
  在辦公室坐著的時間,也是少之又少,即便是現在,在辦公室麵,洪峰也是忙得很,不少的文件需要整理,還要根據文件的重要性,緊急性等等,分門別類放好。這就是秘書的重要工作職責。
  此刻,放在桌子上麵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上麵,賀玉笙這三個字,洪峰也愣了一下,有些詫異。
  但是,還是很快就拿起了電話,按下了接聽鍵,微笑著道:“賀副省長,您好。”
  賀玉笙此刻也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時至今日,賀玉笙很清楚,自己的處境是什麼樣子,之前,大地置業的事情,省麵的果決動作下來,慶安縣乃至是廬吉市官場震動,不少領導幹部倒黴,大地置業麵,不少人被抓了起來。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賀玉笙很明白,這不過是聶書記沒有深挖而已。
  大家都是體製內的幾個人,大地公司有幾斤幾兩,誰都看得出來,真要是沒有一點門路,慶安縣的人會如此的巴結,很顯然不可能,光憑大地公司那些個人,很顯然還不足以達到一個讓慶安縣的領導來巴結的地步。
  這也是賀玉笙為什麼讓兒子賀淼收斂一點的原因。
  另外,省內的人事即將變動的這種傳聞。也讓賀玉笙感到了窘迫的感覺,對於這個,賀玉笙是很清楚的,省內的傳聞。固然有些是空穴來風,但是,這個事情,絕對不是。
  從這個傳聞,賀玉笙嗅到了一絲異常的味道,這是文寶貴在行動了,作為省政度的黨組書記。政府的一把手,文寶貴必然要在黨組班子樹立起他的威信。
  之前,柳勇退下去,賀玉笙就已經走錯了一步了,而現在,賀玉笙再不動,那以後恐怕想動都沒有機會了。
  所以,賀玉笙這才打了電話過來。聽著洪峰客氣之中帶著一點疏遠的口氣,賀玉笙不以為意,但是。心中也很警醒。從這一點看得出來,自己在聶書記心目之中的印象並不好。
  秘書,作為領導的心腹嫡係,也可以算是領導身邊的一個晴雨表,從秘書的態度上,可以猜測出來領導的想法。
  調整了一下心態,賀玉笙微笑著道:“洪老弟,忙呢?”
  堂堂一個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卻是和一個處級的秘書稱兄道弟,從這一點就看得出來。賀玉笙此時已經將姿態放低到了最低的程度。
  洪峰也愣了一下,賀玉笙如此客氣的態度,這是洪峰沒有預料到的,當年,洪峰跟著張天越的時候,賀玉笙不還是無比牛氣麼?什麼時候。把自己這個省委大秘給看在眼了。還不是一口一個小洪的這麼叫著。現在,這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讓洪峰反倒是有些不適應了。
  訕笑著道:“賀副省長,您客氣了,談不上忙,反正,做秘書工作嘛,就是這麼些事情,主要還是為領導服務。”
  頓了一下,洪峰直接就奔主題,道:“賀副省長,您有事?”
  賀玉笙和自己老板的關係並不密切,洪峰之前也對賀玉笙有些怨念,這一來二去,兩人之間,自然是沒有什麼好說的,洪峰三句話不到,就直接進主題了。
  對麵,賀玉笙沉默了一下,微笑著道:“洪老弟的工作的確是辛苦,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為聶書記服務嘛,不忙才是怪事了,領導身邊無小事嘛。”
  寒暄了幾句,客套的拉攏了一下關係之後,洪峰眯著眼睛,微笑著道:“紅老弟,這一次,打電話給你,主要是想問一下,聶書記這邊有時間沒有?我聽說紅城的蘇園生態酒店那邊的菜還有點特色,要是聶書記有時間的話,明天晚上,我想請聶書記一起去試試那邊的口味。”
  賀玉笙也知道,此時此刻,已經不比當年張天越的時代了,那個時候,張天越年紀老邁,也沒有柳勇那麼強勢,雖說是一把手,但是,恐怕比一般常委都不如。和聶書記相比,那就更是天差地別了。
  這個時候,再不主動一點,以後這紅江,可就沒有自己說話的地方了。
  洪峰愣住了,今天,賀玉笙這個電話,給自己的驚奇實在是太多了。沉吟了一下,洪峰這才道:“賀副省長,具體領導明天晚上有沒有安排,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看這樣吧,我去問一下聶書記之後,我再給您回個電話。”
  賀玉笙此刻卻是沒有半點的不高興,電話麵,連連道:“好,好,那就麻煩洪老弟了。”
  一掛下電話,洪峰也不敢怠慢,跟在聶書記身邊的時間長了,此時此刻,洪峰這才真正有了一個省委大秘的樣子,之前,跟張天越的那一段,洪峰根本就沒有體會到一個省委大秘要做的工作。如今,這才算是真正的入門了。
  洪峰很清楚,在體製內,尤其是到了聶書記這一個層次,所謂的矛盾,那不過是一句空話,主要的問題,其實還是在政見的分歧上麵。在利益的牽扯上麵。
  賀玉笙的邀請,這不是小事,甚至,有可能關係到聶書記的布局和打算,這不是兒戲的,洪峰也不敢有任何的隱瞞。
  敲了敲門,一走進間辦公室,看到聶書記抬頭看著自己,洪峰隨即道:“書記,剛才賀玉笙打來電話,想請您明天晚上在蘇園生態酒店那邊吃晚飯。”
  聶振邦此刻正在看著資料,這是李蔚然送過來的,是關於這一次人事調整的,在幾個關鍵的職務上,幾個合適的名單人選上,李蔚然都用紅筆做了一個記號,並且,在後麵,也詳細的列舉出了這些人的履曆和任職,從這一份名單上,聶振邦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出來,誰是誰的人,這樣,也有利於聶振邦心中有一個完整的判斷。
  聽著洪峰的話,聶振邦心中也有些詫異,哦了一聲,放下了手中的鋼筆,賀玉笙的邀請。看樣子,賀玉笙這是著急了啊,否則的話,以賀玉笙的性子,是不可能放下架子來求人的。
  對於賀玉笙,聶振邦的了解雖然算不上太多,但是,絕對透徹,賀玉笙這個人,性格上,是那種典型的強勢之人,能力方麵,賀玉笙不說很出色,但是,絕對是比較合格的那種。這是其一。這一點,從之前賀玉笙和文寶貴之間的衝突,壓得文寶貴喘不過氣就看得出來。
  之所以,自己不喜賀玉笙,強勢的性格,這是一方麵,另外一方麵,還是在賀玉笙本身。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賀玉笙這個人,雖然算得上是一個能吏,但是,在子女的問題上,賀玉笙還是有一些欠缺的,這段時間,所了解到的,大地公司,就是最主要的一個問題。
  但是,大地公司雖然由賀淼的影子,可沒有充分的證據。另外,紅江省的局麵剛剛穩定下來,也不宜大動。大動的話,難免會要驚動上麵,這個時候,上麵就鼎核心麵,也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自己,屆時,要是在上麵留下一個不好印象,反而會讓首長為難,所以,綜合各個方麵的原因下來,聶振邦對慶安縣的事情可謂是重拿輕放,虎頭蛇尾的淡化了這個事情。
  現在,賀玉笙的態度突然轉了一個彎,這就讓聶振邦要沉思了,很明顯,賀玉笙這是想向自己表達出他的善意,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也證明賀玉笙著急了。
  此刻,聶振邦也在沉思,是不是接納賀玉笙的這一份善意。
  沉默了一下,聶振邦抬頭看著洪峰道:“小洪,賀玉笙還說其他什麼沒有?”
  “沒有了,賀玉笙就隻說了這一個方麵。”洪峰搖了搖頭,匯報著。
  聶振邦微笑著點了點頭,果然,賀玉笙的架子就算是放下來了,卻也還是有所保留,這反倒讓聶振邦放心了。真要是全部都放下了,那也不是賀玉笙了。那樣的話,聶振邦反倒是要考慮考慮。而現在麼?完全沒有那個擔心,這種狀態,反而是賀玉笙被逼急了的真實表現。
  沉默了一下,聶振邦點頭道:“明天晚上,沒有什麼安排吧。”
  這麼一說,洪峰就明白了,聶書記這是基本同意了,對於日程的安排,洪峰基本不需要翻文件,隨口就道:“暫時還沒有。”
  聽到洪峰的回答,聶振邦也正色道:“沒有的話,那就最好不過了,等下,你給賀玉笙回個話,明天晚上,我一定準時到場。”(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9-20 12:52:43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