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後記上(13-09-19)      後記下(13-09-19)      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842章 解放軍來了


  接下來的道路,果然如武立料想的那樣,越來越難走了。甚至,前麵這十公,可以說已經完全沒有了道路。
  大地震產生的破壞力,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前麵的山路,基本上都已經沒有了。橫在前麵的,四處可見巨大的石頭,隆起的泥土堆,四零八亂的樹木。每前進一步,都要手腳並用,可謂是寸步難以。
  最後的這十公,卻整整花費了聶振邦等人四個多小時的時間。這是誰都沒有預想到的。
  淩晨一點的時候,就距離彝州城區隻有十公了。中間休息了一個多小時,當看到山腳下的彝州城區的時候,已經是早晨六點二十了,遠處的天際,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此刻,引入眼簾的景象,讓聶振邦和旁邊的戰士,都已經震住了。
  彝州市,聶振邦來巴蜀上任的時候,當時,將巴蜀全省都跑了一遍,彝州市,聶振邦也來過。
  在聶振邦的記憶之中,當時的彝州市,雖然在地級市麵,城區麵積隻能算得上是比縣城稍微大那麼一點。可是,彝州市區那也是五髒俱全,樓房也有不少。
  可是,現在的彝州城,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放眼望去,整個城區,僅僅有十幾棟房子還孤零零的樹立在那。
  其中一棟樓甚至都已經垮塌了一邊了。整個樓房,看起來,搖搖欲墜,就如同是剖析的建築模型一樣。
  在出城的道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的老百姓,相互攙扶著,麵上都是灰撲撲的,一步一步的,朝著大山外麵走去。
  不時可以看到,有一些人一路哭泣著。
  聶振邦的心情被震撼了。這種場麵。不是親眼見到,是無法感受其中的震撼的。對著旁邊的人道:“快走,迎上去,詢問一下城麵的狀況。”
  聶振邦這一行人人。一走出山路,原本,通往彝州市的國道,路麵已經完全看不出道路了,巨大的水泥塊,不是這一頭上翹起來,就是那邊已經凹陷了進去。
  沿途的群眾。臉色沒有生氣。沒有目標,沒有了希望,一看到聶振邦這一群人,沿途的人群,坐在路邊上的群眾都站了起來。
  人群之中,突然,一個男性的聲音怒喊了起來:“解放軍來了。解放軍來了,咱們得救了!”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呼喊。從心理學角度來說。人在最為危難的時刻,最為無助的時刻,最相信的人。就是他們最迫切希望出現的人。
  這一聲喊,卻是讓沉寂的彝州城徹底的沸騰了。
  從昨天到現在,整整十八個多小時過去了。整個彝州城的老百姓們,在經曆了開始的彷徨、無助和恐懼,就在他們的精神都接近崩潰的時候,解放軍來了,國家來了,這就猶如是久旱之中的甘霖一樣,讓人精神一震,所有的人。都不再彷徨,所有的人,都有了主心骨了。
  這一聲聲的呼喊,就如同是接力棒一樣,傳了出去,傳遍了整個彝州城。
  這個時候。經過了一個餘震不斷的夜晚,所有幸存的老百姓們,都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傳來了這一聲聲的呼喊,整個彝州城的老百姓都跟著喊了起來。
  彝州城內
  在原來彝州廣場這邊,此刻,整個廣場上,聚集了彝州城內大部分難民。臨時用木頭或是建築用的手腳架搭建起來的帳篷,彝州市副市長邢國鋒此刻卻是從帳篷走了出來。
  看著遠處,邢國鋒沉聲道:“小馬,怎麼回事?是不是部隊來了。”
  小馬,這是邢國鋒的秘書,看著邢國鋒凹陷的眼眶,通紅的雙眼,走了上來,心痛道:“市長,您去休息吧,您已經一天沒有合眼了。”
  邢國鋒擺了擺手,怒聲道:“小馬,你怎麼回事?還有沒有原則了,這個時候,是休息的時候麼?快,馬上去把市公安局的常局長叫過來,我們一起去迎接部隊的同誌。”
  ……
  在彝州市城區的邊沿,聶振邦和突擊隊的隊員們看著這些老百姓,看著老百姓們臉上露出的那一絲笑意,此刻,所有人的心靈都升華了。
  在這一刻,所有戰士,都明白了保家衛國這一句話的真正含義,在這一刻,這已經不是一句單純的口號,這是寄托了人民群眾的厚望。
  聶振邦上前一步,握住了一名老鄉的手,急切的道:“老鄉,我們來了,對不起,我們來晚了,城的情況,怎麼樣了?”
  一說起城麵的情況,原本還露出笑容的男人,卻是突然蹲了下來,語氣也帶著一絲哭腔:“完了,都完了,整個城市都倒塌了,那些孩子們,都被淹沒了。醫院垮塌了,政府也垮塌了。全都埋進去了。解放軍同誌,你們一定要救救他們啊。一定要救救他們。”
  聶振邦的心情,在這一刻,卻是前所未有的沉重起來。轉過頭,聶振邦沉聲道:“全體都有,目標正前方,彝州城區,跑步前進。”
  此刻,路邊上這些一步步朝著外麵走的老百姓們,卻是都站住了,看著這一幕,看著這單薄的三十幾個戰士。最開始,喊出解放軍來了的那個男子,卻是再次道:“鄉親們,大哥大姐,大叔大嬸們,都停下來,聽我說一句。解放軍來了,相信,大部隊也一定在朝著我們這邊進軍。鄉親們,我們的親人,我們的朋友,此時此刻,都被掩埋在了廢墟下麵,在這個時候,鄉親們,我們走出去,我們走到哪去?這,這背後的彝州,就是我們的家園,這個時候,我們的親人,還在那廢墟底下哀嚎著。我們就這麼忍心離開麼?”
  男子的聲音,響徹天地,發自肺腑,讓所有逃難的群眾都停下了腳步,有的人,更是若有所思。
  男子,此刻卻是繼續道:“鄉親們,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在這個時候,我們就忍心看著我們的親人離開我們麼?我們要去救他們。解放軍都來^H小說了,我們還怕什麼?”
  話音落下,旁邊,一個聲音喊了起來:“回去,跟著解放軍一起回去救人!”
  這一幕,聶振邦卻是不知道了,可是,沿途上,原本來一步步了無生氣的老百姓們,卻是突然調轉了方向,轉身跟著朝彝州城內跑了過去。
  從山腳下,進入彝州城,隻用了不到十分鍾的時間,這個時候,已經接到了消息的彝州老百姓們,都已經湧到了這邊,在最前麵,彝州市副市長邢國鋒以及彝州市公安局局長常衛國已經站在了人群之中。
  看到前來的解放軍,兩人迎了上來,邢國鋒開口道:“解放軍同誌,你們是哪一部分的,我是彝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邢國鋒,這位是彝州市公安局局長常衛國。”
  話音剛一落下,聶振邦已經取下了,自己的軍帽,精幹的半寸頭,配合著聶振邦堅毅的神情,環視著前麵的老百姓們,從地震之中幸存的這些老百姓們,在此刻,臉色都十分的不好看,髒、亂,這是最典型的表現,可是,在這一刻,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希望。
  聶振邦沉聲道:“邢國鋒,彝州市市委的其他領導呢?魏大勇哪去了?”
  邢國鋒一看聶振邦,當場就愣住了,此刻,聶振邦的話語,徹底把邢國鋒給警醒了,聶省長來彝州市調查的時候,邢國鋒也跟著在旁邊接待過的,雖然,沒有和聶省長說上話,可是,聶省長的樣子,邢國鋒還是知道的。
  有些難以置信,看著聶振邦,道:“聶…省長。”
  話音落下,旁邊,突擊隊的帶隊少校,則是在旁邊開口道:“這位同誌,你沒有看錯,這位,就是巴蜀省省長聶振邦省長,為了在最快的時間內抵達災區,昨天晚上,聶省長跟隨我們一起,徒步行軍八十餘公。一個晚上沒有休息,趕過來的。”
  “聶省長,聶省長來了。”
  “鄉親們,聶省長來了,國家沒有忘記我們。國家沒有拋棄我們。聶省長來了。”
  “聶省長,好官啊。走了一百多的山路,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堅持下來的。”
  人群之中,徹底的沸騰了,如果說,解放軍的到來,給了他們一股強烈的希望,那麼,聶振邦的出現,則猶如是一劑強心針,直刺心髒,讓所有人都充滿了信心。
  邢國鋒和常衛國迎了上來,邢國鋒開口道:“省長,昨天上午,彝州市市委常委召開例行的常委會議,在家的所有常委,都已經掩埋在了廢墟底下。”
  聶振邦聽到這,心中咯了一下,還是來晚了,沒有想到,彝州市市委領導班子都被埋了,難以想象,昨天到現在,沒有政府工作人員的指導,沒有一個強有力的指揮機關,這些老百姓是怎麼度過的。
  沉默了一下,聶振邦沉聲道:“邢國鋒同誌,多餘的話,就不要說了,現在,彝州市的災情如何,傷亡情況如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書海閣()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9-19 23:36:58  ExecTime: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