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騎士》全文閱讀

作者:萬雲煙  深淵騎士最新章節  深淵騎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深淵騎士最新章節第三百一十五章kk22123(12-11-19)      第三百一十一章清河舊家打賞(12-11-19)      第二百六十五章人生茫茫路打賞(12-10-23)     

第八百二十七章破碎的女人


    ~日期:~10月21日~

    ,nbsp;“這就是位麵道具所有威能展現後的力量?”感受著戰爭要塞的劇烈顫抖和一連串的爆炸聲,庫卡斯有些失神的看著扭曲的魔法屏幕嘟囔起來:“若真是如此,卻是不知道它們在絞殺什麼。”

    “安息之所!那些位麵道具的威能正在跟那個毀滅騎士的安息之所的力量相互碰撞♀些場景,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現象是安息之所展現出來的。”年輕的深海巨人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你沒有聽說過安息之所?”

    “聽說過,隻是沒想到這異象的威能如此強大,隻是想不到這世界上竟然會有如此異象浮現。”庫卡斯搖頭沉聲說道:“安息之所,傳說中在無上存在隕落之地進行晉升的話,很有可能得到安息之所這種天生異象。隻不過我行走過很多地方,也翻閱過很多書籍,卻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關於無上存在隕落之地的信息。”

    “想要真正的擁有天生異象安息之所,還需要一滴隕落的無上存在的鮮血。否則隻會形成一個孤獨墳丘,徒具其形,卻無其中的真正威能。”

    就在庫卡斯跟年輕的深海巨人交談之時,那規則鎖鏈卻是浮現的越來越多了起來。

    數十個呼吸時間過去,神光散去,隻見崩塌的無盡虛空中有一座數萬大小的墳丘孤零零的儲在哪。在墳丘頂端,站立一黑甲羽翼騎士。騎士手拎黑色長槍,數十條鎖鏈穿刺到墳丘當中,然後從腳下墳丘中激活出無數的虛幻影像出來。

    那些虛影在墳丘外麵相互交織,最後相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個比較清晰的虛影出來。

    這些虛影雖說有些模糊,但仔細看去,還是能夠看到其生前的一些相貌的。

    這些虛影雖說老幼不一,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一模一樣。每一個人影都散發出超越傳奇的氣息來,單獨是那些氣息,就鎮壓了數百萬虛空無法愈合複原。

    “無上存在的記憶投影!”看到那些人影+激情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擊天搏地,庫卡斯卻是心有所悟。

    “或許吧!畢竟安息之所實在是太過少見了,傳說中這種異象隻要誕生,必定引來無窮災難,隻是不知道這一次的災難是應驗到我們身上還是這個位麵身上。”

    幾名深海巨人一族的頂尖存在揮舞了各種武器,展現出自身強大異象來跟那個毀滅騎士廝殺著。

    一條條規則鎖鏈顫抖,在空中交織碰撞,然後演化出無窮威能籠罩墳丘。

    數百條鎖鏈輪流下落,卻是根本不能打破那個墳丘演化出來的人影們的防禦。

    那些人影也不施展秘法,也不動用道具,隻是簡單的一拳一掌,硬生生打爆了可以輕易磨滅傳奇和神靈的規則鎖鏈。

    雖說看到幾名強悍的深海巨人操控了位麵道具卻無法斬殺一名尚未涉足傳奇的騎士,但庫卡斯仍然感受到了那些位麵道具的強悍之處。至少那些位麵道具演化出來的規則鎖鏈,就不是他以及那些普通傳奇和神靈們可以抵擋的。

    就在幾名深海巨人跟那個毀滅騎士爭鬥時,百萬之外的另一個深海巨人跟黃金獅子的爭鬥也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那黃金獅子卡門農跟深海巨人進行最直接的碰撞,雙方都赤手空拳,口中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一下接一下的跟對方對轟。

    雙方對轟,隻轟的血肉橫飛,白骨飛濺,若是都有強大秘法各自恢複身體,早就在他們對轟三五次後雙方都會被磨滅掉。

    殺戮變成了最基本的消耗,雙方消耗的卻是各自的秘法手段,消耗的是催動秘法手段而耗費的生命本源多寡。

    “吼!”

    黃金獅子的拳頭打爆了那個深海巨人的腦袋,而與此同時,那名深海巨人化作的老頭也用雙手抓碎了對方的心髒。(_-< 書 海 閣 >-)

    年老的深海巨人猛的大吼起來,他身子晃動,破碎的腦袋瞬間複原。下一個那,他從心髒中冒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出來,光芒流轉,纏繞在他身上不斷的擴張著。

    短短一個呼吸時間,金色的光芒擴張到數十萬丈大小後這才消散。

    光芒消散,無盡的藍色海水憑空出現,瞬間席卷了數十萬範圍的無盡虛空。

    在那波濤洶湧的海水之中,有一巨人在其中沉浮不定。

    隻見那巨人身高數十萬丈,單足,獨眼,三張大嘴,沒有耳朵和鼻子,其中三張大嘴一個位於頭頂,另外兩個則在腦袋前後各自分布。

    十多條臂膀從粗大而又扭曲的身軀中鑽出來,這些手臂扭曲,手中拎了魚叉、魚刺、長矛、棍棒甚至是奇異的石塊。

    在深海巨人變化出自己的本體後,那頭黃金獅子卡門農也變化成自己的本體出來。

    此時的黃金獅子,身子比剛開始那會顯得更加的雄壯強悍。雖說身上鮮血淋漓,但卻遮擋不住那好似神材鑄造的毛發,更是遮擋不住那撕天裂地的利爪和咬碎虛空的獠牙。

    兩個龐然大物個自己發出怒吼,狠狠的撞擊在一起,開始了最為原始的搏殺。

    看著他們的搏殺,庫卡斯卻是熱血沸騰,戰意衝天。若非是知道自己實力不足,上去會被瞬間滅殺掉,庫卡斯也早就衝殺了上去。

    “尋找流放之地的旅途極其的危險,除了少數生靈能夠在外麵搏殺外,其他的人,哪怕是傳奇和神靈,都沒有資格在其中搏殺。”霧氣掌權者有些虛弱的感歎著。她的傷勢一直沒有好,一道強悍的力量留在她體內,卻是怎麼也驅趕不出來。按照其他人的估算,除非能夠找到無上大能或是更為強大的無上存在,否則她的傷勢永遠也別想恢複如初。

    “搏殺嗎?終有一日,我必定超越他們。”庫卡斯深吸一口氣,強行把心頭的戰意壓製了下去,轉而又專心的觀看起戰鬥來。

    在這劇烈的戰鬥中,哪怕雙方殺的再是昏天地暗,那個即將衰落的位麵仍然靜靜的懸浮在原地纏繞出無窮的虛空怪獸出來。雖說那些虛空怪獸幾乎是剛一浮現就被磨滅,但這種纏繞,卻是從來沒有酮過。

    “這個位麵不簡單。恐怕不是我們想象的任何一個位麵。”年輕的深海巨人的注意力大多數都在那個位麵上,對於深海巨人們的戰鬥,卻是沒有放在心上。

    “準備轟殺那個位麵,我到要看看麵隱藏了什麼東西。”

    “無需轟殺!恐怕這個位麵曾經是一個強大的位麵,如今隻不過是衰落了而已□至這位麵有可能誕生過無上存在。”

    “不管它的曾經過往,今天必定要打爆這個位麵,抽取其中的本源。加快修複能量核心。”

    一連串的命令從年輕的深海巨人口中說出來,在深海巨人的命令下,無數的魔法傀儡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它們用自身以及一些庫存材料修複著要塞的破損,甚至用一些剛剛推演出來的手段進行了改造。

    大量的傳奇們開始用規則碎片來修複能量核心,以求盡快的讓戰爭要塞達到巔峰狀態。

    庫卡斯則眯縫了眼睛仔細的觀察者虛空的爭鬥,他嚐試著關注那些規則鎖鏈的碰撞,但卻是沒有任何收獲。即便是他身旁的半步女傳奇,也沒有那個能力觀看到那些規則鎖鏈中蘊藏的信息。

    雖說在規則上麵沒有新的收獲,但這些頂尖職業者們的爭鬥,卻是給了庫卡斯很多的啟發。特別是那個毀滅騎士的槍技給他的啟發更多。

    甚至他通過那名毀滅騎士的槍技,感悟到了以前從未感悟到的灰燼騎士的殺戮手段。

    虛空中的爭鬥已經持續了數十個日夜了。那幾個深海巨人把所有的手段全都展現了出來,想要滅殺掉那個毀滅騎士。但期間他們斬殺了對方數百次之多,甚至把對方的靈魂都給徹底的磨滅了,可那個毀滅騎士仍然在那間就複活,而且回到了巔峰狀態。

    強悍的天生異象,詭異的槍技,這一切都讓那幾個深海巨人感到十分的無奈。

    而黃金獅子卡門農跟另一個深海巨人的爭鬥也陷入了膠著中,不,應該是說陷入了一邊倒的地步。

    伴隨了時間推移,那頭黃金獅子卡門農的力量越發顯得強悍起來。到最後,年輕的深海巨人不得不調動要塞上的炮火和法陣來支援那個深海巨人。可即便是如此,那深海巨人仍然狼狽不已。哪怕他動用規則鎖鏈,也沒有辦法把那個黃金獅子給絞碎。

    幸好隨著時間推移,通過大量的規則碎片的填充,讓戰爭要塞的能量核心修複了一大半。雖說單位時間提供的能量仍然不多,但卻比那會單獨用庫卡斯的那艘船隻提供的能量多了數倍。

    “蓄積力量,準備主炮。”膠著的殺戮讓年輕的深海巨人顯得有些暴躁起來:“直接打爆那個位麵。我到要看看,那個位麵破碎了,這兩個東西是否還是如此難纏。”

    “如果打爆了那個位麵,那個毀滅騎士可以隨手滅殺掉。但是那頭黃金獅子,卻很難對付。它現在的狀態,好像是傳說中的一種神降。”庫卡斯聞言搖頭,他伸出粗大的手指指點屏幕上的黃金獅子道:“它的實力幾乎在每一個呼吸時間都在緩慢的增加著。我的天賦能力告訴我,有一些力量跨越虛空直接降臨到它身上。那些力量強弱不一,但數量卻極其的龐大。”

    “沒有聽說過神降。”年輕的深海巨人扭頭看向其他職業者,但那些職業者們也都搖頭,表示不知道關於神降的事情。

    “神降這種東西在古老的巫師們的典籍中有過記載。據說那時候是一名瘋狂的施法者研究出來的秘法♀種秘法隻要施展出來後,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或者說是過去,所有跟使用者一個名號的生靈的力量都會跨越時間和空間直接降臨到使用者身上。而那些降臨來的力量,雖說隻是暫時的,但對使用者而言,卻不會有任何威脅。秘法使用者,可以輕易的操控那些力量。”

    用力的拍了拍腦袋,庫卡斯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而這些東西,則是他前些日子用秘法記憶古老的巫師文字的時候看到的。

    而他說出了這些知識後,感覺到腦袋一陣眩暈。好在一旁的半步女傳奇察覺到了不妙,連忙上前把他攙扶住。

    “巫師的力量很詭異。我隻是說出了他們書籍上記述的一些知識就成這樣了。”用力的晃動腦袋,庫卡斯看到了其他一臉驚訝和詫異的注視著他,因此虛弱的解釋起來。

    “損失很大?”

    “被永久性抹去了百分之一的心神力量。”庫卡斯不自然的抽動了一下嘴角,卻是極其的心疼自己的損失。

    “巫師的力量?可惜巫師們實在是太過神秘了,而且對我們所有的職業者都有所排斥。或許我們的要塞上應該多一名巫師,可惜,認識的巫師不多,而他們又全都在跟天國之門的一些人拚命,恐怕沒有人願意來這。”年輕的深海巨人從懷中摸索出一枚拳頭大小的寶珠遞給庫卡斯,讓他佩戴在身上。

    “這是一頭原始凶獸的心髒煉製而成的戴它,可以緩慢過的增加你的心神力量。”

    “以後關於你從巫師的書籍中得到的任何知識,都不要說出來了♀一次損失的是心神力量,下一次可能就要損失靈魂力量了魂力量的損失,可不是一般的寶物可以彌補的。”攙扶著庫卡斯的半步女傳奇輕聲歎息起來。她有些後悔自己的選擇了。當然,這後悔隻是一閃而過。

    “我回去休息一會。”庫卡斯感覺到自己的鬥氣空間有些動蕩起來,即便是他調動了秘法鎮壓,勾動了位麵本源來修複,仍然不能阻攔這種動蕩。

    要知道,他的鬥氣空間異常的穩固,此時卻因為說出巫師們的知識而發生了這種變化,卻是他始料未及的。如果他知道巫師們的知識如此詭異,他絕對不會說出這些東西的。

    “有什麼異常,就直接叫我們♀還有以前多名頂尖傳奇,他們或許可以幫忙。”年輕的深海巨人對庫卡斯還是十分看重的。

    “放心吧!隻是一點點小意外而已。”庫卡斯搖頭,然後示意半步女傳奇帶他到一個安靜的房間中去。

    剛一回到房間,庫卡斯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動彈不了了。鬥氣空間中的動蕩詭異的停止了,但身上的肌肉卻發出劇烈的疼痛♀種疼痛,一點也不次於他撕裂靈魂碎片那種疼痛。

    半步女傳奇見勢不妙,也不敢用秘法進行阻攔,隻是取出一些藥物在他身上快速的塗抹起來。而且還撕裂了一張珍貴的經師們製作的卷軸加持到庫卡斯身上。

    心神轉動,庫卡斯把自己的心神沉浸到鬥氣空間中進行觀察。等他的心神進入鬥氣空間後,卻是被這的變化給驚呆了。

    本應該盤旋在鬥氣空間中的數十個巫師文字不知道什麼時候纏繞了一層綠色的蝌蚪文字和銀色的花紋。

    這些綠色的蝌蚪文字和銀色花紋不斷的侵蝕到巫師文字的間隙中,然後釋放出一道墨綠色的光芒穿透鬥氣空間,一點點的沉浸到他的血肉當中。

    秘法轉動,卻是沒有任何手段阻攔這種變化。庫卡斯隻好眼睜睜的看著鬥氣空間的巫師文字全都變化成墨綠色,然後從他的空間中鑽出來,一點點烙印到自身的血肉中。

    “怎麼回事?”看到庫卡斯睜開眼睛,一旁的半步女傳奇急促的詢問起來。

    “沒事,隻是投影秘法不受控製的自行運轉起來。”庫卡斯有些擔憂的說道:“很多特殊的知識還沒有添加進去,恐怕我這第一個投影要徹底的殘廢了。”

    “放心好了,投影其實有一兩個就足夠了。到了一定程度,投影的多少,其實對我們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了。”半步女傳奇輕聲安穩起來。不過在她眉宇間,仍然纏繞了一絲絲的擔憂。

    強忍著身上的巨疼,庫卡斯嘿嘿的怪笑起來:“說不上這個投影的資質會異常的強大。恩,我還有十二具鬥氣盔甲,有沒有這東西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話雖如此,但他也知道,缺少一具投影,對他今後的戰鬥會有很大的影響。至少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讓他會少掉很多保命手段的。

    就在他交談之際,蘊藏在靈魂最深處的被詛咒的力量突然也浮現了一絲出來。

    這些被詛咒的力量剛一浮現,就在那間鑽到那些巫師文字中不見了。

    而得到了這些被詛咒的力量後,巫師文字在他身體中烙印的速度越發快速起來。

    精血倒流,瘋狂的朝他心髒處湧了過去。

    心髒跳動,庫卡斯感受到自己的一部分記憶投影到心髒中,甚至連靈魂都自行脫落了一塊,混雜了記憶一同融入到心髒中了。

    , . wqub a , 

    

Snap Time:2017-12-14 23:03:57  ExecTime: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