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全文閱讀

作者:高月  皇族最新章節  皇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皇族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四章最後的談判(大結局)(12-04-30)      第三百零三章截斷後路(12-04-29)      第三百零二章雍京投降(12-04-29)     

第七十八章 婚姻背後的鬥爭(四)



無晉步穿過一扇小門,走進一個院子,來到蘭陵王爺王妃居住的小樓前,他在門口等了片刻,一名丫鬟出來道:“公子,請進吧!王爺和王妃都在等你。”
無晉走進房內,隻見蘭陵王爺和王妃相對而坐,一邊喝茶,一邊說著什麼事,他連忙上前跪下行禮,“孫兒無晉,叩見祖父祖母。”
皇甫疆見無晉下跪出於本心,自然而真誠,沒有半點做作之態,不由暗暗點頭,這孩子本性淳厚,很不錯。
其實說起來,皇甫疆是無晉親生祖父的堂弟,也算是無晉的祖父,他們之間有很深的血緣關係,要遠遠超過東海郡的皇甫百齡,無晉稱他為祖父也完全正確。
“無晉,起來吧!”
“是!”無晉起身,垂手站在下方,
“無晉,上午你祖母去了蘇府提親,對方已經收下婚書,但結果如何還不知道,隻是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皇甫疆看一眼妻子,意思是讓她來說,王妃便和藹地說道:“今天去蘇府,很巧,齊王妃也同時來求婚,是為她弟弟羅啟玉求婚,來頭很大,有點仗勢強壓蘇府的感覺,你的婚事就有點變複雜了,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和王爺會盡力而為,使你心願達成。”
無晉心中暗暗一驚,他沒想到羅啟玉居然真的看上九天了,還讓王妃前來求親,雖然九天是絕對不會答應,以蘇家的清高,也看不上羅啟玉的人品,但齊王勢力極大,而且蘇府的祖籍就在齊州,蘇府會不會承受不住齊王的壓力?
皇甫疆看出無晉的擔憂,便又笑道:“正因為出現幾家競爭勢態,所以我估計蘇府不管任何一家都不會輕易答應,而且他們家主蘇遜現在已經被隔離,也不可能馬上有結果,我讓你來,是要你安下心,不要著急,耐心地等待,我會動用一切關係和人脈和齊王競爭,以我涼王係的勢力,未必會輸給他。”
“孫兒明白,讓祖父操心了。”
皇甫疆擺擺手又道:“我叫你來,是要告訴你,我會全力而為,而且這件事也不會很有結果,你就不要把心思過於放在這件事上,雖然你現在沒有什麼事,但可以多結交朋友,增加人脈,你明白嗎?”
無晉點點頭,“孫兒明白了。”
“那你就先回去吧!整理一下思路。”
無晉告退,等他退下去,王妃才對皇甫疆道:“王爺,你為什麼不讓他自己去爭取?其實我覺得他自己去爭取,或許比我們的幫助更會有成效。”
皇甫疆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笑道:“那是你不了解他,你以為他真的會全部依靠我們嗎?我隻是這樣說說罷了,要想獲得美滿良緣,他自己不努力怎麼行?放心吧!他是個聰明能幹的孩子,他會自己去爭取。”
........
無晉回到自己院子,剛走到院門口,正好一名家人遠遠奔來,“公子!”
“什麼事?”無晉停住腳步
“門外有個小姑娘找你,她說是蘇小姐的丫鬟。”
無晉精神一振,拔足便向大門奔去,剛跑了兩步,又轉頭回來,跑回自己院子,片刻,他拿了一封信向大門疾速奔去。
大門外,小丫鬟阿巧站在台階下,伸長脖子張望,眼中充滿期盼和焦急,她最擔心無晉正好不在家,那她這封信就送不出去了,小姐再三叮囑要親手交給無晉。
阿巧也知道這封信的重要,這封信是什麼,就是小姐給情郎的書信,怎麼能交給外人。
這時,遠處一個黑影奔來,阿巧眼睛一亮,她立刻睜大眼睛,待來人跑近,她也認出來了,正是在維揚縣書店幾次遇到的那個年輕人,她興奮地向無晉招手,“公子,這邊!”
無晉跑到她身邊,歉然笑道:“抱歉,讓姑娘久等了。”
“我叫阿巧,以後你也可以這樣叫我!”阿巧抿嘴一笑道,
“嗯!阿巧姑娘,蘇小姐有話給我嗎?”
“話是沒有,但有一封信。”
阿巧把信遞給他,“你自己看吧!小姐要說的話都在麵。”
無晉接過信打開,一行行娟秀的字跡出現在他麵前,信中蘇菡講述了今天發生的一係列事情,雖然沒有任何情誼綿綿的字眼,但無晉還是能感受到蘇菡隱藏在字行間中的一種思念,一種對他絕不動搖的情誼,一種對他的期望,期望他能積極行動,不要讓自己遭遇悲劇。
在信的最後,蘇菡又添加了一些內容:“寫這封信的時候,伊妹告訴我,申相國夫人也來求親了,就是為東海郡的關賢駒,你是知道那個人的,曾讓我們發生誤會,這是一個很突然的消息,希望引起你的重視,我個人以為齊王妃之弟不足為慮,而關家之子才是威脅,切記!切記!望君早能說服家祖,莫要讓我擔憂。”
無晉合上信,又低頭沉思片刻,他心中有了一點底,隨即將自己的信交給阿巧,“這是我昨晚寫的信,給蘇小姐,另外,請轉告小姐,我會竭力而為,絕不會讓她失望。”
阿巧接過信笑道:“有你這句話,小姐就放心了,那我走了,以後我會中午來找你,你中午可要在。”
“放心吧!我中午一定在。”
無晉又從懷中摸出一顆藍寶石,遞給阿巧笑道:“阿巧姑娘,這顆寶石送給你,是我的一點心意。”
阿巧有些不好意思地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接過寶石,按耐不住眼中的歡喜,她連忙行一禮,“謝謝公子美意!”
無晉又取下自己的族戒交給她,“這是我的族戒,是我最珍貴的東西,請交給小姐,告訴她,我心如族戒,一定會娶她為妻。”
阿巧接過族戒,小心收好了,向無晉行一禮,“公子,我走了!”
她轉身便速奔向一輛馬車。
無晉又沉思片刻,轉身回府了,片刻,他牽馬出來,翻身上馬,向北方疾馳而去。
........
半個時辰後,無晉和東宮侍衛天星走進了皇宮附近的一家酒樓,一名夥計迎了上來,笑容滿麵問道:“兩位客官,要喝酒嗎?”
“嗯!給我們一間安靜點的雅室。”
“好!請隨我來。”
夥計帶他們上了二樓,走到最頂頭,推開一間房門,“這是本店最安靜的房間,牆壁都是實心磚牆,可以隨意說話。”
無晉和天星走進房內,兩名侍女托著酒盤進來,給他們先上了一壺酒和幾盤下酒涼菜,無晉點了幾個菜,夥計退下去了。
他給天星倒一杯酒笑道:“把你叫出來,太子不會生氣吧!”
天星端起酒杯笑道:“太子一向對你很重視,他怎麼會生你的氣,我倒是勸你有空去看看太子,他一定會很高興。”
“我倒是想去,但這兩天雜事繁多,亂得沒有頭緒,等我稍稍理順一點,我就去看望太子。”
“你可要當真,不能隨口說說,你畢竟是從東宮出來的。”
“放心吧!我一定去,來,我先敬你一杯。”
兩人碰一下杯,將酒喝了,天星卻搶過酒壺,替他把酒滿上,又笑著問道:“今天怎麼想到把我叫出來,有事嗎?”
無晉笑著點點頭,“是有一點事,想請你轉告太子。”
“你說!”
無晉沉吟一下便道:“我很清楚蘇翰貞刺史是太子心腹,但我不了解蘇府和太子是什麼關係,你知道嗎?”
“這個....”
天星想了想便道:“因為蘇翰貞長期在東宮為官,太子對他很器重,所以蘇翰貞便漸漸成了太子心腹,蘇府其他人,據我所知,和太子接觸不多,像蘇遜、蘇翰昌等人,隻是逢年過節時,太子會派人送去一點米油之類的東西,其他就沒有什麼深交了,不過蘇翰貞既然是太子心腹,那我想就算蘇家不是東宮係,那至少也是支持太子。”
停一下,天星又好奇問道:“你問這個做什麼?蘇府出什麼事了嗎?”
無晉點點頭,“有個消息我想請你告訴太子,申國舅現在在極力拉攏蘇翰昌,他想幫禮部侍郎關寂和蘇翰昌聯姻,一旦聯姻成功,東海郡的局勢可就微妙了。”
天星吃了一驚,“還有這種事?”
無晉不露聲色地笑了笑,“確實是真的,今天上午,申國舅的夫人到蘇家遞交婚書了,太子若不信我的話,可以去打聽。”
無晉帶來的消息使天星感到事態非常嚴重,很明顯,申國舅是向挖蘇家的牆角,從側麵爭取蘇翰貞,一旦蘇家和維揚縣關家聯姻,蘇翰貞就未必完全靠在太子這邊了。
天星也無心喝酒,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便起身道:“我立刻去稟報太子,多謝你的消息,先告辭了。”
他轉身便奪門而出,房間便隻剩下無晉一人,他端起酒杯得意地笑了笑,一仰脖,將酒一飲而盡。
這時,門開了,夥計和幾名侍女端著菜上來了,他們見隻有無晉一人,不由愣住了,還有一人呢?
無晉微微一笑,“不妨,把菜上來吧!就我一個人。”
..........

Snap Time:2018-06-20 21:48:47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