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全文閱讀

作者:高月  皇族最新章節  皇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皇族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四章最後的談判(大結局)(12-04-30)      第三百零三章截斷後路(12-04-29)      第三百零二章雍京投降(12-04-29)     

第五十三章 暗中角力(上)



書友們新年樂!
惟明慌忙回答,“回稟殿下,學生向弘文館各位大儒求教,受益良多!”
皇甫笑著點點頭,“我剛才和楊知文先生談過,他對你讚許有加,他認為今年進士科舉你的實力進前十,如果臨場發揮得好,甚至能進前三惟明,希望你能給我爭氣。”
“回稟殿下,學生一定盡力而為,絕不會讓殿下失望。”
惟明不知道皇甫今天來找自己做什麼,這兩天他反複在考慮自己能得一個什麼樣的前途,他心中一點底都沒有,能不能讓太子對自己暗示一點什麼呢?
但他又不敢提出,心中像被一隻小蟲子爬一樣,讓他焦慮不堪。
皇甫仿佛知道他的焦慮,便淡淡一笑道:“我今天來是想和你談一談你的仕途,我想先問問你,你有什麼想法?”
惟明呆了一下,他的想法穴在太多,可是他想得再多又用什麼用,他想做刺史,可能嗎?惟明苦笑一聲,“學生也不知道!”
皇甫一笑,“是我沒有說清楚,我是要問,你是想留京,還是去地方?”
這個問題惟明想過,從他本意上說,他想去地方,但他想去富庶之縣,如果是去邊疆荒蠻小縣,那他還不如留京,像蘇翰貞一樣,在東宮熬十年後再去類似東海郡的地方為刺史。
如果去地方,他被分到差縣的可能性很大,他不能冒這個險,想到這,惟明低聲道:“回稟殿下,如果可能,學生願留在東宮為殿下效力。”
皇甫捋須微微笑了,“這樣啊!本來維揚縣張縣令任期已滿,我想替你爭取這個職位,沒想到你居然是想留在東宮,可惜了。”
惟明愕然,心中頓時後悔,維揚縣啊!他做夢都想去,如果能成為維揚縣縣令,那他就心滿意足,可是他話已經說出口,讓他怎麼反悔,惟明臉上流露出了苦澀的悔意。
皇甫看在眼中,心中暗暗得意,又不露聲色道:“關於維揚縣令,我還要再考慮一下,如果你能考進前三,或許我就能把你安排為維揚縣令,這件事也不要太急。”
惟明大喜,這等於就是太子給自己的承諾了,他急忙起身深施一禮,“惟明願為殿下效死命!”
“不用多禮!”
皇甫擺擺手,又淡淡問他道:“還有一件事,我想問問你,不知你願不願意對我說實話。”
“隻要殿下有問,惟明安敢不說實話!”
“好!那我想知道,當你進京遭遇白沙會海盜時,你們是怎麼擺脫他們的追殺,甚至是擊敗他們?蘇刺史給我的來信中說,他隻派了十名衙役護衛,可這十名衙役都沒有出海,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願不願意對我說實話呢?”
“這”惟明猶豫了一下,如果說了,會不會害了兄弟?
“怎麼,你覺得為難嗎?”皇甫的臉陰沉下來,目光中充滿了寒意,“如果你不願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那就算了。”
惟明怎敢不說,不說,他的前途就完了,他嘴唇動了動,最終低低聲說:“是鳳凰會。
果然是鳳凰會,皇甫頓時興奮起來,他又繼續追問:“你怎麼會認識鳳凰會的人?鳳凰會怎麼會幫助你?”
“殿下,不是我,是是我兄弟無晉認識。”
說完,惟明跪下哀求道:“殿下,我兄弟年少無知,誤交匪人,懇請殿下饒恕他,給他一次改正的機會。”
皇甫輕輕搖了搖頭,他身子前傾壓低聲音道:“你誤會了,我並沒有追究無晉的意思,相反,鳳凰會攔截僂寇有功,朝廷已經和鳳凰會有過秘密協議,它也並非叛逆,我隻是想知道,無晉是怎麼認識鳳凰會,認識到什麼程度?”
惟明忽然有點明白皇甫的意思了,難道皇甫是想把鳳凰會收入囊中?
他覺得不可思議,鳳凰會可是海盜,堂堂的皇太子竟然要和海盜有關係,這無論如何讓人難以接受。
但皇甫的話卻不能不回答,惟明小心翼翼道:“回稟殿下,無晉曾離家學藝七年,或許就在那時認識鳳凰會之人,具體學生也不知曉。”
“那還有呢?和你們一起進京之人是誰?你不會說他們是鏢師吧!”
“回稟殿下,一起進京之人確實是鳳凰會之人,都是鳳凰會主的子女,一共四人,三男一女,但他們現在在哪,學生確實不知。”
皇甫的目光緊緊盯住惟明,從他的眼中看不出他還藏有什麼,皇甫便笑了笑,起身道:“那好吧!不打擾你學習。”
惟明連忙起身相送,走到門口,皇甫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對他語重心長道:“考進前三,這是我對你的要求,隻要你能考進前三,我也會給你一個驚喜。”
“殿下之恩,學生當銘肺腑,請殿下放心,學生一定竭心盡力,爭進前三。”
皇甫又吩咐幾句對惟明的生活安排,他便回內宮了,他一邊走,一邊沉思,其實惟明猜中了他的心思,皇甫並不是想剿滅鳳凰會,而是想讓鳳凰會成為他的力量,鳳凰會占據琉球島,據說有島兵八千,戰船數百艘,這絕對是一支強悍的力量。
他知道另一支海盜白沙會其實已經歸附申國舅,是申國舅手中握有海上力量,而自己在海上一無所有,如果能把鳳凰會收歸己有,不僅大大壯實他的力量,還能使他獲得一大財源,據說鳳凰會幾十年積累下的財富堪稱富可敵國。
皇甫不由地怦然心動,走到宮殿門口,他向侍衛長徐重一招手,徐重立刻上前,“請殿下I示!”
皇甫摸出一麵金牌給他,“你去一趟蘭陵郡王府,找到無晉,把這麵金牌給他。”
徐重看了一眼金牌,不禁愕然,太子一共有兩種東宮金牌,一種是銀麵鍍金,稱為內金牌,主要是給心腹侍衛,而另一種就是純金牌,又稱外金牌,主要是給一些心腹大臣,一共十麵,據他所知,已經有八麵在外麵,太子手上還剩下兩麵,而現在太子給他的,正是僅剩的兩麵之一,按理應該給無晉內金牌才對,怎麼拿一麵外金牌給他,徐重第一個反應,就是太子弄錯了。
“殿下,這是外金牌……”他小心翼翼提醒。
“我知道,你拿去給他。”
“是!”徐重不敢再多言,接過金牌耍退下。
皇甫卻又叫住他,“再加派監視人手,不過目標改變,取消對無晉的監視,轉而監視和他一起的幾人,你知道我指的是誰嗎?”
“卑職明白!”
徐重接過金牌便轉身去了,皇甫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心中卻在盤算怎麼把無晉像他大哥惟明一樣,徹底收複為己用,現在無晉不僅是他拉攏張崇俊的一座橋梁,同時也是他拉攏鳳凰會的一座橋梁,愈發重要了。
同時,皇甫的心中也充滿疑問,無晉究竟是怎麼認識這麼多強大的勢力,這個疑問在他心中成為一個謎團。
就在皇甫去見惟明的同一時刻,申國舅的書房也一樣充滿了緊張和不安……
果然如他所料,包鴻武這個蠢貨再次失敗,讓煮熟的鴨子飛了,申國舅已經出離憤怒,直接命人打斷包鴻武的腿,革除他的一切職務,他已經給了包鴻武太多機會,可是他卻一次都不珍惜。
好好的一次扳倒張崇俊的機會就讓此人的愚蠢斷送了,申國舅坐在書房內開始自責,這也是他的責任,是他任人唯親、用人不當所致,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一個蠢貨來辦,是他失策了。
申國舅心中充滿懊惱和後悔,但他確實一個能接受失敗之人,隻半個時辰後,他便將虎符案置之腦後,不再去想它,而是想今天下午得到的另一個消息。
下午,他回府沒有多久,白沙會的消息便來了,他得到一個令他震驚的消息,白沙會之所以劫銀失敗,是因為有鳳凰會插手,鳳凰會的人救了護銀使一行。
這是什麼意思?申國舅慢慢品出味道了,這說明太子極可能和鳳凰會有勾結,申國舅當然不會想到東海第一海盜竟然是無晉的人情,鳳凰會理所當然應該是太子的安排。
這絕對是一個令人振奮的發現,申國舅很清楚鳳凰會對大寧王朝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一支海上造反的軍隊,不受朝廷控製,如果太子和鳳凰會有勾結,那就說明太子暗養私軍,這是皇上堅決不能容忍之事。
申國舅背著手在房間內來回踱步,他已經完全忘記了虎符案,他的所有心思都在鳳凰會身上。
他還清楚地記得,三十年前,當時為戶部郎中的父親給他說過,當鳳凰會劫掠朝廷二千艘運糧船,給朝廷造成的嚴重衝擊,多少人因此掉了腦袋,多少人因此被罷官。
雖然最後朝廷和鳳凰會達成妥協,但絕不是因為朝廷饒過鳳凰會,而是在幾次進攻失敗後的無可奈何,是朝廷無可奈何的選擇,沒有哪一個君主會允許一個實力強大的割據勢力出現,就是在海上也不行。
皇上其實是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滅了鳳凰會,如果他知道太子和鳳凰會有勾結,這該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
申國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掩飾的得意。
“國舅爺,邵將軍把人帶來了!”一名侍衛在門口稟報。
“帶他進來!”

Snap Time:2018-06-20 21:47:19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