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全文閱讀

作者:高月  皇族最新章節  皇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皇族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四章最後的談判(大結局)(12-04-30)      第三百零三章截斷後路(12-04-29)      第三百零二章雍京投降(12-04-29)     

第二十七章 鬥智鬥勇(下)


  聲音非常近,離他不到一丈,無晉大吃一驚,身子一晃,一道黑波在水麵上掠過,潛出了三丈之外,一直到水變涼,他才慢慢地找到一塊太湖石,隱藏在石後。
  “三姨娘,我剛才....好像看見一個水怪!”
  不遠處傳來了年輕女子驚懼的聲音,無晉潛出水麵,透過太湖石的縫隙望去,隻見三丈外的水灣竟是一個人工修建的溫泉浴場,修有石階,一步步入水,岸邊的石凳上放著兩堆女人的衣裙......在溫泉有兩個白生生的赤身女人,一個體態豐腴,二十七八歲左右,模樣頗為妖媚,她皮膚白得驚人,月色中卻沒什麼光澤,另外一人約十六七歲,扁鼻平臉,估計是個丫鬟。
  “小荷,你看花眼了吧!應該是條魚。”身子豐腴的三姨娘笑著說。
  “不是.....魚沒有這麼大,那麼長,是條....黑色的怪蛇,有人腿那麼粗!”
  丫鬟的牙齒上下打戰,身子也抖了起來,其實她沒看錯,她看到的就是無晉的一條腿。
  定沒看錯?”
  三姨娘也有點害怕起來。
  “沒有錯,我看得很清楚....天哪!春桃說湖有水怪,原來....是真的啊!”
  “我們快回去,明天讓老爺找人來察看!”
  兩個女人赤條條跑上岸,連衣服都沒有穿,裹了布巾,拿著衣裙和繡鞋便沿著一條小徑跑去,小徑盡頭是一座小院子,周圍被一片桃樹包圍。
  無晉忽然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了,就是偷走帳本的肖姬,皇甫旭今天告訴了他,肖姬原本就是皇甫渠的三姨娘,在縣公府中又被稱為桃花姨娘,她隻是皇甫旭名義上的妻子,這次立了大功,自然不用再回皇甫家了。
  無晉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先找這個女人問一問帳本的情況,但一轉念他還是決定放棄,這個女人隻負責把帳本偷給皇甫渠,至於藏在哪,她不一定知道,還是按原計劃行動。
  他又無聲無息進了水,像條水獺一樣向綺綾樓遊去.....
  綺綾樓高兩層,四周種了垂柳和杏樹,其中一株老杏樹足有三百年樹齡,長得粗大茂密,樹冠如華蓋,比樓還要高一層。
  時值仲春,林木茂盛,杏樹四周飄蕩著甘甜的芳香,無晉已經爬上了老杏樹,茂密的樹葉遮擋住了他的身影,他正悄悄地窺視著房內的情形。
  綺綾樓一共有六個房間,上下各三間,其中二樓的最東麵是皇甫渠的寢房,中間是起居室,寢房和起居室的燈都黑著,但西麵也就是書房的燈卻亮著,燈火通明,無忌一眼便看見皇甫渠的身影,窗紙上映照他背著手在書房來回踱步.......
  管家婆已經稟報過皇甫渠了,東海皇甫氏的二家主皇甫旭在門外求見,皇甫渠當然知道他這個所謂的族弟是為何事求他,他也沒有想到皇甫旭居然如此膽大妄為,兩年半的時間走私了十五萬斤生鐵,按照朝廷的刑律,走私萬斤以上就要處斬當事著,家族流放西域,可現在居然是走私十五萬斤生鐵,那會是什麼後果?
  後果隻能有兩個,一個東海皇甫氏抄家滅族,家財沒收官府,另一個是東海皇甫氏平安無事,但他們家財全部歸自己,東海皇甫氏將徹底淪為自己的賺錢機器,隻要自己手中握著那本帳。
  皇甫渠得意地笑了起來,今天晚上,他要好好地寵愛一下肖姬,以示獎勵,皇甫渠不太喜歡獎賞實物,他更喜歡用精神鼓勵。
  他看了一眼沙漏,時間差不多了,便披了一件外衣,走出書房,吩咐門外伺候的丫鬟,“去前院客堂!”
  兩個丫鬟答應一聲,挑起一盞燈籠,在麵前引著皇甫渠向前院而去,隨著腳步聲走遠,綺綾樓安靜下來。
  無晉開始行動了,他找到了屋簷下的一根大橫梁,從腰間解下了了一卷繩索,迅速將繩索將橫梁和大樹相連,這樣,他就有了一條空中繩橋,無晉像黑蜘蛛一樣,憑借這條飛索道迅速爬向屋頂,最後他輕輕一個倒勾,便躍上了屋頂。
  上房自然是為了揭瓦。
  .........
  客堂,皇甫旭已經被領進來了,他背著手來回踱步,顯得有些焦躁不安,那本帳,那八萬兩銀子,就像兩個重重的秤砣,壓在他心上,令他喘不過氣來。
  “賢弟這麼著急做什麼?”
  門口傳來了皇甫渠陰陽怪氣地聲音,隻見皇甫渠腆著大肚子慢慢走進來了,他背著手,小眼睛眯縫著,透著一種幸災樂禍般地得意。
  皇甫旭看見他,就有一種強烈地想跪下的衝動,想懇求他把帳還給自己,如果無晉沒有和他談過,他肯定會這樣做。
  但現在,他克製住了內心的衝動,上前躬身施一禮,用一種平靜地語氣,“參見縣公!”
  或許是皇甫旭冷靜的態度有些不合情理,皇甫渠心中微微一怔,他怎麼不求自己?
  “賢弟請坐下吧!”
  想著東海皇甫氏那即將滾滾而來的銀子,皇甫渠心中有一種迫不及待地談判**,其實他並不想一次把皇甫家抽幹,他更想把皇甫家當做一棵搖錢樹,能源源不斷地給他提供錢財,用一個比較專業的術語,就叫年貢,每年給他多少錢,當然這個數目他已經想好,年貢五萬兩。
  一切獵捕手段他都已經布置好了,現在就等獵物自己乖乖地進來。
  “賢弟這麼晚來,有事嗎?”
  他眼中似笑非笑,揣著明白裝糊塗,按照皇甫渠的想象,皇甫旭一定會‘撲通!’跪倒,痛哭流涕給自己磕頭,‘大哥,把帳本還我吧!’
  想著這麼有趣的一幕,皇甫渠已經準備好的得意笑容,竟忍不住從他嘴角不自覺地泄露出來。
  不料,想象中的一幕沒有出現,皇甫旭神情依然十分冷靜,他問:“大哥,三年前皇叔說過,有七萬兩千兩銀子要退還給我,現在已經三年過去了,請問,這筆錢他要什麼時候他才還我?當初,大哥可是拍著胸膛給我保證過的。”
  皇甫旭問出的竟是一件風馬牛不相關地事情,皇甫渠臉色當場就變了,他什麼也不說,黑著臉喝茶,他這個態度就是告訴皇甫旭,不要提那件事,我不想聽。
  “既然大哥不想管這件事,那我就打擾了,告辭!”
  皇甫旭站起身拱拱手,轉身要走,皇甫渠有些愣住了,‘他怎麼不提帳本之事?難道是他還沒有發現帳本被偷嗎?不可能啊!肖姬說走的時候,就故意沒有關箱子蓋,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皇甫渠再也沉不住氣了,便幹笑了一聲,“賢弟,你不想要那帳本了嗎?”
  皇甫旭腿一軟,他隻恨不得跪爬過去求他,但他畢竟是四十幾歲的人了,多少還有點自控力,如果他真的跪下去,就像無晉所說的,帳本再也拿不回來了。
  他暗暗咽了口幹唾沫,克製住內心的軟弱,也不回頭,冷冷說:“大哥以為我的帳本就是那麼容易到手嗎?你再去好好看一看吧!”
  說完,他頭也不回,一腳深一腳淺地走了,如果皇甫渠現在看到他的臉,就絕對不會信他的話了,皇甫旭已經淚流滿麵。
  皇甫渠愣住了,一直愣愣地望著他走遠,眼睛眨了眨,目光中充滿了疑惑,那帳本....難道不是嗎?
  他轉身便快步向內堂走去。
  ........
  無晉在房頂上已經趴了快一刻鍾了,他身上穿得水靠不是純黑色,而是一種青色,這是無晉在北市逛了一個上午,才買到的,因為這種青色和瓦的顏色一模一樣,他趴在房頂上,就像條變色龍一樣,不仔細看的話,很難發現他,在水中也是一樣,水是青綠色的。
  這時,他聽見了急促的腳步聲,和剛才皇甫渠離去時的腳步聲一樣,皇甫渠又回來了,聽見皇甫渠的腳步聲急急匆匆,無晉的臉上便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說明他的計策十有**成功了。
  門吱嘎一聲,腳步聲走進了書房,隨即聽見皇甫渠的命令聲,“你們兩個在門口守著,誰也不準進來!”
  門重重關上了,還聽見了反鎖聲,無晉小心翼翼地將一塊瓦慢慢移開一條縫,他已經在屋頂做了好手腳,隻要移開一條縫,他便可以清晰地看見屋內的情形。
  隻見皇甫渠坐在椅子上,眼睛閃動著狐疑的光芒,他在想什麼,無晉忽然聽麵左麵的書櫥‘哢’地一聲輕響,皇甫渠立刻起身走到書櫥前,慢慢地搬動書櫥,書櫥一點點移開了,後麵是一堵牆,刷得雪白,隻見他在牆上按了一下什麼,牆皮彈開了,原來是暗門。
  皇甫渠從麵取出一本帳,仔細地翻了翻,他眉頭皺成一團,顯然這不是假帳,隻聽他低聲罵:“他奶奶的皇甫旭,你想不承認,你以為老子沒辦法查嘛?”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個中年女人的呼喚聲,“老爺!老爺!”
  皇甫渠一聲怒斥:“我不是說了,不準打擾我嗎?”
  “老爺,是京城來人了!”
  “啊!”皇甫渠嚇得驚呼一聲,京城來人,那應該是皇叔有什麼事找他了。
  屋頂上的無晉忽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皇甫渠聽說京城來人,並沒有什麼欣喜,而是一種極其厭惡的表情,甚至帶著憎恨,還聽見他低聲罵了一句,‘他娘的!’
  皇甫渠迅速將帳放回原處,又將牆皮和書櫥歸位,又聽見書櫥又傳來‘哢!’地一聲,皇甫渠吹滅了蠟燭,出門去了。
  “京城來了幾個人?”
  “來了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陰陰冷冷的樣子。”
  .......
  腳步聲越來越遠,皇甫渠到前院去了,綺綾樓再次安靜下來。
  無晉用匕首撬開了窗戶,一縱身跳了進去,無聲無息,他迅速來到書櫥前,用勁向外拉,剛才皇甫渠就是這樣拉拽的。
  但如蜻蜓撼樹,書櫥一動不動,要知道無晉這一拉,至少有七八百斤的力量,無晉這才發現,書櫥居然是生鐵鑄造,外麵包一層木頭,很明顯,必須用機關才能打開。
  他略一思索,便立刻走到皇甫渠的椅子上坐下,椅子是一把紫檀木椅,非常名貴,而且椅子下麵沒有和地板相連,說明機關不在椅子上,那個時代還沒有什麼遙控開關。
  他慢慢用腳在四下試探,他剛才看得很清楚,皇甫渠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如果不是用手,那就是用腳了。
  忽然他感覺到一塊地板有些異樣,稍微用勁一踩,隻聽書櫥傳來‘哢’的一聲,無晉大喜,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他再次來到書櫥前,用勁一拉,這一下,書櫥很容易地被拉開了,牆上有暗門,憑肉眼是看不見的,他雙手在牆上摸索,他找到一個軟軟的地方,用食指一摁,牆上的暗門彈開了。
  無晉摸出一塊長條形的海底螢石,咬在口中,螢石幽幽發著綠光,其實這就是夜明珠了,像這塊長條型的夜明珠,至少值兩千兩銀子,這是皇甫旭從家族庫房找出來的,現在就是無晉的手電筒。
  暗門內便是皇甫渠的保險櫃了,麵放著不少文書,他一眼便看見了最上麵的帳本,翻看一下,果然是二叔的走私生鐵的記錄,非常詳細。
  他立刻將帳本揣進懷中,又翻了翻,無晉是擔心皇甫渠抄錄了副本,沒有找到,應該還有沒來得及抄寫,他又繼續翻下去,文書大多是地契,對他沒有用,他希望能找到一袋鑽石或者一盒明珠之類,再不濟就是找到幾錠金元寶也行。
  但無晉什麼也沒有找到,最後,他從一個夾層內摸出了一個巴掌大的象牙盒子,盒子做工非常精美,上麵還鑲嵌著十幾顆寶石,這個盒子至少值上千兩銀子。
  盒子內沒有鎖,麵是一本線裝小冊子,很小,就有點像考場用來作弊的小書。
  無晉隻翻看了兩頁,他心中便狂跳起來......
  ........
  (求推薦票!急著推薦票!!)

Snap Time:2018-10-19 19:52:19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