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全文閱讀

作者:高月  皇族最新章節  皇族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皇族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四章最後的談判(大結局)(12-04-30)      第三百零三章截斷後路(12-04-29)      第三百零二章雍京投降(12-04-29)     

第九章 五叔的心思


  無晉離開後沒多久,趙勝男便氣勢洶洶衝回來了,馬匹發狂,險些沒將她顛死,渾身骨頭像散了架一樣,又酸又痛,但心中的滿腔怒火卻讓她顧不上身體的疼痛,她要找那個混蛋算帳,她簡直要氣瘋了,從小到大,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一路上,她的腦海中想到了幾十種折磨那個混蛋的辦法。
  馬車依然停在路邊等她,但那個混蛋船員卻不見了蹤影,趙勝男找了一圈,沒有看見無晉,便回頭問蘇伊:“剛才那個家夥跑到哪去了?”
  蘇伊眨了眨眼睛,怯生生問:“勝男姐,哪個家夥?”
  “就是....就是給你講故事那個混蛋,除了他還有誰?”
  “哦!你是說三郎哥哥啊!”
  “就是他哪去了?”
  “嗯!讓我想想......”
  蘇伊裝模作樣地想了想,忽然笑了起來,“我想起來了。”
  “你快說,他到哪去了?”
  “我想起來了,他好像正要出海,應該是去碼頭了吧!惹了勝男姐,他能不跑嗎?”
  “蘇伊,你可別騙我?”趙勝男一臉疑問地注視著蘇伊。
  蘇伊笑嘻嘻說:“勝男姐不信就算了。”
  趙勝男一眼在臭水溝看見了她的皮鞭,她恨得牙齒發癢,調轉馬頭便向碼頭奔去。
  “勝男姐,你不回去嗎?”
  “你們先回去吧!不抓住那混蛋,我決不罷休。”
  ........
  趙勝男追去碼頭了,無晉卻悠悠閑閑進了縣城,走了一刻鍾,便看見了皇甫記當鋪,從外麵看當鋪麵,光線顯得很黑,看不清楚情況,但無晉卻看見了五叔皇甫貴在櫃台後忙碌著什麼,這時,皇甫貴一抬頭也看見了他,連忙招手喊他:“無晉,快進來!”
  無晉走進了當鋪,見當鋪中人一個客人沒有。
  “五叔,今天生意不是太好啊!”
  “哎!時好時壞。”
  皇甫貴像隻胖胖的土撥鼠,從櫃台下麵鑽了出來,攬著無晉的臂膀笑道:“咱們到屋說話去。”
  屋是一間休息室,兩名夥計正坐在一張椅子上聊天,見掌櫃進來,嚇得跳起來,連忙點頭哈腰跑出去了。
  “你們兩個混蛋!竟敢偷懶,扣你們半個時辰的工錢。”
  皇甫貴罵罵咧咧,又回頭一邊給無晉倒茶,一邊說:“你要記住了,對這幫家夥就不能客氣,你一客氣,他們就會偷懶,很可能就會丟掉幾樁大生意,日子長了,當鋪不敗也得敗了,這就叫‘千之堤,毀於蟻穴’,我是牢牢記住的,你也要記住。”
  “五叔記住就行了,我記這個沒意義,對了,五叔找我做什麼?”
  “你還不知道嗎?”
  皇甫貴驚訝地望著他,“難道惟明沒告訴你?”
  “告訴我什麼?”
  無晉撓撓後腦勺,有點丈二模不著頭腦。
  “琢玉的事啊!”
  無晉心中一跳,連忙問他:“琢玉怎麼了?”
  皇甫貴撇了撇嘴,似乎對琢玉不屑一顧,“那小子在妓院和人爭風吃醋,被人家打斷了腿,也打斷了前途,祖父已經決定讓惟明替代他去參選戶曹主事,雖然說隻是候補,但實際已經定了,這下老二可就慘了,雞飛蛋打,錢白送了,兒子的前途也丟了,哈哈!”
  皇甫貴笑得十分歡愉,無晉見大家沒有懷疑到自己,便放心下來,這時他想起一件事,又問他:“五叔,我從前一些事情確實有點記不清楚了,你能不能告訴我,我當初闖了什麼大禍?”
  皇甫貴一點也不奇怪,他的這個侄子從小就記不住事,看來現在還是個空心大蘿卜,好不到哪去。
  “唉!七年前,你十歲,可你的這......”
  皇甫貴指了指腦袋,“卻和四五歲的小孩一樣,所以大家都叫你二傻,也不知是誰慫恿你,你竟然把家族的祠堂燒了,還胡說八道,說你們兄弟不是皇甫家人,家主盛怒之下,便將你送去了齊州,讓他的一個酒鬼朋友對你嚴加管束,這一去就是七年。”
  無晉這才知道自己當初被送走的內幕,原來是把家族的祠堂燒了,難怪祖父震怒,換誰都受不了,不過他隱隱記得是琢玉放的火,最後他拿著火把卻被抓住了,哎!真是個傻二啊!
  剛要再問,外麵卻傳來夥計的叫喊:“掌櫃,有人當大件。”
  “來了!來了!”
  皇甫貴對無晉道:“你先坐坐,我馬上就來,還有重要的消息告訴你。”
  說著,他掀開簾子跑了出去,“客官,你要當什麼?”
  無晉抱著手靠在門上,心中的得意使他臉上的笑容忍不住綻放開來,今天幹得多漂亮,一棍子就把大哥的攔路虎給打趴下了,那混蛋的大腿骨斷了,至少要躺兩個月,哪有躺在擔架上去上任的戶曹主事?就不知大哥聽到這個消息,會是個什麼表情?驚訝,還是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他在想象大哥聽到消息時的模樣.....
  他在胡思亂想,眼一瞥見外麵大堂又進來一人,大堂內一下子熱鬧起來。
  “!羅秀才來了,有沒有什麼最新的官場密聞?”
  這個叫羅秀才的男子是個中年人,似乎和五叔很熟,而且能說會道,小道消息也似乎很多。
  “有一個消息倒是有趣,你們知不知道,據說新任蘇刺史和張縣令的關係十分緊張。”
  無晉忽然聽到了蘇翰貞的消息,他的耳朵立刻豎起,靠近門簾後細聽。
  “哦?這話怎麼說,那蘇刺史不是新來的嗎?怎麼和張縣令的關係搞僵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和他們京城的背景有關吧!反正蘇刺史去咱們維揚縣鄉村視察,地方官員都陪同去了,就是這個張縣令不睬,大家都說張縣令在給蘇刺史一個下馬威呢!”
  “不說這些了,和咱們小民無關,秀才有什麼事嗎?”
  “我這有個上好的夜壺,老貴你看看值多少錢?”
  .......
  過了片刻,簾子一掀,皇甫貴又走了進來,他擦擦額頭上的汗連聲抱怨:“屁大的事情都要讓我去,非要累死我不可。”
  “五叔可以讓手下人去做呀!幹嘛事事都自己去做。”
  “唉!你不知道,你祖父下了令,從今天開始,皇甫家所有的生意都要小心,要提防其他五個家族從背後對我們施冷箭。”
  無晉笑著搖了搖頭,“我看祖父是有點草木皆兵了,當鋪怎麼能害到我們,給我們放把火嗎?”
  “咳!這你就不知道了,當鋪麵的名堂多呢!比如前年一個盜賊偷了平湖縣令的官印,死當給了馬記當鋪,那馬掌櫃人不錯,但就是喜歡貪小便宜,他見那官印是銀製的,便用很低的價錢收了,我估摸著他是想把官印熔了做元寶,不料官印還沒捂熱,官府就找上門來,這下慘了,馬掌櫃被抓,當鋪也被官府強行關了,身敗名裂,所以防人之心不可無,這個時候我們要格外當心,搞不好哪個家族就會來害我們,敗壞我們的名聲,讓我們皇甫家在戶曹主事參選中敗北。”
  無晉點了點頭,五叔說得有道理,他又笑問:“剛才五叔說有什麼重要事情告訴我?”
  皇甫貴一拍腦門,“我險些又忘了,是這樣,家主想讓你去管碼頭上我們皇甫家的倉庫,讓你做二管事,月薪六兩銀子,怎麼樣,有興趣嗎?”
  無晉上輩子最不喜歡就是給人打工,所以他選擇了一個自由職業,給自己當老板,已經懶散慣了,現在又要讓他去打工掙工資,他才沒這份興致呢!
  他立刻搖搖頭,“沒興趣!”
  皇甫貴一愣,他沒想到無晉竟拒絕得這麼幹脆,要知道倉庫管事多少族人都打破了頭要爭著去,他居然拒絕了,真是個二傻啊!
  自己有什麼打算?”
  “五叔,我想問一問,家族準許自己去做事嗎?比如我自己開個店什麼的。”
  “這個.....當然可以,族中沒有限製。”
  皇甫貴忽然反應過來,望著無晉驚訝道:“無晉,你想自己做事嗎?”
  無晉笑了笑,反問他:“難道五叔不想嗎?”
  皇甫貴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起來,他怎麼不想,他每天起早貪黑,拚命經營當鋪,當鋪一個月能掙上千兩銀子,可他自己卻隻有十五兩銀子的月俸,其餘錢全部要交給家族,名義好像是家族的,可實際上就是老二一個人占有,他花錢大手大腳,光是在他後妻的身上就不知花了多少錢。
  這幾年他為了討好那個別駕皇甫渠,至少在他身上花了幾萬兩銀子,這可以解釋是為了家族,也就罷了,可他的兒子琢玉卻是個十足的敗家子。
  皇甫貴有一個京城的朋友,去年曾經寫信告訴過他,老二的兒子琢玉在京城時一擲千金,他最喜歡找名牌妓女,京城有個名妓叫小鳳蘭,在京城名妓中可排進前五名,一個晚上的肉金至少要三百兩銀子,而那個敗家子竟將她包了一個月,這件事轟動了京城,一個月就是一萬兩銀子啊!他的錢從哪來?
  這件事讓皇甫貴心中極度不平衡,他有點積蓄,早就想自己當東主了,可是他又抹不下家族的麵子,此時無晉很幹脆地拒絕為家族做事,又勾起了皇甫貴的心事,可惜本錢不夠啊!
  心中雖然有了想法,但他不會告訴眼前這個二傻,告訴他又有什麼用,作為長輩,他更關心無晉要做什麼?
  “無晉,你有什麼打算嗎?”
  “還沒有想到呢!”
  無晉笑了笑,“先看看行情再說。”
  他做半年海員賺了幾十兩銀子,足夠他用幾個月了,剛來到這個異世,人地生疏,他需要好好了解一下,才能最終決定自己做什麼?
  這時,當鋪又進來兩個客人,無晉便起身告辭了,“五叔你忙,我先走了。”
  他剛走到門口,卻忽然看見那個假小子趙勝男滿臉怒火,正好從門口騎馬經過,他連忙一閃身,躲在門後,等馬蹄聲遠了,他才慢慢走出來。
  皇甫貴在一旁見他狼狽,有點忍俊不住,“怎麼,你得罪這個女殺星了嗎?”
  無晉無奈地苦笑一聲,“其實沒什麼大事,就因為我說她是假小子,她便開始找我麻煩了。”
  “難怪呢!她最恨別人叫她假小子,其實她人不壞,心情好時還常常周濟窮人,但就是脾氣暴,誰惹著她一點,馬上就翻臉,六親不認,上次連張縣令和她開玩笑,都被她罵了。”
  無晉一皺眉,“她是誰?”
  一屋子的人都忍不住笑了,那個羅秀才搖搖頭歎道:“老弟,你連她是誰都不知道,便得罪了她,真是冤枉死了,她是我們東海郡趙司馬的寶貝女兒,你以後叫她趙小姐,下次見麵恭維她是嬌滴滴的,如花似玉的趙姑娘,她保證就不會生你的氣了。”
  “算了,我不睬她,你們忙,五叔,那我先走了。”
  無晉拔腳便走出當鋪,皇甫貴忽然想起一事,連忙跟在後麵喊他:“哎!無晉,家主給你安排了一間屋子,你可以去找劉管家。”
  “我知道了,多謝五叔!”
  .......
  PS:老高又厚顏求票了,新書需要您支持,投票點擊,老高多謝了。
  老高感謝T.c.仁公子、情義周六、書友3721154、冒恰我飄、天地二鬥、梁彥兒書友的打賞。

Snap Time:2018-10-21 17:55:21  ExecTime: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