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網小說閱讀-好看的小說推薦 簡體中文繁體中文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重生之藥香》全文閱讀

作者:希行  返回本書首頁  返回章節目錄  TXT全文下載  加入書架  給本書投票
   重生之藥香最新章節:  VIP卷 貼心(12-02-25)     VIP卷 有孕(12-02-25)     VIP卷 生氣(12-02-25)     

重生之藥香 第二百三十三章繼續(大結局)


“什麼時候到的?”顧十八娘笑問道。

“今天早上。”信朝陽笑道,一麵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臉,“八百加急,換馬不換人….瞧,風塵仆仆吧?”

這兩年他蓄了須,此時眼底發青,前幾年那玉養溫潤的氣息消退了很多,多了幾分風霜氣。

“我好心疼啊…”顧十八娘撇撇嘴道。

信朝陽就笑了,伸手撫著短須,“好了,不逗了…”說著衝她伸出手。

“什麼?”顧十八娘問道,看著伸到麵前的手略一愣神,旋即移開視線。

“我要的狗骨燒灰呢?”信朝陽問道,“不會製的話,也不用連說一聲都不說就走了吧?”

離開利州,她的確是悄悄走的,對外說是去毫州了,事實上,她隻是從毫州經過采購了毫芍,並未停留就北上。

沒想到她剛到這,信朝陽就跟過來了,一定走了很多路吧….

“大少爺….”顧十八娘輕輕歎了口氣,看著他一笑,“是,我不告而別,我錯了…”

“感動了吧?”信朝陽再次伸手撫短須,帶著幾分得意說道。

顧十八娘忍住翻白眼。

“是,感動了,我以後不會故意排斥你們大有生,一視同仁,看價出藥,不抬高不放空…”她連聲說道,“前仇舊恨一筆勾銷….”

“這可是你說的….”信朝陽笑道,立刻從袖子扯住一張文書,“….狗骨燒灰的交貨期可以填上了吧?”

顧十八娘哈哈笑了,轉身從櫃台找出筆,卻沒有墨。

“我來….”信朝陽走過來,一手扶袖,研墨。

“好了….我這段日子就製好,給你們……”顧十八娘提筆輕沾墨,在文書上寫上四月初二四個字。

“謝天謝地,這狗骨藥灰用的少,但真要有人用起來,還真不好找……”信朝陽小心的抖了抖文書,笑道。

“不太好做……”顧十八娘答道,看著他一笑,“大少爺,回去吧……”

“一會兒就走……”信朝陽道。

“回建康去吧……”顧十八娘再次說道,微微一笑{lml“這幾年來,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回去吧….”

信朝陽亦是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顧十八娘輕歎一聲道。

“可是,誰說錯了,不能重來?”信朝陽笑道,“既然有機會重來,為什麼不試試?不管結果如何,隻要試過了,盡力了,總好過,將來空懊悔我怎麼沒有那樣做…”

“還可以重來?”顧十八娘挑眉道,一麵輕輕搖頭。

“還不算晚,不是嗎?”信朝陽笑道,“說起來,好慶幸那一天,你過來將我驚醒….要不然啊…”

他拉長聲調,帶著幾分悵然,幾分慶幸。

“要不然啊….可真後悔也晚了,那就是來不及了…”他說道。

聽他說起那天的事,顧十八娘也笑了。

“那時候我是有點過分了….”她說道,微微有些悵然,回想當日覺得有些想笑,那時的自己真是張牙舞爪的青澀,一眨眼已經過去四年了,“四年了啊….真…”

“我走了,回去眯一會兒,改天見….”信朝陽擺擺手,起步外走。

“信朝陽。”顧十八娘喚住他。

信朝陽回頭看她,嘴角一彎,“何事吩咐?”

“我知道在你眼我很特別,所以你很好奇,新奇的東西人人都想要…”顧十八娘看著他,緩緩說道,“可是如果可以,我想沒人願意當個特別的人,如果可以,寧願如芸芸眾生,庸庸而過,無趣無味…”

信朝陽轉過頭,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所以就這樣吧…”顧十八娘接著說道。

她的話音未落,信朝陽忽的轉身走過來,眼圈竟微微有些發紅。

“十八娘,你別這樣說….”他低聲說道,神情沒有往日的輕鬆灑脫,而是難得凝重,在顧十八娘身前站定,卻並沒有抬頭看著她,而是垂下視線,“你這樣….讓我很心疼…是,一開始,是好奇,我一直以為隻是好奇,直到那一天,你站在我麵前,笑著對我說恭喜,你在笑,可是我看到你的眼是那麼悲涼….十八娘….從那一刻起,我就隻有一個念頭,我要用這一輩子去暖你….就算最後沒有結果,你也可以知道,這世上有一個人願意用一生還你那一刻的悲傷….”

顧十八娘隻覺得嗓子辣痛,她不由咳了聲。

“我看你真是趕路還累了….”她皺眉道,“怎麼聽這話,好像我是對你因愛生恨一般….”

信朝陽低著頭似是輕笑一聲,“沒動心,哪來的恨心。”

“你”顧十八娘咬唇豎眉,旋即又是哼聲一笑,“好啊就算是,動心怎麼了?心能動,就不能死嗎?”

“好了…”信朝陽抬起頭,麵上浮現一絲笑,“好了….不煩你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如果我讓你覺得不自在了,我就離開一段…別生氣…”

說著話,又撫了撫唇邊的短須。

顧十八娘終於翻個白眼,“我說,你能不能把你的胡須剃掉?本來年紀都不小了….更顯得老….”

信朝陽哈哈笑了,衝她擺擺手,沒有再說話轉身走了。

站在空空的店鋪,顧十八娘默默的站了一刻,揉了揉有些酸澀的眼。

“人常說,年紀大了眼睛就幹了,怎麼我反而越長越小,動不動就想哭….”她自言自語,自嘲一笑,“越活越回去了….”

她搖搖頭,輕輕關上門,進內去了。

“這就是四大懷藥啊….”顧十八娘好奇的拈起一把菊花,又去看一旁的熟地。選購的一些藥材送來了,滿滿的擺了半屋子。

“四大懷藥是什麼?”小丫鬟好奇的問。

“懷慶府的熟地、山藥、牛夕、菊花,最為優良,是為上品,所以大家就稱呼為四大懷藥….”顧十八娘解釋道,一麵逐次認真看過,點了點頭,“不錯,的確是上品,我都要了….”

“哎好,多謝顧娘子賞臉,咱們懷慶藥名氣更大了….”穿著青衣的管事笑道,一麵拱手道謝。

“哪,是藥好。”顧十八娘笑道,吩咐結賬。

“顧娘子,咱們覃懷會館就在藥王廟街上,顧娘子得閑賞臉過去坐坐….”管事的賠笑說道,一麵遞上一張燙金名帖。

“好。”顧十八娘淡淡點頭,一旁的小丫鬟領會才伸手接過。

管事的笑的眼睛成一條縫,口中連連道謝才帶著人去了。

“小姐,我聽說覃懷會館建的可好了,麵有大大的戲樓子,人都說十三幫一大片,不抵懷幫一個殿呢….”丫鬟高興的隻拍手,“可是他們關著門都不讓進….有錢人也不行…”

顧十八娘笑了,“有錢人,他們懷來幫是大藥商,難道不是有錢人?還會稀罕別的有錢人?”

“是….”小丫鬟也嘻嘻笑了,“他們稀罕小姐這樣的大藥師….”

顧十八娘笑著敲了下她的頭,“去,叫人把藥材都搬到庫房….”

小丫鬟笑眯眯的應聲去了。

顧十八娘站在門口,下意識的看向對麵,見那店鋪開著門,人進人出,卻是並不見信朝陽的身影,看來是走了吧……

“信少爺是不是病了啊?怎麼好久沒見了…”身旁猛的站過一人,輕聲說道。

“嫂嫂….你見不到誰,就說誰病了啊?”顧十八娘回頭塌嘴道。

女子掩嘴笑,“我這不是替你猜的嘛,妹妹你一天往外看好幾回….”

顧十八娘皺皺眉,頗有些無奈打量眼前的女子。

她的年紀二十出頭,挽著高鬢,穿著五彩褙子月白繡裙,鵝蛋臉,一笑兩酒窩,看上去端莊賢淑。

“嫂嫂,你好歹也是知縣家的千金小姐,如今又當了娘,能不能不要這麼愛看熱鬧愛打趣小姑子啊,矜持啊….”顧十八娘故作無奈塌嘴道。

“哎吆,矜持什麼啊,妹妹,這沒外人,你可別信那些話,矜持,矜持的話我還能當你嫂嫂….”女子掩嘴笑,一麵抬手推她,“去看看嘛,去看看嘛….”

“嫂嫂,你再這樣,我就要懷疑你趕著我出嫁了啊….”顧十八娘躲開她,抬手製止道。

“不用懷疑,嫂嫂我就是這樣想的….”女子幹脆抓過她硬推出門,一麵衝後喊道,“五妮兒,磨蹭什麼呢,拿著東西出來….”

一個小丫頭拎著籃子跑出來,口中連聲應著。

“高蘭梅,你再這樣我可惱了啊….”顧十八娘被她擋著,有些慌急,跺腳道。

“惱吧惱吧,誰還不能惱誰幾回,沒什麼大不了,你這人做事就是想得太多,羅囉嗦的顧前顧後的,啥都想明白了,日子過得還有什麼意思….”女子依舊嘻嘻笑,趕著丫頭,“麻利點,陪小姐出趟門…”

“是,少夫人….”小丫鬟笑道,順手挽住顧十八娘的胳膊,“小姐,走吧….”

“說的真輕巧…”顧十八娘苦笑一下,不想明白,日子能不能過下去還不一定呢,她看著女子盈盈笑臉,不由輕輕歎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羨慕。

“本來就這麼輕巧,是你想太多啦”女子衝她擺擺手,幹脆關上門。

“哪有這樣的嫂嫂”顧十八娘又是無奈又是想笑,看四周路人投來好奇的目光,不由有些羞慚,忙轉過身,待要抬腳有遲疑。

“走啦,小姐….你看人家看熱鬧呢….”小丫鬟顯然察言觀色了得,忙架火道。

顧十八娘果然不敢站著不動,抬腳走了幾步,眼看跨過路中間,腳步又放慢了。

這樣不好吧….自己才趕走他,一段日子不見了,就又巴巴的去探望,這也太….

“小姐,上次我送你那個狗灰….”小丫鬟想到什麼忙說道。

“是狗骨燒灰….”顧十八娘糾正。

“就是那個….錢沒給夠呢….”小丫鬟道。

“怎麼沒給夠啊?先付定金,交貨付清,可是沒拖欠的先例啊….”顧十八娘皺眉,瞪眼看小丫鬟,“你跟了我這些日子,白跟了啊?”

“小姐,人家掌櫃的說,剛開張,資金周轉不靈,寬限一段….大家這麼熟….”小丫鬟有些委屈道。

“熟什麼熟當初他要我還借銀三百萬兩的利息時,可是一點也沒覺得熟”顧十八娘哼聲說道,立刻加腳步,隻奔大有生而去,“竟然敢欠賬”

小丫鬟吃吃笑,加腳步跟上去。

看著二人的身影邁進大有生,一直站在街角屋簷下的兩人慢慢的轉過身,他們都帶著大大的帽子,遮住了麵容,穿著灰撲撲的衣裳,從身形上可以看出一男一女。

沿著街道走出一段,女子輕輕掀起帽子,露出靈寶的麵容。

“哥哥….”她伸手用力握了握男子的手臂,聲音有些哽咽,“….不如去見小姐一麵…”

靈元沉默一刻,搖了搖頭。

“其實,從小姐那日救你我與風雪中後,我們就該離開的…”他緩緩說道,鬥笠帽遮住了半張臉,隻露出頓頓的下頜。

隻是貪戀那從來未曾有的溫情,一步一步迷失了自己的路。

“小姐說得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這條路怎麼走走成什麼樣,最終是靠自己來決定…”他反手握住靈寶的手,“現在,我們該去走我們的路了…”

靈寶淚如雨下,咬著下唇點點頭。

“哥哥,我們去哪?”她問道,伸手抹去眼淚,看向靈元。

靈元微微掀開帽簷,目光投向北方。

“何其幸也,如此大難我還能得命偷生……”他帶著幾分感慨,目光堅定,“我們回家鄉….”

“可是那還是金狗占著得….”靈寶不解問道。

“對,我就要去投軍,趕走金狗,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家…”靈元笑道。

靈寶點點頭,緊緊握住他的手。

走到街道的盡頭,靈元再次回頭看了眼,從領口拿出係在紅繩上的那塊翠玉,在手心緊緊握了握。

“走吧。”他說道,轉過身大步而去。

靈寶也收回視線,小碎步跟上,兄妹二人的身影漸漸遠去。

顧十八娘從走進門的時候就已經有些不自在了,當穿褐色氅衣的信朝陽從室內走出來,看著她笑的令人發毛的時候,她就再也坐不住了。

“….真病了真病了…”信朝陽忙說道。

“人吃五穀雜糧,難免的…”顧十八娘哦了聲說道,遲疑一刻,坐了下來。

信朝陽坐在對麵,撫著短須又開始笑。

自從蓄了這短須,他便多了這個下意識的動作。

誰也沒說話,室內的氣氛有些怪異。

“狗骨燒灰為什麼欠款?”顧十八娘幹笑一聲率先開口問道。

“欠款?誰欠款了?真是太大膽了….”信朝陽立刻皺眉說道,對一旁侍立的小廝問道。

“少爺,您病著,掌櫃的沒敢打擾您…”小廝忙回道,“沒您的手章,那筆銀子便晚了幾天….”

“給顧娘子送去。”信朝陽說道。

小廝忙應聲顛顛的下去了。

顧十八娘目光審視他一刻,見神情的確有些萎靡,臉色也有些發白。

“什麼病?多久了?”她問道。

“也沒什麼,這就好了….”信朝陽卻未正麵回答,打著哈哈道。

“那你好好養養吧,”顧十八娘也沒有再問,笑了笑,站起身來,“多保重….”

“我送你…”信朝陽站起身來。

“外邊風寒,留步。”顧十八娘搖頭道。

信朝陽就看著她笑。

“你笑什麼笑。”顧十八娘皺眉,“我說這話很不正常嗎?”

信朝陽哈哈大笑,“沒有沒有。”

說著先一步越過她出門,顧十八娘在後抿抿嘴跟上。

才走出屋門,就見一個小廝跑過來。

“少爺,袁小姐來了….”他說道。

“哪個袁小姐?”信朝陽隨口問道,停腳,“我不是說過病了,不見客。”

“衢州參將袁家小姐….”小廝忙說道,一麵抬眼看,“就是咱們路上救得的那……”

他的話音未落,信朝陽就察覺身後人的氣息異樣,忙轉頭看去。

“十八娘?”他不由問道。

顧十八娘麵色微白,雙目怔怔,竟似木訥一般。

“衢州袁家…”她喃喃說道,眼圈陡然變紅,“可是…袁素芳……”

“叫什麼我倒真不知道…走到蔡州時遇到盜匪,這位袁家的小姐受困…他們說家是這的參將…”信朝陽說道,皺眉審視她,“你認得她?”

“你說,你救了她?”顧十八娘麵色古怪的看著他。

信朝陽點點頭,“也不算救吧,大家都被圍困……怎麼了?”

顧十八娘搖搖頭,沒有說話,麵上浮現一絲古怪的笑,似憂傷似悲戚。

“這次竟然是你救了她……”她喃喃說道,說著深深吐了口氣。

信朝陽笑了,開玩笑問道:“那麼那次是誰救她?”

顧十八娘並沒有看他,而是將視線落在門邊的方向。

沈安林…

也是在蔡州,也是盜匪,他威風凜凜的救了她,她感恩的上門道謝,不方便見男主人,相邀的自然是自己的這個女主人……

看戲…遊園….說笑…那般的攜手為歡姐妹情深……

對於那一世的顧十八娘,枯守寂寥中,無疑是天降甘霖…….

“十八娘,怎麼了?”信朝陽收起玩笑,神色凝重,看著一滴眼淚從那姑娘麵前滑落。

“沒事…”顧十八娘伸手擦了一下,笑了,“隻是想到一些事,失態了…”

信朝陽看著她,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笑了笑,沒有說話。

“聽聞信少爺病了,素芳特來探望恩公….”

門外有輕輕的軟聲響起,一個女子的倩倩身影出現。

顧十八娘看著那個女子緩緩走進,嬌豔明媚如出水芙蓉的麵容漸漸在眼前放大清晰。

似是察覺到審視,她也看過來,靈眸轉動,略一遲疑,淺淺一笑,算是頷首打招呼。

顧十八娘亦是一笑,便移開視線。

人生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事,命運也好,緣分也好,又有什麼呢?

她已經放下了,放下了懼怕。

就如哥哥所說,人之一生,波折無數,變幻莫測,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既然踏上這條人生路,就不要怕,崎嶇坑窪也好,坦蕩平坦也好,守著自己的本心,坦坦蕩蕩而活,痛痛而生,不懼生,不怕死。

盡心竭力,雖曰為學,子曰學矣。

(全文完)——

這就是我想寫的結尾。

接下來的故事當然還有,但顧十八娘已經放下了,不怕了,可以相信,她會讓自己過得很好,真正的重生,真正的活下去,被牽涉進命運漩渦的每個人,蔡文也好,顧漁也好,靈元靈寶也好,沈安林也好,信朝陽也好,都找到自己的路且去走自己的路。

所以,我就不再寫接下來的故事了,因為,此時的顧十八娘一定會活的很好,接下來,我就會慢慢的寫番外,是他們婚後,孩子,以及製藥的小故事,每篇都會很短,喜歡看的朋友,可以不定期過來瞧瞧,但不用日日守著了——

結尾感言——

有讀者說看不懂我寫的是什麼要寫什麼,毫無頭緒主線散混亂,有的讀者看出拜金拜權,有的看到金手指強大毫無邏輯,有的看到聖母,有的看到陰寒,至於我要寫的什麼其實沒必要說,我筆力有限,大家看到的領會的不一定是我要表達的,一千個人眼一千個那啥哈哈。

我希望,所有的姑娘們,都能堅強,不要為了一次失敗,感情也好生活也好,就輕易放棄自己,尤其是自己的生命,我希望,再也不看到自殺,尤其是為情自殺的信息,人生在世,值得珍惜的事還有很多,愛情,不是全部。

我希望,所有的姑娘們,都能勇敢,人生是不公平的,是坎坷不平的,當你絕望的時候,要堅持下去,要相信自己能走下去,隻要你想走,就一定有路可走,等走過去之後,回頭看,那些曾經天塌地陷世界末日的事,其實也不過如此而已,過去了,就過去了,沒有過不去的坎。

我希望,所有的姑娘們,都能善良,世間是複雜的,有黑暗有陰謀,有種種醜陋不堪,但大家要相信,黑暗複雜醜陋是事實,但不是正理,我們不能因為事實,就拋棄正理,要相信愛,相信美好,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我們如此的複雜,經曆的感觸的也如此複雜。

如此,謝謝一路跟隨,姑娘們,我們再見,或者,不見。

[6Y]
我喜歡這本小說 推薦
暫時先看到這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