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閱讀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節  官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神最新章節後記之夏想和孔縣(12-09-14)      後記之新的開始(12-09-13)      後記之官運(12-09-12)     

後記之新的開始


    後記之新的開始(新書開始了)

    曾經叱吒風雲、影響了無數人的的夏想,此時已經滿頭銀發,卻精神矍鑠,滿麵紅光,正在花香滿院、綠樹*潢色小說成蔭的院中打太極拳,一招一勢沉穩有度,開合之間,已經隱現大家氣象。

    夏想退下之後,居住在靜安居。靜安居綠樹成萌,最難得的是有不少數百年的古樹頂天而立,在經曆過無數次動亂的京城還能和古樹同居,實在是難得的幸事。明眼人應該可以看出來,靜安居及其周圍的大院子雖然變動極大,但格局依稀沒變太多,赫然是當年老古的宅院。

    沒錯,老古離世之後,宅院先歸了古玉所有。古玉就沒有在宅院住過一天,她怕觸景傷情,就搬到了郊外一處的別墅。宅院荒廢了幾十年之後,古來搬了進來。後來古來經常出國交流中國傳統文化,也顧不上打理宅院,就移交到了夏想名下。

    夏想接手之後,經過數年的裝修和精心布局,等他退下之後,就安然住了進來。曹殊黧不常在京城,有時在燕市,有時在單城,靜安居就經常隻有夏想一人。人老了,都會思念往事,夏想就學會了打太極拳,而且還是正宗的源自家鄉的楊氏太極拳。

    最開始,有無數人擠破頭要登門拜訪夏想,夏想既然退下,他不會貪戀權力,就在門口貼了一張謝客啟事,親自將宅院改名為靜安居,意思就是靜心安養的居所,其後,誰都不好意思再打擾夏想的清靜,夏想也終於在世事紛擾幾十年後,得以清靜安養,並且回味人生。

    古風前往孔縣尋找故人一事,夏想自然知道,說是故人,其實他和容老爺子並未見過一麵,早年也並不知道容老爺子的存在,直到吳老爺子辭世的前半年,老爺子突然思念故友,將當年許多秘辛都說與了夏想,其中大部分都是夏想聞所未聞的驚天秘聞!

    盡管當時夏想已經身居高位,但還是被吳老爺子所說的曆史真相震驚得無以言表,先不說當年被歌頌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某烈士,在他被無限拔高的背後,實際上他因偉大的無產階段事業而被捕殺害的真相卻是,他當年綁架了一對外國夫婦,索要萬元的贖金,結果對方沒錢,就被他殘忍地斬頭殺害,隨後被國民政fu以謀殺罪判處死刑……曆史掩埋了真相而美化了醜惡,以上小事在曆史長河中終會被淹沒,偉大的卑微的美好的醜惡的,全部都會是曆史塵埃。

    而有些涉及到開國領袖背後的秘聞,不為曆史所知或許會永遠埋沒的一部分事實,就讓夏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曾經在共和國的曆史上,活躍著一群高參,一群不為人所知不會記載進曆史的高參,他們沒有身份,沒有地位,既不是秘書也不是秘書長,卻對領袖有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從影響國家大計的決策,到領袖的每次出行的時間安排、路線安排,甚至是領袖居住之地的家具擺放,等等,都由他們一言而定。

    而領袖對他們的信任,更甚於秘書或是護士,他們曾經是領袖最信任的人,領袖對他們的信任,超過對身邊的任何一個人,所有人都對領袖畢恭畢敬,不敢大聲說話,隻有他們在對領袖提出建議時,不是以請求或請求的口氣,而是以平等對話的姿態。

    其實在漫長的中國曆史中,曆來不乏藏身於君王背後出謀劃策的高參,他們之中,有人青史留名,比如東方朔、嚴君平、袁天罡,有人沒有聞名顯世,但無數帝王的活動背後,無一處不彰顯他們的隱性的存在,比如秦始皇、漢武帝的泰山封禪,比如武則天最終立李姓太子並且死後立無字碑,等等,曆史在留給後人的表麵文章的背後,其實還大有文章。

    如果說遙遠的帝王背後的高人不足以讓夏想吃驚,畢竟離現在已經遙不可及了,但聽到開國以後還有無數類似的高人活躍在京城,就讓夏想初聽之下也是懷疑吳老爺子所說的真實性,但轉念一想以吳老爺子的見識和為人,從不以謊話對他,他就接受了真相。盡管有時候曆史的真相比想像中的美好差了太多,但真相就是真相,可以被掩蓋,但不會被抹殺並且永遠存在。

    關於容老爺子的政治智慧和往事,吳老爺子說了許多,至於他和容老爺子之間的關係,雖然年紀相差不多,卻有師徒之誼。吳老爺子最感慨良深的一句話,夏想直到今天依然曆曆在耳:“容老爺子當年離開京城的時候,他有一個弟子說什麼也不肯離開,說是正逢開明盛世,正是為國報效的時候。容老爺子歎息一聲說道,開明盛世還早,胡適是何等聰明的人物,為何不留下?弟子說,老師要當胡適,我就做吳好了。”

    當時夏想還問:“結局如何?”

    吳老爺子反問一句:“吳的結局如何?”

    夏想唏噓良久,一時心痛難言。

    到了晚年,夏想幾乎忘記了當年吳老爺子提及的有關容老爺子的前塵往事,直到有一次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去八寶山拜祭,忽然之間想起故人,涕淚橫流,幾乎痛不欲生,茶不思飯不想,隻想遙望東山,誠心問上一句,故人安在否?

    老人家之間感傷的情緒會傳染,當年許多受惠於容老爺子仍然健在的幾位老人家,自發地聚集在一起,憶起當年容老爺子的往事,念及老爺子對他們的影響了整整一生的言傳身教,幾位世紀老人、曾經叱吒風雲的人物,在暮年蒼蒼時,當年的威風不再,人人熱淚長流,感懷容老爺子的恩惠,竟有一人悲痛過度而昏厥在地!

    消息傳到了古玉耳中,幾位老人家要麼是爺爺的至交,要麼是爺爺的親朋,她不能不管不顧。

    消息也傳到了夏想的耳中,幾位老人家都是國寶級的人物,不能讓他們有絲毫閃失,再加上正好有吳老爺子當年的教誨,他對容老爺子的興趣驀然大增。

    最後就由古玉決定,讓古風親自出麵去尋找容老爺子的下落,以示對容老爺子的敬重,同時,也是為了讓京城幾個碩果僅存的老人家放心,連古風都親自出動了,肯定是抱定了不管怎樣都要帶來確切消息的決心。

    古風出麵,暫時安撫了幾位老人家激動的心情,在古風離京之後,幾位老人家隔三差五地打來電話問事情的後續進展,不敢直接打擾夏想,卻直接打給了古玉。

    在古風離京一周之後,終於等來了古風的返程。和夏想的預想有出入的是,古風既沒有帶回容老爺子的人,也沒有查到他的下落,甚至連他是生是死還是未知,卻隻帶來一本書,一本故事充滿傳奇色彩並且跌宕起伏的官運,夏想手拿官運,隻翻看了幾眼,就隱入了深思之中。

    “爺爺,您說為什麼官運中記載的故事,在真實的曆史中都沒有發生過?您看這,這,還有這,這些記載的曆史事件發生時,以您當時的級別,應該清清楚楚,我不敢肯定是不是真實發生過,您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夏想輕輕合上《官運》,並沒有正麵回答古風的問題,反問:“你能確定《官運》就是容老爺子的親筆?”

    “能!”古風斬釘截鐵地答道,他現在心急火燎,對於容老爺子,他敬重如神,但容老爺子記載的曆史又偏偏和真實發生過的事情有嚴重的偏差,他迫切地想知道真相,翻開官運的末頁,在不起眼的角落有一行小字,他指給了夏想,“您看,閑雲野鶴容半山記,有署名。”

    夏想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隻一個署名不能說明問題,這樣,你拿書去讓幾個老人家看看,如果他們確認是容老爺子的筆跡,我就告訴你為什麼上麵記載的曆史和真實的曆史有出入。”

    “好。”古風二話不說,拿出官運轉身就走。

    看著古風消失在院外的背影,夏想長舒了一口氣,又打了幾式太極拳,讓微微波動的心情平息下來,其實他沒有對古風說實話,在看到官運的第一眼,他就可以肯定是出自容半山之手,看了麵的內容之後,他更是百分之百斷定,容半山記載的故事全是真實事件!

    好一部蕩氣回腸百轉千回的官運,好一出比他的經曆還要精彩的官場大戲,夏想回味起官運中波瀾起伏的壯闊人生,感覺比回憶起自己的人生之路還要暢快淋漓,他很羨慕官運之中的被容半山看中的年輕人,那個年輕人比他運氣要好,機緣要好,而且,官運也比他更亨通。

    夏想之所以不告訴古風真相,是因為官運一書的出現,事關他本人一個最大的秘密——他是重生者,在他現在的時空,曆史已經被重寫,而在容半生的官運時空,是一個真實的曆史,是另外一個時空發生的事情,隻不過兩個時空因為一本官運的出現,意外地出現了交叉點。

    且不去管時空的問題了,夏想站在陽光之下,仰望天空,在另一個時空,他依然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失敗者,他不是主角,而主角正是被容半山看中並且精心培養的另一個年輕人,那個年輕人的故事,是一個全新的故事,是一次更驚心動魄的旅程,是一個從頭再來的新的開始……

    新的開始……是一個在容半山的運籌帷幄之下,屬於那個年輕人的時代!是一個更風雲激蕩更讓人神往的時代,那個年輕人所走的道路,就連夏想也是羨慕不已。

    新的開始,是一個將官運之道演繹得精彩絕倫的故事。

    ps:15日,新書隆重登場。

    ……

    

Snap Time:2018-08-19 10:04:29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