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閱讀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節  官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神最新章節後記之夏想和孔縣(12-09-14)      後記之新的開始(12-09-13)      後記之官運(12-09-12)     

後記之古風


  後記之古風(兼新書說明)
  一輛長安歐諾mpv商務車在單城市委門口被警衛攔住了,警衛很不客氣地要求司機將車開走。
  警衛平常見過的好車無數,不是奧迪、寶馬就是奔馳,有資格進入市委大院的人物,會開一輛幾萬元的長安歐諾商務車?開玩笑。
  歐諾的司機隻是笑笑,衝警衛說道:“請等一下,我打一個電話。”
  警衛見歐諾的司機談吐不凡,雖然車的檔次不高,但人的品味不低,他也沒好意思再囂張,就讓司機將車靠邊停一下,別擋了正門就行。司機答應著,將車挪到了一邊,同時,他的電話也打了出去。
  “劉書記,我是關得。”
  惠金朝擔任單城市委書記已經四個年頭了,他在單城的工作開展得還算可以,在他發展思路的指導下,單城重振古城雄風,成語故事文化城、曆史長河文化宮、中華文明燦爛館,等等,一係列的以曆史文化為出發點的文化旅遊項目的興建和推廣,奠定了單城曆史文化古都的地位。
  單城的旅遊在他的任上突飛猛進,在今年接待遊客的排名上,位居燕省第一位,旅遊業為單城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了百分之五十的比重!
  不知道的人,都以為是王肖敏王書記任上奠定的基礎,惠金朝卻心有數,單城能有今天的輝煌,全是當年夏書記一口千金,以超前的眼光規劃了單城現在的氣象。
  一想到夏書記,惠金朝雖然40多歲的人了,還是如學生想起最尊敬的老師一樣激動莫名。沒有夏書記,就沒有他的今天,甚至可以說,沒有夏書記,他別說能擔任單城市委書記,能成為擬定中的下任省委常委、副省長了,他說不定連縣委書記的門檻都邁不過去!
  當年要不是夏書記到孔縣視察,慧眼識珠發現了他,直接點將調他到市委,他在孔縣早就被對手的陰謀詭計害得身敗名裂了。夏書記以堂堂的總書記之尊,專門抽出半個小時和他談話,每每想起夏書記的平易近人和提攜之恩,他就會激動得渾身顫抖,而再想到夏書記對他語重心長地叮囑,他總是禁不住熱淚盈眶。
  一轉眼許多年過去了,夏書記現在已經不再過問世事,他多想在有生之年能親往京城拜會夏書記,當麵向夏書記表達十幾年來內心從未停息的感激之情。
  惠金朝正心神激蕩時,接到了關得的電話,他一下就站了起來:“關……得,怎麼是你?”
  關得是惠金朝的發小,早年聽說關得擔任過省長秘書,後來又辭職下海,去了京城發展。隻是聽說近年來關得人在京城,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後來他還聽說關得和高層來往甚密,但到底關得現在是什麼身份,他也說不清楚。
  “怎麼就不是我?”關得一笑,“我和一位朋友來拜訪你,被警衛攔在了門口。”
  關得口中的朋友肯定不是一般人,惠金朝想也未想就說:“你開的什麼車?我下去接你。”
  “歐諾。”
  “什麼,歐……諾?”惠金朝愣了,他腦海中將他所知的車型都迅速過了一遍,還是不知道歐諾是什麼車,“不好意思,我還真不知道是什麼車。”
  “我在車旁等你就行了。”關得笑道,沒有過多解釋,解釋也不解釋不清,誰讓車上那位非要低調,點名要坐歐諾,就算歐諾是他名下的產業生產的汽車,是他振興國產汽車大計之中一個重點車型,但也不能低調到非要坐幾萬元的汽車來單城市委。
  關得無奈地搖頭,回頭衝車上一臉英氣的年輕人說道:“古總,請稍等。”
  被稱為古總的年輕人微一點頭,淡笑說道:“關得,你是不是覺得開一輛歐諾會有失身份?世界首富戴一塊幾百元的表,叫個性。挖煤出身的老板背一個普拉達,叫暴發。現在國內已經過了以汽車論身份的階段,你以後是要做大事的人,要學會適應各種不同的場合。不要以為高高在上就可以不和警衛打交道,尊重民生不是一句空談,我坐便宜的國產車出行,不僅是要樹立親民的形象,而且是想以切實行動宣告自己的政治理念。”
  關得受教了:“古總說得對,我記下了。”
  *潢色小說“不但要記下,而且還要真正地落實到日常生活中,你以後是我的高參,你的形象代表的是我的形象,剛才的警衛,以後就有可能是決定勝負的關鍵一票。要將每一個人都當成監督你進步的公民,你才會心存敬意。”
  關得心悅誠服地鄭重點頭,他現在才從內心深處佩服眼前的年輕人,年輕人和他年齡相當,出身於世家,從小衣食無憂,而且背後還有呼風喚雨的龐大家族,但他從來沒有不以二世祖自居,從小就表現出與眾不同的悲天憫人的情懷,舉止言談,溫文爾雅,頗有謙謙君子的古風。
  惠金朝匆匆趕來了。
  警衛一見市委書記親自出麵,嚇得一激靈,忙不迭敬禮,又見書記腳步不停,上前熱情地和歐諾司機握手,他嚇得腿都軟了,壞了,壞事了,得罪了大人物了。
  等司機打開車門,車上又下來一個年輕人時,警衛注意到惠書記一見來人,頓時愣住了,過了半晌才恭恭敬敬地彎腰向來人致敬,等來人伸出手時,惠書記才微微顫抖地伸出雙手接過,警衛眼前一黑差點暈倒,來人才20多歲年紀,是什麼來頭,大到讓惠書記幾乎誠惶誠恐了。
  印象中,惠書記迎接省委書記時,也不至於這麼受寵若驚。
  警衛差一點兒就癱軟了。
  不等他癱軟,車上的年輕人卻直接衝他走了過來。警衛心想完了,他一句話就會讓他卷起鋪蓋滾蛋回家,好好的一份兒工作丟了不說,得罪了這麼大的人物,他以後不一定會是什麼悲慘的命運。
  警衛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料年輕人伸手過來,和顏悅色地說道:“警衛同誌,給你的工作添麻煩了。你是一個盡忠職守的好同誌,我剛才向惠書記建議,要表揚你。”
  警衛戰戰兢兢握住了年輕人的說:“首,首長,對不起,我剛才有眼不識泰山……”
  “不要說了,你剛才做得對,你的職責就是嚴查每一個進出大門的訪客。如果你問也不問就抬手放行,我就會向惠書記建議將你調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忠於職責遵守規章製度,人人都嚴以律己,國家才有希望。”
  大道理警衛不懂,但他卻聽明白了一點,眼前的年輕人不但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反而還表揚他忠於職守,他被年輕人的氣勢折服了,算是切身體會到了惠書記誠惶誠恐的感受了,他緊緊握住年輕人的手,語無倫次:“謝謝,謝謝首長。”
  “我不是首長,我姓古,叫古風。”古風一笑,轉身隨惠金朝走進了市委大院。
  若幹年後,警衛再在電視上見到古風時,古風正在發表一篇著名的影響曆史的演講,警衛興奮地指著古風說道:“我認識他,我見過他,他是一個特別好的人。我要支持他,你們聽我的,一定要支持古風。”
  在警衛的帶動下,至少有上百人支持古風。而古風的名聲正是在一件又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之上建立了親民形象,一傳十,十傳百,百姓之間的口耳相傳最有說服力。
  惠金朝在回到辦公室時親自動手泡茶時,心情還十分激蕩,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他萬萬沒想到,隨同關得一起前來的竟然是古風!
  古風是誰,惠金朝心有數,他現在已經無法形容自己激動的心情,泡茶的手都微微顫抖。古風會親自前來單城,可見單城在古氏家族心目中的分量之重,而他身為單城市委書記,也應該入了古氏家族之眼了?
  “惠書記,不必客氣,我冒昧前來,是有兩件事情要麻煩你。”古風言談舉止頗有古君子之風,每一開口,都能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前段時間,國家某研究機構公布了一則數據,說是中華民族的複興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先不說數據正確與否,也不管是基於什麼準繩來做出的判斷,就我個人認為,民族的複興之路,充其量才走了一半。文化不複興,經濟再發達也是一條腿走路,早晚摔倒。”
  “關得現在和教育部合辦傳統文化教育項目,準備以單城為教育基地,和教育部聯合舉辦文化夏令營,讓單城誕生的200多個成語以文化傳承的方式,影響到一代又一代少年兒童的心中,增加他們的民族自豪感和歸屬感,不再以出國為榮。”
  “第二件事情就是關得想在孔縣尋找一個人,一個50多歲的老人家,初步判定老人家人在孔縣。老人家早年是某位高層的高參,在某次運動中受到衝擊,從此下落不明……”
  惠金朝恭恭敬敬地將茶端到古風和關得麵前:“古總,孔縣離單城不遠,明天我親自下去一趟。”
  古風接過茶:“謝謝。”又說,“不必,我和關得親自去一趟,老人家……你請不動,而且你也未必見得到。”
  “我安排一下。”惠金朝又說。
  古風微微擺手:“不麻煩惠書記了,我和關得悄悄下去就行了,隻是想委托你一件事情,老人家既然一直在孔縣紮根,以老人家的眼光,說明孔縣要出人物了……”
  惠金朝重重地點頭:“我有數了。”
  ps:新書還是官場題材,會在9月中下旬下發布,到時會在官神發布通知。本想8月就上傳新書,隻是大環境問題,故推遲到9月,敬請期待。請兄弟們準備好9月的推薦票,一個全新的故事即將啟程,讓我們再次一路同行,開始新的征程!
  ……
  

Snap Time:2018-10-23 21:28:17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