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閱讀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節  官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神最新章節後記之夏想和孔縣(12-09-14)      後記之新的開始(12-09-13)      後記之官運(12-09-12)     

後記之唐天雲


    後記之唐天雲

    “唐省長,電話。”

    秘書關得急急敲門進來,慌慌張地向唐天雲匯報。

    唐天雲不慌不忙看了關得一眼,微露不滿地說道:“關得,我說過多少次了,遇到事情要鎮定,不要慌亂,你現在的樣子,不太像話。”

    關得是唐天雲的新任秘書,剛從河海大學調來,原先是曆史教師,一次偶然的機會被唐天雲看中並調到身邊擔任了秘書。唐天雲的想法很長遠,他看中了關得的穩重、老成的性格,認為關得的性格和他有幾分相象。

    唐天雲期望在得到一個得力的助手的同時,也有意將關得培養成後備力量。

    未必就是可以問鼎的後備力量,但至少也是可堪大用的後備力量,夏主席說過,他相信他的眼光,希望他能為他分憂。

    現在夏主席太忙了,分身乏術,他作為夏主席的首席智囊兼得力助手,必須為夏主席的大計做出力所能及的布局。

    本來按照原先的計劃,唐天雲不會外放到燕省擔任省長,但突然燕省情況有變,在夏想的大力推動下,唐天雲得以出京外放擔任了燕省省長,替夏想處理燕省的突發危機。

    和上次的四牛奶粉事件類似,燕省的突發事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卻影響到了夏想的布局,必須由夏想最信任的人出麵予以調停解決,彭雲楓此時已經在中央辦公廳打開了局麵,他去顯然不太合適,而陳天宇卻在夏主席曾經的發跡之地西省擔任省長,臨時調往燕省,力有不逮,最後權衡之下,唐天雲就成了當仁不讓的人選。

    唐天雲知道他在燕省的一任是權宜之計,可能一年最多兩年就會回京,但不管時間長短,要幹就要幹出樣子,不能辜負夏主席的信任,更不能空來一次,要為夏主席在燕省布好大局。

    燕省是夏主席的母親省,是他最牽掛的省份,絕對不允許有一絲差錯。

    盡管現在的夏想才是國家副主席,但接班人的位置已經穩固,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五,卻是實際上的第二號人物。

    唐天雲一到燕省,就全力以赴完成收局工作,基本上一切還算順利,以唐天雲跟隨夏想多年曆練的能力,再加上他身為國內人人皆知的夏想第一秘的特殊身份,就讓他一到燕省就打開了局麵。

    夏想時代正在拉開序幕,在現在的情形之下,如果唐天雲還不能借助夏想的威望將燕省的局勢理順,他就愧對夏想第一秘書的稱呼。

    在局麵大開之後,唐天雲開始了第二步布局,調關得到身邊就是他在燕省長遠布局的第二步,但今天關得的表現,讓他大失所望。

    唐天雲很喜歡關得,這個年輕人有活力,有衝勁,又有難能可貴的堅韌不拔的品質,除了在待人接物的火候上有所欠缺之外,基本上事事讓他滿意。

    關得被唐天雲上來就是不輕不重的一句敲打,他一下愣住,隨後臉微微一紅:“唐省長,我確實急躁了,接受您的批評。”

    關得態度很誠懇,唐天雲的怒氣就消減了三分,才想起問道:“是誰的電話?”

    “夏主席!”

    “夏主席?”唐天雲一下站起,急忙伸手接起了電話,“夏主席來電,怎麼不早說。”

    話一說完,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也是,剛剛批評了關得不夠持重,自己聽說是夏想親自來電,不也是一時驚慌?人都是寬以待己嚴以律人……擺了擺手,他對關得說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關得悄然退下,唐天雲穩定了一下心神,才微帶恭謹並且親切地說道:“老領導有什麼指示精神?”

    夏想的話從幾百公之外的京城通過電線傳來,如在耳邊一樣真切:“天雲,近期國務院要召開一個經濟轉型省長會議,我提議你來參加一下,應該會有收獲。”

    “是,我也很想從兄弟省份多取取經,多學一些經驗。”唐天雲答道,“同時也正好進京見見老領導,跟老領導當麵匯報匯報工作。”

    “向我匯報工作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你也該來京看望符政委了。”夏想輕描淡寫地說道,“昨天我剛和符政委見了一麵,談了一些事情。”

    一句話擊中了唐天雲的心事,他的呼吸不由為之一滯,心髒陡然猛烈地跳動幾下,隨後又努力平息了內心的激動,他很高興夏想能和他的嶽父建立緊密握手的關係。

    不錯,唐天雲是軍中兩大符姓太子黨之一符冠沙的女婿!

    換屆之前,軍中勢力也是紛紛站隊並且劃分陣營,西南事變之後,和西南有牽連的軍中高層都難逃被清洗的命運,而以符淵和符冠沙為首的軍中太子黨則迅速崛起,成為新一屆中央軍委的生力軍。

    被稱為兩符的符淵和符冠沙,全部擔任了軍委副主席,執掌了軍中大權。

    符淵和夏想的關係自不用說,而符冠沙和夏想一直沒有交集。夏想想要一上台就掌握大權,就必須得到軍方的全麵支持,而隻有老古的勢力以及季家、鄭家的支持還不夠,就算再加上一個符淵,他也很難將派別林立的軍方統一在他的旗幟之下。

    而夏想如果想做到他的倒序在軍中令行禁止,想一改軍方幾十年的積弱之勢,就必須在軍中樹立極高的威望,偏偏幾十年來,幾任最高領導人都無法在任期初期就一統軍方。

    夏想想一統軍方的最後一個障礙就是符冠沙!

    符冠沙是國防大學的政委,門生遍天下,是軍中一等一的實權人物。再加上他身為紅二代女婿的特殊身份,他在軍中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唐天雲身為符冠沙的女婿的事實,在唐天雲成為夏想的秘書初期,夏想確實一直蒙在鼓,盡管陳皓天早有暗示,就連古秋實也曾經含蓄地一提,但夏想一直沒有真正弄清唐天雲的真實身份,直到夏想的下馬區全體大會之後,他和軍方的關係日漸密切之時,他才終於摸到了唐天雲身份的真實一角!

    好一個隱藏至深的唐天雲。

    夏想感慨之餘,也暗暗欣喜,唐天雲早早跟在他的身邊,是難得的好事,證明了符冠沙對他早有接觸之意,唐天雲就是最好的橋梁和紐帶。

    夏想並不埋怨唐天雲一直將身份隱藏至深,一是在唐天雲剛剛擔任他的秘書之時,唐天雲還沒有和符冠沙的女兒結婚,二是符冠沙的女兒沒有隨符冠沙之姓,而是隨了母姓,再者符冠沙的女兒行事低調,一直在國外求學、工作,在國內幾乎從來沒有拋頭露麵,許多人甚至不知道符冠沙女兒的存在。

    正是因此,唐天雲的身份才一直諱莫如深,讓夏想也被蒙蔽了許久。但在得知唐天雲真實身份的一刻,夏想反而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因為他知道,在他問鼎之前,他已經在軍方獲得了足夠的支持。

    甚至毫不誇張地說,以老古的勢力,再加上季家和鄭家的影響力,再有符淵和符冠沙的力挺,而另一係因羊城軍區事件折損大將,實力大降,又有換屆之後的失利,幾乎潰不成軍,再難形成氣候。

    也正好,在夏想得知唐天雲的真實身份時,正值唐天雲大婚。夏想不但親臨了婚禮現場,還和符冠沙在婚禮上“偶遇”,二人相視一笑,握手之後,寒喧幾句,二人一起望向了唐天雲,然後夏想說了一句話。

    “天雲是棵好苗子。”

    符冠沙微一點頭:“承蒙夏書記的厚愛,天雲才有了今天的成熟。我替他謝謝你了。”

    符冠沙替唐天雲向夏想表示謝意,言外之意就是承了夏想的人情,也是認可了夏想對唐天雲的提攜,更是承認了他和唐天雲之間的翁婿關係。

    當然,以上都不是最主要的部分,最主要的是,符冠沙緊緊握住夏想的手,語重心長地又說了一句:“夏書記,以後,天雲就交給你了。”

    夏想順勢說道:“早在天雲成為我的秘書的一刻,我就不當他是外人了。”

    符冠沙哈哈一笑:“夏書記是實在人,很高興今天能和夏書記坐在一起。”

    “不止今天坐在一起,以後坐在一起的機會還有很多。”夏想就知道,符冠沙表明了立場。

    也就是在唐天雲的大婚之日,夏想和符冠沙正式確認了握手的同盟關係,也奠定了夏想贏得了軍方三分之二多數的決定性勝利!

    ……接完夏想的電話,唐天雲雖然已經是省長之尊,但心情仍然久*潢色小說久難以平靜。雖然此時他的嶽父已然退下,但在軍中的影響力還在,也正是在他的嶽父和符淵的共同力舉之下,許冠華才得以順利進入中央軍委並且擔任了副主席。

    許冠華身為夏想最堅定的追隨者的身份,他成功進入軍委最高決策層,也讓夏想由此成為第一位在尚未問鼎之前就近乎全麵掌控了軍方的唯一一人!

    唐天雲推開辦公室的窗戶,望向院中鬱鬱蔥蔥的景色,遙想當年的夏想是怎樣從省委之中一步步走向了全國,心中驀然升騰起熊熊燃燒的激情之火,他決定要追隨夏想的腳步,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還有一點,他要將自己的另一個隱藏至深的秘密也告訴夏想……

    ps:還有幾篇後記,會在今後不定時推出。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1-17 16:57:42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