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閱讀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節  官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神最新章節後記之夏想和孔縣(12-09-14)      後記之新的開始(12-09-13)      後記之官運(12-09-12)     

第2208章 最輝煌的時代


    在歲月的流逝中,許多人離去,許多人到來,人生就是一場聚散不定的盛宴,有開始,必然有結束,不管是喜劇還是悲劇,結束的一刻,總會如期到來。

    在夏想擔任政治局常委的第三年,邱老爺子告別人世。

    第五年,梅老爺子撒手人寰。

    在夏想第二屆政治常委任期剛剛開始,他的排名由最後一名躍升到第五名時,此時的他已經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中央黨校校長,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等於是完全坐穩了接班人的位置,盡管此時吳才洋已經卸任,但夏想早就由一片森林成長為一座巍峨的高山,即使沒有吳才洋為他保駕護航,他的地位之穩固,無人可以動搖。

    另外一個對夏想有利的條件是,在吳才洋退下之後,梅升平入常了,更有意思的是,付先鋒也入局了,夏想在上有古秋實中有梅升平下有付先鋒的局勢下,地位堅如磐石。

    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吳老爺子也就可以瞑目了。

    吳老爺子用盡全身的力氣拉住夏想的手,臉上流露的不是悲傷,而是了無遺憾的滿足:“夏想,我要走了,人老了,總有要走的一天,否則賴著不走,也是累贅。你有現在的成就,我很高興,也很滿意,隻是可惜,還是看不到你登頂的一天了……”

    邱老爺子離世時。夏想沒哭,梅老爺子走的時候。他也忍住沒掉眼淚,但麵對對他最是關愛一直視他為親人的吳老爺子即將長別人間,他就算現在已經是國家領導人之一,也無法克製自己內心的情感。淚水奔湧而出。

    “老爺子……”在生死麵前,任何語言都蒼白如紙。

    “哭什麼?我也活夠了,按照民間說法,我現在死了,也算是喜喪,就是有一點遺憾,我還是走在了*潢色小說老古的前麵,他比我能活……”

    忽然之間,老爺子精神似乎好了許多,眼中閃著異樣的神采。但他手上的力道卻在慢慢地消失,夏想更是心痛如絞,老爺子最後的生命之光在超常的燃燒,是回光返照。

    “我一生一直耿耿於懷的一件事情就是當年你在燕市的時候,我盛怒之下對你出手。多少年了,我一直避而不談這個問題,其實是在逃避。這件事情一直是我的心病,現在我要死了。夏想,你別嫌晚,我要向你親口說一聲對不起,以前的事情,確實是我的錯,我不該向一個年輕人下狠手……”

    “老爺子。別說了!”夏想泣不成聲,他一直也清楚老爺子對當年的事情始終銘記在心,從未忘懷,隻是老爺子一直不提,還是老人的自尊心作崇。再者這麼多年來老爺子對他的關愛和疼愛,早就彌補了當年的傷害。

    他何嚐不知道老爺子的內心?一個倔強、自尊又不肯認輸的老人家,在固執之餘,又有可愛、護短的一麵,他從來沒有恨過老爺子半分!

    老爺子對他的疼愛,甚至已經超越了對吳家子孫的疼愛,他怎能還記恨一個老人家當年為了愛護孫女而做出了盛怒之舉?

    “再不說,就沒有機會說了。”老爺子不理會夏想的反對,繼續說完自己一生之中最後的話,“夏想,我疼愛你這麼多年,你沒有讓我失望,我九泉之下也瞑目了,你是一個好孩子,我一直當你比親孫子還親……”

    夏想心痛得已經說不出話來,幾乎站立不住,他以為自己很堅強了,不想在麵臨老爺子的生死大事之時,還是軟弱得沒有力氣。

    “孩子,能不能叫我一聲爺爺?”

    “爺爺!”夏想放聲大哭。

    吳老爺子卻是微笑地閉上了眼睛,永遠閉上了他那一雙睿智並且征服了無數人的雙眼!

    一個世紀老人的殞落,半個京城都陷入了悲痛之中。

    吳老爺子的去世,對老古的打擊很大,已經老態龍鍾的老古,看著逐漸長大的古來,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是那麼的平靜麵對。隻是幾位老爺子的相繼離世,讓他感到了孤單,似乎沒有幾個老人家的陪伴,他一個人活在世上很沒有意思。

    現在老古是碩果僅存的老人家了,夏想將全部孝心傾注到他的身上,特意從單城將父母接來,讓父母陪在老古身邊。

    夏想自小就沒有見過爺爺,很小的時候就死了奶奶,他對隔輩老人的孝心,或許也源於童年時爺爺奶奶之愛的缺失。

    也或許基於同樣的感受,早年喪父的夏天成對老古照顧得格外周到。有夏天成和張蘭的照顧,老古的精神狀態好了許多,也是因為他對夏想的疼愛,他視夏天成和張蘭如家人一般。

    但願父母陪伴老古身邊,能多少彌補他的喪子之痛。夏想在心憂國家大事之際,將身邊的幾個老人也考慮得十分周到。

    ……數年後,夏想登頂!

    夏想登頂之後不久,中國政府就宣布南海為中國的海域,並宣稱國家主權不容侵犯,任何在中國海域之內的開采行為,都視為對中國的戰爭挑釁。

    在政策宣布的第三天,南越小國在主子的鼓動下,出動軍艦到南海耀武揚威試探中國的反應,其實也是想試探夏想的底線,或者說,是想知道夏想剛剛登頂之初,是否掌控了大局,是否掌握了軍隊。

    更深的意圖是,美國盡管早就知道夏想是強硬派,但不相信夏想真敢在剛剛登頂之初就發動一場戰爭。而且美國更陰險的想法是,如果夏想連南海小國的挑釁也能容忍,那麼他在登頂之前的豪言壯語隻是一句空談。

    南海小國出動了數艘軍艦,剛進入劃定的中國海域,突然就遭遇到了潛艇的襲擊,當場被擊沉三艘軍艦,剩下的兩艘軍艦在狼狽逃跑的過程中,被正好路過的中國的航母全殲。

    消息傳出,國際輿論一片嘩然。

    美國當即指責中國是不安定因素,試圖以武力綁架南海國家,並聲稱要將中國列為大規模殺傷武器國家,並對中國實施全麵製裁。

    美國的指責話音剛落,中國軍方宣布年內中國的第五艘航母將會服役,同時,中國新開發的射程在一萬四千公的洲際導彈可以突過世界上任何防禦係統。

    更令人震驚的是,夏想在接受西方媒體采訪時,回答記者的提問,對南越小國的軍艦被擊沉一事,表示遺憾,但同時表明,南海,欠中國一場戰爭。如果哪個國家想試探中國的耐心,大可以出麵當馬前卒。槍打出頭鳥,中國的鋼槍已經擦亮。

    “中國政府有信心有決心也有實力打贏一場或幾場局部戰爭,當年鄭公說,在地理位置上,南越離中國也很近,我想說,延伸開來,在地理位置上,整個亞洲、歐洲離中國都很近。”

    夏想的話頓時在國際上引發了軒然大波,因為夏想的話不但氣勢衝天,而且言外之意很明顯,就是中國不但要將亞洲劃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連歐洲也在他劃的一個大圈之中。

    很多年前,有一首唱道:“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而很多年後,則是有一位中年人在世界地圖上畫了一個圈……

    夏想的講話之後,東瀛小國大怒,照會中國駐東瀛大使,要求解釋中國政府的外交政策。

    中方卻沒有理會東瀛小國的無理取鬧,不但單方麵宣布劃定了東海海域界限,而且公開聲稱理解琉球要求獨立的正當訴求。

    琉球獨立一直是東瀛小國心中的痛,東瀛小國本來就小,再獨立出去一個琉球,就更是成了彈丸之地,而且會喪失戰略優勢。中國官方的言論,頓時引發了東瀛小國舉國的憤怒。

    憤怒就憤怒好了,台灣問題作為中國的軟肋被別人捏了無數年,現在偶而捏捏別人的軟肋,也不失為一件樂事。東瀛小國盛怒之下,提出了要和中國斷交的威脅,中國當即召回駐東瀛大使強硬回應。

    眼見形勢劍拔弩張之時,南越小國服軟了,美國更是在中國宣布南海、東海以及亞歐利益圈之後,出奇地保持了沉默。

    沉默就表明了在中國的強硬姿態之下,美國退縮了。美國的退縮不是被夏想的硬話嚇退了,作為世界上最老牌的流氓國家,向來信奉實力至上,從來不會被大話嚇怕。

    是因為美國從特定渠道得到的消息顯示,在夏想主導下的中國,已經強大到了美國壓製不住的地步。

    在美國保持了沉默不到一周之後,東瀛小國開始采取一係列積極主動的措施來修補和中國的關係……回應東瀛小國的是,中國宣布將在年內的國慶時舉辦一場前所未有的閱兵式,閱兵式的地點不在京城,而是分兩個地方舉行。

    一處東海,一處南海,屆時,夏想將會親自登上航母,出席兩處閱兵式。

    在夏想登頂之後的第一年,世界局勢大變,進入了新一輪的重新洗牌階段!

    在世界的東方,一輪耀眼的紅日冉冉升起,一個全新的時期,一個最輝煌的時代——史稱夏想時代——即將全麵到來。

    (全書終)(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6-18 11:39:41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