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閱讀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節  官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神最新章節後記之夏想和孔縣(12-09-14)      後記之新的開始(12-09-13)      後記之官運(12-09-12)     

第2204章 長虹貫日(月票)


  “你小子請我來,還變著法兒說我壞話,我不晾晾你,顯得我好欺負一樣!”
  又過了半分鍾之久,門外才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人影一閃,讓無數人無比渴望見上一麵的吳老爺子,施施然傲立在門口。
  吳老爺子比許多人想象中更健朗,狀態更飽滿,身板挺直,臉色傲然,表情冷峻,隻是眼神之中流露而出的慈愛之意,出賣了他內心的真實——明是訓斥夏想,其實是飽含在慈愛之中的長輩對晚輩的嗔怪。
  會場在片刻的冷場之後,頓時轟動了,一下炸鍋了一樣,此起彼伏地響起熱情高漲的問好的聲音。
  “吳老爺子好!”
  “老爺子……”
  吳老爺子假裝的冷峻的麵孔,在一瞬間化開了,變成了一臉燦爛的笑容,他微笑著衝每一個人打招呼,還主動和伸過來的每一隻手握手,態度之和藹,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整個會場沸騰了,因吳老爺子的出來,會議達到了空前的高潮!
  夏想下台,親自攙扶吳老爺子。吳老爺子不領情,甩開他的胳膊:“翅膀硬了,就敢指責老人家了,是不是?還說我當年敲打你,你自己說說看,不是我的敲打,你以後的道路能走得這麼平坦?臭小子!”
  夏想當眾挨罵,不怒反喜,他知道吳老爺子在幾位老爺子中,政治智慧最高,也最有心機,剛才故意晾他,現在又當麵說他。其實都是明確無誤地向外界傳遞一個信息——吳老爺子對他的關愛,無限包容一切!
  夏想嘿嘿一笑。也不反駁:“老爺子說得是,我承認。”
  “你敢不承認!”吳老爺子又不輕不重地敲了夏想的腦袋一下。
  放眼天下,敢當眾敲打夏想腦袋者——至於背後有女人敲打,則另當別論——寥寥無幾。老爺子此舉,其實是故意為之。
  眾人看在眼,心中亮如明鏡,夏想和吳老爺子之間,已經親如家人。
  不但夏想的政治班底異常興奮,就連宋朝度也是十分激動。他平常想見季老爺子和吳老爺子一麵也很難,夏想也沒有事先說明今天兩位老爺子會到場,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他也不再矜持,快步向前。攙扶住老爺子的另一側。
  吳老爺子不是一般人能攙扶的老人家,他扭頭一看是宋朝度,神色之間微微一閃光芒,迅速又恢複了平常,衝宋朝度微一點頭,並未反對宋朝度的攙扶。
  宋朝度被老爺子眼中迸發光芒一閃,當即心跳加快,差點後退一步。心中駭然,他已經久經世事,自以為已經做到事事鎮靜不動聲色,不想在吳老爺子麵前,還是有膽怯之感,到底是四大家族之首的傳奇人物。了得!
  吳老爺子的出場,足足讓會場沸騰了十分鍾才漸漸平息下來,老爺子之威,果然非同一般。
  等人群恢複了平靜之後,夏想才又重新上台。笑道:“如果說吳老爺子如高山般巍峨,季老爺子如森林般寬廣,那麼還有一位老人家,我一向敬重他如海水般深邃,他就是京城梅家梅老爺子。”
  眾人激動的心情才壓下去,又被夏想一句話激發了熱情,誠如夏想所說,四大家族之中,如果說吳家是高山,那麼梅家確實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測。
  梅家在四家之中排名第二,卻在四家之中最神秘,也最低調,甚至外界不少人並不知道梅家的勢力分布在哪個省份,也不清楚梅家的經濟帝國從事的是什麼行業,梅家就如一片深不可測的大海,也不知道掩蓋在碧波蕩漾下麵的,是多少令人震驚的寶藏。
  而梅老爺子比吳老爺子更神秘,更少拋頭露麵,近年來,幾乎從來不見外人。今天卻為夏想破例現身會場,怎不令人心中再次燃燒熊熊火焰?
  眾人剛剛坐下,又都全部迫不及待地起身相迎,對站在門口平靜淡然的梅老爺子抱以熱情而持久的掌聲。
  梅老爺子滿臉淳和的微笑,如春風,如大海,他衝眾人點頭致意,一開口就是不改南方口音的普通話:“我老了,本來都快走不動了,但聽說夏想要開一個會議,想請我們幾個老家夥來點綴一下場麵,要是別人說了我肯定回絕,但夏想開口了,我能不來?不來的話,他非得怪我不可。”
  好嘛,又一個愛護夏想如長輩的老人家,眾人對夏想就不隻是羨慕嫉妒恨了,簡直是崇拜到了極點。
  夏想也來攙扶梅老爺子,梅老爺子大手一揮,拒絕了夏想的好意:“不用你扶,我還走得動。行了,忙你的去,我和小朋友們隨便說說話。”
  得,在座眾人好歹都是執政一方的大員,被梅老爺子一句話形容成了小朋友,卻無一人覺得尷尬,可不是,以眾人的年紀和資曆,在梅老爺子麵前不是小朋友又是什麼?
  能被梅老爺子親切地稱一句小朋友,也是榮幸,有多少人想和梅老爺子說一句話也沒有機會,眾人就真如小朋友一樣圍繞在梅老爺子周圍,向老爺子問好。
  會場又掀起了新一輪的高潮。
  不少人都興奮之餘,暗暗感歎,跟了夏省長,真是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步正確的選擇,現在的夏省長,上升之勢如長虹貫日,已經完全具備了無可比擬的大家氣象。
  “京城四家之中,吳家如高山,梅家如大海,付家如江河,邱家……”夏想微一停頓,隆重推出了又一位尊貴的客人,“邱家如草原,下麵有請京城邱家邱老爺子!”
  比起吳家的高山般的巍峨,梅家大海般的深邃,付家江河般的奔流,邱家則是草原般波瀾壯闊,而且邱家在政治上一直執掌國家的國安部門,就給人神秘而無限遼闊的距離感,在座眾人見過邱仁禮的不多,見過邱老爺子者,更是寥寥無幾。
  邱老爺子一露麵,和前幾位老爺子現身時的熱烈響應相比,會場之上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好奇而緊張地望向門口,站在門口的邱老爺子到底是怎樣的威風。
  讓眾人失望的是,邱老爺子除了身材比前幾位老爺子高大之外,在門口一站,渾身上下全無氣勢,不過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老人家,甚至就如大街上隨處可見的老者一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連前幾位老爺子擁有的上位者的氣勢也沒有,就讓不少人在失望之餘,不免暗暗奇怪,難道他不是邱老爺子?
  來人……當然是邱老爺子。
  邱老爺子臉色平靜如水,在眾人或好奇或震驚或不解的目光之中,淡淡地說道:“前麵幾個老人家都有掌聲,就我沒有,難道我是不受歡迎的老人家?”
  邱老爺子的語氣和他的長相一樣,淡而無味,聲音沒有起伏,但聽在眾人耳中,卻自有一股令人逼迫的力量,就如一把出鞘的寶劍一樣,不見寒光卻有殺氣。
  對,準確地形容的話,確實是平淡之中蘊含動人心魄的力量,眾人才又怦然而驚,猛然想起邱老爺子一生從事的保密和安全方麵的工作經曆,就如一個真正的高人已入化境一樣,達到氣質內斂的最高境界。
  “嘩……”掌聲如雷鳴般響起。
  邱老爺子終於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我就說嘛,我老邱輕易不露麵,露個麵還不受歡迎,是很傷心的一件事情,夏想,你得安慰我。”
  眾人轟然又笑,邱老爺子*潢色小說和前幾位老爺子截然不同,淡漠之中又有童心未泯的一麵,引得眾人大生好感。不由又想起剛才邱仁禮所說陪家人來遊玩下馬河,可不是,邱家一門祖孫三代全在,確實是一次意義非同尋常的出遊。
  夏想一樣下台來攙扶邱老爺子,邱老爺子卻不領情,一甩手說道:“去忙你的,不用管我,我還走得動。”
  四家之中,除了付老爺子早逝之外,三位老爺子全部到齊,夏想的麵子真是大得可以,國內恐怕再無一人如他一樣可以請動三位老爺子一齊出動!
  會場的氣氛就達到了最高潮。
  彭雲楓在高興之餘,忽然又想到了一點,不是說還有軍方高層與會,但看現在的形勢,象是會議要結束了,難道說,軍方高層顧及影響,不會露麵了?
  夏想重新上台之後,朗聲說道:“會議的最後一項,還有一個尊貴的客人沒有現身,他現在已經來到了門口,讓我們熱烈歡迎他的到來。”
  他是誰?夏想沒說名字,就更引發了無數人的好奇。
  門一下打開了,門口站著一位不怒自威的老者,他的身後跟著兩名警衛。
  老者一露麵,身後的警衛大喝一聲:“首長到……敬禮!”
  一直坐在最後一排的幾名神秘人物,此時忽然都全部起立,一臉冷峻,向前邁出大步,來到老者麵前,莊嚴而神聖地敬出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地方上的黨政機關,等級森嚴,但還有可以變通之處,而在軍隊上等級之森嚴,絕對是說一不二的權威。首長就是首長,他的權威不容手下一絲一毫侵犯。
  一瞬間,所有人都被莊嚴肅穆的一幕震憾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3 22:10:56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