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7)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7)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7)     

第1970章 仙族第一城


  第1970章仙族第一城!
  這一年寒冬,雪花飄舞中,從紫陽宗上,走下了兩個人,這二人一前一後,正是王林與劉金彪。
  一年的沉寂,王林在那思念家鄉的氣息中,默默地打坐吐納,使得其體內的木本源,已然大成,距離凝聚出真身的層次,也已經很近了。
  他的雷霆真身融入的特殊本源,在東臨宗圓滿,此後不再需感悟特殊本源,已然足夠。至於這五行真身,如今木本源接近真身,唯獨剩下那金本源,還處於小成之中,尚未圓滿大成,所需之物,王林也明白,若再有一個仙極劍碎片,則金本源,將大成。
  一旦金本源也大成,即便不是真身,五行圓滿也可歸一,足以讓王林修為,從這空劫中期,一舉達到空劫後期的金尊程度。
  最後則是那虛之本源,生死、因果、真假之後,王林在那東臨宗上,明悟了第四個虛之本源,輪回。
  這輪回本源,他隻是明悟了一絲,如同是推開了一扇新的大門,獲得了一粒本源之種,在他體內,還需一次次感悟之後,方可大成。
  “金尊修為,不難……難就難在這虛之本源上……皇城一行,那是仙祖當年遺留之地,或許,會在那,感受到仙極劍的氣息……”王林迎著風雪,一步步走遠。
  從東州紫陽宗,去往中州皇城,一路距離極為遙遠,尋常修士即便展開全速飛行,也很難到達,除非是使用傳送陣。
  王林邁步中,其身影被風雪遮斷歸途,漸漸被雪花掩住,融入天地,縮地成寸之術,帶著劉金彪,帶著那海龍,離開了東州。
  在二人身後,紫陽宗的山門外,那孤崖天尊默默的站在那,在他的旁邊,則是那兩個小女孩,眼中帶著不舍,望著遠處遠去消失的身影。
  “他還會回來麼……”娃娃情緒有些低落。
  “我們還能見到他麼……”一旁的涵涵,望著遠處,也低聲問道。
  “應該……會的……我已經給了他玉簡,一旦他在中州遇到了解決不了的危機,你們會即刻知曉。
  這是我們與他的約定,屆時還需雙子大天尊,前去出手幫助。”孤崖輕歎,緩緩開口。
  “恩,那是一定的啊,小王林既然選擇了我們,那就不能讓任何人欺負他!”娃娃看了看身邊的涵涵,兩個小女孩,一起凝重的點了點頭。
  中州,整個仙族大地的中樞,此州極為遼闊,更是仙氣最濃鬱的地方,可謂人傑地靈,在這中州的核心,皇城所在。
  此城之大,堪比一洲,無邊無際,為整個仙罡大陸,第一雄城!
  即便是古族三十六郡的皇城,也無法與仙族之城比較,此城,在整個仙族大陸,又被稱之為祖城!
  祖城中,隻有一個宗派,那便是皇族國師上道玄的宗門,此宗淵源流傳,時至今日,盤根一般與仙祖後人代代融在一起,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整個宗派,有不同的仙皇時代,有不同的名字,每一代仙皇,在繼位之後就可獲得此宗派的效忠,且體內仙祖血脈蘇醒後,繼承了八極大天尊的封號時,可以為此派,重新定下一個名字。
  這一代仙皇連道真,便是把這個神秘的宗門,命名為道門!這一代道門的宗主,便是如今仙皇身邊的重臣國師,上道玄!
  這上道玄修為莫測,尤其是推衍之力,更是驚天動地,他一人就可對抗古族三大國師齊力!
  道門在祖城,可具體在什麼位置,便無人知曉,古往今來,很少有人真正找到,不過這世間的一切隱秘,大都抵抗不住歲月的流逝,這無數年來,有關這個神秘的宗門所在,慢慢眾人也有了多重猜測。
  有說此宗是在與祖城重疊的一處虛無。
  有說此宗,是在祖城內的某一處空間裂縫,其入口,便是皇宮內。
  還有人說,此宗,是在祖城的地底深處。
  種種說法,其中或許有一個,就是真實的。
  祖城內,分東南西北四個分城,最中間的區域,為仙族禁地,這,便是皇宮,唯有獲得允許之人,才可以踏入這禁地之內。
  在這東南西北四大分城中,存在著諸多的府邸,每一座府邸,都代表了一股勢力,他們不是宗門,但卻擁有比絕大部分宗門還要強大的力量。
  其中以四大封王之府為最強,分別在東南西北四大分城內坐鎮,那北城李府,南城羅府,西城善府,以及那東城孟府,如四尊龐然大物,震懾五州。
  除此之外,於這祖城內,還有一股超然的力量,似可與皇權爭輝,那便是存在於東西兩城之間的一座城中之山,此山,名為帝!
  帝山!
  一座山,一個人,一個久帝大天尊,便讓整個祖城,皇宮,好似萬山壓頂,似有些喘不過氣來。
  那神秘的道門,其存在的目的,有很多人猜測,就是為了對抗這漸漸壓過皇權的帝山!
  這就是整個仙族祖城的格局,這些事情,外人很少知曉如此詳細,唯有大天尊方可看的如此透徹且極為清晰,王林在紫陽宗這一年,因他要前往祖城,故而雙子大天尊施展融魂之術後,取出了這份關於祖城的記憶,讓王林知曉。
  仙族五大州,更存在了七十二個小洲,如此一來,四季交替,略有不同,如那嚴寒的風雪,從東州吹來,在使得中州也彌漫在了風雪之中時,已經過去了數月。
  這是今年,祖城的第一場雪,這一場雪很大,幾乎籠罩了小半個祖城,那祖城東門,更是雪花飄落中,似連視線都模糊起來。
  此城內,沒有凡人,這是整個仙族大地,罕見的一處,隻有修士存在之地,因此城內的仙氣太過濃鬱,已然形成了仙威一般,凡人在這,根本就無法生存下去。
  這一日,祖城東門外,一片被雪層層覆蓋的無盡平原上,漸漸從遠處,走來一個身影,這身影穿著蓑衣,帶著鬥笠,迎著風雪,一步步走來。
  鬥笠將他的容貌籠罩,看不到此人的樣子,但從身影上看,不似年老之人,好似一個青年。隻是,在他的身上,即便是這狂暴的風雪橫掃,也吹不散他身上那一股滄桑的氣息。
  隨著慢慢接近,在距離祖城約有數萬的路程時,這穿著蓑衣之人,停下了腳步,他緩緩地抬起頭,目光似穿透了層層雪幕,望著那遠處的雄城。
  “仙皇……王某來了……”王林看著遠處,任由那雪花落在蓑衣上,落在其身後,將踩出的腳印漸漸覆蓋。
  “這應該是我在這仙族大地上,最後一站……我要來找瘋子,看看他還記不記得我了……此後再無遺憾。”王林沉默,低下頭,鬥笠遮蓋了風雪的同時,也遮蓋了他的容顏,默默的邁著腳步,一步步向前走去。
  他本可以不來這祖城,他知道這對自己來說,很危險,但他還是來了。
  人的一生,有些事情,為了一個無憾二字,可以去做,當得去做,必須去做!有的人,是為了情感的無憾,去無悔追求,有的人,則是為了友情的無憾,如求一醉般,堅持的走下去。
  更多的人,是為了親人,即便是麵對懸崖阻步,也會依靠雙手,一點點攀爬過去。
  王林重情,親情,愛情,友情,都是他珍惜的,因為對他來說,任何一種情,在他孤獨的一輩子,都很少很少,不多了……
  沒了一個,就代表著,真正的失去。
  瘋子對他有恩,他與瘋子在朱雀星夢道的一甲子,在一次次的歲月中,讓他無法不看而走,他要去看,去看看這個往昔的朋友,如今可好。
  帶著這樣的思緒,他來了。
  風吹其身,雪阻斷歸步,在這一天日落黃昏中,王林來到了祖城東門外,他站在那,與這磅的城池比較,如同螻蟻一樣,很是渺小。
  城門,沒有凡間那般,存在了護衛,這祖城從來不需要護衛,這有兩個大天尊,這有神秘的道門,即便是古族之人,除了那古道大天尊外,就算是玄羅也願輕易來此。
  在這黃昏時分,天空灰朦朦的一片,風雪更大中,在那一片嘎吱嘎吱的踩著積雪的聲音中,王林踏進了東門,他的腳步,落在了祖城內。
  一股濃鬱的仙威,隨著王林踏入城門,立刻撲麵而來,這股仙威,足以讓凡人肉身崩潰,但對於修士來說,卻可以勉強承受,甚至若是在這吐納,效果比之名山大川,比之一些大派宗門還要好上幾籌。
  隻是,對於王林來說,這股仙威,卻是沒有絲毫作用,他已經不需要去強行吐納這些仙氣,走在這城內的青石板上,王林看著四周。
  風雪中,城池內行人也有不少,一個個來去匆匆,即便是具備了修為,也不見他們飛行,而是如凡人一樣,在這步行而走。
  “即便是龍,在這祖城也要盤著,即便是虎,在這祖城,也要趴著,即便是修為無上的天尊,在這,也要遵守約定……是這樣麼……”王林鬥笠下的雙目,閃過一閃寒光。
  “不包括我!”
  

Snap Time:2018-11-18 05:05:25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