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7)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7)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7)     

第1591章 未醒時


  第1591章未醒時
  那少女身穿翠綠紗裙,看起來很有一股俏麗之韻,拿著的傘古意略濃,那傘由老木作杆,就連傘布看起來也仿若是樹葉一般,薄薄的一層中透出一絲絲如羽毛般的脈絡,看起來頗為奇特。
  少女膚色粉玉,相貌很是秀麗,尤其是此刻蹙眉皺起,雙眼瞪著,更是別有一番讓人凝目之美。
  此時雨幕嘩落,分割在了少女與王林之間,落在河麵上,倒也真是亂珠飛濺,在那陣陣漣漪與朦朧中,似水天連成了一體,就連遠處的青山,仿佛也都不再陰暗,而是成了水墨勾勒一樣,嫋嫋在目。
  看著看著,王林的臉忽然紅了起來。
  他這是第一次走出山村,何曾見過如此美麗的少女,村子的玩伴之友與這少女比較,仿若是凡人與仙子一樣。
  那少女原本還是一臉氣悶,可看到王林望著自己愣在那,麵色更是通紅後,不由得掩口嬌笑起來,這少女的心思,與這天氣一樣,似總是多變的。
  “喂,書呆子,看夠了沒有。”那少女嬌笑中,就連聲音也如銀鈴一樣,從二人間的雨幕內回旋而出,落入王林耳中。
  王林那充滿了書卷之氣的臉更紅了,甚至連耳根都有了紅潤,聞言連忙把傘支撐在一旁,向著那船頭少女抱拳,作揖一躬。
  “是小生唐突了,還望姑娘莫要介意。”
  那少女笑聲彌漫,看著王林那呆頭呆腦的樣子,正要說話之時,從那烏篷船內,有一個柔和動聽的聲音傳了出來。
  “師妹!”
  話語中,卻見那船篷內的蓋簾被一隻玉手從掀開一角,露出了一個女子的嬌影,在這女子容顏露出的一那,這天地雨幕似在這一瞬間有了停頓,那無盡的雨珠中,這女子的相貌朦朦的落在了王林的目中。
  一身紫色的衣衫,如明月般的雙眸,似她的走出,另這天地失去了該有的顏色,又仿若是她的出現,把這天地內殘餘不多的光芒全部吸在了身上,在那烏雲下,在那河道上,在那烏篷中,在那天地間,這女子,便是唯一了。
  她相貌很美,但在這份美麗下,其眉間卻是有那一絲憂愁彌漫,這憂愁似疲憊,似猶豫不定,似憐憐之意,讓看到者,心中會升起波動。
  她眸中含嗔,看了那翠衣少女一眼。
  翠衣少女嬌笑中上前拉著那紫衣女子的衣袖,指著河道岸上雨幕中的王林,聲音如百靈一般。
  “師姐,這個書生實在可惡,先是言語輕薄,後又目光唐突,不過樣子呆呆的,倒也有趣。”
  那紫衣女子臉上露出微笑,目光迎著天地之雨,遙遙的看向岸上林蔭下,避雨的王林,這一眼之下,她略有一怔,仔細的看了幾眼後,眼中有迷茫一閃而過。
  “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他……”
  王林被這兩個女子同時注視,臉上更紅,他幹咳幾聲,向著那烏篷船再次抱拳,不知該說些什麼,心髒怦怦跳動,連忙轉過身去看遠處的黑山墨雲,以此避過那份心中的砰然。
  “王林啊王林,枉你讀了這麼多書,怎能如此去看那兩個姑娘家,萍水相逢,待雨停了後,還是繼續趕路為好。”王林深深的吸了口雨中的空氣,慢慢的靜下了心來。
  “這位公子,此雨連綿,怕是會下一夜,相逢便是有緣,不如你上船來避雨,在下一站岸口住宿。”那紫衣女子看了王林半響,輕聲開口。
  她話語雖輕,可卻穿過了雨幕,回繞四周。
  “這……”王林猶豫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天色,整個天空黑壓壓的一片,雨水似短時間不會停歇,怕是真能持續一夜去。
  “好意讓你上船避雨,你還如此神色,莫非我們還能吃了你不成。”那翠綠衣衫的少女看到王林猶豫的樣子,俏目一瞪。
  “師妹。”那紫衣女子無奈的看了少女一眼。
  王林苦笑,點頭拿起竹排書箱背在身上,撐著傘踏著泥濘的小路,走入雨幕中,向著岸邊走去。
  地麵上泥土與水和在一起,腳步落下抬起中便有泥水粘連,染在了衣衫下擺上,許是地麵在雨水中有了濕滑,更是與那河水之間有一些斜披,剛一走到河岸那,王林腳下一滑,驚呼中身子似要摔倒。
  一陣香風泌入鼻間,王林的身子在摔倒中,被一個柔弱的嬌軀扶住,扶著他的,正是那紫衣女子,這女子雙腳在地麵輕輕一點,其身子漂升而起,化出一道美麗的弧形,帶著王林踏在了那河水中的烏篷船中。
  “多謝姑娘。”王林站在船上,滿臉通紅,連連作揖。
  “公子不必多禮,請坐。”那紫衣女子鬆開手,輕笑中先行坐在了一旁。那翠綠衣裙的少女,也是收起手中的傘,坐在了女子身邊,打量著王林。
  王林心髒砰砰跳動,他從出生到現在,記憶內從未有如此緊張的時候,在這兩個女子對麵,他取下背後的竹排放在一旁,尷尬的坐下時,額頭已然泌出了汗水。
  “公子不必緊張。”那紫衣女子看到王林的樣子,臉上露出淡然的微笑,右手抬起,拿著火折子把燭火點燃。
  那火光一閃,便籠罩在了烏篷內,把三人映照在了燭火下。
  那翠綠衣裙的少女,越看王林的神色便越感有趣,嬌笑中讓王林更是羞赧。
  “小生王林,見過二位姑娘,多謝在雨中讓小生入船一避。”王林深吸口氣,起身向著那兩個女子一抱拳。
  船隻悠悠,順著河水在那雨中飄行而下,三人在那船中烏篷內,雨水盡管灑不進來,可那耳邊的雨滴拍打棚頂的聲音,落在船上木板的聲響,還有那外麵水麵上的雨滴之聲,漸漸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很是美妙的一曲春雨奏。
  遠遠看去,隨著天地漸暗,那船隻漸漸隱藏在了雨幕中,若隱若現起來,一盞燈火在那烏篷內散發微弱的光芒,在這春寒之雨內,透出一股說不出的溫暖。
  “王林……為何我總覺得,似在什麼地方見過他……就連這名字,也是很熟悉似的……”那紫衣女子望著王林,神色那方才的迷茫,隱隱又出現了。
  “咦?你叫王林?這個名字,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那翠綠衣裙的少女一愣,仔細的看了王林幾眼後,眼中露出思索。
  “奇怪,我應該是沒有見過你,更沒有聽聞過這個名字才是……”那翠綠衣裙少女想了許久,搖頭中向著王林笑了笑,聲音動聽,開口道。
  “我叫做徐飛,她是我周師姐,至於名字,你還是自己問好了。”徐飛眨了眨眼睛,樣子很是可愛。
  “小女子周蕊。”那紫衣女子輕聲開口,她眼中依舊藏著迷茫,尤其是徐飛也對王林的名字有熟悉之後,她更是想不出為什麼。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輪雨中之月,在那天幕上隨著烏雲滾滾的間隙中,時而露出一些,但很快就被重新遮蓋住。
  雨水越下越大,嘩嘩之聲幾乎取代了全部,更有陣陣帶著濕氣的風吹入烏篷內,使得那燭火晃動起來。
  王林身子一冷,但看那兩個女子,卻是神色如常,似沒有察覺這風吹之寒,雨水嘩嘩,透過蓋簾的間隙向外看去,一片漆黑。
  看著看著,王林忽然起了恍惚。
  在這漆黑的夜,在這安靜的河道上,似天地間隻剩下了這一條烏篷船,船內的兩個絕色女子,似給了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二位姑娘以師姐妹相稱,方才周姑娘帶著小生躍空踏船,想必定是身懷絕技的武林中人。”王林恍惚中,身子很冷,慢慢的眼前有了模糊,似有了睡意一樣,強忍著困覺,靠在一旁的船壁,喃喃開口。
  “我們可不是什麼武林中人,你這書呆子真有趣,我們可是修仙者,是仙人呢……”隱隱模糊地聲音,在王林越加的困睡間,悠悠傳來,似距離很遠很遠。
  依稀間,他似聽到有人在說,嶽派……
  “又在做夢了麼……”王林閉著雙眼,昏睡過去。
  烏篷船輕輕的搖晃,就連那燭火也晃動起來,那翠綠衣裙的少女,不解的望著身邊女子。
  “師姐,他隻是一介凡人,你為何要對他施展法術讓其睡下?”
  那紫衣女子望著沉睡中的王林,許久之後,輕聲道:“此人,我一定見過!隻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你方才也說其名字熟悉。”
  “王林……王林……”那翠綠衣裙的少女皺著秀眉,同樣有迷茫。
  半響之後,那紫衣女子搖頭,輕歎道:“罷了,不去想此事,或許在前生見過吧……”
  “前生?”那翠綠衣裙少女笑了起來,起身看了看外麵漆黑的天地。
  “師姐,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去與王卓他們匯合,這一次掌門察覺東方有金光彌漫,算出或許有異寶出世,怕是會引起諸多門派的探尋,我們可要快一些,盡管以我們的修為參與不上,可能見識一番也是好的。”
  

Snap Time:2018-11-18 05:07:25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