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9)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9)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9)     

第1184章 奉至修真行


  第1184章奉至修真行
  龐姓老者倒吸口氣,神色露出驚恐,他身後一片寒氣彌漫,甚至連神識都不敢散開,但他卻是對眼下這種感覺與身後的寒氣極為熟悉。
  他始終也忘記不了,在他們之前第二次進入這七彩界時,就是因為遇到了此物,身邊的道友被帶走了一半,在那神秘之物麵前,他們就如同凡人一樣,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除了王林因為方位的原因,能清晰的看到眾人身後的景物外,餘者均都看不到。
  “切記不要散開神識!”蒼鬆子麵色蒼白,傳出最後一道神念,便一言不發,身子更是一動不動,就連其雙目也是死死的閉上。
  在王林的目光中,眾人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身穿灰衣,但衣服下的身子卻是半透明可以看到其內血肉的奇異之人,他沒有頭發,雙目更是沒有絲毫生氣,緩緩地從遠處一步步走來。
  他步伐不快,許久才走到了那蛟龍屍體旁,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那蛟龍屍體立刻就開始了腐爛,片刻間,就化作一片血水,但詭異的是那些血水卻是湧入這灰衣人身體內。
  這灰衣人依舊帶著沒有絲毫生氣的雙眼,緩緩向前走去。
  端木姓的童子在眾人最後,此刻一動不動,但眉頭卻是皺起,他清晰的感受到身後那股寒氣越來越濃,餘光中看到那灰衣人從其身邊走過,眼中寒光一閃。
  但就在這時,那灰衣人卻是腳步一頓,緩緩地轉過頭,望向端木童子。
  與其目光一對,那童子心神不由一顫,腦中瞬間就一片空白,雙眼露出迷茫,天靈之上卻是有日月虛影幻化而出,在其頭頂旋轉,形成漩渦,如同日月輪回。
  這虛幻的日月輪回,就是這端木童子道境的實質體現,其內隱隱蘊含了眾多了印記,是這童子的意境神通。
  但眼下,讓王林心神一震的,是那童子天靈之上的虛幻而出的日月輪回,竟然詭異的向著灰衣人靠近,漸漸與童子的身體分離,融入進了灰衣人體內。
  這童子雙眼迷茫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死氣,沒有半點生機。
  那灰衣人轉過身,向前走去。
  端木姓的童子,抬起腳步,與那灰衣人保持同樣的步伐,跟在其身後,緩緩地走著。
  這詭異的一幕,立刻讓餘者心神震動,那青衫老嫗眼不眨一下,一動不動,她前方的陳天軍同樣如此,甚至連目光都沒有半點變化。
  那灰衣人默默行走,從眾人身邊走過,他身後的童子跟隨,一路走去,頭發漸漸脫落,掉在了地麵上。
  其衣衫內的身體,更是隱隱出現了透明。
  不多時,那灰衣人走到了王林前方,王林一動不動,定氣凝神,那灰衣人沒有停頓,走了過去。在其身後,那童子跟隨,二人漸漸走遠,消失在了遠處盡頭。
  四周的寒氣慢慢消散,最終徹底的消失了。
  蒼鬆子身子一顫,深深地呼出一口氣,額頭已經泌出冷汗,被他擦了去。他身後的三人也紛紛鬆氣,眼中露出震驚。
  “他……他是誰?”陳天軍心神震動,低聲道。
  “迷失者。”蒼鬆子眼中還有恐懼,沙啞的說道。
  “蒼鬆子,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那青衫老嫗麵色陰沉,盯著蒼鬆子,她方才就在端木童子身前,對於那詭異的一幕,感受的極為清晰深刻。
  “端木道友不聽勸告,唉。”那龐姓老者臉上露出猶有餘悸之色,搖頭說道。
  “這是什麼地方老夫不知道,我之前說了,我稱這為七彩界!剛才那灰衣人,叫做迷失者,這一點我可以確定。
  在這七彩界,迷失者不多,它們若是出現,隻要神識與身體不動,就不會有危險,一旦有了動作,就會如端木道友一樣!”蒼鬆子沉聲道。
  “這的迷失者原本不多,但蒼鬆子你來了後,就多了起來。”王林站起身,望著蒼鬆子,平靜的說道。
  青衫老嫗冷笑,沒有說話。
  那陳天軍麵色陰沉,盯著蒼鬆子,緩緩說道:“蒼鬆子道友你之前來過兩次,每一次,都要留下幾人成為新的迷失者吧。”
  蒼鬆子神色黯淡,沉默許久,點了點頭,苦澀的說道:“方才那個灰衣人,就是老夫第一次來這時的道友,他當初被迷失者帶走了。”
  陳天軍冷哼,沉聲道:“此番來到這,本就是一個錯誤,陳某退出!”他說著,轉身一晃,向著來時之路疾馳而走,轉眼就消失無影。
  蒼鬆子沒有阻止,待那陳天軍走後,緩緩說道:“沒有老夫的帶路,他回不去,老夫也沒想到這麼快就會遇到迷失者。呂道友,趙道友,老夫知曉在這七彩界外圍與內部交接之處,有一座洞府。
  那洞府的主人,你們一定知曉,是一萬八千年前破天宗大弟子,司馬墨!”
  青衫老嫗神色如常,好似沒有聽到。
  王林沉默,看向蒼鬆子,等待下文。
  “司馬墨此人修為高深暫且不說,他更是擅長煉丹,當年就是拿著引起浩劫的丹方而走,雖說老夫並不知曉那丹方為何近日出現在了五階星域,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司馬墨的洞府,的確存在。
  至於那丹藥他有沒有煉成,老夫不知,但想來,即便是沒有那個丹藥,其餘之物也有不少。”蒼鬆子說著,取出一枚玉簡,拋給王林。
  王林接過神識看了片刻,又遞給了青衫老嫗。
  “這玉簡是老夫之前在這發現,故而才會如此確定。”蒼鬆子平緩的開口,看到王林與那青衫老嫗依舊神色沒有變化,更沒有同意繼續探尋後,蒼鬆子眉頭一皺。
  “趙道友,餘後我等所殺之獸,老夫與龐道友那一份全部歸你,且進入老夫在七彩界外邀請你時說過的那個地方後,讓你先行挑選十樣。”
  “進入那個地方,你有幾成把握!”青衫老嫗猶豫了一下,問道。
  “如有你與呂道友相助,老夫有六成把握。”蒼鬆子沉吟少許,開口道。
  “可以!”青衫老嫗閉目片刻,點了點頭。
  蒼鬆子看向王林,說道:“老夫與趙道友所說之地,是這七彩界的內部,此去危險雖有,但收獲會更大,根據老夫得到的線索,那封印了眾多從八階一直到十三階的凶獸之魂,老夫此去準備了足夠的藥材,隻要時間夠,足以煉出大量丹藥。若呂道友同意前往,你也可先挑選十樣。”
  王林不動聲色,略有沉吟。在他想來,這蒼鬆子所圖絕非這麼簡單,以此人的心智,也不會把其目標暴露出來。
  “呂道友,老夫可以先帶你去幾處安全的化霧之獸處,收取的所有元晶全部給你,另外那司馬墨的洞府之物,老夫不取半點。”蒼鬆子沉聲道。
  “先取元晶。”王林看向蒼鬆子。
  “好!”蒼鬆子不在廢話,看了看方向,沒有繼續順著狹路走下去,而是在入口處改變方位,帶著三人直奔遠處。
  蒼鬆子對於這極為熟悉,一個時辰後,便來到了另外一處霧氣所在之地,這是一處深淵,其內霧氣繚繞。
  踏入這後,蒼鬆子極為小心,緩緩前行,待距離那片霧氣約百丈時停下,右手虛空一抓,便有大量的仙玉從儲物空間飛出,在其身前環繞,被蒼鬆子右手揮舞,砰砰之聲傳出之際,那些仙玉全部化作碎末。
  他深吸口氣,謹慎的把這些碎末揮向霧氣。
  就在這時,那霧氣內傳出低吼,卻是有一頭龜狀的凶獸探出頭顱,一吸之下便把仙玉粉末吸入口中。
  “龐道友。”蒼鬆子再次拿出仙玉,***成碎末拋去,輕聲開口。
  那龐姓老者顯然與蒼鬆子配合了多次,極為熟練,身子一晃衝入霧氣內,那龜狀凶獸回頭看了一眼,略有猶豫,此刻又有仙玉碎末飄來,這凶獸立刻吞噬。
  王林看到這一幕,目光閃爍,不動聲色,沒過多久那龐姓老者就衝出霧氣,回到眾人身邊,蒼鬆子再次拿出仙玉揮灑,緩緩地退後。
  一直退出了千丈外,這才不在揮灑仙玉。
  “多少?”蒼鬆子看向龐姓老者。
  “不到三千。”龐姓老者沒有猶豫,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王林。
  “十二階化霧凶獸中,有一些喜吞仙玉,以仙玉為引,可以拿到一些元晶。”蒼鬆子說完,帶著眾人再次改變方向,一連去了多處化霧之地。
  以同樣的方法,在消耗了一些仙玉後,收取了近兩萬枚元晶,蒼鬆子這才停止收取,重新回到了那狹路之處。
  “待回來時,另外一條道路,老夫再為呂道友收取一些,按照以往的數量,應該有六七萬左右。”
  “銘誌,囚封天之道,眾生需渡無量劫,離開深獄一執念,奉至修真行……”王林腦中回蕩之前那骸骨旁玉簡的內容,望著眼前這個七彩的世界,默默的點了點頭。
  

Snap Time:2018-11-20 06:10:24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