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22)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22)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22)     

第1143章 紫氣西來


  第1143章紫氣西來
  雨季連綿了數月,仿佛永遠也不會結束,始終下個不停,那淅淅瀝瀝的雨滴,還有漫天的烏雲,總是壓在歸元宗弟子的心頭,無力去揮散。
  轉眼間,王林在歸元宗,已經十天了。
  孫芸早就從其師尊那回來,這連日來她暗中調查那三十一個來自北部的凡人,隻是最終,還是一無所獲。至於王林,她也觀察過,但卻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甚至就連其師尊呂煙菲也對此事很是重視,親自施展神通試圖可以察覺一些線索,但結果還是依舊。
  在孫芸的心中那白發之影,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消散,反而越來越深刻。時而午夜中打坐醒來,孫芸的眼前,都會不知不覺的浮現那白衣白發的影子與那一指的風姿。
  “他到底是誰……”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孫芸。
  這一日午後,孫芸推開房門,雨水落在屋簷上濺開,有那麼幾滴打在了孫芸的臉上,她皺著秀眉,抬起玉手擦下臉上的雨滴,樣子清秀中透出動人之色,向外走去。
  雨水在其身子半丈外便好似落在了一層無形的罩子上,順著四周流下。走在院子內,孫芸望著身旁種植的各種藥草,忽然抬起頭,看向王林所在的屋舍。
  她最早懷疑的,就是王林!隻是這些天來,這個名叫曾牛的青年,就仿佛一個真正的凡人一樣,除了他的鎮定與平靜外。
  說不出原因,孫芸下意識的走向王林的屋舍,在外麵站了一會,秀眉一立,直接推開房門。
  “讓你來這,是照顧藥草,這些日子來,你可做過一次!”孫芸盯著房間內小桌旁拿著一卷木簡閱讀的王林,她不知為何,這段日子看到王林後,總是會心緒有些波動,沒有了身為陰虛修士的平靜。
  王林放下從歸元宗典籍閣內拿來的木簡,這木簡並非貴重之術,但凡是新入門的弟子,都可去借閱。麵講錄的是莫羅大陸的曆史,還有一些雲海星域簡單的介紹。
  這些木簡,就是為了讓新入門的弟子,可以更好的了解修真界,了解雲海,以便知曉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從而刻苦的修行。
  在看這木簡的同時,王林心神並未全部放在上麵,而是在思索煉丹與靈獸的事情。
  平淡的掃了孫芸一眼,王林坐在那,緩緩說道:“可有藥草死過一支?”
  孫芸一滯,這段日子藥草比之以往還要蔥鬱一些,甚至一些之前已經準備放棄的殘根,在這段日子來,竟然也都奇異的活了下來。
  王林不再說話,拿起木簡,繼續看去。
  他越是這樣,孫芸就越是皺眉,抬腳走進屋內,立刻便有清香彌漫這不大的房間,對於這香氣,王林自然不會陌生,當日在孫芸打坐之處,他便聞到過這種體香。
  “那些藥草沒死,與你也沒什麼關係,是因為此地靈氣充足,再加上這些藥草大都是水生之態,故而在這雨季內,可以吸收到雨中天地之力。”孫芸盯著王林,冷聲道。
  “哦。”王林隨意的點了點頭,看都不看孫芸一眼,把手中木簡翻起一排,繼續向後看去。
  “曾牛!”看到王林的態度,孫芸妙目一瞪。
  王林皺起眉頭,再次放下木簡,冷冷的看向孫芸。
  孫芸滿腹話語,正要訓斥,但驀然的與王林目光對視,卻是下意識的咽下了將要出口的話語,神色怔了起來。
  “曾某的工作,是不讓這些藥草死去,若無他事,勞煩莫要打擾。”王林聲音平淡,說完之後再不看孫芸一眼,重新拿起木簡。
  在王林的這一眼下,孫芸芳心沒來由的一顫。
  “是他麼……”
  孫芸沉默了片刻,深深地看了王林一眼,抿著下唇,轉身離開了房屋。
  深夜,桌子上點燃了油燈,窗外一片漆黑,唯有雨聲嘩嘩,夾雜著閃電時而劃過後的雷鳴之聲。
  還有那風從山脈吹過,落在這盆地中的歸元宗內,形成了一串串漩渦,隱有嗚咽回蕩。王林放下手中的木簡,閉上雙目沉吟了少許。
  他從這籠統介紹的木簡內,看出了不少事情,對於雲海,也有了不算太清晰的了解,更重要的是,這幾天心神中通過四天前所看的一枚玉簡,對於煉丹的思索與琢磨,也有了一些收獲。睜開雙眼,王林抬起頭,他的目光仿若可以穿透所在的屋舍,衝入上空,破開一切從天降下的雨水與如銀蛇般的閃電,直接看向了這歸元宗盆地的上空。
  那由八個巨大的石柱撐起的懸空道觀!
  在那道觀內,王林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有一股不弱的氣息環繞。
  他身子一晃,消失在了房間內。
  出現時,他身在半空一處石柱頂部,在那道觀之外!在這個位置,天地風雨極大,呼嘯落下,更有雷霆轟轟怒吼。
  王林神色如常,推開了懸空的道觀之門,走了進去。
  這道觀不大,除了一些擺設外,最顯眼的,就是正中心位置的一個巨大的空間裂縫,其內透出紫光,把這道觀內籠罩成一片紫色。那空間裂縫後麵,有一處架子,其上有禁製波動,架子上放了三樣物品。
  一把長劍,一枚玉簡,還有一顆丹藥。
  在王林踏入道觀的那,空間裂縫中紫光頓時濃鬱起來,一個碩大的蟒頭,從那裂縫內探出,吐著芯子,盯著王林。
  這蟒蛇通體紫黑,尤其是雙目,更是蘊含了濃鬱的紫色,在這樣的目光下,凡是被其注視者,都會心神一震,隻是對於王林來說,卻是沒有半點作用。
  看都不看那紫目莽一眼,王林直接走了過去,那紫目莽低吼起來,隻是眼中卻露出害怕之色,連連向後退縮,任由王林從它身邊走過,卻沒有發起進攻。
  實際上早在四天前,王林就已經來過這一趟,這紫目莽若是按照修為,可與窺涅後期的修士一鬥,但在王林眼中,卻是殺之極易。
  根本就沒有太大的波動,四天前他就將這紫目蟒險些斬下,隻是考慮到自己畢竟要在這歸元宗居住一段日子,剛一來就殺了人家的護宗靈獸,有些說不過去,這才留下了這紫目蟒的性命。
  來到那架子旁,右手一揮,其上的禁製全部消散,王林拿起玉簡,再次凝神看了起來,這玉簡他四天前來這時就已經看過,其內歸元宗的***神通王林並不感興趣,唯獨對麵有關靈獸與煉丹的描述重視起來。
  仔細的又看了一遍後,王林目中露出思索,放下玉簡,拿起旁邊的丹藥,這丹藥看起來毫不起眼,四天前他剛剛看到時,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眼下經過四天對於玉簡內煉丹的琢磨與思索,這一次到來,他為的,就是這丹藥。
  “按照玉簡所說,這雲海星域靈獸共有十三階,以靈獸之魂入藥,煉成之丹也相對分成了十三階……這歸元宗老祖所留下的,是一枚歸元宗代代相傳的八階離魂丹,隻是可惜,這是一枚沒有融入八階靈獸之魂的廢丹!”王林眼中露出可惜之色。
  經過這幾天的對於玉簡內容的研究,他漸漸地摸索到了一些雲海煉丹的脈絡,此刻再次來到這道觀,就是為了求證,自己所猜想的是否正確。
  眼下望著手中丹藥,他已然可以確定。
  暗歎一聲,王林放下丹藥,他沒有把這三樣顯然是歸元宗老祖留下的傳承之物取走,這種絕其門派之戶的事情,在沒有仇隙的情況下,以王林的修為,不屑去做。
  他隻需看,就足以!
  “眼下需要親自以這雲海煉丹的方法,煉化丹藥,在這雲海星域內,我的目標就是盡一切可能提高修為!”王林目光一閃,打定了主意,正要離去,忽然他猛地抬頭,目露奇異之芒。
  莫羅大陸西部邊緣,在天空之上,此刻有陣陣電光閃爍,悶悶的轟轟之聲回蕩,仿若有人在外界向內轟擊一般。
  這莫羅大陸漂浮在雲海星域,其上有一座黑塔散發柔和之芒籠罩整個大陸,這黑塔,除了可以使得星霧略有後退之外,還起到了一定的防護作用。
  其防護的,不僅僅是外宗修士,更多的,是那雲海內邊際無數的凶獸!在雲海星域,獸分兩類,凡是被修士馴化的,稱之為靈獸,至於那些在星霧內漂遊,與修士不死不休的,則被稱為凶獸!
  此刻,莫羅大陸西部黑塔的防護之光,在那轟轟之聲下,不斷地扭曲,最終在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下,轟然崩潰!
  那天地的轟鳴,瞬息間就壓過了雷霆,壓過了一切雨水之音,回蕩在整個莫羅大陸,更是清晰的傳入歸元宗內!
  一頭身子百丈大小,通體漆黑,形如蝌蚪的龐大靈獸,緩緩地從那破開的防護內,在陣陣電光閃爍交錯下,一點點的擠入莫羅大陸內!
  若僅僅是這一頭靈獸,根本就破不開莫羅大陸的防護,但在它的背上,那一臉桀驁的老者,緩緩的收回右手,在他的右手上,有紫風環繞。
  

Snap Time:2018-11-22 01:48:52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