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7)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7)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7)     

第810章


  第810章
  這青袍男子中年,雙目冰冷,但卻有如耀般之明,雙唇不厚,隱有刻薄之相,一頭黑發散開,仿若仙中之魔。
  他走出祭壇大門,一步便踏空升起,此人身影並非完全凝實,若看去,目光可以穿透其身,看到此人身後的祭壇。
  王林身在半空,在其身旁,則是那射神車開啟後,幻化而出的蝴蝶,這蝴蝶輕輕的閃動翅膀,使得身體保持在了一種平衡的狀態中。
  百丈外的仙選族族人,此刻一個個目露警惕,直勾勾的盯著那中年男子,各自退後。塔山更是目光一寒,踏出一步,喝道:“來者何人!”
  那青袍中年男子看了塔山一眼,目光更是順著塔山,在仙選族族人身上一一掃過,最終,看向王林,眼中露出一絲凝重。
  “你並非此地之人,是從何處而來!”
  王林神色冰冷,這中年男子的修為,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陽實境界的巔峰,隱約超過自己一籌。
  此刻塔山眉頭一皺,身子向前一踏,直接一步而去,右手握拳,立刻其身體上的符文閃爍而出,凝聚在他右拳之上,一拳轟向中年男子。
  “來者何人!”塔山大喝一聲。
  “跪拜!”青袍男子目中露出輕蔑,好似看待螻蟻一般掃了一眼衝擊而來的塔山,抬起右手向前一指,一股無形的波紋,以此人手指為中心,那間散開,彌漫四周。
  塔山身子剛一臨近,便立刻麵色蒼白,身子劇震,他清晰的感覺到,在自己的體內,有一股力量,阻止他靠近,阻止他出手。
  這股力量極為強大,仿佛一種本能,一種深深地烙印在了他體內的傳承,在那中年男子二十丈外,塔山無法前行,身在半空,他臉上露出痛苦之色,全身震動之下,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泌出。
  他清晰的感受到,那股阻止自己前行的力量,是從自己身體上那些符文印記中傳出,這些符文散出之力,使得他不能去反抗。
  仿佛是遇到了天敵一般,即便是自己再強大,即便是自己的實力再進一步,麵對這中年男子,依然還是不敢出手。
  甚至心神的震動下他有一種極為強烈的感覺,仿佛需要對方一個念頭,便可以讓自己瞬間崩潰,魂飛魄散。
  這種感覺,塔山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但此刻這感覺出現的那,卻仿佛是久以來一直存在,一直深深地烙印在他們仙選族一族的傳承命脈之內。
  無法反抗!塔山身子顫抖,尤其是此刻,在那中年男子目光望來的那,他甚至有種跪下膜拜的衝動,但尊嚴,卻是讓塔山緊咬牙關,硬生生的想要阻止這種來自靈魂深處,來自全身符文烙印的屈服。
  一聲掙紮的低吼,近乎咆哮的聲音,從塔山的喉嚨內擠出,他雙目此刻充滿了血絲,身體外留下的已經不是汗水,而是帶著血色。
  掙紮中,塔山抬起腳步,向前邁去,這一步,卻是讓他身子再次顫抖,仿佛麵對的,是這天地。
  這一步抬起,尚未落下,塔山雙目一暗,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再也承受不住,一晃之下如同被有一雙無形大手按下,使得其身子驀然間,跪了下來。
  兩行血淚,從他的眼中留下,悲哀與不屈服的交雜在一起的目光,從血目內瘋狂的透出,但,他的身子,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站起。
  隻能跪下!
  “下族卑民,也敢反抗奴符!若非不想殺你,隻需本仙心神一動,便可讓你形神俱滅!滾開!”中年男子冷笑。
  塔山的身子立刻仿佛被無形的拳頭擊中,身體內傳出砰砰之聲,整個人立刻被遠遠的拋出,一直到百丈外,轟的一下撞在了地麵上。
  塔山掙紮的爬起,眼露不屈與殺機,大喝道:“你是誰!!”
  此刻不僅是塔山,所有的仙選族族人,全部都倒吸口氣,呆呆的望著那中年男子,剛才的一幕,太過詭異,讓他們有些無法接受。
  尤其是那先祖老者,麵色蒼白,望著那中年男子,好似想起來了些什麼,立刻麵無血色,身子顫抖。
  青袍男子神色冰冷之中帶著一絲傲然,平靜的說道:“仙人!還不跪拜!”
  仙選族先祖老者,此刻慘笑,他毫不懷疑對方的話語,他想起來了,在族內的典籍中,多次描述過祖先見到仙人時那種激動與恭敬。
  不需要去猜測對方的身份,隻要見到,便立刻會知曉。這是仙選族祖先留下的話語。
  老者之前一直不明白,他錯誤的把那種激動與恭敬,當成了發自肺腑的忠誠,但此刻,他看到了仙人後,卻是心中一下子明悟過來。
  “不得不激動,不得不恭敬……”老者慘笑,跪在了地上,低聲道:“下民,拜見上仙。”
  跪下的不僅是他,四周的仙選族族人,在那中年男子的目光下,一個個心神劇震,體內有一股力量,讓他們必須要屈服,即便是死,即便是魂飛魄散,也必須要屈服!
  一個接一個的仙選族族人掙紮的跪下,低下了頭。
  片刻後,此地唯一沒有跪下的,隻有二人,王林,與塔山!
  塔山沒跪,他已經跪了一次,這第二次,他盡管全身血氣雲湧,盡管體內那無形的力量不斷地衝擊,但他的身子,卻是掙紮的不讓自己跪下!
  砰砰之聲回蕩,大片的血霧從塔山體內噴出,他之前與王林的一戰,本就受傷,此刻更是不堪,雙目黯淡之下,但卻露出發自靈魂的不屈。
  王林望著這一幕,漸漸皺起眉頭,他看出了很多事情。
  “仙選族也好,仙遺族也罷,很顯然,都是仙人的奴族,就與那奴印一樣,生生世世,世世代代,全部都會成為仙人之奴!
  這是烙印在傳承之中的奴印,就如同李元的家族一樣……”若是沒有經曆李元的事情,王林此刻斷然無法如此清晰的看出事情的始末。
  此刻,卻是心一掃而清。
  “這種奴印,在這仙選族這,與他們身上的符文印記結合,便是奴符。很顯然,這奴符極為霸道,遠遠超過了李元一族的奴印。畢竟,李元一族的奴印,隻是針對一個仙人產生敬畏。
  但這奴符則不然,很有可能是,麵對所有的仙人,這些仙選族之人,均都會屈服。這已經不是操控,而是徹徹底底的奴化,使得這一族之人,完完全全的成為仙人之物!
  而且,在朱雀星有仙遺族,那麼顯然,這一族之人,並非少數,而是極多!”王林目光凝重,結合所知曉的一切,他心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很有可能,在無數年前,仙界並未崩潰時,有一族,此族之人實力極強,甚至可以與仙界對抗,但最後,這一族之人被仙界擊潰,甚至很有可能四大仙界聯合在一起,對這一族之人施展了一個極為強大的神通,化作符印,讓這一族之人,世世代代成為仙人的奴仆!”王林看了一眼地麵上那些顫抖著身子,跪下中眼露敬畏的仙選族族人,暗歎一聲。
  青袍男子目光落向塔山,皺起眉頭,抬起右手向著塔山一指,塔山立刻身子砰的一下,從全身汗毛孔內噴出大片的血霧,幾乎那,他便成為了一個血人。
  “跪拜!”青袍男子聲音冰冷。
  塔山雙目神色已然黯淡,可目光卻是充滿了不屈,但奴符的力量,卻不是他可以抵抗,好似有無數座山峰壓下,他的雙膝砰的一下碎裂,整個人跪在了地上。
  此刻,四周一片安靜,許立國早就見事不好,飛出了老遠,小心翼翼的看向這,內心琢磨著如果煞星不敵,自己是反抗呢,還是投降。
  蚊獸盤旋在半空,目光鎖定那青袍男子,至於雷蛙,同樣在遠處腹部鼓起,冷冷的看去。
  那青袍男子,掃了王林一眼,沒有輕舉妄動,他自然看出了王林的修為,尤其是王林身邊那扇動翅膀的蝴蝶,更是讓他有一種很強的危機感。
  “此人不是這卑族之人,他到底是如何進來。看其身上的氣息,又不像是仙人……他,是誰……”
  這青袍男子目光一閃,沒有去招惹王林,而是左手虛空向著下方祭壇一按,立刻祭壇下的大門轟隆隆間開啟。
  在這大門開啟的那,一道道黑霧衝出,在天空中化作一頭頭猙獰的霧獸,在那大門內,之前王林看到的那個女子虛影,此刻出現,但卻沒有踏出大門,而是冰冷的盯著王林。
  

Snap Time:2018-11-18 05:59:01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