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7)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7)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7)     

第588589章 打賭


  第588、589章打賭
  “此輪規則,妖將與各自幫助者所敲之聲疊加!”
  此言說完,金甲男子不待四周觀看者再起議論,右手一指妖將中的一人,喝道:“妖將於森,出列!”
  妖將之中,走出一人,此人目光冷漠,一身鎧甲在走動中發出清脆之聲,踏步間,此人來到那妖鼓之下。
  他望著妖鼓,眼中驀然間爆出一道精芒,點燃心中濃濃的戰意!
  他並未立刻出手,而是安靜的站在鼓下,體內妖力運轉,調整內息以便達到最佳狀態,於森對於敲響這妖鼓,內心沒有自信,畢竟此鼓對他來說,是聖物一般的存在。
  金甲男子看了於森一眼,內心暗道:“以於森的修為,能敲響四下!若強行敲第五下,定會血氣崩潰!”他隻看一眼,便閉上雙目。
  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全部凝聚在了於森身上,於森神色如常,始終在調整內息,為了防止外界打擾,他合上雙眼,對於外界一切,不聞不問。
  漸漸的,他身體外散出一股濃濃的妖氣,這妖氣成散發狀,升至半空,其內雲湧不斷。
  四周高架看台上,陣陣低聲的議論,此起彼伏。
  “殺戮道極難修煉,這於森修煉殺戮道多年,今日第一個上場,恐怕會一鳴驚人!”
  “不然,這妖鼓乃是古妖之皮煉化而成,於森即便是真的敲響,也定會被反震成傷。”
  看台之上八位妖帥也是看向於森,眼中露出感興趣之色,但他們卻是沒有如常人般議論,而是彼此一眼看去,就可猜測十之**。
  六位副帥,雖說沒有正帥的眼力,但畢竟修為高深,此刻也能猜出端倪,唯有那玄副帥,其目光不是看向於森,而是望著妖將之中的王林。
  “王林,不知你能敲響幾下!”
  他正琢磨,身邊黃副帥輕笑道:“玄副帥,你我的賭約,老夫恐怕要贏了,你選擇的那個修士,隻能自己上場,如此一來,必敗無疑!”
  玄副帥冷哼一聲,說道:“你且拭目以待,此人,絕非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二人交談之時,忽然廣場之上於森,雙目猛地一張,整個人在這一刻好似戰神附體,他眼中爆出的精芒,如同皓月!
  一聲似虎似龍的低吼,從於森口中傳出,他雙腳向地麵一踏,整個人好地出鞘的利劍,在半空中劃過一道短暫的長虹,直奔妖鼓而去。
  身在半空,他右手雙指成劍,整個人在這一瞬間,精氣神全部凝聚,化作雙指之間,瘋狂的衝出,點在了妖鼓之上。
  妖鼓漆黑的鼓麵,略微凹下,隻不過這幅度卻是很小。在凹下的那,卻又迅猛的彈回。
  “咚”低沉的鼓聲,回蕩天空,傳遍廣場,延伸整個帝都,波及小半個天妖城。
  在這鼓聲響起的一那,於森立刻感覺到一股無法想象之力一**瘋狂的從妖鼓內傳來,順著他的身體勢如破竹般衝擊。
  於森麵色蒼白,他雙眼露出殺氣,不但沒退,反而再次踏出一步,右手雙指毫不猶豫的又一次點在了妖鼓之上!
  “咚!”
  鼓聲響起,如同奔雷落地。
  於森低吼中,身體外的妖氣,頓時化作一個個妖異的麵孔,這些麵孔均都露出痛苦的表情,在妖氣內幻化而出後又立即消失。
  周而複始,每次這麵孔消失,便立刻有新的麵孔出現。
  “噬魂殺戮第一式!”於森的聲音如同來自九幽地獄,他聲音一落,但見他身體外那些無盡的痛苦麵孔立刻好似在困境中找到了出口一般,瘋狂的向著於森右手衝去。
  他整個右手,頓時閃現出刺目的藍芒!
  於森大喝,右手成掌,向著妖鼓拍去。
  他手掌尚未碰到妖鼓,其掌風便瘋狂的吹去,敲響了妖鼓。
  “咚”第三聲,回蕩天地,在這一刻,四周之人頓時動容,以掌風敲響此鼓,雖說這麵有些取巧,但卻不能不說,這噬魂殺戮的強悍!
  掌風掃過,於森右手按在了妖鼓之上。
  “咚”幾乎是第三聲回蕩的瞬間,第四聲便緊緊的追來,兩聲鼓鳴幾乎形成一道,化作奔雷滾滾。
  於森右手迅速收回,身子急速的退後,在地麵上蹬蹬蹬退出百丈之外,這才穩住身子,他深吸口氣,麵色妖異的紅潤,一口血氣被其強行壓下。
  他的右手,此刻輕顫,已經失去了直覺,體內妖力更是耗費八成,融於那噬魂殺戮第一式內。
  “四下!妖將於森的幫助者,出列!”金甲男子平淡的說道。
  “我沒有幫助者!”於森深吸口氣,沉聲道。
  金甲男子看了於森一眼,目光移開落在了妖將眾人之中,挑選下一人,他首先看向王林,內心冷笑,但卻並未讓王林出場,而是一指人群中的墨非,喝道:“妖將墨非,出列!”
  此言一出,四周之議論聲,瞬間消失,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籠罩在一人身上。
  此人身穿鎧甲,在其臉上,有一個猙獰的麵具,一頭黑發隨風而動,他從眾人中走出,步伐不快,但落在四周看台之人眼中,卻好似與心跳的頻率一般,給人一種極為詭異之感。
  “妖將墨非,三百年前妖將第一人!”
  “此人常年駐守在邊境,據說在火妖郡人眼中,這墨非的人頭,價值不菲!”
  “這墨非修煉功法神秘,到現在為止,也隻是施展過轉**法這一式神通罷了,此人敲妖鼓,我確信最少可以五下以上!”
  “墨非!”地帥仔細的看了一眼墨非,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說道:“此子若再經曆一次龍潭磨練,可稱為副帥之中前三人!”
  在他旁邊,坐著一個紫袍中年男子,此人相貌儒雅,此刻笑道:“莫非地帥動了愛才之心不成!”
  地帥哈哈一笑,點了點頭。
  “此子,若能敲響六下,那即便沒有成為副帥,我也會為他推薦!”地帥笑道。
  墨非從容而行,向著妖鼓走去,四周之人的目光,隨他而動。
  在距離妖鼓十丈時,墨非停下,望著妖鼓,眼中一片平靜,他沒有去耗費時間調整內息,直接便是虛空打出一拳。
  “咚”鼓聲回蕩,低沉中,如同悶雷。
  墨非全身鎧甲立刻好似被狂風吹動一般,發出劇烈的哢哢之聲,他的頭發,也是隨風亂舞,隻不過墨非的身子,卻好似釘在了地麵一般,紋絲不動,甚至連麵色,都沒有半點改變。
  “原來,也不是很難。”此人輕笑,身子向前踏出一丈,右手向前一揮。
  “咚”
  墨非沒有停留,再次踏出一丈,右手握拳,虛空一擊。
  “咚”
  連續三下鼓鳴,好似一聲來自遠古的巨吼,咆哮在了整個天妖城上空,鼓聲回蕩不斷,四周之人,更是有一些看客,妖力不足,居然被生生震出內傷。
  三聲之後,墨非身子一頓,他感覺到一股滔滔大浪般的氣息,從那妖股內驀然衝出,直奔自己而來,他腳下一踏,整個人如同長在了地上,好似那浪中之岩,一動不動。
  他身體外的鎧甲,發出劇烈的晃動之聲,最終,卻是在此人妖力擴散中,穩住!
  墨非麵具後的雙目,爆出一團精芒,露出一絲認真的神色,輕聲自語道:“倒也有趣!”他腳下一邁,又踏出一丈,與此同時右拳揮出。
  “咚”
  一拳出去,並未停頓,又是一拳!
  “咚”
  墨非身子連續向前踏步,迅速拉近與妖股的距離,每一次踏步,都會打出一拳。
  “咚”第六聲鼓鳴響起的一刻,四周之人,立刻傳來強烈的歡呼之聲,就連妖帥,除了天帥之外,其餘人均都眼中露出讚賞。
  “墨非!!”
  “墨非!!!”
  “墨非!!!!”一聲聲歡呼,從四周看台中回蕩,能敲響六下者,是為天驕!
  尤其是此人並未受傷,而是頗為從容的敲響了六下,這一點,便遠遠的超過了一切的妖將!
  就連那金甲男子,也是點了點頭,眼中的讚賞極為濃鬱。
  “六聲,就能讓墨某止步麼……”墨非眼中精芒一閃,身子一躍而起,整個人踏在虛空,一拳擊向妖鼓。
  “咚”第七聲回蕩。
  這第七聲,卻是與之前六聲截然不同,隱約有種鐵石殺伐之念從那聲音中透出,墨非一向從容的麵色,在這一刻,忽然一變,他沒有任何猶豫,身子立即退後。
  他退後中,身上的鎧甲在砰砰砰聲中,立刻粉碎,化作一片飛灰消散,墨非麵色略有蒼白,他止住身子,低吼一聲,再次衝出,這一次,他雙手掐訣,一道道白芒在其手中揮舞,化作一片片好似鏡子一般的晶體,在其身邊纏繞。
  一指彈去,妖鼓內,又一次傳來“咚”的一聲,這是第八聲!
  比之前更加狂暴的反彈之力,瘋狂的宣泄,墨非身前的所有結晶,在瞬間就被這衝擊崩潰,但卻也使得衝擊之力弱了大半,盡管如此,落在墨非身上,卻也使他身子一震,退後百丈才停下。
  他臉部的麵具,徹底的碎裂,露出其英俊的麵孔。
  王林的目光,立即一凝,盯著墨非的麵孔,眼中露出奇異之芒。
  “他的相貌……”
  王林一眼就認出,此人的相貌,居然與洪牢深處那黑發男子,一摸一樣!
  此刻,墨非身子一晃,口中湧出的鮮血被他強行咽下,深吸口氣,他轉身向著妖將人群走去。
  這一刻,整個廣場,掀起了劇烈的歡呼之聲,這聲音之大,幾乎掩蓋了一切。
  “莫非,妖將之中第一人!!”
  “他能敲響八聲,在我天妖郡內,除了帥位者,墨非是第一人!”
  “此次墨非必定成為副帥,此人軍功赫赫,成為副帥後定可為我天妖郡再添無數戰功!”
  高台之上八個妖帥,除了那天帥始終目光平靜,沒有半點動容之外,其餘七人,均都眼中露出濃濃的讚賞。
  “此子能敲響八下,是為天驕之中的天驕,好!”
  “不錯,而且我觀察此子,似乎尚未用處全力,否則的話,說不定可以敲響第九下!”
  “小小年紀,便有如此不顯不擺的心機,很是難得!”
  那些副帥們,也在彼此交談。其中黃副帥,對玄副帥哈哈一笑,說道:“老弟,這一次,你還不認輸?”
  玄副帥輕哼一聲,語氣堅定的說道:“這墨非很強,可以說非常強,我在他這個年紀時,不如他!甚至可以說,此人經過龍潭洗禮後,其實力,會更強!
  但,與我選擇的那個人比,墨非,還是不行!”
  黃副帥對於這個賭約,本沒太過在意,可多次看這與自己實力不相上下的玄副帥對那人的讚譽,已經不能說是稱讚了,黃副帥隱約有種感覺,這玄副帥的語氣,幾乎就是畏懼!
  這不由得讓他大為詫異。
  “好,那我倒要看看,此人可以敲響幾下!”黃副帥微微一笑,說道。
  玄副帥沉默,他眼神複雜的望了一眼遠處妖將之中的王林,內心默道:“墨非隻是強罷了,可這王林,他是可怕!
  強與可怕之間,能比麼?”
  金甲男子望著墨非走回妖將之中,眼中讚賞之色濃鬱,第一次露出微笑,說道:“妖將墨非的幫助者,出列!”
  人群中,走出一個青衫修士,此人背後背著大劍,整個人站在那,同樣如劍般,他在踏出的瞬間,身子向前一晃,立刻化作青煙直奔妖鼓而去。
  在臨近妖鼓的那,這修士右手掐訣,向前虛空一點,在鼓聲回蕩中,此人指訣收回成掌,口中傳出複雜的低語,輕輕向前一拍,這一拍下,鼓聲頓時回蕩。
  劇烈的聲勢,使得這修士麵色略有蒼白,此人身子並未後退,而是一把抽出背後寶劍,向下一斬,但聽陣陣呼嘯之聲驟響,此劍揮出的劍氣,生生破開一切鼓聲餘音的阻攔,落在了鼓上。
  鼓聲再次回蕩,第三聲過後,這修士麵色極為蒼白,陣陣怒浪般的衝擊,從那鼓上回彈,每敲響一下,都要承受數倍的回擊,此人苦笑,毫不猶豫的退後,不再去嚐試。
  “以我的修為,三下輕鬆,若是拚了,四下也能,但五下,必定重傷,墨非勝勢已定,為此人重傷,實在犯不上!”青衫修士略一沉吟,便不再繼續,而是走回人群。
  十一下!
  墨非連同其幫助者,一共敲響了十一下!這個成績,使得眾多妖將不由的麵色陰沉起來,想要超過墨非,妖將與其幫助者,必須要二人都敲響六下,如此,才可!
  但這幾乎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事情,畢竟眾多妖將之中,隻有一個墨非!
  即便是莫厲海,此刻也是麵色蒼白,他苦澀的望著妖鼓,又看了看身邊神色陰沉的王林,輕歎一聲,低聲道:“王老弟,罷了,這第二輪,我們輸了。”
  妖將之中還有一人,此人正是石蕭,他麵沉如水,死死的盯著妖鼓,沉聲道:“陳濤,你能敲響幾下!”
  他身邊的陳濤,沉默少頃,緩緩說道:“若是強盛時期,應該可以敲響十下以上,具體多少,無法判斷。
  隻是現在……即便是服下藥丹,也隻能敲響七下,不可能比墨非要多!墨非此人,的確很強,若是在我們修真界,此刻可稱之問鼎之下第一人,我看即便是問鼎,若不到中期,怕是此人也可一戰!”
  石蕭眼中露出殺機,側身看了一眼遠處回來後就一直閉目打坐的墨非,冷哼了一聲。
  除了他們外,妖將之中還有數人,也是內心暗自揣摩自己可以敲響幾下,能否有進入前十的機會!
  金甲男子此刻冷目一掃眾人,眼中閃過一絲嘲諷,右手指向王林,緩緩的說道:“你,出列!”
  王林身子從容而去,來到廣場之上,他目光如電,看向金甲男子,平淡的說道:“我不叫‘你’,我叫王林!”
  金甲男子眼中毫不掩飾的露出殺機,沉聲道:“王林,你可敢與我打個賭!!”
  “說!”王林道。
  “我賭你敲不到五下!若你贏,我親自向妖帝大人為你推薦,保你可稱為妖將,但若你輸,你就要為你打傷妖將之事負責!你若不敢賭,就給我滾下去,不要參戰了,直接滾出天妖城!這,不歡迎你!”金甲男子此言說完,四周看台上議論之聲再起!
  “他也能敲響四下?這外來者雖說輕易殺了熬迪,但敲響這妖鼓卻是最為考驗人,我看此人能敲響三下,就已經很不錯了,若是那熬迪,我看也就是敲響一下!”
  “熬迪在妖將之中修為隻能算是中等,石蕭、墨非、於森、邪煉之中任何一人出手,都可輕鬆勝他,這王林勝熬迪,不算什麼。”
  “金總管倒也有意思,居然和這外來者打賭,有趣。”
  看台之上的黃副帥,此刻笑道:“玄副帥,你選的這人,有些不妙啊。”
  玄副帥望著王林,哼了一聲,說道:“金總管會大吃一驚的。”
  王林平靜的望著金甲男子,嘴角漸漸露出一絲微笑,但這微笑,落在玄副帥眼中,卻不由得心中升起一絲寒意。
  “當初此人出手時,也是這麼笑的!”玄副帥咬牙暗道。
  “我不用你去向妖帝推薦……”王林微笑道。
  金甲男子眼中露出輕蔑,說道:“你不敢賭了!”
  “我要你,一隻手!”王林聲音,如同九幽寒風,徐徐吹來。
  此言,另四周眾人為之一怔,就在這時,王林卻是腳步一踏,走向妖鼓!
  金甲男子目中殺機閃過,冷笑道:“要我一隻手,你若能敲響超過五下,我便給你一隻手,身子你若敲響十下,兩隻手又何妨!”
  “這王林,太狂妄了,他怕是有些太高估了自己,敲響這妖鼓,哪是那麼簡單!”
  “等此人知曉了妖鼓的反震之後,就會明白自己錯的有多麼離譜了。”
  “可惜了莫厲海,恐怕在未來的三百年,會因為此人,丟進了臉麵。”
  王林神色如常,不起波瀾,向妖鼓走去,他行走間,極為從容,幾步之下,便來到那妖鼓近前,他並非如別人那樣距離很遠便虛空敲鼓,以此減少反震之力。
  直接來到鼓下,王林雙腳離體,飄空而起,望著眼前這漆黑巨大的妖鼓,近距離在此,他甚至都可以聞到一股腥氣隱約傳來。
  這鼓麵,其上並非平整如鏡麵,在其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細小坑窪與細微的脈絡,就好似獸皮一般!
  “古妖之皮……”王林伸出右手,摸在了巨大的妖鼓之上,在碰到其上的瞬間,一絲絲反震之力,順著手掌傳入體內。
  王林雙眼瞬間一凝,這一刻的他,全身生之烙印彌漫,三千多道生之烙印,就如同三千多道防護,把他全部籠罩在內。
  “賭我超不過五下……”王林左手一拍儲物袋,其手中立刻出現一個酒壺,酒壺內裝滿了酒水,王林左手拿壺,仰天喝下一大口,笑道:“金甲妖人,你且看好!”
  王林右手那握拳,向著妖鼓,一擊!
  “咚”鼓聲回蕩,形成奔雷滾滾,劃過廣場天際。王林身子沒有半點移動,右拳離開三寸,在這一瞬間,王林右拳轟隆隆的落下,一下,兩下,三下,四下!
  “咚”“咚”“咚”“咚”
  連續四下!
  這四聲鼓鳴,幾乎同時響起,追上之前的第一聲,無聲合一,居然形成了一場聲之風暴,以妖鼓為中心點,瘋狂的向四周衝擊而去。
  廣場大地,寸寸斷裂,好似有一條環形的地龍在翻滾一般,瘋狂的散開,天空上,這無聲鼓鳴形成的雷鳴,更加劇烈,四周看台上,無數人直接噴出鮮血,居然被這五聲合一的鼓鳴,直接震出嚴重的內傷!
  甚至更有數人,直接被生生震的假死過去!
  八個妖帥,除了那天帥之外,全部從座位上猛地站了起來,眼露不敢置信之色,廣場的金甲男子,也是麵色大變!
  五下雷鳴,原本不會讓這些人如此吃驚,真正讓他們心神一震的,是連續五下,王林的身子,居然一動未動!!
  “這……這不可能!!”玄副帥身邊的黃副帥,驚聲道。
  

Snap Time:2018-11-18 06:15:29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