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9)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9)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9)     

第432章 祖符頭骨


  第432章祖符頭骨
  王林暗中跟隨的那個六葉術咒師,他來到這後,立刻重新化作人形,落在了一旁,王林在對方幻化的瞬間,隱去了身形。
  以他的修為,此地眾人斷然不可能發現,唯有那在輪回樹上盤膝打坐的八葉術咒師,才有發現王林的資格。
  王林一眼就看出,那八葉術咒師身受重傷,極為虛弱。
  就在這時,輪回樹四周的六葉術咒師,一個個全部盤膝坐下,口中傳出陣陣複雜難明的咒語,與此同時,一個個符文,在他們的身上湧動,最終脫離而出飄在半空。
  此刻,這些術咒師身後的那些修士,一個個雙目茫然的走向輪回樹,在輪回樹下盤膝而坐,此地密密麻麻,約有數百個修士。
  這些修士王林早就看出,他們修為相同,均都是結丹期。
  此刻,這數百個修士剛一坐下,立刻那些六葉術咒師同時大喝一聲,這聲音響亮之中帶著詭異,隨著他們的一聲大喝,那些飄在四周的符文,立刻瘋狂的向著輪回樹衝去。
  轉眼間這些符文便融入輪回樹內,消失不見,但立刻,那輪回樹驀然一震,一根根柔軟的枝條,從樹幹上飛快的生長出來,它們好似一條條長蛇,飛舞中向著四周擴散,立刻卷住一個個修士。
  幾乎是眨眼間,輪回樹下所有的修士,都被這數之不盡的枝條捆綁,拽扯著升空。
  這一幕,在王林看來極為詭異,三丈多高的輪回樹上,延伸出無數枝條,每一根枝條都捆綁著一個修士,隨著枝條的搖曳蠕動,此刻這輪回樹,好似活了一般。
  “他在療傷!”王林目光一閃。
  隻見那輪回樹上出現了數個符文,一閃之下,所有被枝條捆綁住的修士,立刻身子劇震,全身血肉精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萎縮。
  與此同時,這些修士體內的靈力,也如脫韁的野馬,不受控製的衝出身體,順著枝條融入輪回樹內。
  血肉精華與靈力被輪回樹吸收後,以一種奇異的方法轉化成為了一股可以讓那個八葉術咒師恢複傷勢的奇異力量,迅猛的順著輪回樹,鑽入到那八葉術咒師體內。
  此人胸部的傷口,慢慢的收攏,其身上的氣息,也漸漸恢複。
  王林眼中寒芒閃動,身子驀然一動,化作一道虛幻之影,在四周那些六葉術咒師根本就無法察覺的情況下,一閃之間出現在輪回樹上,那八葉術咒師的身旁。
  他的速度快若閃電,剛一現身,右手立刻抬起,向著那包裹八葉老者的光圈拍去。
  王林的右手,閃爍一股乳白色的光芒,這,正是仙力的表現。
  不出手則已,出手,便毫不留情,一舉殺敵!
  那光圈內的八葉老者,此刻猛地睜開雙眼,目中露出一絲驚駭。
  王林的手掌,拍在了光圈之上,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隆聲,立刻傳遍整個第四層,強大衝擊力,頓時掀起層層氣浪,輪回樹下的那些六葉術咒師,立刻被生生吹出數百丈遠,一個個噴出鮮血,體內符文之力不穩,短時間內無法恢複,稍有不慎,便會死亡。
  “嬰變修士!!!!”其中一個六葉術咒師,在噴出一口鮮血後,瘋狂的尖聲驚道。
  此言一出,其他的六葉術咒師,頓時身子一顫,二話不說起身就逃。
  若是在王林沒有達到嬰變期之前,他無法一掌之下,不用任何法寶發揮出這等驚人的威力,這一掌,幾乎與本尊三星古神的一拳相當。
  因為這一掌內,蘊含了仙力!
  嬰變期修士,之所以強大,之所以在任何一個修真星都可以享受尊榮,正是因為仙力的存在。
  八葉老者的光圈,頓時崩潰,那老者身子一顫,噴出一大口鮮血,頭頂之上滄桑符文,立刻一閃之下出現在他的身旁,阻攔住呼嘯而來的仙力。
  一股浩淼之力,從那符文之上傳出,王林的一掌,不由得略微一緩。
  這一緩之下,那八葉老者立刻大吼一聲,身子頓時爆退,好似流星一般迅速逃遁。
  “你跑不掉!”
  王林目中寒芒閃動,手掌向下一按,拍在了輪回樹上。
  狂猛的仙力瘋狂的呼嘯衝出,鑽入輪回樹內,但聽一陣劈啪啦的聲音從輪回樹內傳出,緊接著此樹頓時轟的一下,崩潰了,化作一片片碎木。
  那些從其樹幹上延伸而出的枝條,立刻隨之節節斷裂,數百個修士的身體,立刻從半空摔下。
  他們在落地的瞬間,雙目頓時清明起來,迷茫之色一掃而空。
  “離開這!”王林匆匆留下一句話,身子一動,快若閃電,衝出追擊那逃遁的八葉老者。同時,他一拍儲物袋,蚊獸龐大的身子,立刻出現在了半空中,它與王林多年,靈智已開,不用王林吩咐,便知曉主人的意思。
  現身後,蚊獸立刻曆嘯一聲,化作一道黑色的閃電,衝向其中一個逃遁的六葉術咒師,巨大的口器一刺之下,直接從這六葉術咒師的頭部刺進,一吸之下,此人頓時慘叫,身子立刻迅速萎縮,最終化作皮包骨,徹底死亡。
  幹掉一個,蚊獸毫不猶豫立刻把口中的那幹屍一拋,衝向下一個。
  以它的速度,即便這些六葉術咒師跑的再快,也快不過它。
  那些四周劫後餘生的結丹修士,其中有一人,看到王林後立刻認出了王林的身份,驚喜道:“始師!!”
  王林臨走前回頭看了那稱呼自己為始師之人,此人有些陌生,他也沒細問,一閃之下,向那逃走的八葉老者追去。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實際卻是在極快的時間內發生。
  王林身影如若奔雷,呼嘯而出,他前方遠處,那八葉老者麵色蒼白,咬牙逃遁。
  他本是五祖大人身邊的八葉術咒師,即便是在仙遺族,也是身居長老之位,享有大權,這次仙遺族臨世,死在他手中的修士,數不勝數。
  在一個月前,他被朱雀國一個嬰變後期的修士所傷,險些死亡,最終被送回此地,以輪回樹療傷,但他卻沒想到,居然在療傷之際,出現了一個嬰變修士。
  “隻要逃到第十一層,就有救了,三祖大人守護祖靈樹時被朱雀子重傷,在那療傷,我若是能逃到那,三祖大人定會出手救我。”八葉老者一咬牙,向著進入第五層的入口疾馳而去。
  王林在其身後緊追不舍,他目光閃爍寒芒,右手一拍儲物袋,頓時仙劍在手,拿著仙劍,王林深吸口氣,體內仙力湧動,融入仙劍之內。
  “受死!”王林口中輕吐,右手抬起,手中仙劍散發刺眼的白芒,一斬之下,好似開天辟地一般,整個第四層的大地,驀然一震,仙劍的劍芒,化作一道巨大的光影,瞬間,呼嘯而去。
  八葉老者麵色大變,他尚未回頭,就已經察覺到身後那讓他頭皮發麻的強大氣息,若是他沒身受重傷之時,倒也有方法抵抗,但此刻他已經是強弩之末,體內油盡燈枯。
  老者苦澀的大吼一聲,猛地轉身,雙眼露出一絲瘋狂,他在那蘊含了仙力的劍芒呼嘯而來的瞬間,一拍額頭,大喝道:“祖符!”
  之前他療傷時,飄在其額頭阻攔王林蘊含仙力一掌的那個符文,驀然間出現在他的身前,此符文極為複雜,散發出陣陣滄桑的氣息。
  王林目光冰冷,停在了百丈之外,在他身子停下的瞬間,劍芒與那符文,轟擊在一起。
  “砰”
  一聲巨響,掀起三丈多高的氣浪,向著四周席卷而去,生生把大地刮出三尺。
  那祖符之上傳出哢哢數聲,碎裂了,連帶它後麵的那個老者,也是雙目黯淡,氣息飛速消失。
  老者胸前的傷口,噴出大量鮮血,他雙眼雖說無神,但卻有濃濃的惡毒透出,盯著王林嘶聲道:“你,是誰!”
  “我是誰,不會告訴你!”王林身子一閃,出現在了老者的身邊,右手掐訣,打出一道印記融入此人體內,隨後手中仙劍一推,老者的頭顱立刻脫離了身體,被王林抓在手中。
  那老者的身體,砰的一下倒在地上。
  王林右手食者點在此人頭顱眉心,少頃,他眉頭一皺,自語道:“沒有魂魄?”
  他在砍掉對方頭顱的瞬間,已經施展了煉魂宗的秘術,可以保證此人身亡後,魂魄凝聚在頭顱內不散。
  他沉吟少頃,看了那頭顱一眼,右手一揮,一團幽火立刻包裹頭顱,頓時呲呲之聲傳來,老者的頭顱血肉立刻被生生煉化。
  隻是,此人的頭骨卻是在幽火之下,沒有半點融化的痕跡,在頭骨上,好似被烙印一般,刻著一個破損的黑色符號。
  這符號,與剛才老者釋放而出的祖符,一摸一樣。
  沉吟少頃,王林把這頭顱收入儲物袋內,身子一動,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他飛行間,遠處傳來陣陣破空聲,隻見蚊獸的身子,一閃而來,它巨大的口器上,此刻鮮血淋淋,目光露出愉悅之色。
  收了蚊獸,王林在第四層橫掃一圈,再沒發現任何輪回樹,這才進入了第五層。
  

Snap Time:2018-11-19 08:29:42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