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9)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9)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9)     

第375章 煉魂宗


  第375章煉魂宗
  這缺口一出現,頓時一股龐大的靈力,從外界仙玉內,轟然湧入,在王林體內遊走,於此同時,他身體內的元神碎片,也在一顫之下,慢慢收攏,雖說沒有恢複,但卻不再消散。
  王林立刻閉上雙眼,安靜的打坐。
  三天後,天空一片昏暗,雪花飛舞落下,覆蓋了整個山峰,遠遠望去,銀裝素裹,好似雪山一般。
  這些雪花落在王林身上,在三尺之外立刻融化,漸漸的,在王林身邊形成一個環形的水痕。
  他的臉上,茶境的痕跡,不再如以往那麼重,而是略有消散。
  王林睜開雙眼,目光炯炯有神。
  “消散了十分之一的茶痕,封印也有所鬆動,修為恢複到了築基初期,如此一來,儲物袋內的很多法寶,卻是可以勉強使用,再加上蚊獸,隻要不是遇到擁有意境的化神修士,便不會有危險。
  隻是,之前吞下的那塊仙玉,已經是身體能承受的最大量,如是繼續吞下,怕是封印尚未打開,自己便先一步被仙力化成了灰痕。
  現在隻有爭取盡快達到結丹,到了那時,應該還可再吞一塊仙玉,看看能否一鼓作氣把封印與茶境消除。
  不過,極品靈石畢竟有限,如此下去,倒也不是長久之計,需要找一個靈力充足的地方,才可安心修煉,無論如何,九年內,也要恢複修為!”
  王林沉吟少許,目光一閃,身子立刻飛出,落在了蚊獸之上。
  蚊獸立刻歡呼一聲,托著王林飛起。
  王林低頭看了這火雲寨一眼,殺了那魁梧漢子與刀疤臉後,他的一口惡氣,也出了大半,一拍蚊獸大頭,蚊獸立刻身子一動,向前呼嘯而去。
  “慢點!”王林麵色一變,他修為隻恢複到築基初期,無法承受相當於元嬰後期的蚊獸全力速度。
  蚊獸立刻委屈的慢了下來,緩緩飛行。
  坐在蚊獸背上,王林拿出地圖玉簡,仔細看後,目光投向南方,那,是毗盧國煉魂宗所在。
  “朱雀大陸毗盧國三大宗派之一的煉魂宗,其內的靈力,定是極為充足!”
  之所以選擇煉魂宗,是因為在毗盧國,這煉魂宗是唯一一個比較奇特的門派,這個門派的弟子,核心隻有幾百人,而外圍弟子,則是數以萬計。
  與毗盧國其他兩個門派相比,煉魂宗的核心弟子,是最少的一個,但,這三派實力卻是均衡,能以幾百個核心弟子,便做到這一點,除了煉魂宗的功法法寶特殊之外,與核心弟子的修為,也有極大的關係。
  煉魂宗,從來不會主動在凡人之中收童子為徒,想要進入煉魂宗,隻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先成為外圍弟子。
  外圍弟子,每隔三年,便有一場大比,隻選擇一名,成為核心弟子,同時,核心弟子中,也進行著淘汰製,即便是進入其內,也有可能被淘汰出去。
  成為外圍弟子的方法,很簡單,隻需要上繳一定數量的靈石,便可獲得一定期限外圍弟子的身份。
  在煉魂宗山門之外,有數座大山,這些山脈的靈力,比之外界都要濃鬱數倍,這,便是外圍弟子的所在。
  說是外圍弟子,但實際上,就相當於是花費靈石,租下一處洞府修煉而已。
  煉魂宗的這一做法,極為特殊,在朱雀星上很罕見,隻是卻很少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正因如此,所以,王林才會選擇煉魂宗,這些有關煉魂宗的消息,在地圖玉簡內記錄極為詳細,按照王林的猜測,當年賣給他地圖玉簡之人,恐怕曾來過這煉魂宗,當過一段日子的外圍弟子。
  毗盧國畢竟是五級修真國,其內修真家族眾多,這些修真家族依附於三個宗派存在,每隔十幾年,便會派送弟子去三大宗派。
  這些修真家族的弟子,並沒有什麼特權,身份也不尊貴,除非天資極為驚人,否則,隻能從低做起。
  王林坐在蚊獸之上,七天後,來到了煉魂宗山門所在,距離那尚有千之時,王林便把蚊獸收取,從儲物袋內拿出一把普通的飛劍,操控之下,化作一道流星,向著煉魂宗飛去。
  時間不長,煉魂宗遙遙在望,隻是在距離幾十之外時,一道柔和的波紋,無聲無息的擴散而至,阻止進入。
  王林知道這一定是煉魂宗常年散開的護山之陣,連忙收起飛劍,身子落下。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紫紅之芒,從王林身後的天邊轟然而來,帶起強烈的破空聲,呼嘯中一股狂風襲來,四周山林樹木紛紛晃動,發出沙沙之聲。
  那紅芒臨近後,化作一個紅發老者,此人麵部奇異,口鼻極大,但雙眼卻是很小,看起來,頗有一股吞天的感覺。
  王林看到此人後,目光一閃,立刻恭敬的站在一旁。
  那老者踏步之下,正要進入煉魂宗,忽然轉過頭,掃了王林一眼,輕咦一聲,在他臉上的疤痕上看了看,喝道:“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王林連忙恭敬的說道:“弟子是個散修,想要拜入煉魂宗,成為外圍弟子。”
  那老者看著王林,點頭說道:“散修達到築基期,倒也不易,你是想成為我煉魂宗外圍弟子,尋一處閉關所在吧。”
  王林眼中露出敬畏之色,連忙說道:“弟子確有此意。”
  老者袖子一甩,說道:“你來晚了,收取外圍弟子的時日,早就過了,回去等幾年再來吧。”說著,他正要踏入。
  王林內心冷哼,臉上卻是露出心痛之色,從儲物袋內拿出一個錦盒,恭敬的說道:“前輩,這是弟子多年前偶然得到的一把飛劍,一直沒舍得用,前輩還請收下,弟子隻求能成為外圍弟子。”
  這老者,王林一眼就看出,隻不過是結丹初期罷了,對於這樣的修為,他拿出的飛劍,已然屬於很珍貴之物。
  那老者腳步一頓,似笑非笑的看了王林一眼,暗道果然是散修之人,比那些修真家族的弟子機靈,他右手一召,那錦盒落在手中,打開一看,眼中立刻露出驚喜之色。
  但立刻,他便把驚喜收起,不動聲色的說道:“此物你從何處得來?”
  王林恭敬道:“多年前,弟子曾幫助過一個結丹修士,在他受傷之際為其護法,他傷好後,送我此劍,可是弟子修為不夠,無法使用。”
  “哦?受的什麼傷,你描述一下。”老者目光一閃,說道。
  以王林這五百年的修道經驗,隨意一說,便如同真實一般,那老者聽了少許,內心已然不在懷疑,畢竟眼前之人隻是築基期弟子,若非親眼看到,怎麼可能會說的如此逼真,而且有些地方雖說似而非似,但這才是正常,否則若是說的太過詳細,那顯然就有假了。
  “好吧,老夫看你修為不易,便破例一次,你跟我走!”說著,老者身子一動,進入煉魂宗內,同時右手從懷拿出一塊令牌,向後一按,立刻阻止王林進入的波紋,頓時消散。
  王林連忙走進。
  “跟我走,我煉魂宗內禁製極多,你若是走錯了,我可不救你!”老者說著,身子向前飛去。
  王林一拍儲物袋,飛劍出現,他踩在劍上,跟著老者。
  少頃,老者在一處山峰中斷停下,在這,有一座華麗的宮殿,四周還有無數房舍。
  老者落下後,喝道:“常大偉!”
  “來了,紅毛子,你喊什麼。”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一旁的房舍內傳出,緊接著,走出一個中年男子,此人頭發混亂,好似多年沒有梳洗一般。
  紅發老者哈哈一笑,說道:“這是我路上遇到的一個弟子,你收他為外圍弟子可好。”
  中年男子打了個哈氣,斜著眼睛掃了一眼跟在紅發老者身後的王林,懶散的說道:“你紅毛子都發話了,我豈能拒絕。”
  紅發老者笑了笑,說道:“那先這樣,我這次出山,收集了上百冤魂,正好把我的魂幡煉出一個主魂,等煉完後,過來找你吃酒!”
  說著,老者身子一動,向遠處飛去。
  “你,叫什麼!”中年男子看了王林一眼。
  “弟子青木!”王林恭敬的說道。
  “此山第1090洞,歸你使用,一塊中品靈石,使用一年。”男子右手一甩,一塊黑色的令牌被王林接住。
  王林露出心痛的表情,咬牙拿出了兩塊中品靈石,交給了對方。那中年男子接過靈石,便不再理會王林,轉身向著房間走去。
  王林正要離開,這時,那中年男子忽然說道:
  “你給了紅毛子什麼東西?”
  “一把當年前輩贈送的飛劍。”王林如實說道。
  “難怪這紅毛如此積極!青木,你有築基期修為,但也不要驕傲,外圍弟子中,築基期雖說不多,但也絕對不少,明天六月,將是我煉魂宗大比之日,你好好修煉吧,若是有本事,說不定可以去內門,成為核心弟子。”男子搖搖頭,走進房舍。
  此時此刻,柳眉,在煉魂宗五十之外的一處山崖上,遙望煉魂宗,她手中拿著一枚玉簡,這是朱雀老祖月前找人送來,利用此物,雖說不能確切的找到曾牛,但若是對方在百內,則會有反應。
  此刻,這玉簡閃爍青芒。
  “是在煉魂宗麼……”柳眉輕聲道。
  

Snap Time:2018-11-19 18:00:37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