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全文閱讀

作者:耳根  仙逆最新章節  仙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逆最新章節第2088章 驀然回首大結局)(18-11-17)      第2087章 婉兒醒來吧(18-11-17)      第2086章 輪回就在那(18-11-17)     

第172章 土行之地


  第172章土行之地
  此地他已經待了很長時間,錐形石塊所移動的方向,全部都是成旋渦狀向上攀升,王林一路飛行,終於在半個月後,順著石塊來到了頂端。
  這,是那些錐形石塊的終點,一個無邊無際的巨大漩渦,赫然出現在虛空中,所有的錐形石塊,最終均都是沉入其中,慢慢的消失在麵。
  王林看著漩渦,沉默片刻,右手掐訣,儲物袋內立刻飛出一把飛劍,在王林身前漂浮不動,他神識一探,分出一道印在飛劍之上,這才一甩,飛劍立刻向著漩渦飛去。
  王林微合雙眼,分出的神識隨著飛劍疾速閃去,立刻接近漩渦,沒有任何停留,驀然的衝了進去。
  在進入的一那,飛劍略頓,如同沉入淤泥般,過了一會,才慢慢的通過,從另一邊飛出,展現在王林眼前的,是一片晶光四射的世界,地麵上是厚厚的冰層,天空略有昏暗,但卻隱有光芒透下,照在冰層上立刻反射。
  陣陣微風吹動,在冰麵打了幾圈後,向著遠處飄去。
  遠遠看去,此地無邊無際,但卻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座黑塔促立,距離最近的黑塔,高度不過十丈,但越是往後,出現的黑塔就越高,王林神識所見,最遠的那座黑塔,高度已然超過了四十丈。
  這些黑塔連成一條直線,高度遞增之下,給人一種極其壯觀之感。
  尤其是這黑塔,通體由黑色山石構成,即便是地麵冰層反射而出的光芒,落在塔身上,也被其吸收,沒有半點反照。
  飛劍在這停留片刻後,便從漩渦中飛回,落在王林手中。
  在那巨大的漩渦之外,王林睜開雙眼,他收回飛劍上的神識,把飛劍放入儲物袋,沉默少許後,從麵拿出龍筋,抖了一下,魔頭立刻從其內飛出,它一臉興奮的看著王林,大聲道:“這次殺誰?……呃……這是哪?”魔頭興奮的表情,再看清四周後,立刻楞了一下。
  它身子飛快在四周轉了一圈,最後目光投向那巨大的漩渦,又看了看王林,搓了搓手,試探的說道:“你……你該不會是想讓我進這吧?不行,絕對不行!”
  王林一語不發,右手一點漩渦,冷冷的盯著魔頭。
  這地方步步危機,若是不經過多次試探,王林不會貿然闖入。
  魔頭苦著臉,堅決的說道:“誰知道那麵有什麼,這鬼地方讓我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不去,絕對不去!”
  王林一拍儲物袋,頓時飛出幾杆魂旗,這些都是得自他人之物,王林拿出其中一杆,目光閃爍的看了少許後,右手猛地向上抓去,頓時桑木崖的魂魄被取了出來。
  當日在修魔海,王林遇到這殺師兄奪基的桑木崖,問了所需答案後,便順手抽了魂魄,封印在桑木崖自己煉製的魂旗內。
  一團微弱的白光在王林手中忽明忽暗,其中隱現桑木崖恐懼的臉麵,王林右手一甩,白光頓時飛向魔頭。
  魔頭添了添嘴唇,雙眼露出貪婪之色,二話不說張開大口吞了下去,摸了摸肚子後,他的頭搖的如撥浪鼓一般,說道:“不去,還是不去。”
  王林目中寒芒一閃,極境神識驀然間一躍而出,魔頭頓時慘叫一聲,身子再次出現青煙,陣陣哀嚎之後,它連忙求饒,最後百般不願的飛向漩渦。
  憑借留在魔頭體內的神識,在它進入漩渦的瞬間,王林又一次看到了漩渦之後的景象,但立刻,他的神色一變!
  這一次,漩渦之後不是冰川的世界,而是變成了一片火海,這的的確確是火海,同樣的無邊無際,火焰的顏色,越是往後,便越是發黑,遠遠看去,遠處一片幾乎黑焰滔天,整個天空都被燒的紫紅紫紅。陣陣高溫熱浪,撲麵而來。
  除此之外,更有無數由火幻化而出的種種異獸,在火焰中一閃而過。在這片火海之中,如同冰川世界一般,同樣有著高度遞增的黑塔,連成一條豎線,遠遠看不到盡頭。
  魔頭怪叫一聲,似極怕這火浪,連忙從漩渦內退回。
  王林沉默少許,盯著漩渦目光閃動望個不停,他右手一點魔頭,魔頭立刻哭喪著臉,哀嚎道:“再給我一個魂魄!”
  王林看了它一眼,又從魂旗內拿出一個魂魄,扔了出去,魔頭吞完後,露出一副慷慨就義之色,再次衝入漩渦。
  這一次,漩渦內的世界再變,這是一片沙漠,無數巨大的仙人掌,促立在沙漠之中,遠處是一排排灰色的颶風,緩緩的移動。
  與之前兩個世界一樣,一豎排黑塔,伸向遠處,不見邊際。
  王林目光閃爍,接下來的幾次試驗,分別是刀山、巨木叢林,若是合並起來,分明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地。
  王林忽然明白了,為什麼端木極會去尋找汪清越,以汪清越的五行之術,有他在,那麼無論是冰川、火海、沙漠、刀山、叢林中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輕鬆度過。
  五行之地,若是讓王林選擇,自然會是沙漠,畢竟他擅長的土遁之術,對於度過這,有著極大的幫助。
  王林沉吟少許,身子一飄,落在一旁的的石塊上,隨著石塊,慢慢的移動到漩渦處,他側目一掃魔頭,魔頭暗歎一聲,立刻乖乖的先鑽了進去。
  沒過多久,在石塊就要沉入漩渦的瞬間,王林身子立刻後退,站在另一個石塊之上,魔頭此時從漩渦內鑽出,哭喪著臉,又再次鑽了進去。
  如此循環一番,最終在魔頭鑽入第四次的時候,王林目光一閃,二話不說身子立刻衝了進去。
  目光所及之處,盡是無窮的土黃色沙漠,陣陣暴虐的沙漠之風,狂吼著呼嘯而來,遠處的天邊,無數黑色的颶風緩緩移動,那颶風氣勢磅,上接天,下連地,無窮無盡,浩浩蕩蕩,用遮天蓋地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隨風而來的,則是那些被卷起的沙子,吹打在人身上,力度極重。
  王林收起魔頭,蹲下身子,摸了摸腳下黃沙,隨後腳下輕踏,土遁術施展開來,他整個人頓時在原地消失,出現時已在百丈之外。
  百丈外,是土行之地第一個黑塔。王林走進塔內,頓時外麵嗚咽的風聲立刻消失,四周歸於平靜。
  仔細在塔內觀察一番,王林目光凝重,這黑塔共有三層,頭兩層沒有任何擺設,惟獨在第三層,有一張桌子,桌子上鋪著一層厚厚的灰塵,王林在四周查看少許,正要下去,忽然他腳步一頓,盯著那桌子,目光閃動。
  剛才他側目一望間,隱見桌麵上的灰塵,中間有一處位置,高度略有不同,他上前仔細一看,立刻右手輕輕在上一揮,一陣清風掃過,把桌子上的灰塵刮去一層。
  此時,一排小字,模糊的在桌麵出現。王林二話不說,雙手再次輕輕一揮,清風掃動數次後,桌麵上的字跡,漸漸清晰起來。
  這字跡顯然是前人寫在桌子上,隨後灰塵常年積累,漸漸把字體蓋了過去。
  “餘進入此地,留下字跡為痕!”這幾個字蒼勁有力,隱有一股難言的氣息撲麵而來,他靜靜的看了少許,轉身下去,離開了黑塔。
  走出黑塔的瞬間,那嗚咽咆哮的風聲再次徹響,沙子漫天飛舞,遮天蔽日,把整個天空都弄的昏昏暗暗。
  王林隻能以土遁術從地底前進,不敢冒失飛行,萬一半空中有什麼厲害的禁製,那麼一旦飛行,下場就是死亡。他沉吟少許,一拍儲物袋,拿出一把飛劍,向著半空一甩,飛劍立刻騰空,在飛至一百多丈時,突然一道颶風無聲無息從天而降,飛劍立刻被卷入其內,轉眼間便化成碎末。
  王林麵色如常,他早就有所預料,這飛劍隻不過是驗證罷了。他目測了一下,此地距離下一個黑塔,約有百左右,沉吟少許,他腳下一踏,再次沉入地底,向前遁去。
  這一次,王林明顯感覺到,沙漠地底中仿佛有一層阻力,阻止土遁術的施展,不過這阻力不大,王林體內靈力略一流轉,便硬挺過去,百的距離,很快便安全度過。
  在第二座黑塔內,王林搜索一番,沒有任何發現,他現在有一點不能確定,那就是古帝等人是否也是從這土行之地度過,不過按照那些人之前的言辭,尤其是提到冰風罩這一法寶,由此可見,他們多半還是打算從冰川之地度過。
  此時此刻,在王林前方數萬之外,一座高達千丈的黑塔內,孟駝子一臉陰沉的站在麵,向外望去,隻見無數的颶風,把四周團團包圍,陣陣嗚咽之聲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徐徐傳來。
  他此時樣子頗為狼狽,就連他肩膀上那隻蟾蜍,此時也是萎靡不振,拉鬆著腦袋,發出陣陣微弱的汩汩之聲。
  他摸了摸蟾蜍,內心大恨,數月前,他與六欲魔君等人在通道內,被那條紅色蛟龍追擊,眾人中無人是那荒獸對手,即便是聯手,也沒有任何作用,最後隻能各自逃走。
  所有人的目標都是通道頂端的漩渦,隻有到了那,進入第一關後,才算是暫時度過危機,但那紅色蛟龍緊追不舍,如此一來,眾人之前的打算被徹底打亂。
  原本他們是準備一同進入第一關,憑借大家的力量共同度過,這麼一來,第一關的難度自然會大為降低,他們也不會損耗太多靈力,保存實力留待第二關使用。
  可惜,紅色蛟龍實力太強,其神通之術更是讓眾人難以應付,隻能迅速遁走,於是在頂端的漩渦內,沒人停留半分,一一衝入,這就造成了,每一個進入的人,所麵臨的環境都不一樣。
  孟駝子所進入的,正是土行之地。在看到沙漠的瞬間,他心底一沉,原本按照他們的計劃,這一次是要進入水行之地,也就是冰川世界,上一次他們就是從那死傷無數人後,這才通過,雖說危險,不過幸存的他們四人,畢竟經曆過一次,再加上各自準備了克製此地的法寶,有信心會安全通過。
  但現在,這土行之地,孟駝子之前從未經曆,如此一來,他隻能硬著頭皮前行,開始的一萬,尚算安全,可過了一萬後,那些黑色的颶風鋪天蓋地的衝來,尤其是颶風中存在著一種奇異的生物,這種生物依靠聲音進攻,讓人防不勝防。
  原本這種生物不是很多,所以遇到之後孟駝子便施展毒功,一一獵殺,可他沒想到殺著殺著,那些生物居然越來越多,在之前的一場大戰中,不下數萬隻生物,齊聲咆哮。
  不過孟駝子畢竟是化神期修為,更是善於毒攻,雖說這些生物的音波攻擊讓他有些顧忌,但最終還是把這些生物全部殺死。隻不過他沒走出多遠,立刻便有超過十萬的生物,再次出現。
  殺了十萬個,又有一百個,殺了一百萬個,又有一千萬個,密密麻麻無邊無際,每一道颶風之內,都有無數的生物,這颶風實際上就是這些生物飛行在一起,翅膀扇動造成的。
  如此殺來殺去,他自己都不知道了殺了多少,最後體內靈力散亂不堪,筋疲力盡,這才終於打開了個缺口,衝出了那些生物的包圍,躲在黑塔內不敢外出。
  即便是他化神期的修為,又有毒功,也殺的有些手軟,數量太多了,他甚至擔心,把外麵這些生物殺死後,會不會又有十倍數量的生物飛來。
  尤其是在這無邊無際的土行之地內,颶風無數,別說十倍,即使是百倍、千倍、萬倍的數量,都很有可能,如此一來,孟駝子不由得心底發寒。
  這些生物個體威力不是很大,但若是數量超過上億或者十億,同時發出音波攻擊,那麼即便他是化神期,也會立刻當場被震碎神識,甚至身體都會被震的支離破碎。
  王林越走越是疑惑,他已經走出不下數千,可除了時而有一些颶風一掃而過外,沒有遇到任何危險。隻是地底中的阻力,越加變大,以至於讓他的速度不得不慢了下來,體內的靈力,有一多半在抵抗阻力。
  這一日,王林在黑塔外現身,這黑塔,高約百丈,直插雲霄,王林剛一走進黑塔,忽然神色一動,盯著塔內第一層的地麵,地麵上厚厚的灰塵上,留下了幾道輕微的痕跡,灰塵仿佛被人蹭了一下似得。
  王林慢慢的走了過去,低頭看了少許,隨後他目光閃動,身子迅速在黑塔內從下至上謹慎的搜索開來,最終在最高的一層,看到了地麵上的灰塵被人踩的淩淩亂亂。
  王林深吸口語氣,他現在已經可以確定,在他之前,定然還有人從這土行之地進入,而且根據灰塵上的痕跡來看,這人應該沒有離開太久。
  王林站在最頂層內,順著塔窗向外望去,在這個位置,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極遠的方向,隻不過遠遠看去,天際之間除了那密密麻麻的黑色颶風外,別無他物。
  沉吟少許後,王林立刻把速度放緩,他不緊不慢的向前慢慢遁走,根據他的分析,無論在前麵的人是誰,對自己來說都沒有區別,一旦遇上,定然會受製於人,可若是能把握好這之間的距離,那麼完全可以借對方之力,來幫自己安全度過這土行之地。
  帶著這樣的想法,王林不疾不徐的向前遁走,如此一來,一直到三天後,他才來到了萬之外,期間每路過一座黑塔,他都要先放出魔頭進入探查一番,確定安全後才會小心謹慎的進入。
  時間一點點度過,半個月後,黑塔的高度已然達到了八百丈,王林在其內小心謹慎的探查一番後,站在最高層,向外望去。
  這一路之上,他已經習慣了每到一塔,便會站在頂層向前遙望,忽然,他目中瞳孔一收,目光所及之處,隻見大大小小的颶風,全部快速向前移動,這些颶風仿佛被什麼東西召喚一般,方向一致。
  王林目光閃動,看了少許後走下黑塔,在塔外身子一沉,進入地底,向前遁走而去。
  地底的阻力更大了,現在王林需要用八成的靈力來抵抗,才能讓土遁術慢慢施展開,正遁走間,王林身子驀然一停,神識察覺到前方的沙土,隱隱透著黑芒,一絲絲刺鼻的味道徐徐傳來,王林二話不說一拍儲物袋,拿出當日孟駝子送予的防毒丹,立刻含在口中,隨後他身子一躍從地底出現。
  這是他第一次在沒到黑塔前,露出身子。
  一出沙漠地底,咆哮的風聲立刻增大了數倍,陣陣颶風的餘波吹來,打在身上生痛。但此時王林已經顧不得那些,他眯起雙眼,右手掐訣,口中疾道:“去!”
  頓時一股怪風憑空出現,在颶風餘波中穿插而過,迅速在四周的沙漠中遊走,漸漸的,沙漠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波動一般,層層掀起,露出麵埋藏的無數具漆黑的獸屍。
  這是一種身體隻有拳頭大小,有著一對薄薄翅膀的生物,這生物嘴巴尖尖,麵目猙獰。
  王林神識散開,入地查看一番,麵色立刻一沉,此地生物的屍骸,不下萬具,且全部都是身體漆黑,身中劇毒而死。
  王林立刻知道,與他一樣進入這土行之地之人,正是孟駝子。
  想起孟駝子,王林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但同時,內心卻暗自警惕,腳下一踏,沉入地底,向前遠處黑塔遁去。
  數個時辰後,王林神識察覺到黑塔,隻不過在塔前,有一道小型的颶風,颶風發出劇烈的呼嘯,緩緩的晃動。
  王林沉默少許,慢慢的後退幾丈,準備饒過去,向下一個黑塔前進,但就在這時,那颶風立刻遊走,慢慢的向王林所在位置卷來,層層沙子被掀起,卷入漩渦之中後又被激射而出,其中一些打在黑塔上,發出陣陣劈啪啦的聲響。
  王林內心冷笑,神識一掃,附近隻有這一道颶風,於是二話不說極境神識立刻從雙眼射出,立刻進入到那颶風之內,在這一瞬間,他立刻感應到在這小型颶風之內,有超過一千個神識。
  每一個神識都相當於結丹期修士,隻要不超過元嬰,對王林就不會產生威脅,他神識一掃,立刻有近百個神識破滅,但就在這時,忽然剩下的那九百多神識以一種詭異的方法全部融合在一起,化作一把神識利劍,向著王林的神識狠狠的刺來。
  與此同時,那小型颶風驀然一頓,這一頓之下,其旋轉之力消失,露出麵密密麻麻無數的小獸。
  這些小獸與剛才王林看到的那隻一摸一樣,它們彼此緊密的挨在一起,翅膀飛快拍打,尖利的口中傳出陣陣嗚咽之聲。
  這聲音在神識利劍出現的時間,立刻凝集在一起,形成一道尖銳的聲波,狠狠與神識利劍一同,刺向王林神識。
  王林眉頭一皺,神識立刻收回,一拍儲物袋,魔頭飛出,看見拿到神識利劍後,立刻雙眼放光,不待王林吩咐,自己就興奮的撲了上去。
  魔頭飛出的一刻,神識利劍與聲波攻擊前後來臨,魔頭興奮的大吼一聲,身體驀然化作一陣黑煙,成雲狀擴散,瞬間便把小獸聚集的神識包裹住。至於那聲波攻擊,對於無形無體的魔頭來說,沒有半點作用,直覺穿透而過。
  與此同時王林張口吐出一道晶光,飛劍閃爍而出,向那些小獸刺去,在飛劍飛入獸群的一刻,那些小獸一個個哄然散開,密密麻麻遍布天空。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小獸散開,王林驀然一拍儲物袋,頓時數百把飛劍立刻從儲物袋內飛出,王林神識一掃,分落其上,憑借極境神識的力量,同時控製這些飛劍如一道道星雨,疾速宣泄而出。
  

Snap Time:2018-11-17 16:27:52  ExecTime:0.142